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祸事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造化大仙在线阅读

造化大仙

仙侠 / 修真文明

149.84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10-29 08:00

书籍摘要: 大仙大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造化万千。一个现代的灵魂在仙侠世界会造成怎样的风暴?现代人进入修仙世界不仅仅是为了长生,而是两种文明、两种思维碰撞所产生的火花改变整个世界,否则穿越的意义何在?QQ书友群:762885989,希望交流的可以加一下群。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流风回雪.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萧家太主.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睡小圣.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二次元飞升的强者在线阅读
穿梭而来的罗武,发现来到一处修仙的世界,他为了破碎虚空而去,开始了自己的修仙之旅。 修炼中罗武发现,他在前方世界中获得的各种能力,在这里叫做灵种,可以作为修行法则之力的基础。
武文武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凡人:我,拜师韩老魔在线阅读
林凡携带一念逍遥残缺的坊市系统意外来到凡人世界,五灵根的他如何在绚丽多彩、尔虞我诈的修仙世界立足? 拜师韩立、改变原著众人命运、入落云宗,建立天南大陆最大的商会... 别人靠炼器、炼丹、布阵赚取灵石,林凡靠师傅韩立、一念逍遥系统、垄断修仙界物资,最终飞升灵界。 ......
拉文克劳的学长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长生仙葫在线阅读
肖平被仙葫砸穿越,成为资质普通的凡人道童。 携带逆天仙葫:催熟灵药、绘制灵符、圈养灵蜂、随身空间…… 以毫无背景的山村凡童,在资源垄断、群雄竟起的修仙界杀出一条血路、升仙作祖。 苟道为王、稳健至上,杀伐狠辣果决、跑路如风似电。 ps:仙葫空间流、绿液催熟流、凡人流。
小李锋刀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凡人御兽:我从黑煞教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到凡人修仙传的世界。 开局成为一名黑煞教弟子,掉进魔窟,求解! 解锁御兽面板,貌似也改变不了三灵根资质的“刑墨”。 索性开启御兽生活,天南、乱星海、大晋,甚至整个灵界还没有我“刑墨”收伏不了的兽。 【爽文+脑洞大+剧情符合逻辑+谨慎小心不无脑+智商在线......】 (简介不知道怎么写才有吸引力。。。请看正文,谢谢支持!)
一肚子奶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家族修仙:我有无限灵石在线阅读
重生成为长川县一个破落修仙家族的小修士,林枫本以为人生会一片光明。 然而现实却狠狠打了他的脸,修仙大族的压迫,让人喘不过气来,直到十八岁的一天。 他尝试着唤醒系统,“无限提取系统”就这样出现了。 【无限提取系统】 【可提取额度:未知】 【备注:如若不还,后果自负】(非常恐怖) ps: 【家族流】,不是一人养家族 【争霸流】,会有气运之争以及王朝更替
云从生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玉虚天尊在线阅读
道之极,谓之天尊。 持昆仑至宝,传玉清衣钵,掌玉虚天宫,是为大天尊。
无极书虫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的系统报错但正常运行在线阅读
意外重生的王良,以凡人之身度过了十六年。 突然有一天,他发现了修士的存在。 也正是这一天,他家破人亡。 还是这一天,他激活了系统。 可是这系统,好像不太对劲。 【修为达到炼气初期,奖励黄阶低级法宝。】 【系统错误,正在尝试二次运行。】 【系统错误,正在尝试三次运行。】 【系统运行成功。】 【修为达到炼气初期,奖励天阶低级法宝。】 慢慢的,王良还发现,原来自己系统的报错,远不止这一个。 他亲切地称呼他们为:《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人生如戏全凭演技》…… 而突然有一天,王良眼睁睁看到,自己的系统,卡出了一个《开发者选项》的功能。
明岁十九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西游之我为唐僧在线阅读
唐三病死以后,来到一千多年前的唐朝,成了一个和尚。 既来之则安之,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就好好当和尚吧。 只是为什么,有一天会有两个和尚捧着一件袈裟一根宝杖来到长安城中,说寻有缘者得之。 难道这是西游的世界吗?那么,不当唐僧,岂不是对不起自己看了三遍的西游记!
飞翔的大鲲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为龙之道在线阅读
(起点三组签约作品)  当洪荒早已破碎,封神已经完结;  来自未来的灵魂,穿越到了古代一条拥有龙族血脉的灵蛇的身上,会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揭开怎样的秘密呢?他,又该如何寻找属于自己的道呢?  为什么灵脉又叫龙脉,人皇又叫真龙天子,为什么龙会成为后世的图腾,真正的龙,到底是什么?一切的一切,精彩尽在《为龙之道》  本书的书友群:111341449(欢迎加入)
君子如龙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造化大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祸事

  时值深秋,朔风怒吼,天地苍茫。慈姑县城东十里外一处破庙中,穿越者兼流浪儿童陈天仰天长叹:“肚子饿真他妈的难受!”还未说完,咕咕咕咕咕,肚皮长叫了一阵,最后一声还转了一个音,成了第三声结束。

  穿越至今已有3个月,陈天也慢慢进入了角色,此时的身体只有6岁大不说,还没爹没妈,跟着县城里的乞丐头子万三骗吃骗喝,还兼职小偷、包打听、跑腿,即使这样,每天也只能混个半饱,时不时还要挨顿打。

  即使这样,今天下午跑完腿回乞丐窝,一处城里的荒宅时,远远周围民众正远远看着指指点点,咬耳朵。几个官差似模似样的站在四周,看情况不对,他马上挤进了人堆。

  陈天虽然是一个流浪儿,但是到底在现代社会生活了近30年,穿越过来两天就受不了身上散着异味的破衣烂衫,跑到城外小河边狠狠洗了几遍,再顺了一个针线包,缝缝补补,一番收拾,看起来像一个贫寒人家的孩子。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才混到了一份跑腿的差事。这时顺势往人堆一钻,装作看热闹的,小县城的孩子都是满世界野的,也没人注意。

  只听一位大妈口沫横飞的嘀咕着内情,听了一会,才弄明白,原来万三今天偷了一个大人物:新上任的县太爷。

  县太爷姓楚,刚上任没几天,今天休沐,闲着,冬日太阳正好,想着新上任得出来探探民情,就一个人出来溜达了。结果刚到前街就被万三手下四毛盯住了,四毛盯了一会,看县太爷白白胖胖,腰间钱袋子也鼓鼓囊囊,必是肥羊,就让另一个小贼六子继续盯着,一溜烟跑回荒宅找万三。

  “三爷,三爷,有肥羊!”

  万三太阳晒着正舒服,听见声音,迎着阳光,半睁开双眼,“有肥羊?可看准了,别是假的,或是城里缙绅,到时候吃不着羊肉惹一身骚。”

  “不会”,四毛拍干瘦着胸脯说:“我在县城也混了4年了,这城里的大爷们谁我不认识,怎么敢偷他们,到时候他们一张帖子让邢捕头把我们丢进大牢,那不是吃不着兜着走嘛。”

  “那家伙面生,而且还不认识路,穿着打扮也比城里那些老爷体面多了,一看就是大地方来的,想必这等人物只是在这过路而已,摸了他我们这个冬天吃食就不用愁了。”

  万三眼睛一亮,“真的?”

  “三爷,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自己的眼光吗?我让六子盯着他,您去看一眼就明白了。”

  万三精神一震,使劲拍了四毛脑袋一巴掌,把他拍的一个趔趄,声音高了三个分贝:“四毛,今天这事办的不错,成功了爷不会少了你的,吃香喝辣不在话下。”

  四毛顾不得还没站稳,谄笑着说:“那,三爷,走着。”

  万三和四毛赶到前街时,县太爷还在前街闲逛,四毛叫来了六子问:“没出什么问题吧?肥羊惊了没?”

  “三爷、四哥,您放心,肥羊看来不熟悉这,在乱逛,没有注意。”

  万三观察了一会,果然,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老天开眼了,合该我发一笔,虽然这小子看起来非富即贵,但到底不是本地人士,我摸了他出去躲半个月,再给邢捕头一份,想必这事也就过去了。

  说着,转头吩咐四毛跟六子:“老规矩。”

  说着钻进了一条胡同中,再出来时已经绕到了县太爷的前面,迎面走去,这时,忽然传来一阵杀猪似的叫声:“来人啊,救命啊,有人抢劫啊!”

  县太爷一愣,马上朝那张望过去,万三趁机擦身而过,钱袋已经换了个个,等万三走远,四毛和六子也马上溜了。

  县太爷也没有在意这事,继续优哉游哉,等到中午到太白楼自斟自饮,饱餐一顿,付账时却傻了眼,挂在腰间的钱袋已经被换了个个了。若不是穿着富贵,差点被当做吃白食的,不得已抵了随身玉佩才脱身。一回到县衙,想到太白楼伙计那种看骗子的鄙视眼神,一股邪火直窜脑顶。

  回到衙门,不由分说,把邢捕头等一干捕快叫到二堂,还未等邢捕头等人回过神来,县太爷怒喝:“来喜、来福,去把邢捕头拖下去打10大板。”

  身后的随从来福、来喜摸不着头脑,迟疑了一下。

  “蠢材,还不快去,你们是不是也想挨打?”

  “是!”来福、来喜一震。

  赶紧跑过去把邢捕头拉到板凳上,噼噼啪啪就打开了,邢捕头也不敢吭声,忍着痛挨着。打完后,县太爷又把邢捕头叫过来问:“邢捕头,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想必小的有行差踏错的地方,请县太爷指点,小的一定改正。”

  “本县今天去走访民情,你知道遇上什么了吗?”

  “小的不知,请县太爷明示。”

  “本县的钱袋竟然被人给扒了,差点让人把本县当成吃白食的了,啊,你说你该不该挨打?”

  邢捕头一听,额头上冷汗马上就滚滚而下,本来挨打就惨白的脸色更加白,像死人一样,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小人该死,小人该死,请大人放心,小人一定把大人的钱袋找回来。”

  “今天酉时三刻前找不回来,你这捕头也就不用做了。”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听着,邢捕头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连忙行礼躬身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邢捕头虽然挨了一顿打,但一来来喜、来福下手不重,二来邢捕头炼有横练功夫,所以伤势并无大碍。县太爷估计心里也清楚,打他板子主要还是敲打他一番,也让下面的捕快不敢敷衍了事。

  出了衙门,邢捕头脸色瞬时狰狞了起来,目光择人欲噬,旁边的捕快像感觉到了什么,不自觉的落开了步子。

  一众捕快走在大街上,但都不敢问邢捕头意欲何为,互使眼色,催着队伍中的李老二去问。邢捕头不在的时候,李老二就是这伙捕快的领头人,如今看众人眼色,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问,不然的话,以后众兄弟谁还服他,他以后哪还有脸坐捕头的位子。

  “刑爷,如今该怎么办?”

  这一问,如火星落入了炸药桶中,邢捕头瞬间爆发,拿起刀鞘劈头盖脸就向李老二砸了下来:“麻痹的,李老二,你是不是等老子出丑很久了,一心就想坐这捕头的位子?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麻痹那点小算盘?啊,你会不知道怎么办?这慈姑县城有谁能无声无息偷了县太爷的钱袋?这段时间又没外来的三只手,除了万三那伙乞丐还能有谁?你不知道?你他妈诚心看老子笑话不是?”

  一边砸一边骂,李老二的惨叫声如杀猪般的响了起来:“啊,刑爷,我不敢呐,我,我,我绝对没有这心思,啊,啊,我李二是您刑爷一手栽培的,如果起了这心思,我全家死绝!啊,刑爷饶命啊!”

  众捕快怔了一会,赶紧扑上去,抱腰的抱腰,按手的按手,七嘴八舌的道:“刑爷,您息息火,息息火,有话好说。”

  “刑爷,李老二对您一向忠心耿耿,哪会有这心思。”手下七嘴八舌劝着,并不断向李老二打眼色。

  李老二还在疼痛打滚,看到眼色,马上醒神,就势跪在地上,嘭嘭的磕起了响头:“刑爷,李二我今生唯刑爷马首是瞻,如果有二心,愿天打雷劈,永不超生!”

  邢捕头冷冷的看了李老二片刻,看得李老二额头冷汗直冒,良久才淡淡的说:“起来吧,别看我今天倒了霉,但要收拾你,还是轻而易举。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个位子,将来还是你的。”

  李老二吓得膝盖一软,刚准备站起来又噗通跪下了:“刑爷,我不敢。”

  “起来吧,哭哭啼啼,像个娘们,我这位子不传给你还给谁?但是”,他话音一转,低吼着道:“我给你的你才能要,我没给你,你想要,我就整死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谢刑爷栽培,以后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您让我向左,我绝不会向右。”

  “走吧,今天万三让我吃了这么大个哑巴亏,我就要了他的命,他手下那帮贼崽子一个也不放过,得让他们吃几个月牢饭,消了大爷的气,再赶出慈姑县地界。”

  “走,今天一定要给刑爷出了这口气。”

  经过这么一出,一伙原本对邢捕头有了点小心思的捕快又服服帖帖了,浩浩荡荡的赶往了荒园。

  距荒园还有数百米处,邢捕头就吩咐李老二道:“二子,我带两个人从正门闯进去,你带人把后门、四周看住了,下手重点,别让这伙老鼠溜了。”

  “三爷,您放心吧。”说着,李老二带着人绕着荒园走去,一边走一边打手势,众捕快渐渐沿着荒园分开。

  等李老二及一众捕快把荒园基本围住,邢捕头才带着人闯进荒园,走到门口,砰的一记大脚,那扇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破门顿时四分五裂。邢捕头一声大吼:“万三,你的事犯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