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问询帝师

  朱由校已存了赶客氏出宫的心思,但在表面上还虚应故事。冷淡是有,但厌恶之情却没有显露出来。

  要说客氏,姿色是有,堪称妖媚。对于缺乏母爱的天启帝来说,年纪大反倒成了优势,成了他喜欢的优点。

  但朱由校却不为所动,辣么多美女等着自己呢,非要啃这个老菜帮子?

  别说刚刚指定的皇后和妃子了,就是身旁随处可见的宫女,也都模样周正。只要自己愿意,上了便是。

  朱由校吃饱喝足,看着还腻在身旁的客氏,心里这个烦哪!

  皇后已经立了,意味着后宫已经有主,肯定会有大臣上奏谏言,遣客氏出外。嗯,自己也好顺水推舟,将这个老妖精送出去,省得再来碍眼。

  朱由校思议已定,又敷衍了几句,便借口要休息一会儿,打发走了客氏,并屏退了宫人。

  这个小东西是来干嘛的?

  室内安静下来,朱由校开始琢磨研究吃了御厨做的鱼,正懒洋洋地趴在桌案上的小白。

  临清狮猫是由波斯猫与鲁西狸猫繁育而来的后代,性情温顺,毛长而柔软,雪白被毛的最为珍贵。

  小白还没长大,但“异瞳”却相当地明显。黄眼金光闪闪,蓝眼则悠远深邃,象蓝天,象大海。

  “喵呜!”小白轻柔地叫了一声,小爪爪洗了把脸,一只蓝色的眼睛半闭了起来,只剩下黄金眼与朱由校对视。

  朱由校看了半天,不明所以,又伸手摸着雪白的皮毛。除了柔软光滑,依旧没有什么激活技能的感觉。

  什么金手指,只要不是点石成金的手指,对老子来说,就没啥用。

  一个九五至尊的皇帝需要外挂吗?需要吗?需要吗?

  穿越者最大的优势不就是熟知历史走向嘛,那不就是最大的作弊器?

  尽管朱由校不是历史专业,不是熟知每个历史人物,但好歹是看过《窃明》和《明朝那些事儿》,在网络上口沫横飞的明粉呢!

  嘴角抿出一个弧度,朱由校嘿然一笑,他觉得自己悟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什么金手指、外挂、系统,想要得到,肯定会有所付出。大忽悠已经说得很清楚,他肯定想着从老子身上得到些什么。

  朱由校恍然大明白,放松地往椅中一靠,不再为什么金手指浪费脑筋。

  呵呵,别人有系统,是挂逼,老子有只猫。

  正在朱由校放松之际,魏大爷躬身而进,跪倒禀告:“皇爷,诸臣已至文华殿。”

  “嗯!”朱由校懒懒地应了一声,喝了口茶水,吩咐道:“先请孙师、袁师来。”

  为什么改了主意,因为朱由校有了新的想法。

  具体来说是两方面:一是他对明朝的体制还不太熟悉,依靠前世网上得来的信息可能有问题;其二则是他想晾晾那些朝臣,先来个下马威。

  魏大爷领命出去,时间不大,便前来禀告,孙承宗和袁可立在外候见。

  得到朱由校的首肯,两位帝师进殿,跪倒拜见。

  “两位爱卿免礼。”朱由校向上抬了抬手,又补充道:“赐坐。”

  “微臣谢万岁隆恩。”孙承宗和袁可立谢恩后,恭谨地坐在宫人拿来的绣墩上。

  宫中规矩森严,皇上赐座也有定制,可不会是什么靠背椅,而是绣墩。

  晚明文震亨的《长物志》上记载:“宫中有绣墩,形如小鼓,四角流垂苏者,亦精雅可用。”

  就是这小绣墩,两位帝师也没有坐实,半签着屁股。

  尽管有天启帝的记忆,朱由校对孙承宗的相貌也是暗暗称奇。

  这脸相长得粗豪,连鬓胡子很浓很重,说是张飞,或者李逵,也有人信。

  相比之下,袁可立的形象倒是文绉绉的,正是明朝文官的主流。

  朱由校命宫人奉上茶水,才缓缓开口说道:“朕今日批阅奏折,为辽事而忧心;经抚不和,恐成祸事。”

  辽东经略熊廷弼和辽东巡抚王化贞的不和,已经有数月之久,朝中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此时皇帝开口询问,孙承宗和袁可立都有些讶异,但转而又很欣慰。

  陛下虽年幼,已经开始关心军国大事,好事儿啊!

  孙承宗稍一沉吟,拱手道:“陛下睿智英明,将相不和,战事堪忧。内阁数有议论,尚未有定。”

  袁可立拱手道:“臣在京师,不悉辽事。经抚各有言论,臣不敢定其真伪。”

  还是得自己先定下调子,两位帝师才能畅所欲言啊!

  朱由校对两位帝师的谨慎言语并不为忤,他们不知道历史的发展,对于辽东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当然不敢确定能、王二人谁对谁错。

  “王化贞素不习兵,轻视大敌,好谩语。”低沉的话语从少年皇帝口中缓缓流出,“熊廷弼三方布置之策,朕以为极好。”

  孙承宗和袁可立互视,显露出惊奇之色。

  朱由校还在继续说道:“年前辽东重镇沈阳、辽东首府辽阳相继失陷,辽河以东尽沦为东虏所有,群臣汹汹,上奏起用熊廷弼拯救危局。然现熊廷弼虽为辽东经略,却手中无兵、徒有其名,岂能得以施展?”

  萨尔浒之战后,辽东军事形势急转直下,由攻势变成了守势,由优势转成了劣势。

  如何收拾辽东残局,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此时,宅在老家多年的熊廷弼,才被人想起来。

  熊廷弼临危受命,飞速赶到辽地,察看地理形势,招集流民,修整防守战具,分派兵马驻扎,使军心民心重新稳定下来。

  形势稍为稳定,东林党立刻又欢实起来,姚宗文、冯三元、御史顾慥等先后弹劾,什么无谋,什么欺君,终于迫使熊廷弼辞职,换上了自己的同志袁应泰。

  然后,在天启元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沈阳、辽阳相继失陷,袁应泰畏罪自杀,辽河以东全部失守。

  此时,朝廷里大臣们又想起了廷弼。

  于是,过去弹劾熊廷弼的人加以治罪,天启帝又下达诏书从家里起用熊廷弼。这一回,东林党又趁机提拔王化贞为巡抚。

  

第八章 问询帝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