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藏赤血传在线阅读

归藏赤血传

军事 / 军事战争

73.7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1-28 22:42

争霸流 位面 铁血
书籍摘要: 东晋年间,中夏残荒,五胡争雄。朝廷偏安江东,外有兵革之灾,内有士族弄权。然而乱世出英雄,谋臣良将有北复中原之志,枭雄奸佞有染指九鼎之心。正所谓:“胡尘散尽枭雄起,一枕黄粱霸业空。”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归藏门人

  在扬州临海郡括苍山,有一偏僻之所,东临大海,朝云暮霭,人迹罕至。只有那避世的隐士,访仙的道人,才会在此流连。

  此值初秋时节,夏花未尽。清晨,太阳把山峰照得明丽非凡,在一处背阴的山脚,四下无声,只闻虫鸣鸟啾。一只锦衣雉鸡正挨在灌木丛旁,用金黄的爪子扒地上败叶枯枝,不时警惕的抬头四处张望。忽地,一支箭射来,“噗”,正中雉鸡身体,又带着余威射入土中。那雉鸡撑着翅膀,爪子虚划拉几下,眼见不活了。对面三十步外的山坡上,一个矮胖汉子从竹木丛后走出来,三十多岁年纪,光着头,簪一根木簪,穿着一身裋褐,脚着芒鞋,左手擎一张弓,背负一个箭囊。只见他三步并两步,飞快走到那雉鸡旁,右手拔起箭来,轻轻抛在空中,又用手接猎物在手中,嘟囔一句:“嫌轻,罢了,罢了。”说罢,将箭取下,放入箭囊,从腰上解下草绳,将雉鸡系在腰间上,依旧擎着弓,只因弓内窄而他体胖,自然负不到身上。

  等准备停当,那汉子迈开大步,沿山谷而行,步幅宽阔,与他体型甚不协调,足像个弹跳的冬瓜,倒有些滑稽。在山谷里走了一截,又往山坡上走,穿过一片竹林,翻过凹陷的山梁,就见山下有一大片松林。松林纵横六七里宽阔,四周岩峰耸立,犬牙交错,又有溪流隐现,分割地理,远处紫气流云,缠山弥野,蔚为壮观。

  矮胖汉子下到松林里,直往里走,松林茂密,树粗如庭柱,枝叶遮天,阳光疏碎,显得清幽暗淡,脚下的针叶不知厚有几许,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往前行得半里,就见一岩石立在地上,如同生出来一棵竹笋,在满眼树木的森林里,倒突兀异常。走得近了,才发现这岩石约摸有四尺高矮,六尺周围,重怕有一千余斤。那岩石顶上有一面平整有如刀削,以利器刻着伏羲六十四卦的谦卦,汉子却不去理会石头,轻车熟路的走到石头附近的一棵松树旁,摸了摸树干,又瞧了瞧。原来那树干上有个小孔,很不显眼,那孔有指头大小,深不盈寸,似有人用至刚指力戳入树干而成,汉子把手指伸进去,恰好合适。于是他顺着小孔的朝向,笔直而行,渐渐的森林里出现雾气,且越往里走雾气越浓。行得一里,又见一岩石耸立,耳内也听到水流声,似乎附近有泉溪。那岩石与之前所见的“石笋”大小相仿,走过去,这次上面刻的是个离卦。他只顾找岩石旁松树,寻摸那上边的小孔,待找到后,便按小孔指向而行。如此,再行二里,又遇石头,当真精准无比。再看石头上卦象,乃是个节卦。原来,这些石头是有人故意以归藏六十四卦所立,分置于树林,用来标示方位,但也能迷人心智。若不懂卦理之人置身其内,却又想解卦而寻访,必受困于卦阵之中。且用归藏卦,而非周易卦,只为倒换乾坤,若只知周易而不识归藏者,必然解不出此卦阵。在如此宽阔的松林里,若不以石头之间的距离,再依卦象推算,根本得不出方位。那汉子显然知晓其中关键,于是投机取巧,在常走的路线上做好标记,倒省去推算之功。

  矮胖汉子以他的“小孔之法”又走了几段,最后走到刻有坤卦的石头旁,再不寻找小孔,而是径直朝一个方向而去,想来此途已烂熟于心。走了里许,便见一崖壁矗立在前,因有一岩峰生于此处,那崖壁皆青褐颜色,与寻常石头并无不同。他走到崖壁前,直接用手捏起一面“岩石”来,露出一个洞口。原来那“岩石”是牛毛织物,青褐颜色,若不细看,直与崖壁浑然一体。他进入岩洞中,放下牛毛毡,崖壁又“复原”了。

  岩洞中漆黑一片,汉子从洞壁的一个凹槽里取了火折子,吹燃了,岩洞前窄后宽,走了十多步,变得宽阔,好像个大厅,却只堆了些草料,一匹毛驴赫然在里面。毛驴看着来人,嘴巴咀嚼不停,眼中冒着幽幽的光,若非识得这汉子,定然会叫出声来。汉子不理会毛驴,朝“大厅”旁边的洞口走。这洞一路向上,脚下是台阶,自然由人力凿出。走了一盏茶时间,就见有光线照进来,已到了出口。走近出口,把火折子罩了,放在岩壁的凹槽里。这才往外看,只见青天远翠,地极穷涯,正好山风刮来,不禁使人浑身一爽,不用想,此处已是悬在山腰。

  从岩洞中出来,踏上透黄的石面,这里是一处山岭,宽及四五丈,光秃秃的一片,不生寸草,且早被万年的雨水洗涮得尘土尽去,有如圆顶。山岭外边则是悬崖,直垂到地面。汉子再往山上攀登,也不甚坚险,时而有凿出的阶梯,时而就着缓坡,等登上峰顶,又去了半柱香时间。

  峰顶倒是平整得很,三面都有参差的岩柱,只上来这一面空着。那些岩柱宽的如墙,有十数丈长,细的也要五六人合抱,都直冲冲的向天,当真是鬼斧神工。柱上又刻有字迹,有道家名篇,也有武功招式。岩柱环绕下有四栋房子,都是树木搭成,屋顶却是用薄石片做瓦,盖因山顶风大,免得其被吹走。屋前是两畦菜土,种着南瓜、青菜,又用竹子搭了个藤架,青藤绕架而上,遮蔽棚顶,好似凉棚,若不是真隐士,谁人会觅得这放旷天地?而这山四周尽管有高出的山峰,因被岩柱挡住视线,不知此处别有洞天,缺了岩柱的一面,则对着个湖泊。那湖泊宽及十里,自然无碍。

  矮胖汉子走了这许久,脸不红也气不喘,亏他有这么粗胖的身体。他立住脚,正往一根细岩柱上望,果然,有个人立在柱顶。那人单脚而立,两手伸展,一式金鸡独立,稀松平常。

  矮胖汉子一边往岩柱下走,一边开腔朝上边的人喊:“师父,我回来了!”

  原来,这矮胖汉子叫做莫由之,而那“师父”叫莫虚之,他们自称归藏门人,将此地唤作归藏山。

  莫虚之早看到莫由之回来,听他呼喊,也不多说,只道:“看到啦!”。那石柱高逾三丈,顶上方圆二尺有余,中间竟还有棵兰草,他立在上边,上身随风轻摇。山风时起,当面而来,只见他膝盖稍弯,脚底使出暗劲,轻轻跃过兰草,前脚掌往后落在柱顶边缘,脚跟凌空。若身后来风,则向前跃起,脚跟往前落在柱顶边缘,而脚尖凌空。左右来风则换脚而立,衣袂飘飘,好似一羽浮毛,正是:任尔八面风,我自虚与之。莫虚之远眺那鳞波湖泊,见天辽地阔,不禁昂起首来,微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忽然,脚下一点,从柱顶落下来,到中间时用两手一扒柱面,右脚使力踢在柱子上,身体横飞,泰然落在地上。这时再看他,只见其身高七尺五寸,面貌清癯,两撇浓眉,一双虎目,不怒而含威。额上满是皱纹,颔下一撮花白胡须,微微翘起,似有一股倔强气。头发也已花白,一丝不苟的拢了个发髻,发髻上簪了一根玉簪。那玉簪有些许沁红,头上雕了一只卧虎,那虎后腿微撑,做势欲扑,栩栩如生。簪子这么小,而雕琢如此精致,此簪自非凡品。他身上穿着一件灰白对襟长衫,已经很旧了,却又十分干净。脚下一双布鞋,也无奇特之处。只他这年纪已是古稀,难得精神如此矍铄。

   莫由之一直在下面呆着,等师父下来,这才眯眼咧嘴,一手提起草绳上的雉鸡,一边笑道:“打到只雉鸡,可以给师父你下酒。”他脸上有肉,五官因笑展开,肉都散了,真是笑开了花,倒也憨朴可爱。

   莫虚之面露笑容道:“好,好,就是嫌肉少了些。”又咳咳两声,正色道:“今日是为安之饯行,酒自然是要喝的。”

  莫由之不以为然,依旧笑着道:“师父,师兄他回来了吧?”

   莫虚之知道他心思,侧转身说道:“比你早了一柱香时间,钓着条肥鱼,正和你师弟在厨下拾捣呢。”

   莫由之脸色微变,说道:“师父,徒儿这就去把这鸡给烧熟啰。”说吧,快步往师兄的屋子走去。

   莫由之的师兄叫莫谦之,确切来说应该叫做二师兄。他自己则排行第三,还有个师弟姓杜名云,字安之。要说两位师兄为什么姓莫,只因为他二人都是师父收养的,而杜云却是师父的故友之子,托师父教养而已。杜云今日下山,是奉了他父亲之命,要前往京城。别看这里如此荒僻,他们竟还养了一些鸽子,以便通外边消息。

  莫谦之的屋前檐下用石块垒成一溜儿花坛,其内覆土,种了兰花、黄菊,竟还有一棵石榴,这些花草都是从山林中采来的,唯有这棵石榴是山外带来的种子种植的,而土亦从山下负上来。这里僻居世外,自然有大把的时间伺弄花草,修身养性。

  莫由之从屋门入,直穿到师兄厨房,果然见两师兄弟正在忙活。两人一样的灰布裋褐,脚穿芒鞋,莫谦之四十多岁,身材瘦削,颔下留着一缕胡须;杜云则是十七岁年纪,浓眉大眼,体格高健。杜云正在灶下烧木炭煮水,而莫谦之则在灶台上切姜捣蒜,准备烹鱼。烧木炭是为了免去炊烟,不然这山顶就变成烽火台了。那鱼早放在灶上木盆里,已杀洗干净,是条大青鱼,大小足有二十斤。

  见莫由之进来,杜云一喜,站起身道:“三师兄,你回来了!”他一起身更显差别,身高有八尺,比莫由之高出两头,裤管下还露出一截小腿。又看到莫由之手里提着雉鸡,哈哈大笑,嘴里露出两颗小虎牙,说道:“又有雉鸡肉吃了,三师兄,我最喜欢你做的烧鸡了。”

  莫由之一听,眉飞色舞,再看向莫谦之,只见他已面向自己,心里不禁打鼓。

  莫谦之一脸木然,开口对莫由之道:“三师弟,你这鸡……”

  莫由之抢着道:“这鸡是南边竹林外的山谷里打的。”

  莫谦之说道:“我是说怎么不用布袋装着,那鸡血还不滴了一路。”

  莫由之脸上一红,看了看雉鸡身上已经结了血痂的伤口,说道:“师兄也太谨小慎微了,这么多年了,这山野里可曾进过一个外人?何况那血迹雨一下就没了。”

  莫谦之依旧面无表情,说道:“二师弟可别不在意,你莫非是忘了大师兄的事了?我们随师父避居这世外,就是为了图个清净自在,还是多加小心才是。”

  莫由之听了,不再辩驳,只点头称是。然后转身出屋去,到自己的屋里去料理雉鸡。

  杜云很小就知道有个“大师兄”,但每每向师父和两个师兄问起,他们都避而不答,不知道有什么玄机。所以见两人这般言语,早已见怪不怪了。

  忙完之后已日上三竿,众师兄弟在屋前的凉棚里摆下案席,那凉棚底下,离地半尺用竹管架起,再铺上竹片,乘凉正合宜。案上备好酒菜碗碟,那案子竟是用沉香木所制,很是难得,碗碟亦然,乃是将木头掏成碗碟的模样。那席子也是用竹篾编织而成,坐之清凉,又有岩柱遮荫,倒也不太热。三人请了师父来,一众人围坐在案前,准备就食。

  莫虚之看了看菜肴,一釜青鱼汤,一只烧鸡,一盆红芋野菜羹,栗子饭,一壶酒,皆摆在案上。他不盛饭,先抓起酒壶在手,说道:“为师自己斟酌,你们各吃各的。”说着斟满一碗,看其酒色暗黄,喝上一口,咂咂嘴,只觉甘冽爽口,回味无穷。到底是会稽佳酿,这产酒的地方每年都需给朝廷进贡,这酒虽比不得那御酒,却也属上乘,且平时难得喝一回,自然难舍。

  见师父动酒,莫由之便不客气,先用筷子分了一块鱼在自己碟子里,又用汤勺舀了一碗鱼汤。先抿了一口汤,鲜而味正,浓淡合宜。再吃鱼肉,爽滑细嫩,入口而化。莫由之抿嘴一笑,心道:“这鱼固然是好,师兄的手艺却无大变化,平常的紧。”

  杜云看师父手拿着酒壶不放,心里好笑,又不禁技痒。起身走到师父身旁,对他作揖说:“师父给徒儿饯行,徒儿感激不尽,且让徒儿我敬师父一杯。”说罢,伸手去抢师父手里的酒壶。

  莫虚之席地而坐,左手执壶,右手撸须,瞧见杜云面上微笑,眼里藏黠,心中已有计较。待他双手伸来,刚要触及酒壶,左手忙移开一尺。

  杜云看酒壶移动,跟着往前移步一尺,猿臂再伸,有如竹稍,比脚下更长一倍。

  莫虚之不等他招数用老,左手倏然下垂,右手举起,抓向他腰带,意欲借力使其前扑。

  杜云见师父手来,忙定住脚,身形回缩,又以左手格挡师父右手。

  莫虚之右手招数未老,心念一闪,又将手斜伸向桌案。

  杜云左手扑空,身形已回,茫然见师父用右手端起案上酒碗,等师父将酒碗送到身前才恍然。急弯腰伸左手抓向师父前臂,右手抢碗,阻他饮碗中的酒。

  莫虚之不等他手近,忽地,右手腕一使力,酒碗直飞向杜云脚下。

  杜云一惊,不等身子摆直,忙要撤腿后退,不想师父右脚早到,就要钩在他脚跟。他哪敢迟疑,硬生生一个“旱地拔葱”,猛然跃起,往后翻出,跳得既高且远,双手撒开,似青燕凌云,落地却轻,已在凉棚之外。回头看师父,酒碗在手,正襟危坐,淡然饮酒,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原来莫虚之以手腕使力,乃是巧劲,那酒碗飞得虽快,却不及远。等杜云跃开,只用右脚轻轻一掂,就将酒碗托在鞋面上,然后收回来继续饮酒,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接触丝毫。

  两位师兄看在眼里,心情各不相同,莫谦之面无表情,若有所思,莫由之则鼓掌大笑,嘴中叫好。杜云气息平复,但觉颈后发热,这是气血上涌,自大椎穴发散所致。他本筋骨强健,只因这一翻腾来得急切,不觉已使了内力,心中道:“老头儿果然不一般,又输他一乘。”这哪里只输了一乘,他不知师父临敌无数,拳脚上已浸染经年,自然能料敌于先。然而只是料敌先机尚不足以求胜,若能后发先至必然惊破敌胆,气势上便先赢了。

  杜云不敢再试,于是作揖道:“师父你气足神清,眼明手快,本来就无需徒儿代劳,徒儿还是去吃自己的饭罢。”

  莫虚之昂起胡须道:“你又长进了,为师很高兴,能率性而为,这样很好。”言下并无责怪之意。

  杜云唯唯诺诺,回自己席上坐了。

  莫由之凑过来,腆着脸,笑道:“师弟,你这一折腾,菜都快凉了,何不尝尝我做的烧鸡。”

  杜云一听,嚯的起身,怎忘了这茬?莫由之止住他说:“师弟莫急,且看师兄分肉。”说罢,一手抓一双筷子,朝碟子里的烧鸡肚子上插去,筷子插入轻轻一分,肚子撕开,里面露出香菇、板栗、蒜子,只见热气腾起。

  杜云伸鼻闻了闻,一股肉香混着蒜香,不禁馋得流口水,问道:“二师兄,这又是什么古怪?”

  莫由之得意道:“这叫‘肚里乾坤’。”说着将鸡肉和里面的菜分给三人,自己留的却少。分完又对他们说:“尝尝,尝尝。”眼盯着别人吃,自己却不急着动手,嘴中还吞了吞口水。

  杜云吃在嘴里,只觉这鸡肉甜咸可口,酥嫩无比,忙叫好吃。莫由之面有得色,再看师父,只见他正一口鸡肉一口酒,却不住的摇头。莫由之心里发慌,忙问道:“师父,这鸡肉不合你口味?”

  莫虚之摇头道:“非也,非也。这实在是人间美味,为师是难以言表,唯有慨叹了。”

  莫谦之吃得双目圆睁,只觉不可思议,问道:“三师弟,这鸡肉怎有甜味?这蒜子却有肉味?”

  莫由之哈哈大笑,而后娓娓道来:“我先将这鸡褪毛洗净,在鸡腹切一个小口,刚够手能伸入,然后将肚里的脏腑去除,又用钉满竹钉的木板在鸡身上扎孔,在孔里填入盐末,再将蒸好的香菇、板栗还有腌制的蒜子塞进鸡肚里,最后在外面涂满蜂蜜,等蜂蜜干了,再用松枝烧烤,如此这般才得其味。至于蒜子有肉味,是因为这些蒜子在腌肉里蒸过,你们没吃到鸡肚里的腌肉沫?”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倒似很得调味的法门。

  杜云看看手中鸡肉,舔舔嘴唇,果然有腌肉的味道,咸甜相宜。

  莫谦之听完,赞道:“三师弟的手艺独树一帜,确实比我高明多了。”他倒不是过谦,也明白三师弟有争胜之心,但做菜和修道、学武一样,守成者居多,创立者寥寥,能有新意,自然被人称道,所谓物以稀为贵。

  莫由之得师兄赞誉,喜笑颜开,不觉轻了几斤。莫虚之看看众弟子,二徒儿内里坚韧,外在谦和,不争于势,又绵里藏针,然而终日沉默寡言似根木头,了无生趣。三徒儿胸无城府,出言无状,心宽体胖,又粗中有细,然而童心未泯,行事不免三心二意。只有四徒弟最肖年轻时的自己,有一股蛮劲,耿直豪爽又不失机灵,心中最是喜爱。虽然如此,倒也没有厚此薄彼,他老来膝下无子,所以将众徒儿都视若己出。

  吃过饭,杜云从屋中拿出行李,向师父拜别,在师父脚下毕恭毕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莫虚之受他跪拜,撸须微笑道:“今日作别,怎不见你哭啊?”

  杜云一听,忽觉悲凉。他自小跟随师父身边,早将师父当作生父,如今师父年岁已老,不能相陪尽孝,此去又不知何日才能相见,悲伤既来,仰头言道:“师父,弟子终不舍离开,愿常伴于膝下。”

  莫虚之以手抚摸其头,见他眼中泛泪光,哈哈大笑道:“傻徒儿,燕雀也有离巢之日,何况乎人?你常自比是虎子,如今模样,却好比羔羊。”

  杜云听了,既好笑且悲伤,语带哽咽道:“师父还有心说笑,弟子这一去,也又不知何日才能再见慈颜?”

  莫虚之道:“你我缘分未尽,自有相见之时,大丈夫岂可作小儿之态?”

  杜云听了忙擦去泪水,稽首道:“徒儿惭愧,定遵师父教诲。”又给两位师兄各拜了一拜,这才起身。

  莫谦之两手拍拍杜云肩膀,面容和蔼,瞧着他就像是瞧自己的亲弟弟,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莫由之走近来,说道:“师弟,我送你一程。”又对师父拱手行礼说:“师父,我去送师弟下山。”

  莫虚之颔首答应,又对杜云说:“骑驴去吧,此距京城路途遥远,莫在路上耽搁了。”

  杜云称是,两人别过师父,下山而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军事战争小说推荐

狙击从亮剑逃杀期开始在线阅读
“穿防弹衣根本没用,被子弹打中依然会被子弹携带的动能给震死,士兵穿防弹衣还不如多带点子弹来的实在。” “狙击手装消音器会影响精度,装消音器还不如不装。” “步枪不需要瞄准镜 还没机械瞄准镜好用。” 百里秀看着网络上的那些所谓的网络军事专家的军事科普文章真的有些怀疑这些军事专家是不是敌国派来的间谍。 然而最让百里秀受不了的是,这些文章下面既然有一大堆的军事小白的点赞。 于是百里秀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军事资深者必须要让这些军事小白明白什么是正确的军事知识,于是就在文章下面的评论区辩解起来。 接着百里秀就被一群固执的军事小白给气的穿越到了亮剑世界。 然而拥有超级精准天赋和过人军事技能的百里秀无论是在亮剑还是长津湖等其它世界都是枪法最秀的那个。 好吧!这其实就是以王者荣耀世界为主世界的诸天无限流小说! 简介无力,以有两百万字完本小说从亮剑开始的特种战
星空背厚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全球狙杀在线阅读
寒朗古武家传,是经验丰富的狙击手。 一次任务遇袭,他的小队全部阵亡,侥幸存活的寒朗,立誓狙杀所有敌人! …… 大峡谷的风呼啸而过,远处狼群啃食着野牛,秃鹫盘旋紧盯腐肉。 一只像猫的狗爬上沙丘,进入倍镜的视线之后——嘭! 寒朗趴在伪装布下,如一块没有生命的岩石,血腥中,开启全球狙杀! 欢迎大家入群:246057077
寒冬三月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直播卖玩具,鹰酱你慌什么在线阅读
江辰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继承了一家面临倒闭的玩具工厂········· 【叮,宿主面临困境,启动高科技玩具】 【高超音速飞行器】、【意识转移变形金刚】、【10000米水下航行器】、【外太空瞭望甲板】········· 网友连忙出来辟谣 :【高超音速飞行器】这是飞行器,是玩具,就是速度快了些······· :【意识转移变形金刚】。难道你们家小孩没有玩具吗? :【10000米水下航行器】,大家都知道海底是最神秘的地方,这是拍摄海底用的。 :【外太空瞭望甲板】这个是拍摄外太空的,天空的风景更加美丽······
我是咸鱼他爹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黑之国度在线阅读
统治整片大陆四百年的波卡王朝,逐渐衰弱,大动荡时代来临。
蓝我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北境苍卒在线阅读
北境苍山一兵卒,南下联姻予君候。 百破军中一将在,乱世将至武为筹。 平定河山一世侯,无为自在北境游!
精彩可乐仔丶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亮剑:从后勤部门开始在线阅读
21世纪的一个军火迷穿越到了亮剑世界当上了边区兵工厂厂长,增加兵工厂的生产技术及产量,然后转到前线指挥 原《亮剑之兵工厂长》
作家wSjxee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九州英雄传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河朔书生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从柏林到莫斯科,从莫斯科到柏林在线阅读
“从柏林到莫斯科需要多久?”“6个月。”,“那从莫斯科到柏林呢?”“三年。” 在一个个士兵故事里呈现出东西方史上最残酷的较量——东线。
Feld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高危职业在线阅读
八年老兵余洋,无意间进入无尽杀戮场,再次扛枪上阵。  从索马里到斯大林格勒,从中东沙漠到南美洲热带雨林,野兽,敌人,甚至你身后的友军都会带走你的生命!  这是一个高度危险的职业! 书友群:651835345(已经升级可以加入),全订群(需粉丝值4500):203976042
风三十五
日更千字
军事战争
当前位置: 军事 军事战争 归藏赤血传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