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圣旨,还是圣旨

  令祖大寿吃惊恐惧的不是这些将令,而是宣布这些将令的竟是锦衣卫。

  “好叫各位得知,某乃锦衣卫百户杜振宇。”

  杜振宇的脸色严峻,一道浅红伤疤如蚯蚓般斜在额头,身后的黑披风轻轻拂动,腰间佩的不是绣春刀,而是军中利器雁翎刀,仿佛固定在腰间般,纹丝不动。

  他的身后,站着两名东厂番子,手按绣春刀,眼神冰冷,盯着这千余溃兵。

  百户是正六品,中军游击位次参将,武官正五品。也就是说,祖大寿的职衔要高于杜振宇。

  但祖大寿心中凛然,却不敢有丝毫托大,上前拱手道:“某乃王巡抚属下,中军游击祖大寿。今率败兵至此,愿听杜百户调遣。”

  杜振宇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可不敢当,祖将军品级在某之上,这些兵马便该由将军统辖。圣上要某听从熊经略的将令,某又岂敢违抗?”

  祖大寿再次推让,杜振宇依然不受,祖大寿也只好继续率领这些败兵。

  锦衣卫、东厂番子,别说祖大寿一个中军游击害怕,就是总兵、巡抚、经略,乃至朝中大员,也没有不心中凛然,惧之三分的。

  历史上的己巳之变后,袁崇焕下狱问罪,祖大寿率关宁军径直离开京师回师辽东。

  后来,祖大寿虽接受了朝廷安抚,但从此不敢轻易离开军营,生怕被东厂番子暗中抓捕。

  而那时候,辽西军阀的势力已成,朝廷并没有太多的制约之力。

  当时的祖大寿也已经升为辽东前锋总兵,挂征辽前锋将军印,手下家丁亲兵众多,却还如此惧怕锦衣卫和东厂,何况此时不过是个中军游击。

  恐惧害怕之下,祖大寿也息了逃跑之心,整顿军伍,听命行事。

  这个时候,祖家是辽东望族不假,但离拥兵自重的军阀还差得远。朝廷要灭你满门,还真就能灭。

  溃兵还在不断逃来,皆被闾阳堡及各交通要道所设的哨卡拦住。还有闻令而动,放弃小堡,向闾阳堡靠拢的其他守军。

  圣旨、锦衣卫、东厂番子、尚方宝剑、将令……综合起来的震慑力还是很大的。

  皇帝动真格的了,谁不害怕?你逃得过东虏的刀,逃得过皇帝震怒和国法军纪的严惩吗?

  既然畏缩逃避难免一死,甚至会连累家人,那就拼一把,说不定就能活下来,还能立个功啥的呢!

  想开了,也就能做出决定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就看你想怎么挨,怎么权衡利弊了。

  相同的场景在镇武堡、义州、西兴堡、十三山驿等地不断上演。

  各部军官督促士兵遵令而行,或坚壁清野,或向指定要地集结,或由官府衙役差丁维持保护着百姓自取粮草物资向西转进。

  整个广宁地区都动了起来,逐渐形成了两大明军集团,分守广宁城和右屯卫。

  广宁城的重要性不必多说,右屯卫呢,却是广宁地区的大粮仓,屯粮五十余万石,绝不能落入东虏之手。

  既有朱由校的提醒,已经决定坚守广宁的熊廷弼,自然也是明白右屯卫的重要。

  哪怕右屯卫守不住,所屯粮食也要一把火烧光,不给东虏留一颗粮。这是他的严令,并由他派出的亲信将领,以及百户杜振宇率锦衣卫弹压监督。

  右屯卫的百姓全部离城,大车小辆,还有明军腾出来的马匹,驮带着粮食,逶迤向西而去。

  “大人,除留下二百匹战马以供哨探骑用外,所有马骡已全部借于百姓驮带粮食。”亲兵队长走上城头,向名义上的最高指挥祖大寿躬身汇报。

  祖大寿点了点头,说道:“既是死守此城,马匹留之无用。嗯,差使办得不错,你先下去吧!”

  这话说得有点口是心非,但锦衣卫百户杜振宇就在旁边,胸前抱臂,好整似暇地望着城外。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杜振宇头也不转,缓缓说道:“如今右屯卫城内已集结两万余兵,后金可有二十万来攻?”

  祖大寿暗自咧了咧嘴,却故作慨然地笑道:“呵呵,就算把后金能拿得动武器的男女都算上,也凑不齐二十万。”

  杜振宇淡淡一笑,说道:“某看周边人马也集结得差不多了,请祖将军召集全军,宣读圣上旨意吧!”

  “圣上还有旨意?”祖大寿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马上意识到不妥,赶忙拱手道:“本将这便传令,全军集合,恭聆圣旨。”

  马都没了,用两条腿儿跑,就更难逃脱东虏的追击了。祖大寿即使逃跑上瘾,也知道现在万万跑不得。

  ……………..

  广宁城内,校场上,三万六千多明军肃立,恭聆圣旨。

  “……战殒兵丁,军饷加倍,照常发予妻儿,持续发放十年;另赐功田三十亩,永不收赋……”

  内官尖厉的声音在高台上响着,随后便是锦衣卫骑马绕场一圈,大声重复,以使每个人都听到。

  “万岁,万岁,万万岁!”在军官的带领下,所有官兵单膝下跪,叩谢天恩。

  “……战死军官千总以下,追封三级,俸禄发放十年,另赐功田五十亩,永不收赋,荫其一子为把总……”

  “……战死将官千总以上,追封总兵,俸禄发放十年,另赐功田百亩,永不收赋,荫其子为千总……”

  “……所有为国死战捐躯者,勒石立碑,赐祭葬,建祠并祀……”

  “…….守住广宁,军官升两级,士兵赏银五十两;杀一敌,赏银六十两;身前被一创,赏银五两;重伤,赏银二十两……”

  尖厉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锦衣卫的最后一次绕场通告也完成。

  “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军官的带领下,全军将士单腿跪地,山呼万岁,呼声震天,久久不息。

  是的,前所未有的赏赐和抚恤,从士兵到军官,战死后妻儿家眷可保不受饥寒之苦,子孙更能因此而得荫为官。

  勒石立碑,赐祭葬,建祠并祀,这是高级别的将领才能享受的待遇,能名留后世的,圣上却一并连士兵也包括在内。

  可能这时候,士兵们才知道书记官记录他们的名字,以及家眷姓名住址,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三十三章 圣旨,还是圣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