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倪坤,我要你血债血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在线阅读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暂无评分/0人评过

玄幻 / 东方玄幻

119.3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文艺版简介:千般法术,万种神通,我只问一句:能敌我一拳否?……儒雅随和版简介:不好意思,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诸位,统统都是乐色。……这是儒雅随和的主角倪坤,虽屡被世人误会为魔头,但始终彬彬有礼,以理【物理】服人的感人故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李桔梗.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花开落花开X.
    粉丝等级: 掌门
  • 粉丝第3名:壹贰叁四五.
    粉丝等级: 长老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东方玄幻小说推荐

山海画妖师在线阅读
古老时代,山海入侵。人类为生存,求道于古老,后得山公教化,传之于三友,借画定义森罗,以妖概述万千,终留画妖师之不世传承。  然而,世人只知山海,却不知还有倒山海。  1700年前,天地倾覆,山海逆流,妖力的失衡导致无数世界失去了诞生画妖师的可能,而一些世界,却成了画妖师的天堂,为了更好的生活,先辈放弃了故乡,移居到了新的家园。  蓝星,一颗古老的星球,它也曾孕育过画妖师文明,而如今,这里却惨遭遗忘,科技取代了古老的智慧,画妖师与山海兽,反而成了不科学的神话故事。  雲石狛犬,帝羲乌,孤山寒姬,三囊蛛魔,造麻竹翁,二心猿,因一次意外,来自蓝星的秦轩,成了一位支配山海兽的画妖师。(普通群:641982934)
苍知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镇压万界的天师在线阅读
新书《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火热连载。 穿越异界,徐成成为天下道门魁首天师宫的小天师。 天下七大半圣之一的天师宫祖师寿元将尽,闭关前留下后计,徐成成为执行者。 本想着完成老祖安排,混一条小命,没想到穿越福利爆发,徐成激活“超神签到系统”。 在流云草庐签到,获得奖励【无极先天功】! 在天师宫大殿签到,获得奖励【天罡拳法】! 在藏书楼签到,获得奖励【白首太玄经】! …… 十年之后,祖师的布置终被看破,天下正魔齐聚天师宫要个交代。 “你们想要什么交代?” 被打扰到修行的的徐成冷着脸,从后山一步走出。 霎时间,天地变色! 天师宫最强天师下山! ps:搞个群,证明不是电脑写的:715544437,
世箜篌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在线阅读
【火爆热销】【本书为前所未有的无限套娃流玄幻,悬疑推理猎奇布局风格,全网独家一本,前26章为主角心路蜕变历程,可跳过。】 简介一:这是一个黑暗动乱、道德沦丧的玄幻世界。 有人分身套分身,浪破天际,无恶不作,却无论如何都杀不死。 有人灵魂套灵魂,千人千面,实际都是一人,恣意妄为,男女老少通杀,无人能奈何他(她)。 苏离穿越这个世界,却发现自己成为了被父母用来蕴养神子哥哥的魂奴,同时还挤占了孪生妹妹的天赋本源。 是以,他选择了在胎中自杀,以成全这些尔虞我诈之辈。 不想,一款神秘的系统降临,让他以无比诡异的方式活了下来…… 简介二:这是一个小萌新在玄幻世界慢慢成长为无限套娃老祖宗、并将异世界天道忽悠瘸了……将异世界打造为洪荒世界的高智商烧脑故事。 (PS:本人总共创作4000余万字小说,老书《剑道邪尊》500万字完本,高订12万,曾创下平台最高订阅记录,实力质量有保证,请放心收藏观看。)
残剑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从斩妖司地牢杀成仙王在线阅读
【超人气玄幻】 开局成为大明皇朝亲王府的嫡长子,却因放走妖域圣女而被剥夺世子之位,并被贬为斩妖司最低等的地牢刑者。 但江楠并不在意。 凌迟千魅女妖,斩之诀圆满! 屠灭幽级精怪,获得精气,觉醒真龙之力! 宰杀深渊神灵,领悟禁忌武学…… …… 是日,天地妖魔暴动,人族危急。 一身雄壮腱子肉的江楠从地牢走出—— …… 横推直上九亿里,仙路尽头我为王。
尘傲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这么天才为何还要收徒弟在线阅读
群:548364182 陆萧然穿越到玄幻世界,奈何狗系统迟迟没有激活。 没有办法的陆萧然,只能自己低调修炼,稳健发育。 然而,等到陆萧然已经成为整个宗门最强的存在之后,狗系统突然激活。 陆萧然:狗系统,我已经靠自己修炼成一个顶级高手了,你可以滚蛋了。 系统:顶级高手?你成大帝了?你成至高了?你成仙了?还是成圣了?还是变成创世至尊了? 陆萧然:...。 本书又名《我的徒弟怎么这么沙雕》、《师尊的厉害你想象不到》、《苟与狗》
木易生火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剑仙三千万在线阅读
“天龙道宗乃九耀星八大无上大宗之一,本座更为天龙道宗道子,你得罪了本座,只要本座一声令下,剑仙如云……” “轰!” 秦林叶对准九耀星隔空一拳。 拳劲蕴含的力量洞穿大气层,犹如一颗直径数十公里的致密星以上千公里的秒速度狠狠撞击地面。 大地融化、星核粉碎。 烈焰和岩浆席卷起的浪潮以超音速源源不断朝四面八方扩散,地壳表面的山川、河流、森林,被完全剥离,撞击抛起的尘埃与岩石直接飞向了大气层,并在下一刻…… 咔嚓。 毁灭性的力量贯穿星辰,掠过星空,消失在无尽深幽。 星球崩裂、炸散! 粉碎! 犹如一朵闪耀在星海中的烟花。 “你刚才说什么,剑仙如云下面呢?我好像没有听清楚。” 秦林叶举着拳,看向这位天龙道宗道子。
乘风御剑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永恒之心在线阅读
外门弟子陈宇,体内融入了一颗神魔心脏。  心脏,乃生命中枢,人体致命的要害。而对陈宇来说,心脏却是防御最强的一点,并让他拥有赶超妖兽、神兽的无限潜力。  自此,他踏上一段波澜壮阔、荡气回肠的玄奇之旅。  天才如云之,天骄盖世。宗门林立之,我主沉浮。  万族辉煌之,跨界大战。太古悬谜之,神话争锋。  我心唯有,永恒!  ——  新书,迫切需要推荐、收藏。  已完本作品《主宰之王》、《仙河风暴》、《仙鸿路》等。  可以交流意见,获取更多独家资讯。
快餐店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垂钓之神在线阅读
这个星球被海洋覆盖。  人类悬空而居,每当少年礼时,所有的孩子将进行垂钓测试,根骨奇佳者,有可能成为伟大的钓师。  在无尽海域。  每一种生命都被赋予神圣的使命,这里有飞天遁地之鱼,有受尽天地精华之龟,有口吞天地之鲸……还有无数垂钓之人。  垂钓,是一门技术。  这里流传着一句古话,如果你不是在垂钓,就是在去垂钓的路上。  大群:589849852
会狼叫的猪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完美世界在线阅读
一粒尘可填海,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弹指间天翻地覆。  群雄并起,万族林立,诸圣争霸,乱天动地。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一个少年从大荒中走出,一切从这里开始……
辰东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当前位置: 玄幻 东方玄幻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倪坤,我要你血债血偿!

  长乐县城,天香楼中,一派热闹欢腾,正在进行一场寿宴。

  前来贺寿的,皆是士绅豪强,堪称高朋满座。

  而寿星公,却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此时正被一群大他一两轮的成年人围着敬酒。

  像是不习惯这样的场面,接受众人敬贺之时,少年清秀的脸上,不觉显出几分宅男特有的腼腆。

  正热闹时,一把饱含着仇恨、愤怒的低吼,在天香楼中轰然炸响。

  “倪坤,我要你血债,血偿!”

  声如春雷怒震,压下满楼喧嚣,在酒楼中轰轰滚动,直震得窗纸簌簌发抖。杯中酒、碗中汤,亦给震得泛起层层涟漪。

  楼中诸人,只觉耳畔仿佛炸起了一声霹雳,耳膜嗡嗡作响,胸中气血翻腾,说不出的压抑难受。

  一时间,整座酒楼,骤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一片寂静中,一位白衣青年,大步踏入天香楼。

  众人一看那白衣青年,心中均自赞叹:好一位翩翩公子!

  只见那白衣青年,八尺雄躯,笔挺如枪,剑眉星目,英俊非常,白发如雪,气质沧桑。单凭这卖相,就不知能引得多少闺秀芳心荡漾。

  然而此人行走之际,看似步履轻盈,可每踏出一步,皆在地板上留下一个深达半寸、有若斧凿的脚印。其腾腾气势,更予人一种一往无前、莫可阻挡、所向无敌的感觉。提示着人们,他并不是一位虚有其表的小白脸,而是有着惊人艺业的武道宗师!

  白衣青年步入酒楼,目光如电,逼视那被众人围住贺寿的寿星少年,一字字说道:“倪坤,你的死期,到了!”

  楼中诸人,此时方才醒觉,这白衣青年,是来找寿星公麻烦的。

  一时间,人人色变。

  围在寿星少年面前,敬酒贺寿的诸士绅豪强,同时散开,让出空当,令寿星少年与白衣青年正面相对。

  名为倪坤的寿星少年,看着那白衣青年,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无辜地说道:“你是?”

  白衣青年紧握双拳,双眼泛红,悲愤而压抑地低喝:“我叫徐峰,是半月前,被你杀死的徐冲胞弟!今日特来取你人头,祭我亡兄!”

  “徐冲?”倪坤偏了偏头,皱起眉头,作回忆状:“就是那个……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徐冲徐无敌?”

  “徐无敌?好大的口气!”

  “狂妄!简直就是狂妄!”

  “打遍天下无敌手?井底之蛙,坐井观天!自高自大,取死有道!”

  听倪坤如此一说,楼中无论宾客还是仆役,无不心中哂笑。

  不过,那白衣青年徐峰气息雄浑,如岳似海,深不可测,一步一脚印,一看就知极不好惹。此刻又正值满腔悲愤,恨火焚天,杀气腾腾。因此楼中诸人,虽各自哂笑,心中不屑,但也并未将心里的想法宣之于口,免得触怒了那要为兄报仇的徐峰,被殃及池鱼。

  虽未曾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但楼中诸人,看着徐峰的眼神,亦变得相当微妙。

  徐峰身为高手,对气机极其敏感,怎会察觉不了楼中气氛?

  当即悲声道:“我兄长武功盖世,无双无对。自出道以来,大小三十余战,杀敌无数,未逢一败。徐无敌这个称号,谁敢不认,谁敢不服?”

  他一指倪坤,恨道:“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怎可能是我兄长敌手?定是使用卑鄙伎俩,暗害了我兄长!”

  “其实……”

  倪坤腼腆地一笑,语气地真诚说道:“虽然令兄嚣张狂妄,又多次以比武之名,滥杀无辜,杀人之后,还霸人妻女,夺人产业……但我倪坤素来宅心仁厚,儒雅随和,又与令兄无冤无仇,从无利益纠葛,怎会使‘卑鄙伎俩’暗害令兄?徐峰兄,你真的误会我了。”

  徐峰戟指怒斥:“黄口孺子,少在此血口喷人!我兄长每次与人擂台比武之前,都签下了生死状!死在我兄长手下的武者,乃是死于公平比斗,死得壮烈,死得其所,岂能责我兄长滥杀无辜?

  “而我兄长侠义心肠,每见战死武者妻子女儿孤苦无依,唯恐她们被人欺辱,这才挺身而出,代为打理产业,照顾亡者妻女,此乃江湖道义、侠义之举!又哪是夺人产业,霸人妻女?唯你这等卑鄙小儿,才会以此恶毒心肠,败我兄长清名!”

  “……”

  倪坤一脸错愕,惊叹:“原来霸人妻女、夺人产业之事,换个说法,竟能如此光明正大,乃至正气凛然!在下佩服,谨受教!”

  说着,他还相当真诚地抱拳一揖。

  “少说废话!”徐峰红着双眼,厉声斥喝:“你坏我兄长名声,更于清河县中,众目睽睽之下,施卑鄙伎俩,害死我兄长。此事,你既敢作,难道还不敢当么?”

  “不,徐峰兄,你真的误会我了。”倪坤正色道:“我真的没有用‘卑鄙伎俩’暗算令兄。事实的真相其实是……”

  他好像断水流大师兄一样温文尔雅地笑着:“徐冲那种垃圾,也配我倪坤暗算?本座是在清河县的擂台上,与令兄签下生死状,公平比武,于大庭广众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堂堂正正将令兄……打、死、的。”

  倪坤话音一落,徐峰雄躯剧震。

  而楼中诸人,却全都是一副天经地义,理当如此的表情。

  徐峰难以置信地看着倪坤,看着那不过十六七岁,确切地说,今天才刚满十六岁,正在摆十六岁寿宴的少年。

  他相貌清秀,眼神清澈,笑容腼腆。活像个养在深宅大院,生性内向,很少出门,没见过世面,怕见生人的世家小少爷。

  他皮肤白皙,双手白净,手指修长,不染尘垢,没有死皮老茧,不像练武之人。

  他身材中等,不显强壮,甚至有些单薄,看上去养尊处优,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他气息亦不强大,与常人无异。

  看着如此模样的倪坤,徐峰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这个没有一点强者气势的少年,能凭真正的实力,将自己的兄长活活打死。

  “不可能!”

  徐峰浑身颤抖,满头白发无风自动,双眼通红,死死盯着倪坤:

  “绝对不可能!我兄长乃武道宗师,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卑鄙小儿,怎么可能在公平比武中打败他?你一定是在比武前下毒暗算,害我兄长一身武功大打折扣,这才杀害了我兄长!”

  倪坤轻叹,淡然道:“徐峰兄你很有想法,这颠倒黑白、血口喷人的造诣,跟令兄简直不相上下,不愧是同胞兄弟。只是你未免太高看令兄了。武道宗师?呵,在我这个绝世天才眼里,所谓的武道宗师,也不过就是随手可以碾死的蝼蚁。”

  “黄口小儿,狂妄如斯!”

  徐峰气得浑身发抖,怒吼一声:“纳命来!”身形一闪,幻影般疾掠至倪坤面前,十指如莲花绽放,弹出道道指影。无形指劲破空,爆出砰砰炸响,仿如霹雳绽裂,雷霆滚动。

  “惊雷指?使得不错,已经有了你兄长九成火候。”

  面对徐峰全力施展的惊雷指法,倪坤神色从容,脚踏玄步,间不容发地避过道道指劲之余,还能言辞清晰、不疾不徐地点评两句。

  而那一道道落空的无形指劲,轰击在他身后的酒楼墙壁上,直炸得墙壁石屑横飞,凿出道道深达寸许,拇指粗细的圆形孔洞。

  隔空气劲尚有如此威力,若是被徐峰的手指点在身上,那后果不知该是何等地可畏可怖!

  只是,威力再大,也要打中方能有用。打不中,一切免谈。

  “徐峰兄,你兄长尚且被我打死,你……又能奈我何?”

  平淡的说话声中,倪坤突然出手。

  他双手十指如莲花怒绽,幻出重重指影。无形指劲破空飞袭,爆出霹雳炸响,赫然也是“惊雷指”!

  倪坤居然使出了徐氏兄弟的独门绝学,惊雷指!

  徐峰双瞳蓦然收缩,俊脸之上,满是难以置信的骇然。

  更让徐峰惊悸的是,眼前这个刚满十六岁的腼腆少年,使出的惊雷指法,居然比他徐峰从小到大,苦练二十余载的惊雷指法更加精湛玄奥,威力更是大出不止一筹!

  倪坤弹指起惊雷,霹雳炸响传遍整座天香楼。楼中诸人,无不被霹雳之声震得头晕目眩,胸闷欲呕,耳膜嗡鸣,再听不见半点杂音!

  霹雳声中,倪坤的惊雷指劲势如破竹,轻松击溃徐峰的惊雷指,连点在徐峰胸膛之上。砰砰爆响不绝,徐峰雄躯剧震不已,有如风中芦苇。

  瞬间连点一十三指,倪坤突然停手,负手而立,漠视徐峰。

  徐峰声音嘶哑,喃喃说道:“你……怎么懂得……我家传……惊雷指法?”

  倪坤道:“我是绝世天才啊。任何武学,一看就会,一练就精。惊雷指法,确是一流绝学,可惜在你们兄弟手中,实属明珠暗投。只有在我手上,才能发扬光大。”

  “绝世……天才……么……”

  徐峰长吁一口气,双手无力垂下。那笔挺如枪的腰背,也不觉佝偻下来。他胸膛中指之处,不见半点血痕,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破损。但他双眼之中,却已再无半点神彩,眼珠呈死灰色,赫然已气绝身亡!

  倪坤拂袖转身,淡然道:“拖出去。今天我生日,赏他一张薄席。”

  两名青衣家丁走上前来,拖住那死后仍然站着的徐峰,将之拖出天香楼,裹上一卷薄席,扔上一辆马车,驾车往城外乱葬岗去了。

  天香楼中的寿宴,又继续进行。

  倪坤再次恢复了那腼腆少年的模样,而楼中前来寿宴的宾客们,提也不提刚才的事情,自顾着谈笑风生,推杯换盏。好像刚才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个被倪坤轻松杀死的徐峰,也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这当然不是诸人讳莫如深。实是长乐县人,对此般情形早已司空见惯。

  有人曾经统计过,自从四年前,倪坤倪大少一场大病痊愈,又于三年之前,突然爱上“主持公道”以来,最近三年之中,类似事件,平均三个月都要发生两起。

  有时是某人孤身前来寻衅。

  有时候是有人呼朋唤友纠集大群人马。

  有时甚至是收买杀手,当街设伏。

  然而无论哪种情形,那些胆敢捋倪坤虎须之人,最后的去处,无一不是城外的乱葬岗。

  所以倪坤才能在长乐县中,有如此声望。区区一个十六岁生日,便引得诸多县中大豪、名士齐齐来贺。

  类似事件,诸宾客既已司空见惯,徐峰之死,当然不值一提。

  无论那徐峰生前有什么名声,有怎样精彩曲折的人生故事,又有着怎动人的爱恨情仇,现在的他,都只是又一具挂在倪坤手下,抛在乱葬岗中的尸体罢了。

  千般精彩,万般情仇,身死之后,一切成空。

  【新书开张,求推荐,收藏~】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