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西苑试枪,冰嬉是啥?

  朱由校也知道京营积弊很重,整个大明的军队系统都需整顿,可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他再心急,也得慢慢来。

  张维贤告退,朱由校便带上宫人,前往西苑放枪玩儿。那地方偏僻,没人妨碍他。

  明代西苑是在元代太液池的基础上加以发展而成的。元代太液池只有北海和中海两部分,明代又开凿南海,于是形成了中、南、北三海。

  嘉靖十年,皇帝于南郊亲耕后,便萌生在“西苑隙地耕耨”并于“春秋二时临幸观省,然后收其所入,输之神仓”的想法。

  这样做既可知小民的疾苦,又可获得上供神明的祭物,一举两得。

  与此同时廷臣们再次提出了“皇后出郊不便”的问题。考虑到唐宋以来亲蚕礼皆设于内苑,且有太液池水可兹利用。

  于是皇帝此时下定决心“农桑并举,欲行耕籍、亲蚕之礼于西苑”。重建先蚕坛并新建土谷坛,土谷坛后改名帝社帝稷坛,而皇帝省耕省敛之所便是“无逸殿”一组建筑。

  世宗去世没有多久,穆宗便将西苑的宫殿悉数毁去。但因为无逸殿是劝农观稼之所而得以保存。

  以后的皇帝也会偶尔临幸,此时内臣宫女们便纷纷扮成农夫表演打稻收割的场景。

  万历十二年无逸殿发生了火灾被烧,灾后经与廷臣商议,该殿是皇祖欲让后世知稼轩之艰难而特意修建的,用意深远,所以决定加以修复。

  经过这次重建后,无逸殿更名为书馆,仍为内值工匠书吏所居,豳风亭更名为写法亭,但嘉靖朝时的风光已经不在。

  当然,朱由校是不太在意楼台亭阁的壮丽美观。一来是来试枪,二来也是在这宽阔的园子里散散心。

  天色晴好,房屋和园林都浸没在白色的恬静和明朗的寒意中。呼出浓浓的白气,朱由校感到分外的清爽。

  淡蓝的天空笼罩着大地,不时吹落屋顶、树顶的微细雪尘,闪烁的光点、发亮的晶体,仿佛在空中飘舞嬉戏。

  轰,轰,轰!十几米的距离,朱由校开火射击,终于有两发射中了大树。树摇枝动,更浓更多的雪块雪尘飘落弥漫。

  “中了,中了,皇爷打得真准。”王体乾喜笑颜开,马屁紧跟而上。

  嗯,现在好象还没有神枪手这个称呼。

  朱由校转了转手腕,这三眼铳还是有些后座力的。可虽然是三连发,还能当锤子砸人,他却并没相中这款武器。

  伸手招过暂留宫中的神机营军士,取过填装完弹药的鸟铳,朱由校端起来,随便找了个目标瞄准。

  扣动板机,火绳击在火门上,引药被点燃,稍顷,枪身向后一顿,铅丸激射而出。

  “又中了,又中了。”王体乾拍手大叫,“皇爷百发百中,太厉害了。”

  宫人也应声叫好,瞬间就是几十个点赞。

  我靠,你知道我瞄的是哪?

  朱由校已经观察了兵士如何装填鸟铳,只能用两个字形容“繁琐”。

  而且,这鸟铳号称“十发有八九中,即飞鸟之在林,皆可射落”,明显是吹牛。

  那鸟儿得多大,离得要多近,才能射中啊?

  朱由校猜想能打鸟的火枪应该装的是很多小铁砂,形成霰*弹的效果,小家雀啥的能蒙上几只。

  而要对敌人有杀伤力,就必须装填独弹,并加大装药量。这就意味着对鸟铳质量的严格要求,否则就很容易炸膛,造成使用者的伤亡。

  据此分析,英国公张维贤肯定拿来的是质量最棒的鸟铳,甚至装填弹药的兵士也减少了用量,以确保万无一失。

  朱由校摆弄了一会儿鸟铳,便交给了神机营的兵士。

  皇帝想用什么,想看什么,自然是最好的。但要依此作出武器质量和性能的判断,那就太天真了。

  更何况,武器再先进,也要看人的因素。就凭明军现在的精神意志和战斗力,装备比鸟铳再先进的武器,也无法取得胜利。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甲午战争,难道是清军的武器不如日军?难道是清军的兵力不够多?

  把鸟铳和三眼铳还给神机营的兵士,让宫人送他们出宫。放枪的新鲜劲儿一过,朱由校的情绪并不高。

  “皇爷可要冰嬉玩耍?”王体乾带着谄媚的笑,躬身道:“奴婢这便让人去取拖床。”

  冰嬉?是在冰上嬉戏嘛,冰刀还是滑雪板?还有这个拖床,又是什么东东?

  朱由校好奇心起,说道:“那便取来拖床,朕看看如何玩耍?”

  王体乾欣喜不已,看来这个建议很对皇帝心意,玩儿得高兴,自己又能多得几分宠信。

  客氏被逐出宫,魏大爷虽获任厂督,却已经不能常在皇爷身旁,显是失了圣眷,他代表皇爷前去问话,对此很是清楚。

  只有留在皇爷身边,才能巩固恩宠,王体乾深知这一关窍,岂能不卖力讨好献媚?

  时间不大,在王体乾的指挥和督促下,宫人们便把拖床取来,摆在了冰面上。

  嘿,这不就是爬犁,或者叫雪橇也行。

  朱由校仔细一瞅,乐了。

  拖床是以木作平板,上加交床,前面有几条绳索,几个看似强壮的太监拉着。这不就是后世北方冬季的公园里,经常招揽游人玩的雪橇嘛!

  行,咱也玩儿一把明朝的雪橇!

  朱由校笑得开心,在木板上的坐榻上坐好,几个太监在前拉,王体乾这个奴才在后面推,还陪着说笑。

  没错,这就是明代一项经典的体育运动——冰嬉。

  那位做梦割鸟儿的刘若愚在自己所著的书中记载:“阳德门外,冬至冰冻,可拉拖床,以木作平板,上加交床,一人在前引绳,可拉二、三人,行冰上如飞。”

  拉绳的太监们鞋上都绑了防滑的草绳,拉起拖床来不算太快,可也不是很慢。

  朱由校还大声提醒着别往池子深处拉,靠岸处已经冻实,绝无问题,可中间却不是很保险。

  珍惜生命,离水远点!

  朱由校可是早就有这样的觉悟,这冰嘛,也是水变成的不是,得加点小心。

  “贴着岸边拉,皇爷的谕旨没听见啊,你们这几个狗奴婢。”狗奴婢王体乾在狐假虎威。

  

第十八章 西苑试枪,冰嬉是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