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诛山河

笔诛山河

樱雪凌霜 著

玄幻
类型
2020.02.07
上架
4.88万
暂停(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平静

  第一章平静

  鸿蒙大陆,灵气已开,自太古时代有圣人开天辟地,划出山脉河流,万物生息,至今以来,恍然间万载已逝。天下大抵两分,一为妖,二为人,又经上古时期万妖作乱,有十位惊艳绝伦大能之辈涌现而出,一场恶斗,人界复安。现今人界三分,儒释道三家大能自上古之时因大道相争,各自学说皆有无数人支持,遂将人界一分为三,各自证道,至今又是万年。而故事的起源,就要从儒家圣文天下说起。

  天色正好,日头尚未及正午,阳光洒下,照在庭院之中,照在湖泊之中,也照在这石桥之上。

  石桥上,一个少年立在尽头的亭台中,手中握着一卷书卷,放在背后。看着周围泛着些许金光的湖面,却似乎有些出神。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不仅是自然的美景,也是他的志向。可这天地的景象,却被锁在这一方庭院之中,未免让人生出一丝桎梏之感。当年上古十人风华绝伦,身手通天,翱翔于天地之间,又该是怎样的一番自在风光?

  “想什么呢?看本书都能看出神去。”一声清脆的女声在身后响起,一只玉手有失斯文地狠狠排在了少年的背上,打得少年一个趔趄,才从神游天外中回归现实的他差点一个没立稳给倒栽到湖中去。好在少年反应不慢,及时稳住身形,转过头来,捡起刚才一同被拍落的书,轻轻拂去书上的尘土,看着眼前的少女,只是淡定的笑了笑。

  “笑,就知道笑,大管家要知道你抱着本书从书房窜出来只是为了看风景,不得把你......”话说到一半,少女突然词穷,憋红了小脸,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把我怎么着啊?”少年笑着问道,“打我吗?这院子里谁又能打我?大管家最多不过也就说一顿要好好读书之类的话而已。”看着眼前嬉皮笑脸言语不羁的少年,之前那超然物外的风度瞬间灰飞烟灭,好似只猕猴般,现了原形。

  “哼,大管家不打你,我帮他打你,这下你可没话说了吧?”少女嘟囔着,双手握拳,不停地向着少年身上砸去。

  少年也不在意这些,毕竟小孩子心性,谁又没有呢?眼前这少女虽然只比他小一岁,可心智比他却不知道小了多少。倒不是说少女过于幼稚,实在是少年有些过分少年老成。若不是有少女在,可能少年这稍显天真的一面也难得瞧见。照大管家的话说,这孩子就像是不会笑一样。

  少年笑着,摸了摸少女的头,“怎么样,这院子还挺大吧?你来这边好几次了,都逛完了没啊?”少女也不再一直“挥拳相向”,停下手来,眼珠子车轱辘似的转了两圈,好像是想了会儿,又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少女有些愤懑,攥着衣角,却从眼角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期待,用似乎有些生气的口气说着:“你们家院子大是大,但是好多地方我都去不了。说什么这也是禁地那也是禁地,简直整个院子都是禁地嘛,还让不让外人进去了!干脆就不要让我来这个院子好了,整这么复杂!”

  “禁地?没事没事,有本少爷在,有什么禁地去不得的?”少年笑着,“你说说今天要去哪,随便哪里都行,要是不带你去,我就是小狗。”

  少女眼中的欣喜更胜了几分,却又强压下去,低头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小声说着,“这可是你说的,说好了啊!不带我去是小狗!”

  “那还有假?”少年轻哼一声,像是赌气般地说道。

  “那就那里!我要去那里!”少女直接蹦了起来,满脸的兴奋不再掩饰,指向了早已想好的一处地点。少年顺势望去,一座九层高塔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

  “这,咳咳,我是小狗,行了吧?”看着远处耸立的高塔,少年顿时感到有些头皮发懵,乖乖啊,指个什么禁地不好,偏偏指到了这里?

  “不行!天云哥哥耍赖!”少女扯住少年的衣服来回拉扯,“天云哥哥耍赖皮,癞皮狗,不听话,小赖皮!”

  看着少女如此说着,饶是少年一副好心性,也架不住这样的说法,脸红之余,连忙轻咳了一声,咬咬牙,“不就是座破塔吗?没有问题,你天云哥带你去就是了。”

  得到同意的少女瞬间高兴得蹦蹦跳跳,也不知道这小机灵鬼暗地里算计了少年多久了。少年也是无可奈何,没办法,少女心性,不能吵不能骂。毕竟真要说起来,自己也还是个小孩子而已,怎么能把懂事听话这种东西强加到另一个小孩身上呢?

  “快去快去!”少女笑着,拉着少年的手,向前一踏,居然直接腾空而起,随风而动,带着周围的湖水翻起的浪花,直接就向着那座高塔的方向飞去。

  “云家异能气转流云?”少年被带得直接一个趔趄,这次是真的摔了下去,从空中径直栽到了地上。虽然高度不算高,但是也算摔了个狗啃泥,四仰八叉,大有英名尽毁之势。

  “是啊!”少女笑着,在空中随意地停了下来,看着趴在地上的少年,伸出手去,“家里人都说我特别优秀,根骨奇佳,这么小就能领悟家族最高异能气转流云了。要不要我拉你上来啊?”

  少年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衣上的尘土,将书放进怀中。没理会少女伸过来的那只手,只是在石桥上前踏一步,刹那间,似有惊雷骤响之声自脚底传出。少年腾空而起,脚踏惊雷,电闪雷鸣,连带着正午的阳光都黯淡了几分,半点不比御风而行的少女阵势弱。

  “雷动九霄?你也不赖嘛。”少女笑着,“这可是你们乐正家最引以为傲的异能了,也被你搞定了?”

  少年骄傲地一扬头发,似乎是忘记了刚才被摔得有多狼狈,骄傲的说着:“那是,也不看看本少爷是谁?乐正家的小少爷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说到异能,一向谦虚内敛的少年难得有些傲骨。虽然少年与少女的异能也只是才入门,但这两个异能本身早就在江湖上大有名气了,作为异能中少见的腾空异能,江湖鼎鼎大名的聚仙阁异能榜上,几乎年年都有这两个异能的大名。就算是各自的家族中,能掌握这些异能的,都是凤毛麟角之辈。

  “别自恋了,快走吧!我还想多玩会儿呢。”少女笑着,猛然加速,带起一阵狂风,流云被瞬间吹散,就连空中低飞的沙鸥也被吹得七扭八歪地坠入湖中。少女没理会这些,径直向高塔飞去。

  “欸!等等我!就你一个人去的话是不行的!”少年看着加速飞行的少女,满头大汗,急忙催动异能,电光大盛,飞速地追赶上去。

  倒不是少年不愿意带少女去那座高塔,实在是少年自己也没去过。作为乐正家族的少家主,乐正天云自然是无处不能往,可唯独那座高塔,一向和善的老管家谈起来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死活不让少年去,一口咬定必须等到少年成年之后才能踏入。

  “哼,怕什么,反正我现在都已经十五岁了,过不了几年就该成年了,这都不让我进去,简直是没天理了。”少年心中想着,异能雷动九霄也已经被少年催动到极致,少年的身影飞速穿云而行,竟是拖出一道道残影。

  “无聊,被你追上了。”少女回头,见到近在咫尺的少年,瞬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没了拼比心。毕竟气转流云的御风速度本就没有雷动九霄的速度快。

  少年一笑,也放满了速度。之前还若隐若现的高塔,此时却已经近在眼前,云海之上,一座云桥横跨两侧,一头接着高塔,一头接着庭院。原本看不真切令人如坠云雾的高塔此时也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红墙黄瓦,整整九层直入云霄,阳光照耀在高塔之上,折射出一片片宛如龙鳞的金色光斑。再加上被人以大术法拉扯而来的云海,整个塔竟是立于云海之上,塔顶更是穿苍穹之云而出,豪气顿生。九层八角通天塔,塔顶更是有一颗大如人身的夜明珠,通体透亮,当属南海蛟珠之属。要知道这里可是在大陆王朝皇城之内,敢在皇城之中用红墙黄瓦更是直接修出九五至尊之数的,除了这座塔恐怕也找不出第二家来了。

  之所以如此嚣张,倒不是乐正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而是这座塔本来就是大陆王朝开国皇帝亲笔批示同意建造的,更为难得的是,此塔落成之时,三道祖师皆在现场见证。高塔富丽堂皇,以朱砂做墙,瓦片鎏金,更以螭龙之首作为装饰,大摇大摆地顶替了塔檐脊上原本第一的骑凤仙人的位置。按圣文天下律法,瑞兽数目不得过十,切数量都有严格的等级划分,可此塔似乎并不考虑此等问题,螭龙一龙独占塔檐,却比圣文天下儒家圣院的十瑞兽之和的长度还要长出些许。螭龙口含明珠,龙首向天而吟,奢华至极,雄伟至极。

  “哇,这就是你们家的那座塔啊!好威风!”少女看着眼前的高塔,流露出羡慕的眼神。

  “这就是以老祖名字命名的苍穹塔了。诶!你别动!别过去!”少年一把扯回正要上前的少女,“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不就只有一道落雷术和一个不知名的辅助类法阵吗?有什么稀奇的,我硬抗都能扛过去。”少女看着云桥上的两个法阵,嘴上不屑地说着,却是停了下来,没再继续朝前走。

  “你再仔细看看,以你的澄明阵心,不难发现其中虚实。”少年也不拆解,反倒叫少女自己去看。因为少女拥有澄明阵心的缘故,只要是术法或者法阵,无论再复杂高深,在她的眼前就只会毫无藏身之处,甚至满是破绽。

  果然,在少女仔细看过那看似简单的阵法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连退几步,“简直丧心病狂!十方雷动!你们乐正家居然把这种圣阶大术法放在这里,是想要把整个院子,呸,把整个大陆王朝给一起毁掉吗?”

  “安啦,这个虽然确实是十方雷动,但是却只是一个精简版,不至于把整个大陆王朝给一块送去陪葬,不过秒杀云海上的飞升境大修士,还是有能耐做到的。”少年笑着,摘下怀中玉佩,放置在云桥的一边桥头的云石墩上,顿时三个阵法消失不见,而原本断开的云桥也随之合拢开来。

  “把十方雷动藏在落雷术的下方,真是好手段,同样的雷系术法,要不是我有澄明阵心,差点就给忽悠过去了。”少女仍是心有余悸,要是一般人,只看到个落雷术就闷头前冲,结果引来一道十方雷动,直接就能灰飞烟灭。“不对,就算是我有澄明阵心,一开始也仍是被瞒了过去,这不对劲啊!一定是那个不知名的法阵干扰了我的判断,你说说,那个法阵是什么?居然把我都骗过去了!”

  少年红着脸,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那个啊,是我研究了两年才倒腾出来的东西,作用就是完全隐藏一道术法或者阵法的气息,而且只要被隐藏的术法或者法阵品阶在仙阶以下,威力就能直接翻倍。只是这个十方雷动虽然仅仅是被精简过的一个术法,却也还是超越仙阶的存在。不是这样的话,我倒真的不介意放个百十来道法阵,这样一来就直接威力爆表,轰飞整个院子应该都不成问题。”

  “你放个百十来个法阵反倒没了隐藏的作用,你想想,就算是完全没用的法阵,放上个几百道,也足够让人心生疑惑了不是吗?”少女敲了一下少年的头,“真是个小笨蛋。”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少年苦笑着,这其中关节如此简单,怎么自己就没想到呢?“说起来,这法阵还没有名字呢,我想不出个什么好名字,你来想,怎么样?”少年指着那个阵法原先所在的方位,略有些头疼地说着,就算他饱读诗书,可起名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是把他给难住了。

  “好啊好啊!”少女一脸兴奋,“我最喜欢起名了!既然这个阵的作用是隐藏,那就叫它云隐阵好了!”

  “又不是你们云家的东西,叫什么云隐阵啊。”少年有些无语,感情这是来抢这个阵法的归属权来了?

  “哼,有本事你把你自己名字中的那个云字给去掉!”少女冷哼一声,“再说了,你早晚还不得是我们云家的人,云家和你们乐正家走得这么近,到时候你不娶个云家的大小姐我信都不信。”

  “云家大小姐,不就是香玲你吗?”少年坏笑着,“这么想我把你娶回家不是?”

  “咳咳,才不是呢!”少女脸胀得通红,万万没想到这回挖坑坑人,反过来自己也掉坑里去了,一时间竟是有种往后没法再见人了的娇羞。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啦。”少年说着,牵起少女的手,“时辰不早了,等会儿午饭不回去吃,晚饭总得回去吃的。到时候你要是还没玩够,那我就真没辙了。”

  “嗯!快点过去吧!”少女终于是正了正形象,和少年一起走过了云桥。

  刚过云桥,少年的玉佩就出现在云桥的这端,明显,桥头的云石墩上刻画有一个空间法阵,能将物件给传送过来。

  少年拿上玉佩,抬头看着眼前的高塔,扑面而来的三个大字“苍穹楼”笔走龙蛇,气势雄浑,竟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饶是乐正天云心志坚定,也差点被压垮掉,赶紧抱元守一,平复心神,这才勉强抗住这巨大的心灵震慑。

  “好厉害的书法!此中银钩铁画,棱角分明,大有法度森严,行事分明的意味!”那边,少女同样才从震慑中摆脱出来,不由得对这座高塔肃然起敬,果然以上古十人之首命名的塔,就是要厉害得多!

  “先进塔吧。塔里一定有书看。”少年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书,“这本看完了,我要看下一本了。”

  “哼,书有什么好看的,死气沉沉。”少女明显对书很不感冒,“要是塔里有什么好玩的阵法,那就太好了!”

  守卫苍穹塔的是乐正家族中德高望重的一位老人,名唤乐正律纭,看到是天云和香玲来这座塔,也是笑了笑,他和管家那个死心眼不同,他向来认为,有些东西,只有自己去看了,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该怎么努力。因此,他对天云和香玲想进苍穹塔的想法并没有横加阻拦,只是笑着立在一边,笑着对少年少女说,“我会在一边观测塔内情况的。遇到什么危险的时候,我会及时出手的。但是,仅限于威胁到你们的生命的时候,其他的困难你们需要自己去面对。”

  “我们有信心。”乐正天云紧握着拳,坚定的说道。

  “嗯。”云香玲也坚定回应道。

  颤颤巍巍之中,苍穹塔封闭许久的大门被两只略显稚嫩的手缓缓地推开了,塔门后,等待少年少女的命运,无人可以知晓。

  山河崩溃,庙堂坍塌,星辰陨落,四海变色。就算再回首时,知晓这些,也一定会,推开那扇门吧。不走下去,谁会知道前路呢?塔尖处的光辉仍然闪动着,可就算再强的光,也照不开迷茫的雾,更照不透一颗心。

  

樱雪凌霜说
今天起就要真正好好写自己的书了,再没有前人可以依托了,试着写出点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别人的东西。

第一章 平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