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骆思恭退出御书房,天上已满是星斗。摸着颌下花白的胡须,骆思恭边走边想,脸上露出几分苦笑。

  虽然东厂把审讯权交出,锦衣卫的地位提高了,且皇帝看来也是很重视锦衣卫,但骆思恭并没有太多的欣慰之感。

  少年皇帝这是要搞事情啊,暗查官员的家产就是前奏。

  皇帝搞事情,锦衣卫就挨累,还要挨骂,自己这个指挥使在位四十年了,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啦,能得善终嘛?

  尽管心中有些忐忑,可骆思恭却不敢马虎,不敢敷衍皇帝。

  皇帝看似重视锦衣卫,可东厂也不是吃素的。厂公是太监,与皇帝的关系倒是更亲密,更有机会进言。

  这就是平衡和制约,互相监视、牵制,骆思恭对此并不陌生,从古至今,皇家惯用手段而已。

  当然,对少年皇帝的举措,骆思恭也明白他的目的。

  作为皇帝,身在皇宫这一片小天地,最恨的就是有人欺骗自己,可被人欺骗的时候也是最多。

  所以,皇帝需要耳聪目明,需要消息灵通,这就离不开厂卫。

  尽管少年皇帝的言语还有些稚嫩,办法还有待完善,但骆思恭却没有丝毫轻视之心。

  继位才两年,已经能思虑至此,完全可算得上聪慧睿智了。

  不提骆思恭,再回到御书房。朱由校边批奏折,一边也是思索不断。

  经过今天的廷议,朱由校要对文官势力下手了,但他需要更多的情报。

  滥杀也不是不行,就象天启帝纵容魏大爷一样。

  但朱由校觉得那很没有技术含量,抓住文官的罪名还不容易,在大明有几个官吏是靠着那点俸禄活着的?

  就说朝廷里那些喷子,调查起来,恐怕没几个屁股是干净的。谁家没个千八百亩良田,谁不与商人勾搭……

  老子可是小心眼,很记仇的。

  朱由校听着刘若愚念奏折,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写上要清算收拾的大臣的名字。

  东林党人的脑门上肯定没有标签,也肯定没有什么入党的证明之类。

  他们的宗旨是支持赞成我的就是同志,反对我的就要打倒批臭。

  朱由校也同样采取这个甄别办法,先拿熊大臭嘴和王化贞的经抚不和为突破口,挺王化贞的都划进要打击的名单之列。

  画个圈圈诅咒你,朱由校露出冷笑,看着冯三元、张修德、魏应嘉、郭巩这四个喷子,用笔圈了起来,重点打击,狠狠打击。

  太监刘若愚偷眼看了下皇帝,以为皇帝又走神儿了,不由稍微提高了下声音。

  嗯?朱由校很敏感地抬起头,瞅着刘若愚,吓得他赶忙又恢复了语调。

  要说这个刘若愚,也是个奇葩,太监中的奇葩。

  刘若愚原名刘时敏,生于明代万历十二年,南直定远人。其家世袭延庆卫指挥佥事,父亲官至辽阳协镇副总兵。

  十六岁时,刘若愚做了个怪梦,然后就自施宫刑。

  朱由校很想问问,是不是有关“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梦。

  天启初年,大太监李永贞任司礼监秉笔,因为刘若愚擅长书法且博学多才,便派其在内直房经管文书。

  历史上,到了崇祯继位,清算阉党时,刘若愚也受牵连而入狱。

  在狱中,刘若愚悟了,效太史公著书,写成记述宫中见闻的明代杂史《酌中志》。

  著书的同时,刘若愚进行说理申冤以自明,终于被开释,重见天日。

  从玄幻到励志,朱由校觉得刘若愚这家伙太特么有意思了。

  ………………

  太阳高高升起,慷慨地把光撒向大地。紫禁城也沐浴在这灿烂的阳光里,高大威严中显出了几分暖意。

  朱由校又没上早朝,打着呵欠起床洗漱,还没等早膳端上来,小太监就禀报,魏公公已经在外跪了半个时辰。

  只是点了下头,朱由校并没有着急传召,直等到早膳上桌,喝了两口热粥,才让魏大爷进来。

  魏大爷是个聪明识相的,更清楚昨晚差一点就掉了脑袋。尽管危机已过,还升任东厂厂督,也知道该何去何从。

  客氏已经彻底失宠,因为狠毒已被皇爷抛弃,自己也要远离,才能保得平安。

  至于东厂督公,那是皇爷看自己还有用,但却绝对不是非己不可。

  有了重新定位和大致的想法,魏公公早早来到皇帝寢宫,跪地等候。

  朱由校对此并不意外,要是魏大爷赴任厂督前连向自己请示机宜都不懂,那这个厂督也别做了。

  魏大爷进殿之后便双膝跪倒,磕头参拜。

  朱由校不紧不慢地吃着饭,淡淡地说道:“起来吧!”

  “奴婢谢皇爷隆恩。”魏大爷站起,躬身肃立。

  朱由校放下筷子,看似很随意地问道:“魏大伴去过东厂吧,给朕说说那里是什么样子?”

  在明朝,皇帝称呼太监为大伴,是表示亲近。魏大爷立时有受宠若惊之感,稍一思索,便开口讲述起来。

  “回皇爷,一入东厂大堂,便是岳王的画像,堂前还有一座牌坊,上面刻着‘流芳百世’……”

  哦,少年皇帝发出声音,也打断了魏大爷的讲述。

  “不知这挂岳王画像是什么意思?”朱由校目光一闪,望向了魏大爷。

  魏大爷恭谨地答道:“回皇爷,悬挂岳王画像,是提醒东厂诸人要有忠义之心,办案毋枉毋纵。”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魏大伴既是知道,朕便放心了。好好办差,朕不会亏待你的。”

  魏大爷扑通跪倒,边叩头边赌咒发誓道:“奴婢一定忠心耿耿,实心任事,请皇爷放心。”

  朱由校缓缓说道:“朕已交代了骆思恭,让他给你挑选精兵强将。厂卫一体,你二人要精诚合作,为朕分忧。”

  不等魏大爷再磕头表忠心,朱由校已经抬了抬手,说道:“行了,朕不听你的保证,只看你的行动。去见见骆思恭,好好商议一下,尽快开始公务吧!”

  “是,奴婢遵旨。”魏大爷又磕了两个头,才爬起来躬身退出。

  磨刀霍霍向猪羊!

  朱由校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就让那些喷子再痛快些时日吧!魏老狗已经放出,你们自求多福。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