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天堂四日地狱

三日天堂四日地狱

七星传奇 著

都市
类型
2019.12.06
上架
2.8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深渊之中的求索

  有一句话,时而在我脑中回想:你以为你的人生已经在低谷了,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我躺在透析室的病床上,无聊的摆弄着手机,无论是看头条新闻,还是小视频,或者是玩会游戏,都是在想办法消磨掉这难熬的四个小时。隔壁的病床时不时的传来其它患者的咳嗽声,屋子里也时而有着别人早餐的味道,也时不时的传来体质羸弱患者的呻吟和隐约的呼噜声。

  在这些患者里,我不算是最小的,但却是病情最严重的。多年的痛风和胡乱吃药,加速了我肾脏的衰竭,凭着超强的忍耐力,一直扛到了身体扛不住为止。有的时候也幻想过,如果当时自己积极一点去看病,会不会少遭点罪?国家规定的透析时常是每周不低于12小时,所以我们这些患者就像上班一样,每隔一天都会过来透析四个小时。这样便形成了三天透析,四天休息的循环。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想,哦,这就是三日天堂四日地狱的意思吧。确实,如果从字面意思理解的话,四日天堂更合理一些,因为每次透析的时候,躺在那里不能动,眼睁睁的看着血液进入到机器,再流回来,时不时的又得忍受着各种身体的难受反应,这三天确实更接近地狱。可是,在我看来,有一种恐惧,是可以提前预知的,就是说你即将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却又躲不开的恐惧。所以,在去医院透析的前一天,在我自己看来,是无比纠结和畏惧的。

  做完了周五的透析,我疲惫的拎着床单和被褥回到了家。即使医院每天都会更换床单和被罩,但是我们这些患者们依旧不放心卫生的问题,都会自己从家带着装备去。回到家里,老母亲帮着做的饭菜还未凉透,趁着残留的一丝热气,简单的扒拉了一口,随手把碗筷往洗碗池里一扔,心里想着晚上再洗吧。胳膊上压着针眼的绷带,需要40多分钟才能解开,我点上了一支烟,看着电脑里的视频,慢慢的等待熬过这40分钟。有的人这时候会说了,你都透析了还抽烟?我确实戒过烟,只不过又复吸了,有些臭毛病,是真的很难改掉的。

  解掉绷带,拉上了窗帘,手机打开了老郭的相声,打算美美的睡一觉,这样身体还能好受一些。平时一般都能睡到下午的4点半,醒来的时候总有再世为人的感觉。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睡到了3点就醒了,身体依然疲惫,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茫然的做到了客厅里,点上了一支烟,无聊的翻着手机上的小视频,给自己找点乐子。这时候一条微信在手机的上方出现了:你的父亲今天走了。

  我心里充满了疑惑,又有点懵。我甚至还打了自己一下,看看是不是没睡醒,还在梦中。我脑中努力回忆着上一次和父亲通话,也就是十几天前,还是父亲不小心拨过来的,我喂了半天,他只是急忙的说了句不小心拨过来的,没啥事。难不成,这成了我们父子间的最后一次通话?我仔细的看看了发这条微信的名字,确实是父亲现在的妻子,我疑惑的发了条消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对方没有说别的,给我发过来了一张图片,是父亲手写的遗书,字体凌乱,但是语言逻辑很清晰。大概内容就是,父亲走之前贫困潦倒,唯一的房产留给了现在的妻儿,我和别的亲戚没有任何权利干预和继承。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意愿,没有任何人强迫。

  看完遗书,我的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大脑飞快的运转着。第一反应,这像老爷子办的事儿,可是老爷子是怎么走的呢,遗书里并没有写的很清楚啊,会不会是现在的妻儿迫害的?法治社会了,不应该啊。微信里对方也没说清楚,只是让我尽快去,按常理说,老爷子走之前怎么不得通个话吗。想到这里,我赶忙发了条消息问对方,为什么走之前没给我打个电话?对方告诉我,前天打过,但是我没有接。我反复的翻看通话记录,除了一个被标记的三千多次的诈骗电话,什么都没有啊。我思前想后,告诉对方,我会尽快过去,在我去之前,请不要火化我父亲的遗体,让我见最后一面。

  父亲九年前卖掉了企业之后,便领着小老婆回老家去了,投资了百十来万和老家的亲戚合伙开了一个小工厂。结果生产能力和销售都不好,父亲连累加上火,得了肝硬化。当年的端午节,我和家里人刚吃过饭,便接到了父亲小媳妇的电话,告诉我父亲已经不行了,在首都的302医院。我连夜坐了长途大客赶到了首都,几经辗转找到了医院。到了医院门口,父亲的小媳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我带了进去。看到父亲的那一刻,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整个人黑瘦黑瘦的,大概是瘦了40多斤。从主治医生口中得知,父亲的病情比较严重,急需换肝。可问题是,并没有肝源。后来老家的亲戚们都过来看我的父亲,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讨论争夺遗产的问题。大概只有我,还在思考肝源如何才能弄到。后来经过复杂的关系,我帮父亲弄到了肝源,成功的把父亲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父亲一切安好,可老家的亲戚们和他的小媳妇,却再也没有人搭理我。我知道当时我触犯了什么,可是身为一个儿子,我做了我必须做的事情。父亲康复的两年后,小媳妇跟他离婚了,不是净身出户。再后来,父亲又成了家,对方就是告知我父亲走了的那个人,再次成家之后,父亲变得亲情淡薄,无论是和亲戚们,还是和我,都极少联系了。所以父亲的离世,我的情绪茫然而稳定,在我心里,父亲换肝之前,仿佛就走了。而我的眼泪,也在那一年流干了。大概在前年,父亲告诉我他由于长期吃排异药没有做检查,肾脏衰竭,开始透析。而我,是父亲透析的第二年,病发的。父子同时透析,也算不常见的组合吧。

  我甚至一度的怀疑,是我家祖坟出了问题。

  尽管我对老家的亲戚没什么好感,还是在第一时间把父亲的遗书发到了家族群里。在这个群里,我几年来头一次说话,第一次说话没想到就是我父亲离世的消息,我当初留在群里,也是怕父亲突然走了,没人通知我。回头想想,极是讽刺。

  随后的半个小时,我的电话像炸了锅,一个接着一个,所有的亲戚几乎都打过来问怎么回事。我只能回答说,我也不清楚,跟几位长辈剪短的交谈之后,我便通知了母亲。母亲知道了这个消息,语气略感悲伤,先是告诉我千万不要上火,因为我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上火反而会加重病情,然后母亲喃喃的说到,怪不得最近总是梦到你父亲,看来人真的是有感应的。听完母亲说完这话,我突然发觉自己最近也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有的时候熬夜到两三点才能睡下。

  简短的商量之后,我赶紧预定了晚上的机票,家里人也帮我联系了去机场的出租车。我所在的城市只有一个小型的军用机场,偶尔飞飞个别城市,父亲的老家没有直达的航班。所以我只能乘坐3个小时的出租车,去最近的大机场起飞。准备了一些必备的药品,带了一点食物和水,我便出发了。

  一路上,我坐在出租车里,思绪万千。不知道去了之后,几天才能处理好父亲的后事,也必须控制好这几天饮食的摄入量,因为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再正规的透析时间内赶回去。父亲的死因究竟是怎么回事,对方也一直没告诉我,家里的亲戚们会站在我这一边吗?各种各样的问题向我翻涌而来,我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不知不觉中,3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车到达了机场。付过车费之后,我便赶紧去机场内值机。不巧的事,翻遍了全身上下,也没找到身份证。好在现在机场都可以办理临时身份证明,快速的办理之后,我又赶紧办理了值机。心里想着,丢就丢了吧,回头再办个新的。如果人生能像办身份证一样,丢了可以重新办就好了。

  我给自己办理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尽管我知道天黑可能什么都看不见,但还是喜欢坐窗边。身边的乘客问了问路过的空姐,大概多久能到目的地。空姐说航程比较短,飞机爬升之后,就开始下降,大概1个多小时就能到了。

  我是很害怕坐飞机的,总觉得不安全。坐火车出什么问题,起码还有地方跑,飞机就没有办法。飞机起飞后,我没有把挡光板拉下来,外面并不是漆黑一片,远远的天边还能看到一丝落日的余晖。就在我想睡还没睡着的时候,隐约瞅着一块乌云在机身下的云层里奔跑过来。说是奔跑,是因为别的云彩几乎没动,就它自己个快速的移动,就在我发懵看着这块乌云离我的窗口越来越近的时候,一道亮光直射而来。

  眼前一片白茫茫,再睁开眼,我光着身子坐在澡盆里。

第一章 深渊之中的求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