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可怜的,多吃点吧!

  张裕儿在少年皇帝的注视下显得更加局促,垂下头去,不知皇爷为何如此盯着她看。

  可能真是这个苦命的女子啊,朱由校心中暗自叹惜,也为自己赶走客氏而觉得庆幸,甚至是有些骄傲。

  不是嘛,他逐走狠毒的客氏,挽救了这个花季少女。

  张裕儿不敢抬头,可却能感觉到少年皇帝的咄咄目光。十七岁的年纪,已经知道些男女之事,红晕慢慢升起,从脸庞向脖颈蔓延。

  就在她心中忐忑不安时,少年皇帝的声音响了起来,“可怜的,这盘点心赏给你吃。以后呢,也要多吃饭。”

  是说我嘛?

  张裕儿抬眼看了一下,正对上少年皇帝和熙温暖,似乎还带有几分疼惜的目光,以及轻推过来的点心盘子。

  这家伙怀的是哪咤嘛,十三个月还不生?

  朱由校看着张裕儿施礼谢恩,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

  晚睡晚起,不用去赶公交上班打卡,也不用累得够呛还挨领导训斥,他是大明皇帝,想怎样就怎样。

  早膳有了新规矩,六个菜,三荤三素,必须有道鱼,自然主要是为了白娘娘准备的,不管它爱不爱吃。

  这相对于之前的十几道菜肴的规格,已经算是节俭了。尽管朱由校还是吃不了,也没再削减。

  皇帝嘛,吃得好,住得好,穿得好,其实都不是什么问题。

  国家治理得和平安定,老百姓能吃饱穿暖,你就是再奢侈,也是明君。

  反之,你就是吃糠咽菜,衣服上补丁撂补丁,老百姓也照样造你的反。

  崇祯就是个实实在在的例子,节俭不,勤政不,可照样起义蜂拥。

  中国老百姓可是最能忍耐的,但凡能活下去,也不会揭竿而起。

  张裕儿已经是很称职的“铲屎官”,嗯,她现在手里拿的不是铲子,而是筷子,又快又好地把白娘娘点的菜挟到盘里,鱼肉也细心地剔掉刺。

  白娘娘吃得欢快,大脑袋轻晃着,两只异瞳微眯,一副吃货很满足的神情。

  这家伙的脑袋似乎是又大了,或者说是脸也行,这大脸蛋子——

  朱由校细嚼慢咽着,不时瞅一眼这个唯一能与九五至尊同桌吃饭的喵星人。

  “皇爷,少詹事兼河南道御史徐光启在外候见。”小太监进殿禀报。

  王体乾瞪了小太监一眼,躬身谄笑道:“皇爷,先让徐大人去暖阁候着,您用完早膳再召见他?”

  朱由校想了想,开口说道:“也好。”停顿了一下,他又吩咐道:“给徐大人端碗梗米粥,还有这小菜和八宝馒头也送过去。”

  “皇爷体恤臣子,英明宽仁之至。”王体乾拍着马屁,让太监把少年皇帝的赏赐送出去。

  皇帝赐食,那可是无比的荣耀,说明皇帝心中有你。看来,徐光启将得重用,王体乾马上就有了这个猜测。

  朱由校加快了进餐的速度,吃饱后漱口擦嘴,便欲起身去正殿召见徐光启。

  走了两步,朱由校又停了下来,伸手点了点桌上的玉丝肚肺,笑着对张裕儿说道:“味道不错,赏你了。其它的菜肴、饭食,你不嫌的话,想吃就吃。”

  张裕儿脸上泛起红晕,刚才确实多看了几眼,觉得很好吃的样子,没想到被皇爷看出来了。

  剩饭剩菜?不存在的。皇帝吃剩的,那也是御膳。明清时期,民间贩卖皇帝剩饭剩菜相当盛行。

  平民百姓认为,既然是皇帝吃过的东西必定沾着皇气,皇帝的口水那还叫“龙涎”呢。

  吃了这些,读书能考中状元,平头百姓能做官,做买卖也能发财。因此,在百姓眼中,这些膳食可是很珍贵滴!

  看着施礼谢恩的张裕儿,王体乾抿起嘴角,觉得这丫头也象是很得皇爷喜欢,很有前途的样子。

  朱由校来到大殿,升座之后,宫人很快便将徐光启传召而来。

  “臣徐光启拜见陛下,谢陛下赐食。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徐光启进殿后跪倒叩首。

  “徐爱卿免礼,赐座。”朱由校抬了抬手,命宫人搬来绣墩。

  徐光启谢恩之后,在绣墩上斜签着坐下。

  “徐爱卿力请用红夷大炮帮助守城,朕深以为然。”朱由校沉吟着问道:“朕还知徐爱卿博究天人,皆主于实用。除红夷大炮外,还有何富国强兵化民之策,徐爱卿尽管说来。”

  徐光启被皇帝宣召,很是有些迷惑不解。

  天启继位后,徐光启并未得到重用,他也以志不得展,两次藉病辞归。

  徐光启怀着猜测和忐忑的心情入宫,却是先得了皇帝的赐食,已是极大的荣耀和体恤。

  现在,听到皇帝赞同他用红夷炮的建议,并给予“博究天人”的高度评价,并请教富国强兵化民之策,徐光启一时心情激荡,不知怎么说才好。

  朱由校让宫人给徐光启奉上茶水,他则面带微笑,似是鼓励,也似是期盼地望着徐光启。

  徐光启强自平复心情,思索了一会儿,拱手奏道:“微臣以为,生民率育之源,乃国家富强之本……”

  农业为富国之本,正兵为强国之基,这就是徐光启禀持的治国理念。

  新鲜嘛,一点都不新鲜。农耕国家嘛,随便找个官员来问,几乎都能说出这个答案。

  但答案是相同或一致,可实现的方法呢,又有几个人能将实用来阐述这虚的理论?

  而相对于数学、天文、历法,乃至军事,徐光启都有研究,并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但他最想编撰的,却是一本农书。

  这本农书在历史上很有名,叫做《农政全书》。

  现在,书稿还只是存在于徐光启的头脑之中,官场不顺,他请辞而去,也是想集中精力,完成这本富国安民的农书。

  徐光启开始讲得有些粗略,可看到少年皇帝没有厌烦之色,反倒是听得认真,不时微笑颌首时,他受到了极大的鼓励,说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细。

  “水利为农之本,无水则无田。西北有广阔荒地弃而不耕;大量粮食由漕运转输,耗费惊人……”

  在北方实行屯垦,以期扭转南粮北调的问题,借以巩固国防,安定人民生活。出发点是好,但小冰河期将临,恐怕难以实现。

  

第二十章 可怜的,多吃点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