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中旨宣召孙得功

  “喵呜!”小白叫了一声,好象在提醒侍膳的宫人注意,小爪爪轻轻点了点盘子边。

  朱由校嗤笑一声,点了点头,宫人马上挟了两块暴腌鸡,放在一个空盘子里。

  小白的脑袋左右转了转,又走到五丝肚丝盘前,伸爪子点了点。

  你是猫啊,吃什么鸡和肚丝?

  朱由校看了一眼只动了一筷子的那盘鱼,特意给小白做的,以为猫就爱吃鱼,看来是他孤陋寡闻了。

  小白点完菜,来到盘前,低头吃了起来,很香很有滋味的样子。

  这难道是一只披着猫咪外衣的那什么,朱由校放下了筷子,瞅着这只好看又聪明的喵星人若有所思。

  ………………

  太阳照在身上,虽是冬季,即便不能让人身生暖意,也使人心情愉悦。

  可首辅叶向高捧着几本奏折来到乾清宫,这一路上却有些心情沉重。

  原因很简单,少年皇帝下了中旨,直到内阁,宣辽东巡抚王化贞的中军游击孙得功进京觐见。

  除了宣召孙得功,还有熊廷弼手下的军前赞画、职方主事洪敷教。

  在阁臣看来,少年皇帝撤换王化贞不成,派兵部堂官和主事去辽东也被否决,只能退而求其次,分别宣召经抚的亲信来京问询。

  至于中军游击孙得功,职方主事洪敷教,都是官卑职小,宣召入京算不得什么,影响不到辽东的大事。

  既然如此,阁臣们觉得就给少年皇帝个面子好了。昨日午朝,少年皇帝的不悦是显而易见的,又何必因为小事再让皇帝不痛快。

  首辅叶向高也表示同意,但却想得更深一些。

  因为这是少年皇帝即位以来少有的中旨,以前的中旨都是赏赐之类的,只是走个过场。

  而这次虽然宣召的是小官,但却涉及到辽东之事。如果少年皇帝提出这样的意见,廷议也多半会通过,但少年皇帝却没走这个程序。

  是少年皇帝心急,还是故意作出的试探,抑或是发泄心中的怨忿,叶向高并不敢确定。

  所以,叶向高想弄个清楚,得个心安。

  同时,他也想借机劝谏一下。一个是早朝,皇帝不勤勉,是要被写进史书的;另一个则是这个下中旨,不是不行,最好改变下方式。

  离着乾清宫还有段距离,猛然间便听见“轰”的一声响,吓了叶向高一大跳。

  辨了下方向,叶向高变了脸色,撩起袍子加快脚步,直奔乾清宫。

  此时的乾清宫外,朱由校正带着一群宫人,在观看奉召而来的神机营的数名官兵在表演火器。

  因是在宫中表演,神机营的官兵只带来了鸟枪、三眼铳。亲自统率他们的,则是现在大明的最高公爵——七世英国公张维贤。

  英国公张维贤掌中军都督府,执掌京营,在移宫案上出了大力,亲自抬轿将天启帝从乾清宫抬到文华殿继承皇位。

  历史上,在魏忠贤权势滔天时,也不敢拿张维贤怎么样。

  鸟枪射击完毕,朱由校不置可否,却是暗自摇头。

  英国公张维贤站在少年皇帝身旁,又给他介绍三眼铳的特点和威力。

  这个三眼铳听起来相当不错,三个铳管可轮番射击,还能够抡着当锤子砸人。

  可实际上呢,身管太短,射程可想而知;能连续发射三弹是不假,可装填起来也费时费力。

  再相比于鸟铳等火绳枪的杀伤力和精度,三眼铳这种火门枪就更是远远不如了。

  二、三十米?朱由校觉得也就那样,书上所说的五十步、八十步,你要信了就是脑袋进水。

  嗯,古人往往把有效杀伤射程和最远射程混为一谈。放个窜天猴,还能出去二三十米呢,有用吗?

  朱由校起身走过去,说道:“朕来试放几下。”便要亲自去试试这口碑很好的明军制式武器。

  男人嘛,对枪感兴趣是正常的,哪怕只是落后的火枪。就算是放炮听个响儿,也挺过瘾不是。

  再说了,朱由校不敢打鸟铳,是觉得这玩艺儿很危险,明军的火器质量问题,后世网络上可是不少。

  这三眼铳嘛,很粗重,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陛下万万不可!”朱由校的话音刚落,便被异口同声的惊呼所打断。

  近的是张维贤,稍远的是急跑过来的叶首辅,两人都一脸惶恐急切,忙三火四地上来阻挡。

  开玩笑呢?

  皇帝万金之躯,你让他去试放火枪,万一出点儿事——哪怕肯定不会出事儿,这也得劝阻着呀,为臣的本分嘛!

  朱由校被拦住,有些不悦,脸一沉,开口说道:“不过是放火铳,有何不可?”

  “陛下身系大明社稷,岂能轻易涉险?”叶向高喘着粗气劝阻。

  朱由校转头看向英国公张维贤,抿了抿嘴角,问道:“英国公,难道这火铳质量低劣,施放竟有生命危险?”

  这——张维贤有些无言以对。

  说火铳质量低劣,那不是贬低神机营,自己也有失职之嫌;可要拍胸脯说没问题,那又如何阻止皇帝施放?

  “陛下,这火铳由英国公携入宫中,自是精挑细选,没有问题。”叶向高赶忙躬身道:“负责演示的兵丁也是掌握熟练,就让他们演示,陛下在旁观看也是一样。”

  朱由校哼了一声,也没了兴致,转身回了宫殿。

  英国公张维贤没得到皇帝的吩咐,不敢擅自离开,又不便听叶向高上奏,便拱手说道:“阁老想必有要事上奏,某便先在偏殿等候陛下宣召。”

  叶向高还礼,说道:“国公请便。”

  “宣内阁首辅叶向高进殿。”一个太监走出殿门,尖声叫道。

  张维贤再度拱手,带着自己的手下去了偏殿。

  叶向高应召入殿,跪倒磕头,山呼万岁。

  “平身吧!”朱由校抬了抬手,淡然说道:“叶爱卿前来,有何事禀奏?”

  叶向高谢恩起身,先将两本奏折递给宫人转呈,说道:“启奏陛下,这是礼部拟定的陛下大婚的礼仪章程,以及户部的核算文书,请陛下御览批示。”

  即便是平民小户,婚嫁也是大事,总要尽可能办得风光排场。

  

第十四章 中旨宣召孙得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