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时期的爱情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把最好的全给你在线阅读

把最好的全给你

现实 / 人间百态

20.2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6-30 12:22

书籍摘要: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00212115027146.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书友20200308124049062.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书友20200228164952965.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知青岁月之赤脚兽医在线阅读
知青岁月之赤脚兽医知青岁月之赤脚兽医知青岁月之赤脚兽医
心行健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重振中医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利用中医治病的故事。 钟医从国外知名学府毕业,回国后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外公教他的中医来治病,让众人大跌眼镜。 可更让人吃惊的是,钟医竟然成功了。 中药、中医、不是巫术,而是一门系统的科学。 在实现理想的道路上,任何人都不孤单。
蜀都小侯爷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大时代小农民在线阅读
我祖宗十八代是农民。 我是农民的儿子。 大时代里小农民的崛起,我是农民,我骄傲。
自私的狗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一切从最初开始在线阅读
许多时候,或许连我们自己都不会知道,未来的路,究竟会怎样,迷茫的路途中,有过开心,有过失望,但是,不论怎样,只要睡一觉,当天空重新从黑夜变成白昼,仿佛一切都已成为过去式。
名剑天涯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第七次遇见在线阅读
杨洛洛本打算在国庆节带男友回家见父母,却被分手。本想和闺蜜倾诉寻求安慰,却得知闺蜜也被男朋友甩了。两人借酒消愁以后误打误撞的进入一个神秘的游戏厅。 当她们遇见了不同的人,了解了更多人的人生后,突然有些被忽略掉的情景出现在脑海里......
啦K萌檬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明天似朝霞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张雪剑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程序员修炼之路在线阅读
一个年轻人从一无所有在城市中浮沉,工地,饭店,服装厂,最后踏上程序员之路,一步步进入世界顶级IT公司,成为高级项目经理的坎坷故事。 只有职业生涯的不断领悟,没有金手指。
飘飘叶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国家战疫在线阅读
2020年春节前后,一场突如其来的致命病毒席卷W市,继而迅速蔓延至全国、全球。在口罩厂打工的王大强,无奈拿着老板给的用来抵工资的3万个口罩,踏上了一场啼笑皆非的人间旅途。普通市民的温暖,公职人员的奉献,共待春暖花开。本故事根据真实新闻事件改编。
李开云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南国夏梦在线阅读
怀揣梦想,林小宇只身南下闯荡,不料在遇到女神陈佳怡后,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南方的都市里,在欲望的洪流中,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木林子夕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把最好的全给你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流感时期的爱情

  百里森使劲蹂躏着打了泡沫的头发,可不是么,三天没洗头已经是她的最高纪录了。

  自从过年以来,举国上下人心惶惶的,和当年SARS有得一拼。这个时候可不是比谁活得好,而是比谁活得久。总而言之,百里森已经两周没出过门了,仿佛下楼倒个垃圾都是一种奢侈的满足。

  寒假作业刷刷,手机玩玩,困了就趴下……这不就是养猪么?看着日渐变圆的腰间游泳圈,百里森叹口气。好在大家都不出门也没人看见她那蓬头垢面的邋遢形象。

  “我要长蘑菇了好吗?“

  百里森对着闺蜜唐蕊的视频吐槽,不禁仰天长叹。

  “安啦。”唐蕊在屏幕另一头拍打着脸上的爽肤水,“我和我家二哥都好久没见了,我不还好好的么?”

  二哥其实不是唐蕊的哥哥,而是她男朋友,姓尔,人称“尔哥“,但这也拗口了些,于是被简称为”二哥“了。每次唐蕊叫”二哥“时,百里森都被狗粮砸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你们还能连麦,说废话唠嗑聊天都不是问题,我这边又没人和我聊……”

  说到这儿,百里森突然沉默了,唐蕊敲了敲屏幕,两根手指霸占了整个镜头,差点没吓着对面的百里森。

  “想什么呢你?”

  “哦没啥,那个我吹头去了……”

  百里森解开干发帽,一头乌黑的长直发散在后背上,已经干了。

  留这么一头长发花了她一整年时间。至于为什么中途没有修剪过,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一)

  时光倒流回去年。

  寒假结束的那天夜里,百里森躺在宿舍的床上看手机。

  作业早就做完了,可总感觉少了什么,忘了哪个的。她决定看会儿手机再睡,顺便想想到底忘了啥东西。

  也许是命运造化弄人,也就是她看手机的功夫,一切就像安排好了一样,发生了……

  班级群里不早不晚,偏偏在这时候弹出了一条信息,是班主任的。原来如此,班主任腰间盘突出手术还没恢复好,她任课的物理交给其他老师代课。而且,他们班要去九班,也就是他们一起上课

  九班?没搞错吧?百里森一头雾水。那可是年级里出了名的奇葩班级,如果要每个班都列举出自己的特色的话,难管,绝对是九班的代名词。身为七班的一份子,百里森对这个神秘班级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一开学第一周,走廊另一头,也就是九班门口的玻璃窗碎得掉了一走廊渣渣。所以,每回教师办公室里互相攀比脱发程度时,其他各班班主任和这位可爱的九班“大管家”比起来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百里森的物理不算好,也不算烂,忽高忽低成绩起伏得像心电图似的。不过这回老师不在还着实有些忐忑。

  今晚怕是难眠了。他们七班可是年级里平均分的佼佼者,多半是归功于这位敬爱的班主任悉心教导吧……总之呢,百里森心里既担心又紧张,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嘛。

  实在睡不着。

  要不发个朋友圈吧,看看还有谁没睡的说不定能聊聊天什么的。

  百里森在相册里翻了又看的,不得不说她拍照水平一直掉线,就连发个牢骚都找不出合适的图片。

  只能看看别人的朋友圈了。咦?还真有人发换课表的内容,也正好是百里森想的那件事儿。

  看看谁这么心有灵犀啊。

  一个叫墨……侃的家伙?

  如果百里森没记错,这个叫墨侃的人是个男的,至于为什么加的微信……百里森点开这人的朋友圈,翻到最底下。哦原来他也参加了高一前新生夏令营,哦有点印象吧,等等……

  百里森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床架子抖三斗。

  “森森你干嘛呢?”

  上铺的唐蕊从帐子里冒出一张半睁着眼睛的脸,“咋还没睡呢……“

  “你醒得正巧,“百里森逮住她就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墨侃的人?”

  “哈?你不记得了?“唐蕊打了个巨大的哈欠,鼾声都快撑到屋顶了,“就那个……那个新生团建的时候和你配对游戏那个男的……哈……那个九班的……柯南……”

  “柯南?咋还日本人啊?“

  “柯……柯基……”

  “怎么是条狗啊?“

  “科技……男。“

  唐蕊终于打完了她那个巨大的哈欠,闭了口倒下睡了。

  九班的科技男?这么一说倒还是有点印象了。之前学校给高一新生搞团建夏令营,第一天晚上活动让他们随便抽号码牌,然后去找和自己数字一样的两两配对,用英语自我介绍。百里森初中读的是外国语学校,这种简单的自我介绍小菜一碟,倒是她配到的这位男生,虽说个子高也有个一八五了吧,完全可以俯视百里森的发际线,但似乎气势弱得……消瘦的脸加上磕磕巴巴的语句,加强了一种局促的不知所措。

  不论百里森用什么表情结束这次自我介绍活动,双方都可谓是不欢而散。至少,留下好印象是不可能的了。唯一能依稀记起的也就是他叫墨侃,爱科学。

  这么一来,大晚上发文感慨自己这学期伊始没有可爱的“亲生”物理老师开光心生难过,也是情有可原了。人家心系自己热爱的学科,常驻老师不在,哪行?

  不过话说回来,日子还是得过,课还是得上。新老师也挺可爱的,除了不习惯她的板书以外和九班杂乱无章的课堂秩序男生上课打游戏不关声音垃圾不扔进垃圾桶女生上课指甲油的一股子怪味儿以外,没什么大不了的。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百里森扣上荧光笔盖,深呼吸,在心中默念着。再说了,长辈不是常说在嘈杂的环境里更能体现一个人的意志力么?百里森啊百里森,证明自己的时候到了……

  “啪!”

  也许一个人的成败,就在那一瞬间注定了。也许就是那一记,注定了百里森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个,回头。

  一只血淋淋的手,冲进了她的视网膜不,是巩膜,不不不,视网膜……

  如果百里森没有回头,这也就是如同苍蝇飞过一样吵闹一两声罢了,可现在倒成了被乱弹的奏鸣曲一般,撞破耳膜。

  百里森唱功很好,嗓门可比唱功还要带劲。

  “第三排男生给我站起来!”老师一拍讲台,停止了这场声音的战争。

  “都说了多少次了,上课不要玩玩具。这都什么啊?万圣节都过了小半年了这种整蛊的东西怎么还敢拿出来啊?”老师气急败坏地抓着那只假手,拎着那层塑胶皮甩到垃圾桶里。

  “老师你没有垃圾分类啊。”那个搞事情的男生还不买账似的在后面捏着鼻子哼哼。老师气得发际线都抬高了,叉着腰吼道:

  “九班班长谁啊?给我过来!”

  自古乱世出英雄,当两个班五十人一百只眼睛都眨巴着期待那位英雄登场时,一个干瘦干瘦的身躯,从最后一排,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前去。

  “老师我叫墨侃,我是九班班长。”原来是他!百里森意料之外。

  “你负责收齐这几个人的检讨,不得少于五百字,明天上课前给我。”

  墨侃微微点点头。他走回座位的一路上,可以从旁人看他的眼神中读出:“敬你是条汉子“,还有就是,“老师的走狗兄弟的叛徒”。

  不过对于七班的人来讲,墨侃还真是帮了大忙。那几个“积极分子”写了检讨挨了骂,至少能消停一阵子。

  课后,百里森正收拾着书,墨侃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啊刚才我们班的人吓着你了。”

  他这是在……替他们班级的人道歉么?

  “没事儿啦。”

  “嗯实在不好意思……”

  “真的没事儿啊。“

  “那就好那就好。“

  看着墨侃那副慌张的样子,百里森在心里还有些嫌弃他似的,觉得一个大男生如此不爽快,有些别扭不舒服。

  相比之下百里森就爽气多了,恨不得每次喝口水都仰天大喊一句“爽”……

  不过看人也不能把人看死看绝了吧。人家墨侃再怎么说也是一班之长,成绩自然是杠杠的。听唐蕊说,他们一起选修计算机的人都知道墨侃是个计算机鬼才。

  不过长得,确实缺了那么点意思。痘印代言了青春呵呵。

  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闪光点。

  之后的每节物理课,也不知是班长履行职责管理纪律还是怎么的,墨侃的位置换到了百里森后面,两人一前一后传个作业卷子什么的,再偶尔借支笔,一来二去你来我往,话说几句也就熟了。

  是啊,缘妙不可言,一个月前百里森绝对不会猜到,自己和之前那个自我介绍都说不利索的家伙还能聊上天。

  班主任伤好了回归工作,百里森他们七班也如同被解救一般,回归了属于自己的课堂。

  就像流水一样,气温回暖,万物复苏,四月,学校一年一度的艺术节。高一毕竟没有高二高三那么多课业任务,学校安排了不少活动可供选择。百里森和唐蕊她们都是电影迷,自然是不及思索地选择了微电影活动。

  这次艺术节的竞赛单元是要求同学们自行拍摄微电影,然后再由同学们投票评选出最好的三组来。故事都是抽签决定。唐蕊手气不好,偏偏抽中了一个“杀人现场”追凶片段,里面居然还要表现出五马分尸什么的暴力血腥场面。百里森只能憋着满肚子委屈,在淘宝上搜索假血包之类的万圣节道具。

  不过要表现那种细思极恐的杀人名场面,还要切割尸体,不仅仅是几个假血包能搞定的。

  “你说咱要不也搞一个像九班上次上课吓人的那种假肢?”百里森问。

  “别买了用一次浪费钱,要不问问九班的人借来吧?”唐蕊感冒了鼻子嗡嗡的,“不过咱可千万不能输给王之遥她们组,不然面子可丢大发了。”

  “知道啦。”百里森给她递了包纸巾。

  王之遥是七班的大姐大,和百里森这两个暴脾气相克,除了唇枪舌战这种日常娱乐之外,最普通不过的就是明里争暗里斗了。

  “我还是先去联系联系九班认识的人吧,拍好片子是首要任务。”还不是因为“宫斗”惯了那些都是小场面不慌了。

  百里森在微信里输入“九班”查找联系人。第一个跳出来的对话框就是“九班墨侃”。

  一来二去寒暄几句说明事由后,墨侃表示很愿意帮忙。两人约好了下周一中午百里森去九班找墨侃拿那只假手。

  据墨侃后来回忆说,那天中午一个瘦小的女生,抱着一个黄色纸袋子,像踩了风火轮一般撞进了他的视线。

  “你放吧!”百里森把头别到一边,对着门边的墨侃张开纸袋子,“我不看你快放进来吧!”

  “你就这么怕假手啊?”墨侃忍俊不禁,可能是因为百里森扭曲的面部表情像极了一只发怒的熊,“那你们拍电影怎么办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墨侃这么一说把百里森给逗乐了,她鼓起勇气看了看袋子里的假手,“嘶“地倒吸一口冷气。

  也许是从那时开始,或许是在食堂排队时有人在看向她,或许是每次走在路上有个人会小心地走在她后面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红了脸,也或许是年级大会上他故意往后坐一排可以离她近一点……

  世界上的各种巧合其实都是老天安排的相遇。后来的百里森回想,如果上天没有安排那次艺术节,没有安排微电影比赛,也就不会巧合地去问墨侃借道具……这一系列也许不是纯属巧合地交织在一起,而是缘分。

  “话说我怎么谢你?”百里森在微信里敲出一条消息。

  “不用谢我了,小事儿。”

  “那改天我请你喝奶茶吧?学校咖啡吧新出的血糯米奶茶挺好喝的。”

  “好啊,那谢谢你啦。我最喜欢血糯米了!”

  “别客气。不不不,该说谢谢的是我哈哈……”

  现代社会想找个聊天话题还不是易如反掌?只要聊到万能的奶茶,不必刻意找主题,就能让两个原本互相客套的人聊个没完。百里森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原来已经半夜十一点半了,和墨侃聊这么久,投机的很,自然也忘了时间不觉得困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汇考如期而至,百里森没什么功夫和闲心和谁聊微信,焦头烂额地临阵磨枪对付数学题。

  光靠老师上课讲题对于考前的焦虑已经远远不够满足百里森了,班里的几个数学学霸周围也是人满为患,大家都是挤破了头似的想多问几道是几道。百里同学可怜的小身板儿只怕是还没挤进前排观众席就该散架了。

  此时抛出的橄榄枝,都会被视作救命稻草。

  墨侃可是个聪明人,识时务。

  “要不要一起复习数学?“

  百里森想了想,墨侃毕竟是拿过数学竞赛奖的人一起复习还能带动她,就缓缓打出一句“好的“。

  两人约在周四下午,一起去咖啡吧复习,百里森顺便要求赴了她“欠墨侃“一杯奶茶的约定。

  “这么着急着见人家?“唐蕊坏笑着看着百里森,”是不是……有情况?“

  “拜托,我只是……单纯地想还他一个人情,顺便……问几道数学题。“

  “等等……”唐蕊突然皱起眉,“你不知道吗?墨侃喜欢你。”

  “什么?你听谁说的?”

  “墨侃他哥们不是和我一起上选修课么?他也在场当时。你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

  我当然不知道了。

  百里森去咖啡吧的一路上都在心中反复对自己说着。

  我要是知道我怎么会去赴约?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对于墨侃的初见印象不太美好,但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下来,墨侃这个人热心肠,幽默,有事找他二话不说就帮了忙,成绩又好……

  扪心自问,百里森,你是不都是对他也有感觉?不然怎么会和他……微信里聊得这么开心以至于忘了时间?依照往常的性子,百里森不是个会花时间在网聊上的人,别的女生喜欢QQ养小火花什么的她从来没有过。如果换成QQ,她和墨侃之前聊的加在一起都有个大火花了吧?

  咖啡吧里人不多,一个白衬衫的背影坐在角落。

  该死,怎么是百里森最爱的白衬衫简约风啊!

  “那个……你要不要喝点什么?血糯米奶茶?”完了完了,百里森快要沦陷了,说话都不利索了。

  “好啊,谢谢你了。”墨侃朝她笑笑。

  笑你妹啊,再笑我要……

  我会不会喜欢上他还是个未知数呢,怕什么。

  百里森摸了摸胸口,强装镇定地把奶茶放到桌上。

  “喝……奶茶吧!”她把杯子蹭到墨侃面前,“没加珍珠哦。”

  “那我就不客气啦。”

  看着墨侃满足地喝着奶茶,百里森忽然一拍大腿。

  “墨侃你是不是喜欢我?”

  好家伙,墨侃差点没被一口奶茶呛死。

  “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别人说的……”

  “那你喜欢我吗?”

  好问题。如果我不喜欢他,我为什么要来和他一起复习?如果换做是别人邀请我一起复习,我还会来吗?

  也许就不会这么决定了。

  半响,百里森发出一声“嗯”而且拖长了音,像是从鼻子里冒出来的。

  他紧张地看着她。

  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二)

  墨侃家住扬州,百里森是上海本地人,两人一到周末就跟上演生离死别一样,搞得唐蕊这个可怜的人民群众天天吃狗粮发光。

  入夏以来,墨侃参加的橄榄球队比赛也越来越多,两人原本可以一起叫个外卖边吃边看太阳下山,现在只能百里森替他叫个外卖等他比赛完了给他送过去。墨侃胃口一直不好,所以百里森每次都是逼着他把饭吃完的,还抱怨说和他一起吃饭自己都没胃口了,,人家叫秀色可餐,可他倒好,一点也不下饭。

  “扬州炒饭是不是你们扬州人家常必备啊?“一次吃饭时百里森突然说笑道。

  “那是不是上海人天天吃小笼包呀?“墨侃突然一本正经地正襟危坐,像新闻主播似的,却有些搞笑。

  “不对吧,汤包也是扬州特色啊,蟹粉汤包……扬州因该有很多吧?下次我去扬州玩你记得请我吃。“一提到吃百里森就来劲了。

  “没问题。我外婆是开茶楼的,你想吃什么特色的小吃她都会做。欸对,我外婆是朝鲜族人欸,你有没有觉得我长得像韩国欧巴哈哈?”

  “算了吧你基因突变哈哈……”

  没有激情热吻,但欢声笑语,这就是了,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百里森很享受这种波澜不惊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她和他不像是青春期的少年恋爱,反倒有一种结婚多年老夫老妻的平淡生活既视感。

  墨侃养了一只猫,要随百里森姓。

  两人想了半天,百里森说,都说猫是招财猫,不如就叫招财吧。墨侃笑道,不如叫招分吧好让我们多考几分,百里森说,应该叫满分。

  百里森很会做菜,周末语音通话时她就远程指导墨侃做饭。墨侃知道百里森最爱吃红烧肉,就学做了这道菜拍照过去馋她……

  他们很享受这样的小生活。

  但也不是谁都喜欢平静如水的日子。

  总有人,爱往湖面上甩上几颗石子儿,哪怕是打水漂。

  电影评选,众望所归,百里森唐蕊她们小组超过了王之遥,而且是靠颇受好评的演技取胜。

  大家都沉浸在荣誉带来的成就感之中。

  可灾难降临时,从不会打招呼。

  “你还记得那时候王之遥怎么说我的吗?现在想想何必和这种人置气呢。”

  百里森对视频另一头的唐蕊说,“想想也是一种人生经验了。”

  “别这么说,换做是谁,当时都会气得暴跳如雷。哪有拿别人男朋友说事儿的……”

  现在想来觉得这真的就是网络喷子的一句废话,想想都觉得可笑。

  可当时怎么就上了头呢?

  “你看看,我现在在班级里根本呆不下去了!她们都在造我的遥!我一进教室就被他们指指点点,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我和墨侃在一起了?”

  “不光是王之遥!男生也骂我!”

  “我根本就不敢想象明天会是怎么样倒霉!”

  百里森翻看着去年的日记,一行一句,仿佛生根发芽,扎在纸上。

  “还不是那帮子混账嫉妒你和大学霸在一起,她们没本事罢了,还有那些男生,傻了吧唧地觉得王之遥长得好看就听她的废话。”唐蕊在视频里一讲起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往,脸就扭曲得全是褶子。

  “是啊,都是废话。“百里森小声说道。

  记得是在六月初的一天半夜三更,受够了每天被人戳脊梁骨的百里森对着电话那头的墨侃又哭又闹,撕心裂肺地控诉自己最近受到的同班人渣的欺辱。等她哭得嗓子快要破开时,她忽然干巴巴地笑了。

  “墨侃,”百里森絮叨着说,“我知道你特别……特别好,所以我想把这个世界上所有最好的都给你。可是,可是……为什么我没法把那些最好的都给你呢?”

  “我是你男朋友,不是你养的儿子,”墨侃缓缓道出,“所以,所有的好的坏的,我都要和你一起承担。”

  意外和爱情一样,总是来得太突然了。

  想想当时一心坚定地撑着这段感情,和他一起坚守住,那把伞最后还不是倒了。只是更可笑的是,倒在了大风过后地微风细雨之中。

  墨侃说到做到,他“约”了几个造谣积极分子,威逼利诱之下几个男生还是屈服在了墨侃这一大神之下。还算是知趣的,墨侃说,没告诉学校算是放他们一马,他们也不想把事情搞大。校园霸凌说出去对谁都没好处。

  至于王之遥这个麻烦,墨侃说,要靠你自己了。

  百里森一头雾水。我和你在一起这个女的嫉妒我害我没好日子过,你现在让我自己解决?我要是有办法我还用得着折腾吗?

  思前想后,百里森告诉了班主任。

  这也是一种,很没种的幼稚行为吧。

  但很有效。

  不过谈恋爱的事儿谁都不敢提,王之遥和百里森都没提,这事儿也就当作是纯粹的校园欺凌事件处理了。说实话,面见班主任时百里森也是提心吊胆,好在王之遥也是在她预料之中的,没提嫉妒她和墨侃在一起。

  这样了了这档子事儿,也算是,令人长舒一口气。

  风卷着浪,一波,一波,打向岸边的礁石……

  (三)

  “所以你就是因为墨侃说你长发显气质才不剪头发的?“

  唐蕊看着百里森那一头长直发说。

  “那时候以为会一直在一起,就打算一直不剪头发啦。现在也习惯长发了。”

  那次谣言风波平息之后,暑假也如期而至。放假那天下午,墨侃帮百里森拖着她的箱子走出宿舍区,两人都没说话,只是到了教学楼前,百里森突然抱住他,墨侃也顺势抱得更紧了。

  又像生离死别一样

  “到扬州了给我回个消息。”

  “嗯你也路上小心。”

  ……

  “所以你们那天的那个拥抱,就成了……是最后一次?”

  “是啊。百里森对着屏幕,若有所思,”后来,也就是暑假,七月我们还坚持每天连麦,煲电话粥都乐此不疲,可到了八月,他去了机器人训练营,我去了英国游学你也是知道的。那次我们飞行不顺利在荷兰机场滞留三天,他那边机器人也一堆烦心事,彼此都没了耐心,更何况我脾气急,因为一点小事,鸡毛蒜皮的,在当时那种环境下竟然会因为两天没互相报平安而发作。你说巧不巧,当时边上还有个女生和我说墨侃这人在九班私底下对哪个女生有什么非分之想的。火上浇油啊。气头上人都失去理智了,就算墨侃百般劝和我都不听。更可笑的是,当我气急败坏死活要分手之后,那个女生和我说是她记错人了,我冤枉了墨侃啊……“

  如果要给爱情一个比喻的话,说它像一次病毒性感冒最合适不过了。来势汹汹,依附着人的细胞野蛮生长。走的时候,抽离了人身上所有的力气。

  “两个人相爱一场,日子过得真快。感觉我好像欠了他挺多的。”百里森扎起了头发,“也可能是那次谣言风波,抹掉了我对他的耐性,也可能是对他不够了解就在一起了,问题迟早会出现。”

  “他现在也很幸福啊,有别的女生照顾他了。”百里森对着镜头笑了笑,看着唐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森森,”唐蕊吐出几个字,“不要后悔,你值得拥有最好的。”

  百里森看着天花板,转动了眼珠,幸好眼泪没有破出。她勉强地笑着,挂断了视频。

  她满足了。

  因为他现在的女朋友不会因为没给她报平安而发火,不会对他喜欢的运动不感兴趣,她会和他玩在一起,让他开心,让她放心,更不会有人因为他们在一起了惹是生非。

  他已经拥有了最好的。

  爱情这场流感,百里森想着。

  没有解药吧。

  也不必治愈它,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