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乾二十九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孤守塞北城池,张孝武独掌木兰卫,一万汉军不绝,则汉旗不倒,汉血不灭。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王羽坤.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麟骑儿.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公子小善.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我被迫在古代做县令在线阅读
娶一个萝莉,指腹为婚我认了。强迫我做县令,还是一个偏僻山区的县令,我不能忍了! 千里做官只为钱,为官期间征不到钱怎么办?那只好罚款好了,只要跟钱有关的我都要罚,都要去抢,先把自己的口袋装满了,哪管其他人生活! 这是一个穿越到古代的官家子弟,被迫做官发配到一个偏僻山区,靠着一切向钱看的思想发家致富......
闪电空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春秋霸途在线阅读
现代人方离穿越到“春秋大陆”,获得召唤异能,率三国群英决战春秋战国名将。  诸葛亮、周瑜、司马懿同朝为官,曹操、刘备、孙策共聚一堂,四大都督,五虎上将、五子良将并肩作战,同赴沙场。  齐楚燕韩赵魏秦数百年精英汇聚一朝,争雄天下,秦有白起、王翦,齐有管仲、孙膑,赵有李牧、廉颇,楚国更有霸王项羽助阵,各路诸侯远交近攻,征战不休……  当天下一统之时,方离才发现征程才刚刚开始,竟有更强大的敌人在暗处虎视眈眈,意欲将这个刚刚统一的大陆吞噬……
青铜剑客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汉兴在线阅读
徐世杨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  大周建兴年……  历史上有过这么一个朝代?  王朝末世,遍地胡腥。  我辈该如何选择?  小小坞堡堡主徐世杨紧握双拳:  我要用我的双手,捍卫华夏衣冠!  我要用我的双手,重振大汉之天声!
硕鼠就是我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如此多骄在线阅读
老书《红楼名侦探》业已完本。  穿越成荣府家奴怎能好高骛远?来顺决定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脱籍——然后再考虑选钗还是选黛,纳妾是四个起步,还是直接召唤神龙。。
嗷世巅锋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寻唐在线阅读
李泽回到了充满暴力,血腥和动荡的末唐时代,在这个上下失矩,四分五裂,乱象丛生,有枪就是草头王的血腥时代里.他想要做的,就是找回盛唐之景象,重谱一曲盛唐之歌. 枪手新书《抚宋》已经正式开张了,恭请各位书友移步围观。
枪手1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在线阅读
腰佩黄金已退藏,个中消息也寻常。世人欲识寒园客,只是江南读书郎。  江哲,字随云,贫寒出身,寒窗十年,终于金榜题名,进入翰林院。但无意间,江哲陷入大雍的储君之争中。面对阴谋诡计,诸多实力斗智斗势。他本想逃离这场卷席整个朝野上下的漩涡,但形势逼人,由不得他逃避。无可奈何,江哲只能随波逐流,投身朝堂争斗,用自己的智慧,为自己与身边的人,在这个险恶的世界谋一份安稳的生存空间。
随波逐流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重生大唐当奶爸在线阅读
(已有完本二百万字老书《大唐图书馆》,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大唐贞观五年,长乐公主李丽质离宫出走,皇帝遍寻全国而找不到,五年后母亲长孙皇后病危才再次回来。 于此同时,一名叫杜少清的现代人离奇穿越到唐朝,莫名其妙的成了一个书生,身边还多了一个可爱的萌萌小女儿…… 简介不长,故事却绝对精彩,质量保证,请大家放心收藏观看。
华光映雪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末世从封王开始在线阅读
【古代版末世求生】 太安二十四年,赵延洵成了大晋皇子,可却得知末世即将来临。 “末世?别闹了,古代哪来的末世!” 这个问题来不及多想,前身夺嫡失败导致他即将封王,被朝臣赶出京城就藩去。 ………… 礼乐征伐皆自吾出,唯名与器不可假人……末世降临,自当强者为尊! “皇帝姓赵,咱们王爷也姓赵,偏那黄口小儿做得皇帝,咱家王爷做不得?” “先帝曾言,异日安国家,必雍王也!” “还请殿下拨乱反正,清除逆臣,奉天靖难!” 系统在身,能臣列朝,赵延洵创造着属于自己的大时代! ………… 推荐已完本书《锦衣血途》。
飞花逐叶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兴风之花雨在线阅读
人人都喜欢美人,风沙喜欢成就美人。 路数邪门的幽诡妖女,圣洁无暇的清丽仙子,冷艳娇娆的江湖帮主,名闻天下的绝色舞姬,掌控一国的冷酷女王…… 性格迥异的美人一一现身于残酷的乱世,成为当世瞩目的焦点,肩负起不同的使命,推动天下从纷乱走向统一。 作为操纵和塑造者,风沙始终处于少有人知的幕后,历史并没有记下他的名字。 岁月的灰尘渐渐掩盖至深埋只剩一句:若见花雨,必是兴风。 郑重强调:本文很正经*3
萧风落木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汉血长歌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太乾二十九年

  圣汉帝国,太乾二十九年四月二十八,塞北荒原,土城。

  “呼呼呼——”

  “呼呼呼——”

  荒原的春风凌冽得如毛刷一般刮着人脸上,若是此时将铁甲贴在身上,不消一会儿便能将皮和甲黏住,再撕扯下来便是血肉模糊。

  几个汉军兵卒冷得受不了,便左右看了看有无军官巡视,抽空蹲在墙垛后面避避风。不一会儿,一个彪形大汉登上城墙,见那几个避风的老兵,气得三两步跑来,几个士兵吓得连忙站起身来,却被踹翻在地。

  此人是圣汉禁军青龙军团第二十七团毅字营第四阵统兵校尉王坚,他手持两个紫金锤,夹在腋下处,一双铜铃大眼环视四周。他盯着士气低落的士兵,忍不住大骂:“犬夷就在城外,尔等还不速速睁大眼睛盯着,莫非尔等愿意将项上头颅献给贼敌不成?”

  军士们哪敢说话,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心中却颇为不服,土城被异族大军围困了整整十九天,城下的尸体铺了一层又一层,便是再刚强的人,此刻也身心俱疲了,更何况二十七团只是禁军中一个临时扩编的部队,很多人一年前还是乡军或者百姓咧。

  王坚左右环视,却见士兵们依旧无动于衷面如死灰,他强忍住怒气,转身望向远处,三里之外,一片片旗帜迎风招展,一座座营帐连绵不绝,那是以乌桓人为首的异族联军的大营。王坚自然明白士兵坚守的辛苦,更知道他们的压力,毕竟任谁连日看着袍泽战死城上,援军救助无望,心里哪能坦然面对。可王坚更明白,只要稍有疏忽,土城便会被异族攻克,所以他必须对待手下严苛一些。

  “呜——呜——呜——”

  城外二里处,异族联军大营内犀牛角号乍然之间响起,不久之后,营寨中冲出来上万异族士兵。

  王坚大喊:“犬夷攻城,诸士准备接战!信卒,传令报军候大人!”

  “喏!”

  “准备接战了!”

  “接战了!”

  “接战接战……”

  汉军士兵们彼此打着招呼,架起了圆盾和矛枪,有的趁机吃了两口炊饼,就着冷水咽了下去。

  “呜呜呜呜——”

  三尺长的犀牛角号再次发出了低沉而嘹亮的号令声,这是异族进攻的命令,刹那间土城四面城前前成千上万的异族军士杀了上来。他们的军服各异,甚至武器兵刃都不同,仔细看去,就连旌旗上的文字也大不一样。

  正北方敌军主营左右都是身着皮甲身材强壮的乌桓兵,他们是此次异族联军的统领,但数万乌桓精锐却在此时按兵不动,冷着眼监督着各族仆从军的攻城。

  在十九天的围城之战中,盟主乌桓人始终不发一兵,而作为乌桓人的仆从们,包括月氏人、北夷人、龟兹人、鞑塔人、生番人、高昌人等各族仆从军队前仆后继消耗着汉军的精力与生命,土城之下尸血腥臭,不知死了几万多人。

  乌桓统兵元帅,乌桓小王兀立蹋此时正坐在牛车王座之上,一边悠闲地吃着葡萄干,一边冷血地看着仆从军与汉军打个你死我活。

  “呜——呜——呜——”

  在进攻的号角声中,仆从军之一的月氏人扛着长梯,顶着木盾冲向土城,嘴里鬼哭狼嚎地叫喊着,眼中满是决绝与疯狂,他们不知自己这次攻城,还能不能返回故乡的月亮河畔。

  负责西侧城墙防卫是的毅字营,军候丁毅,四十多岁,走起路来长胡子随风飘动,号称军中美髯公。丁毅立即带着弓兵阵队和第二阵队援军登城,王坚忙上前行礼,丁毅点头表示知道了。

  王坚站在丁毅身后,丁毅直接脱了头盔扔给亲兵,冷笑着望向城外,脱口道:“哟呵,这次居然是月氏杂种!他们已经好些日子没有主攻土城了吧,怎么今日有胆子了?话说回来,这些时日才见到他们,怪有些想念的。”

  余人轻笑起来,寒春中,军候丁毅略带卷曲的头发上冒出了腾腾“白雾”,身边的亲将们崇拜地看着军候大人冒着气儿……

  军候丁毅统领毅字营九年,美髯公豹头虎目身材魁梧,身着鱼鳞甲,身披英红大氅,手持锏槊,站在城楼上边宛如战神一般。军士们见到军候大人如此气定神闲,顿时信心十足,一个个紧握腰刀矛枪准备接战。

  信卒上前传报:“大人,犬夷尚有九百步。”

  丁毅又点了点头,一只脚踏在墙垛上,略有一些轻浮,也有一些鄙夷地笑望着远方奔杀而来的月氏人。

  左近校尉罗真蔑笑:“月氏人畸小,攀爬不上。”其他几个校尉也笑了起来,月氏人生活在西域的荒漠绿洲之中,常常同族而婚,哥哥娶妹妹,侄女嫁叔父,为中原汉人所不齿。因同族而婚,生子多天畸,因此月氏人多有以身畸取乐,戏团行走各国。

  行军录事韩忠是个有心人,进言道:“月氏人身残心毒,端地奸诈无比,且他们十日未曾主攻,这次突然由他们主攻,吾等应当更加小心才是。”

  丁毅抬起手来,下令道:“弓阵,长射!”

  “喏!”弓阵校尉领命而去。

  旋即,汉军弓手阵队放下护盾,起身挽弓,从箭壶各色箭矢中抽出一支支长箭搭在弓弦之上,随后箭簇仰角,瞄准了那些奔跑而来的月氏犬夷。丁毅看了看准备射箭的弓卒,皱起了眉头,训斥道:“尔等会用弓否?弓阵的崽子们今天没吃饭吗?给我拉满了!”

  弓阵军士们这才认真起来,随后弓阵校尉下令:“射!”

  “嗖——”

  “嗖——”

  “嗖——”

  一发发箭矢如飞火流星一般射了出去,路上的月氏战士不断倒在地上,有的爬起来继续奔跑,有的直接死在地上。他们不能回头也不敢回头,他们深知若将后背露给汉军,只怕死得更快一些。他们尽量弓着身子,用圆盾遮在头顶,但汉军弓手射技着实精妙,不断有人被射中倒在地上。

  “啊——”

  “姆妈——”

  一个月氏人被射中的大腿,随后打了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很快三只箭矢便穿透了他的胸膛。月氏人痛苦地呻吟着,哀嚎,他渴望抓住一个同伴帮助他,救一救他,可没人会停下来,他们跳过他,任由他的喊声渐渐停息。

  敌人的惨叫与呻吟并未让城墙上的汉军有丝毫动摇,别说敌人的死亡,便是身边袍泽的死亡,此时已然引不起他们任何震惊了。

  左右不过是死人,先死后死又何妨?

  汉军的弓兵站得高射的远,但数量稀少,但当异族军队靠近城下时,月氏人的弓箭手开始还击了,双方弓兵开始互射起来,不断有汉军弓兵倒下去。对射了一会儿,虽然双方皆有死伤,但汉军死一个少一个,反倒异族军队死一个补一个,弓阵校尉见状大喊:“弓阵,避箭!”

  “吼!”

  弓兵们忙蹲了下去,将盾牌罩在脑袋上,月氏人也松了一口气,觉得赢了一阵,大声嚎叫起来,更加疯狂的奔跑过来。

  月氏人鬼哭狼嚎,脚踏地面发出隆隆隆的震动,墙垛后躲避箭雨的汉卒之中,张孝武头顶着一块木板坐在地上,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箭矢如同下雨似的不断砸在木板上,他咬紧牙关顶住箭雨。他能听得见箭矢破空之声,听得见同僚袍泽的惨叫之声,更听得见自己重重呼吸的声音,他的心脏跳得极快,几乎要从嗓子眼中跳出来。

  这是张孝武穿越到此的第二战,两日前,张孝武第一次在城墙上抵挡犬夷联军中的鞑塔人攻城,险些被箭矢射杀,好在他运气不错,虽然没有杀一个敌人,却也没有被人所杀。直到今天,他才逐渐适应这个冷酷的世界和这具同名的少年身体。

  作为曾经三十四岁的某市图书馆技术科科长,一个搞系统维护的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十八岁少年,他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郁闷。

  开心在于,任何人都相遇而不可得的重生在他的身上得以实现,可郁闷在于,他现在的身份实在太过卑微,不是贵公子,不是富二代,不是才华横溢的书生,甚至连极品家丁都不是,他是——城外被数万异族大军层层包围,随时准备慷慨赴死——圣汉帝国青龙军团第二十七团毅字营第四阵队的一个普通兵卒。

  “我是不是唯一一个因为垃圾分类而穿越的人呢?”张孝武不禁唏嘘道。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