返回

浮华转头空

浮华转头空在线阅读

浮华转头空

秋风挽珠帘

现实·人间百态·78.2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5-23 22:51

赊旗镇,在山陕行商的手上成为了天下首屈一指的水路码头,经历了百年繁盛。但是到了清末民初,水路干涸,铁路运输与海运的繁荣,让赊旗镇浮华不再。赊旗镇张家作为开埗老人,也站在了这历史巨变的十字路口,张家大老爷张堂文更是亦步亦趋,如履薄冰的在筹划着家族的未来。家族产业的转型,地方历史的变迁,民族命运的变革,在张堂文一介小小行商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用家族传记的戏说,记录一方水土的兴衰。看曾经名满天下、富甲一方的赊旗镇,如何几经沧桑,沦落为如今一穷二白的国家级贫困县社旗县。读者群:475610078不定期反馈订阅红包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章1

  阵阵凉风吹拂在湍流的唐白河上,裹挟着丝丝凉意渗透着衣衫,宣统元年的春末比往年要阴冷许多。

  四儿站在船尾,忍不住喷嚏一个接着一个,船舱里是暖和,老爷手上暖炉里扩散出来的余温都已经把密闭的船舱里哄得燥热了。

  不过四儿是个有眼力劲的人,在张家长随里是数得着的精明人,张家大老爷这会儿在跟洋公司的假洋鬼子聊正事,莫说听了也听不懂,就是看见那假洋鬼子的做作样,四儿都有些反胃,好端端一个黄皮肤黑眼睛说汉语的炎黄子孙,既不留辫子也不穿大褂,整了一身黑白混杂的洋装披在身上,满口的美利坚、大不列颠,也得亏是大老爷这样品行端庄涵养深厚的大人物才能受的了这孙子的拿腔拿调了。

  四儿揉了揉鼻子,把耷拉老长的鼻涕吸回口腔,低头瞅了瞅自己身上还崭新的靛蓝袄子,比起艄公那身烂棉花破铺衬,看着都暖和多了。

  四儿回头望了望,后面跟着的货船上陆陆续续沿着船身点亮了一排排的煤油灯,本是静寂的河上眨眼间变得灯火通明,引得河道两侧的人们纷纷侧目,四儿冷哼了一下,怪道:“这离城还远着呢,这时候就张灯,还这么破费,糟迹(土话,浪费的意思)银子不是!”

  “相公这就不懂了!”那艄公在一旁掌着舵,搭话道:“这是洋人家一贯的做法,新到一地儿临进城了就点上灯,专叫这河岸上的百姓看的,这煤油灯的好处不就人口相传了,买煤油灯的人多了,洋人的煤油不就畅销了么?!”

  “哼!”四儿扭脸看了看这艄公,听声音年岁也不大,但这一脸的沧桑却跟四五十了似的,“洋人的东西好是好,就是贵,而且味大,哪比得了松香!”

  那艄公还要说叨,四儿已扭脸回了船舱,一是他心里清楚,那煤油灯确实在各方面都要强的多,说破了天,也辩不过明理;再一个,四儿虽然自己是长随,却自诩是大户人家大老爷的贴身人物,自然是不屑于跟这些卖苦力的杂役打嘴官司。

  船舱里扑面而来的温润让四儿被河风吹木的脸庞上又恢复了丁点知觉,张家大老爷张堂文披着紫缎面的褂子坐在船榻边,手捧着暖炉,低眉瞅了他一眼,仍微笑着看向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假洋鬼子,英国太古公司派驻南阳的买办:廖启德。

  “兄弟我行商经年,却是一叶障目孤陋寡闻,这几日与廖兄弟畅谈,受益匪浅啊!”张堂文笑咪咪地朝着廖启德拱了拱手。

  “张先生客气了,叫我廖经理就可以了!”廖启德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两撇小胡子趴在唇上,让整张瘦脸显得有些滑稽。他整了整脑袋上的礼帽,说道:“在广州,早就不再称兄道弟了,统称职务,听起来顺耳的多了,也文明的多了!”

  张堂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却是闭口不言了。

  四儿忍不住睖了一眼廖启德,心中暗暗骂道:“老爷跟你称兄道弟你祖上烧高香了吧你!你还叽里呱啦这么多话!跟着洋人装孙子到了这地界还装什么洋芋啊!”

  张堂文心中也是不悦,但那满是褶的国字脸上,却没一丝波澜,远没有四儿那么激动,或者说,他心中尚存了一点谨慎。

  汉口一行对他的世界观改变太大了,以至于牵扯到洋人的任何事物,张堂文心中都会有一丝踌躇,四十二年的人生经历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言多必失。

  张堂文的脑海中浮现起前几日的景象,偌大的汉口港中,人声鼎沸熙熙攘攘,马车骡车汽车挤作一团,浩瀚的江面上成群结队的火轮船让人瞠目结舌,甲板走马的货轮在铁甲舰的身边却又宛若孩童手中的玩具,洋人的战列舰如移动的堡垒一般矗立在江心,一人多高的炮弹眼瞅着被滑竿塞进了令人胆寒的炮筒子,那炮筒子就直直地瞄着码头旁边,朝廷新铸的江岸炮台,里面驻扎着江南厂新造的西式火炮,只可惜与舰炮对比之下仍是显得是那么的纤细。

  形势比人强,大清朝的衰败速度,对于久居内陆的张堂文来说,确实是有点快的惊人,感觉前一刻朝廷还在穷兵黩武,又是征粮,又是加赋,一会学东洋,一会兴北洋,信誓旦旦地“要与列强相抗衡,还安康与社稷”,眨眼间可就再次兵败如山倒,又是割地又是赔款,通商口岸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开,新的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来,除了赋税依旧是高的离谱,别的,真就是天壤地别了。

  张堂文默默地从怀中掏出了鼻烟壶,一想事,烟瘾就上了劲儿,但中医仙儿的话还在耳边叮咛,只能用手把玩一下这心肝宝贝过过干瘾了。

  廖启德瞅了瞅那鼻烟壶,舔了舔嘴唇。

  毕竟在广州倒腾时候不短了,廖启德这双绿豆小眼睛也算是开过光的,张堂文手上那小玩意在这光晕之下晶莹剔透,泛着幽幽的翠色儿,油而不腻,都能看出包浆的老色来,若没看走眼,必然是把玩过好些年头的老料了。

  临行前廖启德也算是做过功课的,这南阳虽然只是个未开化的穷乡僻壤,却是个产玉料的地方,独山玉在南方那些个头面人物眼里,还是个行将枯竭的稀罕玩意儿,这张堂文是堂堂赊旗巨贾,赊旗又近南阳,他手上的,莫不就是个独山玉的老料?

  廖启德那些个小心思,张堂文自然也都看在眼里了,只不过这会儿是真没兴致搭理这人了,若不是汉口的接洽人硬要安排这趟顺风行程,张堂文倒宁可包个舢板一路轻舟顺汉水而归,不说诗情画意了,至少落个清净。

  “张先生是赊旗镇的大商人,手上自然也不会把玩一般货色,我看先生手中这烟壶……着实是个稀罕玩意,不知先生置办时花了多少银子?”廖启德终究还是试探着迈出了第一步,他起身从怀中取出一盒纸烟,抽了一只递给张堂文,“这是正宗美利坚花旗的纸烟,先生要不要尝尝?”

  张堂文微笑着摆了摆手,“这洋玩意儿我受不了,您请便!请便!”

  廖启德尴尬地退回位置上,手上举着那只烟,却丝毫没有点上的意思。

  “有句老话,叫君子不夺人所爱!”廖启德那双小眼直勾勾地盯着张堂文,眼神里却多了一丝谄媚,“只不过在下头上有个洋大人,生平就喜欢收集各类鼻烟壶,临行前还特意叮嘱此事,今日见了先生手上这物件,在下忽然又想这事来了……”

  张堂文嗯啊了一下,算是应了声,丝毫没有接腔的意图。

  廖启德的眉头嚯嚯直跳,他尴尬地轻咳了一声,笑道:“不知这小物件花得先生多少银子?若是先生愿意割爱,也算是成全了兄弟的差事?”

  四儿在一旁忍不住暗暗啐了一口,心头直骂道:“这会儿称兄道弟来了,真是个鳖孙儿(俚语,王八的意思)!”

  四儿的表现有些明显,张堂文忍不住清了清嗓,笑咪咪地瞅着廖启德说道:“廖兄弟一路风尘,不辞辛劳携我主仆返乡,聊表谢意也是应该的……”

  廖启德顿时喜上眉梢,正要接话,张堂文却缓缓地将那鼻烟壶揣入怀中,“只不过此物乃是个老料,还是名家的精雕,堂文诸多老友相求都只能婉拒,廖兄弟莫叫在下为难啊!待到了宛城(南阳旧称),堂文一定到同乡处为兄弟选几个好物件!”

  廖启德顿时心中跟猫抓了似的痒痒,越是得不到的东西,看得就越贵重,此刻张堂文怀中的鼻烟壶,就是他廖启德心头的朱砂痣,他看着一脸笑盈盈的张堂文,心中却是一百个不痛快。

  这若是在广州,恐怕廖启德真就寻几个洪帮兄弟暗地里夺了去。但此刻远在河南,到底不是自家地界,容易砸手。

  再说了,这趟开疆拓土的生意,廖启德可是贿赂了好几个洋大人才得来的,若是成功在南阳替太古公司扎下了桩子,在洋主管没到位之前,廖启德手上过的油水,可不比在广州偷梁换柱挣的少。

  廖启德又舔了舔愈发干瘪的嘴唇,眼神却从张堂文身上挪不开,心头到底舍不下眼瞅中的东西。

  廖启德干笑了几下,“那是,那是,毕竟是先生心爱之物,不过兄弟我真是奉命而为,还请先生多多谅解!”

  这话一出,倒是把一旁的四儿吓了一身冷汗,他嚯的一下站直了身子,心头一惊,这孙子难道还想明抢不成?

  张堂文皱了皱眉,心中也是犯了嘀咕,这廖启德难道是洋墨水喝多了也随了洋人的心性?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浮华转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