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张嫣可为皇后

  朱由校皱紧了眉头,这是今天第二次听到有关客氏的事情,可见客氏在皇宫内的权势和影响。

  既然已经不是天启帝本人,朱由校对这个客氏也就没有什么感情。不过是一个乳*母,被抬举起来,竟然还指手划脚,不安本分。

  魏忠贤突然发现少年皇帝的眼中射出了冷冷的光,如同利箭冰锥刺在他的身上。他只觉得后背发凉,赶忙低头弯腰,退了几步。

  朱由校哼了一声,再度抬手,指向中间女子,向刘克敬说道:“此女可为皇后,另两名可为妃。”

  “选对喽,选对喽!”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个萌萌的声音,象是个小萝莉在拍手欢叫。

  刘克敬赶忙躬身领旨,并使眼色,让秀女们跪倒谢恩。

  “臣张嫣谢陛下隆恩。”张嫣跪拜谢恩,纵是个性严正、娴静贤淑,骤闻这天大喜讯,也不免因为惊喜而声音发颤。

  “臣王氏、段氏叩谢陛下隆恩。”另两位封为妃子的秀女也跪倒拜谢。

  朱由校嘴巴微张,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穿越后遗症,咋还有幻听了呢?可当听到新皇后跪拜报名,却是目光一闪。

  张嫣?史上有艳后之名的绝世美女,真的是她?!

  历史上的天启帝选择了张嫣,朱由校附身又同样钦定了张嫣,这算是巧得不能再巧的偶然,还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或者说是张嫣的魅力对于所有男人都一样?

  稍许的惊诧和失神过后,朱由校又平静下来。肯定是幻听,不去管它。

  张嫣嘛,被自己的狗眼看中,还是皇后,证明自己的眼睛没瞎,耳朵有点小毛病不算事儿。

  而历史上的客氏不喜张嫣,却不是嫉妒她的美貌,很可能是因为张嫣的个性,让客氏觉得是个威胁。

  朱由校抬手轻挥,示意三位跃上枝头变凤凰的秀女退下。他眼角微瞟,观察了一下魏忠贤的神情。

  魏忠贤虽未受到斥责,但从天启帝的眼神中却觉察出了危险的味道。

  这很突然,也很反常,他虽然猜测不出原因所在,却不敢再胡乱开口,赶忙摆出低眉顺眼的模样。

  客氏不喜张嫣,确实是担心依张嫣的禀性,得到皇后的地位后,可能会对她在宫内的地位构成威胁。

  但客氏与魏忠贤一样,是依靠着天启帝的宠幸和照顾,才能在宫内横行。如果天启帝翻脸,或是没有了天启帝,那他们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老魏很乖,很识时务,装孙子最是拿手,更不敢再提什么有关“奉圣夫人”的半个字。

  朱由校没有马上处置魏忠贤,因为对用不用魏大爷还没做最后的决定。

  是用现成的魏老狗咬人,还是再物色一条恶犬,这不是马上就能做出的判断。

  当然,历史上的皇帝赤膊上阵,与臣子争锋、排除异己的不是没有,但却很少。两汉用酷吏,武则天篡唐后先后任用来俊臣、周兴等效仿之。

  到了明朝,朱八八设立锦衣卫,朱棣建东厂,宪宗设西厂,以监视和威慑官员,宦官的权势由此大幅提升。

  因为宦官算是皇帝最亲近的人,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和你距离最近的人,才可能让你感到信任。

  而且,因为明朝的政治制度,太监离开了皇帝,是没有任何机会的。如汪直、刘瑾之流,再权势滔天,皇帝一个诏书,甚至是一句话就能结果了他们。

  正因为太监对皇帝来说既是距离最近的人,又不用担心他们威胁到自己的龙椅,想用就用,想弃就弃,哪里还有用起来这么方便的打手或是抹布?

  所以,明朝的宦官专权,实际上是皇帝想夺回权力的工具,与前朝的酷吏是一样的性质。

  而朱由校虽算不上对明朝历史了如指掌,但大概的发展脉络,以及重大事件,他还是知道的。

  况且,他是承继了天启皇帝的记忆,对朝堂上文臣的德性也是比较了解。

  天启元年,正是由于姚宗文、冯三元等人的弹颏,已使辽东稳定下来的熊廷弼去职,换上了东林党人袁应泰。

  然后,就在这一年里,辽东重镇沈阳、辽东首府辽阳相继失陷,袁应泰畏罪自杀,辽河以东全部沦为东虏所有。

  惨败之后,朝廷里的大臣们又想起了大臭嘴熊廷弼。于是,天启帝又下达诏书从家里起用熊廷弼,并且应群臣建议,提拔王化贞为巡抚。

  可形势稍微稳定,围绕着熊廷弼和王化贞的不和,大臣们又吵闹互喷起来。

  谁都清楚,经略、巡抚两人不和,一定会坏了边防的大事。可大臣们的奏章天天讨论此事,却没有一个定论。

  王化贞有兵部尚书张鹤鸣支持,又是首辅叶向高的弟子,东林党的重要成员,为其摇谢呐喊的势力很强大。

  朱由校沉吟半晌,开口说道:“宣谕内阁群臣和六部主官,于文华殿晚朝。”

  明朝的时候,不仅有早朝,还有午朝、晚朝。但到了中后期,基本上流于形式。

  原因很简单,皇帝干不过文官集团,要不回自己作为统治者的行政权力,就只好逐渐的退居深宫,做最高的决议人。

  流于形式不等于做废,朱由校要在文华殿午朝,也不算违反规矩,只是很突然。

  “老奴遵旨。”魏大爷应得痛快,腿脚也麻利。

  朱由校暂时收回纷杂的思绪,也包括砍掉魏大爷脑袋的想法。

  这个奴才看起来挺好用,如果那些文官还是和以前一样,喊着高尚的口号,做着不那么高尚的事情,朱由校就关门放魏大爷,这可是个大杀器。

  一个文盲太监,为什么能把强大的文官集团斗垮,把东林党压得死死的,并不是因为魏大爷有多么高明的政治手腕,而是因为他是个无赖。

  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满腹文章、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地说上三天不重样儿的文官,遇到大无赖魏忠贤,再有学识,也是白扯。

  一物降一物,跟文官们辩论,掰扯道理,没吊用,你也说不过他们。

  

第四章 张嫣可为皇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