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魏大爷登场

  蔫了,傻了,王体乾跟着皇帝来到南书房,又有点琢磨过味儿来。

  看来少年皇帝是很想娶媳妇儿呀,年轻水嫩的美女,那肯定比老菜帮子客氏更讨喜不是。

  想到这里,王体乾差点抽自己个嘴巴。多那个嘴干嘛,客巴巴就要失宠了,还巴结她?真是猪油蒙心,脑袋被驴踢了。

  朱由校在南书房里坐下,阴沉着脸吩咐道:“先把有关辽东的奏疏拿来给朕看。”

  王体乾赶忙照办,和南书房的值班太监把一大撂奏疏搬了过来。

  朱由校瞅着这厚厚一撂,不禁轻抚额头,摆手道:“念给朕听,错一个字,砍你的狗头。”

  王体乾激灵一下,赶忙应承,拿起奏疏念了起来。

  历史上说天启帝是个文盲,与魏忠贤一样大字不识。

  “诽谤,百分之百的诽谤。”朱由校对此是义愤填膺,要大声为朱木匠叫屈鸣冤。

  尽管由于政治原因,天启帝他爹就不受待见,是苦命孩子。天启帝更是在李选侍的淫威下长大,成天战战兢兢。

  但天启也只是没受过太子那样的正规教育,也就是史书所记的出阁读书。

  可出阁读书与学习是两码事,出阁读书具备的是政治意义。文官让朱由校出阁读书,并不是为他争取读书的机会,而是为他爸爸朱常洛争取太子的待遇。

  可朱由校的倒霉老爹朱常洛,只做了一个月的皇帝便蹬腿了。朱由校即位的那一年还是泰昌元年,第二年才为天启元年。

  而泰昌元年十月,内阁辅臣就制定了天启帝的学习计划,四书是从《大学》讲起,五经是从《尚书·尧典》讲起。

  如果天启帝是文盲的话,肯定不会有这样高的起点。

  所以,天启帝不可能是文盲,读书少一些倒是完全可能。

  “辽东巡抚王化贞有奏,言‘敌弃辽阳不守,河东失陷将士日夜望官军至,即执敌将以降。而西部虎墩兔、炒花咸愿助兵。敌兵守海州不过二千……”

  “兵部尚书张鹤鸣有奏:微臣以为王化贞所奏机不可失,当令王化贞急速进兵,光复海州。”

  “御史徐卿伯有奏:当令经略熊廷弼进驻广宁,蓟辽总督王象乾移镇山海,王化贞即可督军进攻。”

  “员外郎徐大化有奏:弹劾廷弼大言罩世,嫉能妒功,不去必坏辽事。”

  “兵部尚书张鹤鸣有奏:言化贞一去,毛文龙必不用命,辽人为兵者必溃,西部必解体,宜赐化贞尚方剑,专委以广宁,而撤廷弼他用。”

  ……………

  朱由校听着听着,抬手止住了王体乾,微眯眼睛,陷入了沉思。

  王化贞信心十足,奏疏上说得天花乱坠,好象一攻即胜,光复海州、辽阳不费吹灰之力。

  而朱由校却知道这根本不靠谱,王化贞在吹牛,在忽悠。

  特么的,老子可是读过《窃明》的,有学问的很,你甭想骗我。

  尽管现在的历史肯定是没有黄石,可王化贞最后丢了广宁,熊廷弼救援不及,这应该是没错的吧?

  再结合天启以前的记忆,朱由校也知道了熊廷弼和王化贞经抚不和的事情。

  因为之前的朝会中,便是争吵不断。而诋毁熊廷弼、力挺王化贞的臣僚还占多数。

  兵部尚书张鹤鸣更是偏袒王化贞,有奏必允;而熊廷弼所奏皆驳,兵部发出军令竟然不让熊廷弼知晓。

  而首辅叶向高还是王化贞的座师,也偏向于王化贞,对熊廷弼进行打压。

  当然,熊廷弼之所以不招人待见,除了身为楚党外,其实也和他的性格有关。脾气火爆,禀性刚直,心胸不宽,还喜欢骂人,骂得还贼难听。

  说白了,熊廷弼能力是有,可不善于处理和同僚之间的关系。因为一张大臭嘴,惹得人憎鬼烦。

  可不管怎样,王化贞不行,还是熊廷弼能稳住辽东局势,这就够了。

  嗯,嗯,老子读书多,你们可骗不了我。

  朱由校抿了下嘴角,吩咐道:“把以往王化贞和熊廷弼的奏疏都调出来,再把群臣或附或劾的奏疏也分类整理,今晚朕便要看。”

  “是,奴婢遵旨。”王体乾应声答道。

  朱由校搜索着已被融合的天启帝的记忆,微皱着眉头问道:“前不久是镇江大捷吧?毛文龙是如何封赏的?”

  王体乾一时语塞,虽然知道此事,可却忘了当时朝廷对毛文龙的封赏。

  “皇爷,镇江大捷后,毛文龙升为参将,赏银百两。”随着声音,魏忠贤走了进来,跪倒磕头,“奴婢叩见皇爷。”

  李进忠?魏忠贤?!

  朱由校盯着这个差一千岁就跟自己平起平坐的家伙,一时没有说话。

  说起来,这几天他不是没想过如何处置魏大爷。抛开后世对这位魏公公的捧和黑,朱由校倒觉得如何用他,更为重要。

  太监嘛,只有依靠皇权才能生存。出了宫,连谋生都难。而且,再是权势滔天,皇帝一纸诏书就可以拿下。

  正因为如此,明朝皇帝时常会重用太监。比如英宗于曹吉祥,宪宗于汪直,武宗于刘瑾,熹宗于魏忠贤。

  说白了,重用太监不过是皇帝夺回权力、清除异己的手段而已。皇帝躲在幕后,手不沾血,拿太监当刀使。

  等到目的达到,要是民怨沸腾,就把太监推出去背锅顶罪,一杀还是明君。

  况且,朱由校觉得魏忠贤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人物,与眼高手低的文官集团斗就非他不可。

  很简单,皇帝想要咬人的狗还不容易。太监可以,文官也可以。

  什么楚党、浙党、东林党,哪个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得意的,就有失意怨恨的,找出这样的人也不是很难。

  半晌没有听见少年皇帝说话,魏忠贤有些纳闷,但卑微之态做得足,他连头也不敢抬。

  朱由校终于缓缓开口道:“对镇江大捷,辽东经略和辽东巡抚,以及朝中群臣,是如何奏报的?”

  魏忠贤虽然没读过书,不识字,但记忆力极好。要是没有点过人之处,他一个文盲能在秉笔太监位置上呆得稳稳的?

第二章 魏大爷登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