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凋零夜话

凋零夜话在线阅读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悬疑·诡秘悬疑·32.36万字

暂停 | 更新时间 2020-04-15 23:24

人的一生,要走很多的路,终有一日会迎来自己的终点。但……段续踏上了一条永无止境的路,除了死亡,没有终点。每一次的停靠,都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书友群(708835422)欢迎加入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寻常…异常

  “哥!吹风机在哪儿?”

  段小灵的声音刺透墙壁穿了过来。

  “问问问,整天就知道问你哥!你哥今天去大学报了到,看你以后还能问谁!”

  魏萍一边给段续收拾东西,一边没好气地吼了段小灵两句。

  “咚咚咚……”

  段小灵光着脚把木地板踩得响个不停。

  “哐——”

  段续卧室的房门被推开,一个初中模样,相貌平平的女孩头发湿淋淋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

  “你今天就走?今天不是才八月二十七号吗?大学报到不是九月一号吗?”

  客厅里,拿着报纸的段国平微微动了动身子,似乎有些不自在。

  段续闻言,把目光从窗外那下了一夜的雨身上收了回来,看向了段小灵。

  “吹风机在你房间书桌底下,先去吹干头发,别感冒了。”

  “哥!”段小灵眼眶立刻就红了,“你为什么不早说今天要走,你烦死了!”

  段续笑了笑,目光再次投向窗外的雨,低声说道:“早走晚走,都是要走的,先去业城,熟悉一下未来四年的生活环境也不错……”

  “业城……为什么是业城!以你的成绩,风都本地最好的大学完全能去,为什么非要去什么业城医科大学?”

  段小灵这句话以近乎撒泼般的口吻喊了出来,段续未曾有什么反应,倒是段小灵的父母,段国平和魏萍二人动作僵了僵。

  业城,为什么是业城……

  脑子里回荡着段小灵的疑问,但段续却一句也不能解释。

  “别堵在门口,快去把头发吹干,外面风大雨大的,天气转凉,一会儿真感冒了。”魏萍放下了手上的衣物,走向门口推走了不依不饶的段小灵。

  “咔——”

  段小灵卧室的房门被她关上了。

  卧室里的段续,客厅沙发上的段国平,以及……站在门口略有些手足无措的魏萍,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段续默默地收拾着东西,他的动作很快,其实,若不是魏萍非要将一件件本已折好的衣服翻来覆去地折上好几遍,他的行李早就该收拾好了。

  不多时,段续合上了行李箱,拖着它走出了房门。

  “小续……要走了吗?”魏萍问出这句话时,声音都在颤抖。

  “嗯。”

  段续简单的回答让她不知下一句该如何开口。

  “去吧,有什么困难给家里打电话。”

  段国平的声音从报纸后传了出来,虽然听上去沉稳平静,但和往日比起来,好像又要多些什么。

  “好。”

  段续点了点头,拖着行李,走到了门口。

  段小灵在自己的卧室里发着脾气,段国平仍然没有放下手中的报纸,魏萍转过了身,身子却在微微颤抖。

  “咔——”

  房门打开了。

  湿润的空气随着楼道里的风钻进了段续的鼻腔,他深吸一口气,轻声说到:“爸,妈,谢谢你们。”

  “砰——”

  门已经合上,门前拖着行李的人也没了踪影。

  “唉……”

  段国平放下了报纸,喃喃道:“小续果然知道了……”

  魏萍走向沙发,缓缓坐在段国平身边,眼眶有些发红:“我们一直在瞒着他,他怎么会……”

  “瞒?”段国平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从他选择业城医科大学那一刻起,我就明白,我们一直没瞒住他,他从来都知道……自己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魏萍与段国平对视一眼,起身走向了大门处。

  “谁?”

  她打开了门。

  一个年轻人拖着行李,笑着说:“妈,我忘了拿伞。”

  魏萍的泪水夺眶而出,连忙去取伞递给段续。

  段续没有接过伞,反而松开了手中的行李箱,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魏萍,低声说道:“我会回来的,放心,妈。”

  “好,好……”魏萍含糊不清地应着。

  段续能感觉到,怀中母亲的身体颤抖得厉害。

  她头上的白发,这些年也越来越多了……

  “咔——”

  门轻轻关上了,这一次,魏萍和段国平知道,段续是真的走了。

  但他们的情绪却不像之前那样忐忑担忧,因为这次他们知道,段续会回来的。

  ……

  段国平猜得没错,段续很早就知道,自己并不是段家的孩子。

  这一点,倒不是因为段续有多敏锐,而是他发现,自己越长大,越是和父母长得不像。

  而且……段小灵,段国平,魏萍一家三口,都是单眼皮,唯独自己是双眼皮,就几乎是板上钉钉了,想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意识到这一点后,随着自己的长大,段续的脑海里总是会出现一些莫名的画面,也许是年幼时的记忆?

  经过调查,段续确认了那些画面中的景象,属于业城。

  那是一个相距风都很远的城市,乘坐列车需要两天的时间。

  其实,段续对自己身世并不怎么感兴趣。

  他很喜欢段家,也早已把段家人当成了自己真正的亲人。

  但……十六岁后,他就一直在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

  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年纪要大些,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一座坟墓前静静地看着他。

  诡异,离奇,怪诞,无法解释的梦让段续意识到,也许……自己该去那个地方走上一趟。

  就这样,带着些许对业城的莫名期待,段续来到了风都火车南站。

  雨还没停,也许是因为这场大雨,火车站内很难看到一个人影。

  这种暴雨倾盆的天气,一般没人会选择出行。

  段续取出了身份证,走向了自动取票机。

  黑色的屏幕倒映着他的形象。

  白色的衬衣,黑色的牛仔裤,头发不算长,在风雨中有些凌乱,一张脸谈不上阳刚,也够不着阴柔,只是脸上的神情过于平静,平静得……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神情。

  段续将身份证放了上去。

  【扫描已完成……】

  【正在出票……】

  他静静地等着,然而,这台机器一直停在正在出票的界面,半天没有动静。

  卡了吗?

  段续拿起身份证,正想再试一次。

  “滋……”

  一张车票缓缓自出票口钻了出来。

  段续目光一凝,这车票……

  他将车票拿了起来,接触后的触感,让段续心中一慌。

  它的材质……摸上去像是皮肉。

  在触碰到的瞬间,段续甚至以为自己接触到了人的皮肤。

  而且,这张车票的整体造型也很奇怪。

  正反两面都呈黑色,正面画着一个死气森森的灰色骷髅头,骷髅头下方写着一个数字,9。

  车票的反面,写着段续的名字。

  其他信息则是完全没有。

  这算什么?

  拿着这张“车票”,段续左右看了一眼。

  愚人节的玩笑?

  雨越下越大了,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段续还是拿着这张“车票”走进了候车大厅。

  尽管已经猜到今天火车站的生意应该不怎么好,但段续怎么也想不到,偌大的候车厅内,竟然只有两个人。

  一男,一女。

  然而,就在段续踏入候车大厅的瞬间,厅内的广播通知突然响了起来。

  “9号列车就要进站了,请所有旅客前往9号站台上车。”

  “9号列车就要进站了,请所有旅客前往9号站台上车。”

  “9号列车就要进站了,请所有旅客前往9号站台上车。”

  ……

  进站信息一连通知了九遍,段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张车票上的9,应该就是指9号列车了吧?

  和他相同举动的,还有那一男一女,那两人也各自起了身,手上拿着和段续一模一样的车票,抬头张望站台。

  看来……应该没错了。

  三人目光交错,先后迈步朝9号站台走去。

  段续拖着行李,走在最后。

  他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错觉。

  这里能听到火车进站的声音,但不知是风声还是隧道的嘶鸣。

  那列火车开过来的声音,就像是有成千上万个人在哀嚎哭喊一般……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走在前面的一男一女似乎也有相同的感受,两人都微微撇头看了火车进站的方向一眼。

  那里的雨雾之中,一列常见的暗绿色火车缓缓开了过来。

  没什么奇特之处。

  这多多少少令三人心中的怪异与不安消除了些。

  火车缓缓地停在了站台旁,门已是开放的状态。

  “列车即将出发,请还未上车的旅客尽快上车。”

  “列车即将出发,请还未上车的旅客尽快上车。”

  “列车即将出发,请还未上车的旅客尽快上车。”

  ……

  冰冷的广播女音一遍遍在站台内回荡,也许是受它的影响,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段续三人顾不得多想,各自提着行李,一步踏上了列车。

  然而,在他们三人尽数上车之后,这列火车立刻发生了变化。

  红色的狰狞骨刺自车身悄然伸出,暗绿色的车厢逐渐蔓延开死寂的纯黑,这股黑色,一直延伸到了车头处,接着,车头的铁皮疯狂蠕动,并最终变成了一颗……狞笑的灰色骷髅头。

  “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出发,祝您旅途愉快……”

  ……

  八月二十七日,风都,火车南站。

  暴雨滂沱,雷电交加,细密的雨点疯狂砸下,溅起泛白的水箭射向四周。

  黝黑低矮的天空,时不时抽打下一条弯弯曲曲的雪白鞭子,偶尔响起一道震得玻璃微颤的巨大雷声。

  站台旁拉起了一条警戒线,线内裹着雨衣的警察正在忙碌。

  “死者,男。姓名,段续。十八岁,风都本地人,考上了业城医科大学,九月一号,也就是四天后,大一新生开学,买了今天下午两点去业城的火车票。”

  “死者,男。姓名,王予礼,二十七岁,风都本地人,摄影师,前往亡城出差,买了今天下午两点的火车票。”

  “死者,女。姓名,白非玉,二十一岁,业城人,从业城来风都旅游,买了今天下午两点的票回业城。”

  “咔——”

  相机的闪光和雷霆同时出现,一道惨白的光自天际裂开,很快就穿过重重雨帘,映在了这三具年轻的尸体上。

  段续身体扭曲地仰躺在站台旁,早已涣散的瞳孔呈灰白色,硕大的雨点拍打在他的血肉上,却赶不走他身上的蝇虫。

  它们趴在他的尸体上,进食,产卵,有的幼虫已经孵化,正在尸体腐烂的孔洞处钻进钻出。

  “附近的摄像头拍到,死者是今天下午一点到的火车站,就算是刚到火车站就遇害了,也不该腐烂成这个样子……”

  “这种程度,他遇害的时间至少已经一周了……”

  周围的议论,让老刑警的眉头越皱越紧。

  “先带回局里。”

  “是。”

  警务人员不停地忙碌着,大雨冲刷着一切。

  似乎……雨水很快就能抹除掉,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凋零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