潭陂当在线阅读

潭陂当

郇子修

悬疑·古今传奇·7.8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0-04-09 20:53

“潭陂当”东家兼小二李道陵在收当品的时候收到一把奇怪的钥匙,机缘巧合下,打开了一个无人问津的箱子,获得了修仙功法,而随着玄宗朝的一桩桩疑案,光怪陆离的另一个世界也呈现在李道陵面前....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当铺少年

  唐朝,开元二十年,冬。

  南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

  要说这镇子不算大,从镇头走到镇尾,也就一个时辰左右的样子。

  自从玄宗即位后,国家渐渐步入正轨,天下承平已久,河清海晏。

  现在镇上差不多一百多户人家,也不知什么时候镇上那几十户怎么就变成了一百多户,反正人多热闹管他呢。

  镇子后面紧靠着一座山,镇里年长的老人都称崖陂山。

  顺着樵夫开出的小路走到尽头是一面极陡的悬崖,云雾缭绕,看不清对面到底有些什么。

  而在崖陂山半山腰缓坡处,有一处清澈的潭水幽深不见底,冬暖夏凉极为神异,当地人口口相传,久之就有了崖陂山的称呼,小镇的“潭陂”之名也彻底被认可了。

  潭陂镇毗邻苏州郡治吴县,镇上开了不少酒家,供过往行客住宿。

  唐人喜食鱼且江南地区鱼肥美大,故酒家多供应鲤鱼,草鱼,鲫鱼等,间或夹杂一些村民猎到的野味。

  此刻潭陂镇中,一个十二三岁的懒散少年,正躺在屋外晒着太阳。

  身后牌匾上鎏金篆刻着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潭陂当”。

  “春日无聊啊,闲得慌......”少年李道陵翻了个身小声嘀咕着。

  突然感到眼前一暗,一个巨大的阴影投射而下。

  一位肥胖的老妇人双手叉腰,扯着破锣嗓子,正对着李道陵的一只耳朵喊道,“睡...睡...睡,就知道睡,现在是连春夏秋冬都分不清了吗?赶紧给老娘起来做事,不然晚上别过来搭饭。”

  “啊,六婶我知道啦,你小声点,邻居们都听见了,我可是潭陂当的掌柜,给点面子啊。”

  李道陵一个鲤鱼打挺窜了起来,一手捂着耳朵,悄悄向四下张望了一下,一手赶紧拉着六婶进屋,引着六婶进了柜台后面厢房,给她倒了杯加了糖的水。

  “你这小崽子真真是让我操碎了心,干啥啥不行,简直比我家小龟还要废,你们俩啊,真不愧是难兄难弟!”

  六婶坐下大口喝了两口,指着李道陵笑骂道。

  “其实小龟他杀鱼还是很利索的......”

  李道陵才小声嘟囔了两句,就已被耳尖的六婶听了过去。

  二话不说,六婶直接撸起袖子,揪着李道陵的耳朵,恨铁不成钢的怒吼一声。

  “所以才说你比我们家那小子还要废。”

  “你要是闲着没事,来我家猪肉摊帮帮忙,总好过你守在这连个鬼影子都瞧不见的当铺来的好。”

  “六婶我知道,只是这当铺是祖上传下来的家业,总是要传下去的。再说了什么见不到鬼影子,你瞧,那不就有人上门了么。”

  李道陵眼尖,见着有一个穿着粗布衣料的小女娃跑了进来,赶紧挣脱六婶那蒲扇般的大手。

  李道陵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头也不回的道:“今天生意上门,六婶我可就没时间陪你去铺子上啦。”

  “你这小兔崽子,今天运气可真好。”

  六婶眉头皱了皱,嘟囔了一句。

  “听娃他爹说今天来了一批靺鞨来的商队,好像还是那个什么渤海国来的。”

  “带了不少稀罕玩意,我得回去瞧瞧,别到时候让隔壁范柳氏一个人给我们炫耀。”

  “对!不行得去喊上张家婶子他们几个。”

  想到这一节,顿时六婶就坐不住了,火烧屁股似的冲了出去。

  “呼~~”

  瞄了一眼见到六婶出去了,李道陵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后随即脸上便露出,当铺掌柜招牌式的奸笑,并冲那姑娘招了招手。

  “小姑娘手里有什么物件,不妨拿过一瞧,我这潭陂当的招牌可是童叟无欺的。”

  “嗯呢,这个....这个...这把钥匙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我听我爹说这钥匙极有可能是掺了金子的呢,大哥哥你帮我看看这个值多少钱,我想.......”

  小女娃声音越说越小,李道陵倒是没在意这个。

  只是一听到掺金,马上就来了精神,双眼放光,立刻就从小女娃手里,将钥匙夺了下来,拿出工具开始自顾自的捣鼓起来。

  小女娃怯懦懦的不敢再说什么,看着李道陵在柜台后面忙活,心里紧张的七上八下。

  她等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小声问道:“大哥哥,你看这个能换多少钱,应该有半吊钱?”

  闻言,李道陵头也不抬的回道,“我们这一行规矩是不管东西好坏都是往低的压价,不过......”

  犹豫了一下,李道陵从柜台后伸出头看了一眼小女娃,见到她一副泫然欲泣的凄惨模样,不由的有些好奇。

  “小妹妹,看你面生的紧,你是外乡来的?”

  小女娃怯生生的,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要是你这钥匙是偷了你爹娘的,你还是赶紧还回去吧。”

  说完,李道陵面上依旧十分不舍的盯着钥匙,但咬咬牙还是递给了小女娃。

  小女娃下意识的接过钥匙,呆了呆,回过神后,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她涨红了脸,极力解释道:“不是的,是我母亲让我拿过来瞅瞅多少钱。”

  “我父亲在外醉酒和人争执之下,错手杀了一名行商。过失杀人按唐律是可以以铜赎罪的,嗯,我娘就是这么说的。我们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了,大哥哥,你就行行好,多给一点铜钱吧。”

  说完,小姑娘便又将钥匙递还过去,泪眼汪汪的,就这么直直的盯着李道陵。

  唔,是这样啊。

  李道陵被这么盯着,倒是没多想,便收了钥匙。

  然后,他在柜台后面翻了翻,拿了一贯开元通宝,肉疼不已的递了过去。

  “小妹妹,咱这行当规矩是不能随意破的,眼下我家就我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多出来半贯钱算是我借你的。可说好了有朝一日,你们有钱了,可得还的。”

  说完,李道陵努力控制自己视线不回到那贯钱上。

  小女娃一脸惊喜的谢道:“多谢大哥哥,我跑了好些地方,那些当铺都只肯给两三百文。我娘说我可能干了,大哥哥,这钱我会想办法,尽快还你的。”

  说完似乎怕李道陵反悔,小女娃双手紧紧捂着胸前那一贯钱,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咦?不对啊,我怎么多给了这么多,算了,算了,白云随风,我随心,不想了。

  回去得好好看看,这钥匙还有什么价值。

  李道陵使劲摇了摇头,尽量不去想究竟亏了多少,他拿着钥匙进了仓库。

  “咳咳....咳咳....”

  一开门,一阵污浊的空气向外猛地散开,一个不及防,李道陵整个人苦着一张脸,扶着墙咳个不止,缓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

  “唉,看来有些日子没来了,浊气好大啊。”

  灰头土脸的李道陵等里面通了会儿风之后,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这时的日头正盛,已近午时。

  天窗上面,金黄色的阳光懒懒散散的倾泻而下。

  流到了李道陵身上,此刻定睛细看,鬓若刀裁,目若朗星。

  他身着月白内衫,外罩淡青半臂,乌黑的长发用布带束好,斜斜插着一支暗红色的木簪,翩翩一名浊世佳公子。

  嗯?

  李道陵正认真翻检着,仓库里每一件收来的当品,挑了几样,正想带出去找个商队忽悠忽悠换点钱快活快活,却好似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李道陵怔住了,他望向角落处的一个箱子,抬头捏着钥匙对着阳光看了看。

  阳光下,暗黄色的钥匙熠熠生辉,两者的材质几乎一模一样,钥匙孔的形状大小也差不多一致。

  怎么会这么巧?这个箱子哪里来的?

  李道陵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好像之前父亲失踪前,就在铺子里了,只是没有钥匙打不开。

  李道陵拿着钥匙,向那个箱子走去。

  箱子不大,两只手环抱还有盈余。虽然看起来不起眼,实则确是掺了金子的。

  箱子侧边有一个钥匙状的凹槽,李道陵仔细对比了手中的钥匙大小形状,甚至触摸质感都相差无几。

  难怪一开始看到这把钥匙就感觉很熟悉,不过天底下真有这么巧的事?

  李道陵心中暗自纳罕道。

  平复了下心情,将钥匙嵌入凹槽中后,箱子在李道陵眼中渐渐变淡,最后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对!箱子和钥匙直接就没了!

  箱子里的蓝布包裹就这么静静在地上躺着。

  这件事完全颠覆了李道陵的认知,给他带来极大的震撼。

  呆立许久,李道陵才突然转醒,他急急忙忙上前将地上的蓝色包裹捡起来。

  他认真翻检了一下,就一本《炼气诀》,一个淡黄色的玉佩。

  玉佩不知道什么年代的,成色并不好,暂且放在一边。

  李道陵将目光转到白皮封面的《炼气诀》上,打开《炼气诀》的首章开篇即是,“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粗略扫了眼,李道陵心中纳闷了,这不就是《庄子》的开篇逍遥游嘛。

  再往后翻,都是空白页。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收拾收拾,李道陵左手拿着《炼气诀》和玉佩,右手拿着几个瓷器古玩之类的小物件,走到柜台处。

  他拿了一匹粗布,小心翼翼的将瓷器包了起来。

  玉佩就别在腰间,那册书就揣在胸前衣兜里。

  李道陵背上瓷器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慢慢悠悠的,朝商队歇脚的酒家走去。

  朱记酒家外,一面黑底白字的旗帜随着寒风一上一下,懒洋洋的摆动着。

  隔着远远的就听到六婶的大嗓门,“你这厮好不讲理,就你们这一件烂貂皮还想换我们这的上等丝绸?

  先前说好的,一匹上等丝绸得换一件貂皮加上一截高丽参。不换可别影响我和其他人交易,走开走开。”

  李道陵走到近前,就见到六婶和张家嫂嫂几个同村关系要好的,人手一匹丝绸。

  看样子不过中等偏上品质的,偏偏几个渤海国的客商,无不热切的想要换取丝绸,却嫌价格贵,一时倒犹豫了起来。

  被六婶用语言挤兑的那个客商是个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长得和唐人无异,就是口音有带着浓浓的渤海国特点。

  此刻许是在同伴面前落了面子,暗自咬牙,从后背背包里又拿出一小截高丽参来,在周围老姊妹羡慕的目光中,很快六婶就将手里的布匹换了出去。

  之后六婶又热情的,帮着同来的人陆陆续续的将布匹都换了出去。

  趁着这个空档,李道陵一溜烟的跑进了酒家内。

  李道陵看到,只有几个人再若无其事小声交流着什么,顿时眼睛一亮,鬼鬼祟祟的靠了过去。

  他低声对着其中一名看上去五十多岁,灰须灰发的老者道:“这位先生一看就是大有来历的人,小子不才,今天正好有几样宝贝要出手,来路绝对干净,不知道先生可有兴趣。”

  说完,不待对方回答,从后背取下包裹,打开一角,露出里面美轮美奂的瓷器。

  老者本不在意,可是看到这个瓷器瞬间改变了主意,拿出来看了看。

  “不错,这瓷器做工不错,该不会是官窑吧,小兄弟你这个怎么卖啊?”

  “老先生有所不知,不知道老先生可曾听过,本朝书画大家吴道子名讳。”

  “其人善画山水画,您不妨仔细瞧瞧,这画的工笔如何。”

  “不瞒老先生,这几样瓷器皆是大富之家收藏,后来为了周转资金,不得已才拿来典当的。”

  闻言,老者一脸慎重的捧起瓷器反复打量了一会儿,越看越喜欢,显得颇为意动。

  当下老者点了下头,心中盘算了一下,朝着李道陵和煦的一笑道:“这几件我都要了,小兄弟你看作价几何啊?”

  李道陵闻言心中一喜,脸上却装出一副肉疼不已的模样。

  “这样,我最近也是手头比较紧,恰好今天难得与老先生相遇,我就这个价让与老先生吧。”

  说完,李道陵伸出三个指头,老者看了沉吟了下。

  老者对着旁边的虬须中年男子道:“安南,你拿出三十两交给这位小兄弟吧,东西帮我拿回厢房,我先上去休息了。”

  李道陵目瞪口呆,三贯钱的生意硬生生抬到了三十两,直接是翻了十倍呀。

  仿佛被铁锤击中脑袋一般,之后就一直处在迷迷糊糊之中。

  钱货两讫,李道陵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小心翼翼护着怀里装着三十两纹银的小布包一路小跑回了家。

  潭陂当,柜台处。

  伸出一颗脑袋,李道陵小心翼翼的四下张望了几遍,确定没人看见,柜台下的手连忙将银子放进柜台底下抽屉里。

  用账本挡住银子,再小心翼翼的落了锁,至此他方才长出一口气。

  李道陵嘴里哼着不知名的乡间小曲,进了里屋。

  晚上,月光通过窗杦照了进来,腰间的淡黄玉佩竟然变得洁白透明。

  李道陵揉了揉眼睛,从怀中又拿出那册《炼气诀》对着月光照了照,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随手将玉佩夹进书里,准备明早再研究。

  忽然,李道陵发现空白页上竟然有字迹显现出来,随后他试着让月光透过玉佩照射在《炼气诀》上,果然一排排字都显现出来了。

  李道陵仔细看了一遍,发现这果然是神仙功法,讲究吐纳之术,以强化自身。

  白日所见箱子突然凭空消失,大概也是仙家法术吧。

  李道陵又胡思乱想了一阵,幻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御剑飞行,去长安见一见李青莲,张旭。

  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偶尔嘴角扬起的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让人摸不着头脑。

  是夜无事,转眼一声鸡啼打破了宁静的夜,一缕晨曦从天际刺了进来,天亮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古今传奇小说

潭陂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