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来到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赵氏虎子在线阅读

赵氏虎子

暂无评分/0人评过

历史 / 架空历史

348.15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为报家仇,落草为寇亦可,与国为敌亦可。韬光养晦十载,一朝报仇夺国。王朝更替,就在今朝。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Billybilly.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维他奶CC.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3名:Fubuki.
    粉丝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寻唐在线阅读
李泽回到了充满暴力,血腥和动荡的末唐时代,在这个上下失矩,四分五裂,乱象丛生,有枪就是草头王的血腥时代里.他想要做的,就是找回盛唐之景象,重谱一曲盛唐之歌. 枪手新书《抚宋》已经正式开张了,恭请各位书友移步围观。
枪手1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首辅在线阅读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不,你没见过! …… 我这辈子要做什么呢? 科举当官养黛玉,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就这么简单!
清纯的橘猫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从寒门新郎开始在线阅读
【新书已开,都市类,欢迎指点,《重回九六之我的金手指是校花》】 穿越大郑浪荡儿,马上迎娶绝美孤僻文青富家女。哟,还有个情敌? 看张哲如何获取娇妻芳心,连中五元,文战六国,成就谪仙之名。 南下吴国开启货币战争,经营西北尽付金戈铁马。 当秀才时,他还替表妹找了个贫家少年郎的未婚夫。可谁知这小子竟然是老皇帝私生子的儿子。 武陵美人芳心尽付,百花园里只衷一人。 看这七国天下,唯我张信之!
武陵岛主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是赵括,人在长平在线阅读
我是赵括,正在去长平的路上; 白起张开血盆大口要把我吃掉;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书友群:830032226
山中料石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朱由检:大明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朱由检魂穿平行世界,成为崇祯皇帝,开启‘大明第一败家子’模式,登基之初,他就给自己定下十大目标——坚决不杀魏忠贤,大兴土木劳民伤财,鼓励党争任人唯亲,惰于政事沉迷酒色,加快土地兼并,穷兵黩武胡乱采购,提倡奇淫技巧不读书…… 不知不觉间,大明王朝偏离既定的历史轨迹,犹如洪水猛兽般,向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小凤炖蘑菇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汉从吹牛开始在线阅读
秦二世元年,王不饿低调的吹了个牛,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人相信了。 牛皮越吹越大,信众越来越多,王不饿坐在龙椅上满脸的忧愁,我真不想吹牛啊…… 群:389849244
末日游侠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明镇南王:开局与太子桃园结义在线阅读
在现代农业科创基地实习的张镇,竟然带着整个科创基地所在的山谷穿越到了大明弘治十八年。困于特殊空间,出不去。 太子朱厚照无意闯入,张镇以“特辣火锅下马威,啤酒一扎对瓶吹,茅台五粮漱漱口,葡萄美酒玻璃杯”独特方式,隆重接待了隐藏身份却贵气逼人、自称为朱寿朱公子的朱厚照。 席间,兵部主事王守仁闯入,三人相谈甚欢,到外面桃花灼灼的院子里指天为誓,结为异性兄弟。 张镇掐指一算,弘治快要驾崩了!于是去医务室背了个药箱,装了些抗生素、感冒药什么的。最终以阿莫西林胶囊、利巴韦林片和清开灵颗粒,仅用一个昼夜,就治好了垂死的弘治皇帝! 一时间,成了大明帝国的大功臣,风头无二! 然而,尴尬的一幕发生了!英国公张懋当殿指出,张镇乃是自己走失一年之久的儿子! 对于给人做儿子这事儿,一开始张镇是拒绝的…… 兵部上奏,小王子陈兵边境,意欲叩关……一时间钱粮成了大问题……朱厚照奏曰:儿臣推荐一人,张镇可筹得钱粮…… 坑哥哥吗? 丫的!老子哪里能弄得到粮食啊……然而皇帝信了,担子压下来了……得亏老子有个基地!那地儿传到了明朝,就是个聚宝盆啊! “小朱啊,走跟哥哥搬东西去……” ……
牧马江南n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丰碑杨门在线阅读
(新书已发《北颂》,兄弟们快来支持一波……) 大郎替主把命丧;二郎无力而阵亡;三郎马踏入泥浆;四郎失落在辽邦;五郎一怒当和尚;七郎乱箭透心凉;六郎只身见高堂……  一部《杨家将》,半部血泪史,忠臣流干血,妇孺流干泪……  21世纪宅男杨希穿越成天波杨府第七子,他该如何拯救这忠烈满门……  PS:本书架空历史爽文,非正史、非传记,遗漏不符,错误矛盾之处,尽请谅解。书友群:【火山营】195992981【盗草人】全订群:891188649
圣诞稻草人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极品帝王在线阅读
特种兵林枫,一次任务中灵魂出窍,莫名其妙地穿越了时空,附身到了一位昏庸无道的皇帝身上,成为了一位拥有见识,有文化,有手段,有能耐的“四有”新皇上。  异世争霸,群雄逐鹿。  烽火四起。  将星闪耀,惟我独尊。  收名将,独霸天下,一统江山。
兵魂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赵氏虎子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来到

  “吱——”

  八月,鲁阳县鲁阳乡侯府内的一棵树上,知了吱声作响。

  树底下,有府内的两名护卫与两名仆从,正面色紧张地仰头看着面前的大树,因为此时在这棵树上,有一位目测十岁左右的少年正在攀爬,试图亲手捕捉一只躲藏在树枝间的鸣蝉。

  这名少年,正是他们府上的二公子,鲁阳乡侯赵璟的次子,赵虞。

  “少主,别在往上了……”

  “二公子,小心,小心脚下……”

  “少主,您左手边就有一只……”

  底下的仆从与护卫们心惊胆颤地提醒着。

  “不要叫了!”

  踩在一根树枝上,树上的少年不悦地朝着底下喊道:“我要抓一只个头最大的……”

  正说着,他好似瞧见了自己满意的猎物,脸上露出几许喜悦之色,伸出右手将一只藏匿在一簇树叶中的蝉捏在手中,欢喜地叫道:“我抓到了,我抓到了……”

  话音未落,只听咔嚓一声,少年脚下的树枝应声而折,只见那少年惊呼一声,便从树上跌落下来。

  “少主!”

  “二公子!”

  底下的几名仆从与护卫们惊呼一声,奋不顾身地冲向那少年即将摔落下来的位置,手忙脚乱地将其接住。

  但少年跌落下来的惯性,还是撞地这几名仆从与护卫翻倒在地。

  “少主?”

  “二公子?”

  将自家府上的小主人平放在地,这几名仆从与护卫紧张地检查小主人的状况,生怕后者受到了什么创伤。

  而他们这位小主人,似乎是因为过度惊吓而昏厥过去了。

  见此,几名仆从与护卫面色更慌,竟相互指责起来。

  其中一名仆从面带惊慌地指着一名护卫叫道:“张季,都怪你方才不能及时接住少主!”

  那名被叫做张季的护卫闻言胸腔都快气炸了,怒声骂道:“此事难道不该怪你们这群混账么?若不是你等怂恿二公子爬树,二公子会摔下来么?”

  听到这话,那名仆从强自辩道:“少主想要抓蝉,我等伺候之人,如何敢阻拦?你等身为护卫,理当确保少主的安危,少主不慎摔下来,你们就该及时在底下接着……”

  “曹安,你这个混账!”

  那名叫做张季的护卫闻言大怒,瞪着眼珠子看向那名仆从,恨不得将对方给生吞了。

  而就在这些人相互指责之际,另一名仆从叫道:“休要再争吵了,少主似乎醒了!”

  听到这一声话,众人立刻不再争吵,皆围在那名少年跟前,紧张地看着后者眼睑微动,幽幽睁开了双目。

  “少主……”

  “二公子?”

  只见在数双眼睛紧张的注视下,那名少年缓缓睁开眼睛。

  看得出来,当少年在睁开眼睛、看到身边围着一群人时,他明显愣了一下,有些不安地环视四周。

  “少主。”

  方才叫地最凶的那名仆从,也就是那个叫做曹安的,他挤开旁人,一脸关切地问候道:“少主?少主?你没事吧?”

  “……”少年默不作声,只是神色不安地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众人,继而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脸上露出几许难以捉摸的错愕。

  见此,曹安会错了意,连忙叫道:“少主方才抓到的那只蝉呢?快找!”

  “哦哦。”其余三人如梦初醒,连忙分头寻找那只蝉,只留下曹安守在少年身边,紧张地关注着自家小主人的状况。

  片刻之后,那另一名仆从便在远处惊喜地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说着,他连忙跑回少年身边,双手捧着一只看上去颇大的蝉,呈现于少年面前。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少年在看到那只蝉后并无欢喜之色,后者只是看看那名仆从手中的蝉,又抬头看看众人,脸上露出茫然与不解之色。

  见此,曹安的脸上浮现出几许惊慌,关切地问道:“少主?少主?您……”

  喊了两声,他忽然发现自家小主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十分陌生,就仿佛瞧见陌生人似的,这让他更加惊慌:“少主,我是曹安啊……以往您跟小的关系最亲近了,您……”

  在旁,两名护卫瞧见自家小主人的状况,亦忍不住私底下议论。

  “张季,你方才不是接住二公子了么?”

  “我接住了啊……”

  “那二公子怎得……是不是撞到头了?”

  “呃……这个我方才不曾注意到……”

  而此时,曹安也听到了身背后两名护卫的小声议论,在略一思量后,遂小心翼翼地询问面前的小主人:“少主,您……您方才跌下来时,是不是撞到哪了?……小的指的是,是不是不巧撞到头了?”

  说着,他见面前的小主人脸上仍是迷茫之色,遂强撑着笑容指着旁边那棵树解释道:“少主,您还记得么?方才咱在屋内,您听到院内的蝉声,就决定要抓一只最大的……不曾想,您抓蝉时,树枝竟突然崩断……也怪张季那几人太无能,竟未能将您接住,回头定要重重惩罚他们几人……”

  他这一番话,气得张季那几名护卫对其怒目而视,但此时此刻,那两名护卫却不敢发作,毕竟他们也明显感觉事情有些严重了。

  不止是他们,事实上在场的众人都逐渐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眼前这位小主人,也不晓得是不是方才摔下来时撞到了头,亦或是收到了惊吓,竟然变得好似不认得他们了。

  “难不成真是撞到头了?”

  张季等几名护卫小声嘀咕、面面相觑,面色皆有些难看。

  比如张季,他此刻就伸手摸着自己身上的硬皮甲,琢磨着方才他伸手接住那位二公子时,二公子是不是不慎撞到了他身上的硬皮甲,毕竟方才那般慌乱,他对此也不敢保证。

  倘若果真不慎撞到了……虽说是皮甲,但一想到这身皮甲的硬度,张季与马成对视一眼,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虽说这件事并非全然都是他们的责任,但倘若这位小主人果真遭到了头创,那他们也绝对逃不开干系啊。

  而此时,曹安还在关切地询问那名少年:“少主,可能您方才跌落下来时不慎撞到了……呃,撞到了头,是故不认得小人几人了……但无论如何请您告诉我您眼下的状况?您有感觉哪里不适么?少主?少主?”

  可能是见曹安一个劲地询问,那名少年迟疑了半晌,这才轻声说道:“我……呃……我没事……”

  说罢,他略有些拘束与不安地看看四周围着他的人,见众人并无异常的反应,他这才接着说道:“我……就是有些……有些头晕,想……休息……呃,歇息一下。”

  听少年终于开口,且精神状况勉强还算不错,曹安、张季等人皆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当即众人便手忙脚乱地将少年带回后者的屋子。

  片刻之后,待少年已在屋内的床榻上躺下,曹安问道:“少主,容小的呆在屋内伺候您可好?”

  “我……我想一个人歇会……”床榻上的少年用被褥蒙着头回答道。

  听到这话,曹安欲言又止,犹豫半晌后无奈说道:“那……那好吧,少主,那您……那您便好生歇息,小的……小的与张季就在屋外守着,有什么事,您就喊我二人……”

  “嗯。”蒙在被褥中的少年应道。

  见此,曹安与张季对视一眼,二人忧心忡忡地走出了屋子。

  吱嘎一声,房门关上。

  此时,躺在床榻上的少年这才拉下蒙着头的被褥,在床榻上坐起身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看自己的双手,旋即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

  也不知嘴里嘀咕着,少年四下张望,双手东摸西摸,时而摸摸盖在身上的被褥,时而又摸摸身下床榻的雕饰,脸上露出不似十岁之龄的深思。

  旋即,少年略有些茫然地打量了几眼屋内,眼眸中露出几许无奈,以及莫名的慌乱与不安,就仿佛对眼前的一切充满了陌生与不解。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榻,赤脚踩在屋内的青石砖,悄悄走到外屋的门旁,顺着门缝张望屋外。

  从门缝处可见,那名叫做曹安的仆从与那名叫做张季的护卫,此刻确实仍站在屋外的木廊下,且时不时地仍小声争吵着,相互指责对方。

  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少年悄悄又回到内室,四下打量着屋内的摆设。

  就视线所及,屋内的摆设极具古风,青石铺砌的地面,雕刻精美的木质家具,看得少年眉头微皱,神色莫名的复杂。

  忽然,少年的目光瞥见一旁的一张壁案,只见上面摆着一头玉石雕兽,足足有成人的脑袋那么大,看上去颇具分量,也颇具价值。

  “老虎?”

  少年的嘴里首次嘀咕出声。

  但待他再次仔细观瞧后,他却又摇了摇头,因为他看到这头玉石雕兽狮兽虎躯、背披直纹,与他印象中的老虎大相庭径。

  “狻猊?”

  少年好奇地伸手抚摸着那头玉石雕兽,上辈子他家里没矿,可不曾见过如此贵重的玉雕。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屋外传来了曹安与张季二人的声音:“拜见夫人。”

  二人的声音中,带着几许慌张与不安。

  话音刚落,便有个颇具气势的女声将其打断:“行了,妾身已得知经过,对于你二人的责罚,待会再说……虍儿呢?”

  “少主正在屋内歇息……”曹安低声说道。

  听到这声音,少年赶紧快步走回床榻躺好,而就在他刚刚躺下的那会儿,只听吱嘎一声,一位身着华服的妇人推门而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