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皇帝结婚也要彩礼

  皇帝大婚就更是隆重无比的典礼,且在登基前没有娶妻的皇帝,才能享受这份待遇。

  在天启帝之前,好象只有英宗和神宗举行过大婚。所以,礼部是查阅典籍,比照神宗时的流程和标准,拟定的大婚典礼。

  朱由校接过奏书,翻过看了看,心中大呼“讲究”的同时,也是叫苦不迭,娶个媳妇儿太特么麻烦了。

  皇帝嘛,大婚是极为隆重的典礼,程序自然是繁琐而复杂。

  朱由校决定不伤脑筋,便抬头看着叶向高,随口问道:“大婚典礼花费几何?”

  叶向高躬身应答,“据户部核算,需白银二百七十六万两。”

  少年皇帝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么多?他又把奏书翻开,心中疑惑,难道皇帝也要出彩礼?

  在前世,朱由校知道娶个媳妇儿不容易,很多地方的彩礼高得吓人,什么万紫千红,什么三斤三两,结次婚,等于扒层皮。

  可俺是皇帝耶,媳妇儿都是想选谁选谁,咋还这么贵嘞?

  叶向高偷眼观瞧,心中也有些忐忑。

  大婚花费二百多万两,朱由校是觉得多,很多;可比照神宗时,却还是不及的。

  要知道,明神宗朱翊钧娶皇后王喜姐的大婚,仅织造费用就花掉了九万多两白银。

  朱由校耐下性子,开始看奏书,想看看自己身为皇帝,这结婚的花销都在什么地方。

  打赏:民间嫁娶都有发喜钱的风俗,为的就是图个喜庆,民间尚且如此,皇宫里就更不可省略了。

  从纳采到亲迎,每一步都动用大量的宫女、太监及部分官员,虽说他们是当差的,算是分内之事,但这喜钱是绝对少不了的。

  聘礼:民间还收彩礼呢,皇家娶媳妇更是注重颜面,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啥的,一箱子一箱子的招摇过世,送的少了,岂不是让人家看笑话?

  宴席:皇家办酒席,那不能马虎,民间三千一桌,皇家怎么也得上万吧!光干吃干喝也不行,教坊司得来点歌舞吧,得有几个歌舞团,轮流着表演吧?

  服饰:老百姓结婚还做身新衣服呢,何况是皇帝、皇后?

  衮冕九章,冕九旒,旒九玉,金簪导,红组缨,两玉瑱……材料包括各种金丝银线、珠宝玉石,耗资巨大。

  关键是,这样的服装不止一套。迎亲的时候穿的是冕服,第二天早晨拜见太妃又换成礼服,几次折腾,花费自是不小。

  朱由校看过户部核算,把奏书合上,沉吟半晌,开口说道:“国家正值多事之秋,东虏猖獗、奢安叛乱,处处需钱。朕的大婚,便一切从俭。嗯,削减一百万两,以备东西战事。”

  现在可不只是辽东在打仗,还有西南的奢安之乱,那可是正面打九年,共花费十六年才彻底平定的战争。

  叶向高愣怔了一下,对少年皇帝能说出这话感到十分欣慰,躬身道:“陛下心忧国事,圣明之至。”

  圣明嘛?朱由校自嘲地抿了下嘴角,核算是二百多万两,实际花费呢,又有多少落进了贪官的腰包。

  “陛下,调辽东中军游击孙得功、军前赞画洪敷教的旨意,内阁已经通过。”叶向高经过铺垫,终于说到了今日前来的正题。

  朱由校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神情,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马上派人前往辽东宣旨,走八百里加急,命孙得功、洪敷教即刻进京,不得拖延。”

  这么急?叶向高有些小意外,但还是躬身应是。

  你们知道啥,洪敷教不过是个烟幕,连他是胖是瘦,老子都不知道,老子要的是孙得功。

  这家伙可是黄石的岳父,叛明投金的大汉奸。没看过《窃明》吧,不知道这事儿吧,还有孙小姐,宝宝……

  嗯哼!要是没有孙得功的反叛,广宁之败或许没那么惨,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朱由校稍微松了口气,一个眼神,旁边的宫人便奉上茶来。

  再次斟酌了下字辞,叶向高躬身再奏:“陛下,臣事皇祖八年,章奏必发臣拟。即上意所欲行,亦遣中使传谕。事有不可,臣力争,皇祖多曲听,不欲中出一旨。陛下虚怀恭己,信任辅臣,然间有宣传滋疑议。宜慎重纶音,凡事令臣等拟上。”

  朱由校眨巴眨巴眼睛,好容易听懂了叶首辅话中的意思。

  而面对少年皇帝,叶向高说得也并不隐晦复杂。

  大致的意思是:“我服务陛下的祖父八年,当时奏章都由我草拟。即使是陛下想实行它,也要派遣中使向我宣布。如有不同意的事情,我都极力争取,您的祖父也多半能听从,不会强行拟任何旨意。”

  “陛下您虚怀若谷,谦逊有礼,信任辅臣,但不免会因流言生出难以决定的争论。应当慎重地对待诏书,所有的事情都要命令我等草拟上报。”

  说白了,叶向高是劝谏皇帝。象这次调孙得功二人入京,应该事先告诉他一声。朝堂上他定然极力争取,不要急切地下中旨到内阁。

  朱由校微抿嘴角,带着几分嘲讽之意,问道:“若朕先令叶相拟奏,撤换辽东巡抚王化贞,此议能于朝堂通过?”

  叶向高低头想了想,奏道:“若王化贞有失职之处,陛下撤换责罚,朝中诸臣必无异议。”

  “王化贞不知兵。”朱由校毫不客气地说出了理由,“袁应泰亦不知兵,以致有沈阳、辽阳之败。难道非要等战败,才责罚降罪?可那时已晚,又有何用?”

  叶向高躬身道:“陛下,袁应泰死守封疆,节义较着,朝廷已追封袁应泰为兵部尚书,并隆重祭葬,并荫其子为官。”

  袁应泰因与城偕亡、杀身成仁而受到赞赏追封,他犯的错误也大而化小,不再追究。

  可朱由校要的不是能够死节的臣子,要的是能守住城、能打胜仗的官员。不吸取教训,不改正错误,一死遮百错,那又有什么用呢?

  袁应泰为什么败亡,不正是因为不懂军事,改变了之前熊廷弼的布置,且轻易收留蒙人。

  

第十五章 皇帝结婚也要彩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