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重赏严罚,激励将士

  不光杀敌有赏,受伤也有。但得是身体正面,后背挨刀,好象是逃跑吧?

  明朝的军功赏赐中:杀死敌军一人(获得首级),将官升一级,或得到五十两白银。

  说白了,对于想当官的士兵来说,这就是一个打怪升级的过程:士兵-五户-四十户-百户-千户-列将-游击-参将-镇将-副总兵-总兵-总督-都督(左右)。

  当然,由于是二选一,也就有人只要钱,不要官儿。

  在明朝,最出名的要钱不要官儿的家伙,可能就是满桂了。

  这家伙是蒙古人,骑射功夫很是厉害,入伍后每次参战,都斩首、截耳不少。

  可也不知道是他家庭困难,还是别的原因,首级都换了银子。干到壮年了,才混了个小小的总旗。

  如果不是运气好,被蓟辽总督王象乾看中,这家伙还在宣府砍脑袋挣钱花呢!估计干到退休,这家伙不死的话,能靠砍人成为宣府首富。

  当然,五十两银子在那个时候,也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换算成后世的货币,一两银子大概六百六七十两。五十两,嗯,将近四万元钱。

  关键是那时的物价不高,在京城不好的地段买套小院落,五十两也差不多够了。

  所以,斩首军功还是非常有诱惑力的。砍一个四万,一年工资出来了;砍两个八万,砍十个……

  只不过砍脑袋挣军功的难度很大,且有不少的弊端,这个以后再说。

  “熊经略,该您了。”内官收起圣旨,退后一步,伸手相让。

  熊廷弼拱了拱手,大步上前,台下数名亲兵上马,做好了环场通报的准备。

  “东虏残暴如野兽,破城必屠,沈阳、辽阳已有血鉴。现城已封闭,敌将来攻,已是退无可退,唯有死战到底,为妻儿家眷搏个衣食无忧……”

  熊廷弼的声音比内官可响亮多了,加上亲兵的重复呼喝,校场内的官兵都听得清清楚楚。

  “国有国法,军有军规。犯者,严惩不贷……”

  “畏死不前者,杀!”

  “临阵脱逃者,杀!”

  “抗令不遵者,杀!”

  “惊呼骚乱者,杀!”

  “惑乱军心者,杀!”

  ……………

  台上的一个个狠厉冰冷的“杀”,在身前身后重复的“杀”,如寒风刺面,令人心中凛然。

  熊廷弼震慑完毕,退下两步,请知府高邦佐上前讲话。

  王化贞因孙得功叛乱,已被暂时停职,由锦衣卫禁于宅中。此时的广宁城中,最高级别的文官便是高邦佐了。

  虽然通过审讯,孙得功的手下已经招认,并坐实了孙得功叛乱的大罪。但高邦佐对皇帝下中旨一事,还是有些心中纠结。

  所以,他上前来也没多说,只是把从库房取来的蟒缎、绸缎、银两展示给官兵,作为犒赏进行发放。

  当然,杀敌的赏格是一定要讲的。除了朝廷规定的杀一建奴赏五十两以外,还有广宁官府加赏的绸缎五匹。

  接下来便是重头戏了,也是朱由校密旨中授予熊廷弼的权力,杀人立威。

  杀谁那还用说,自然是把脑袋主动送来的孙得功等叛将了。

  一颗颗滴血的人头挂上了高杆,立在校场,极大地震慑了守城的明军官兵。

  恐惧,有时会让人束手待宰,有时也会让人生出巨大的勇气。当然,还有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恩威兼施,熊廷弼这一套玩得还是挺溜。

  而这三万六千守军中,还有六千是从城中招募的精壮男子。紧急训练一天,能用枪捅人,用刀砍人,便分到各部,边战边练了。

  同时,城中百姓也动员起来,民勇负责搬抬物资,救护伤员,老人和妇女则负责在战时为守军提供饭食热水。

  城门已经被堵死了三个,想跑也跑不了。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无疑使广宁城军民又多了几分同仇敌忾的气势。

  加固城防,训练士卒,分派军官守城区域,设置巷战工事,熊廷弼经过两天多的准备,击退后金军的信心大增。

  趁着还能交通外界,熊廷弼又派了一千人马,押运部分武器军资前往右屯卫,作为弹压监督、稳定守军的中坚力量。

  而此时,东虏攻破西平堡,休整完毕,开始向广宁城开来。

  让我们记住这几个名字,以及连名也没留下的,在西平堡之战中英勇捐躯的汉家英雄,全部战亡的三千明军。

  罗一贯,平辽军副总兵,性情刚烈耿直,累有战功。

  广宁会战开始,因辽东巡抚王化贞听从孙得功之言,罗一贯只得以三千人马独自出守西平堡。

  东虏先是进攻西平堡,诱明军来援,然后在沙岭一战中,通过汉奸孙得功的破坏,使明军惨败。

  随后,东虏开始全力攻打西平堡。罗一贯亲自上阵,率军坚守,用火炮轰击东虏,使东虏损失很大。

  后金派叛将李永芳劝降,罗一贯凛然拒绝,“岂不知一贯是义士!”

  敌我两军激战终日,罗一贯的眼睛被流矢射中,虽不能战,但依然不下城头,继续指挥。

  最后,守军火药矢石用尽,城被东虏攻破。

  罗一贯在城上向北而拜,说出了他的遗言:“臣力竭矣!”然后自刎而死。

  城破后,在巷战中的激烈厮杀又持续了很长时间。参将黑云鹤,都司陈尚仁、王崇信,以及三千守军壮烈殉国。

  ……………..

  “臣力竭矣!”

  千里之外的京城皇宫内,朱由校在沙盘前久久驻足,盯着西平堡久久没有转开视线。

  想到历史上那个面向京城跪拜,然后从容自刎的身影,耳边似乎回响着那简短的最后遗言,不禁眼眶潮湿,鼻子发酸。

  强忍着不掉下眼泪,朱由校暗自下定决心:朕绝不能让这些把一腔热血洒在辽东大地的英雄们,流血又流泪。

  西平堡是孤城死守,野战不敌后金,援军没有希望,连他也改变不了。而广宁城和右屯卫,朕绝不会让你们重蹈覆辙。

  目光转动,朱由校盯着沙盘上的登莱,以及靠近朝鲜的皮岛,眼睛微眯起来。

  作为穿越者,朱由校当然不会只有熊廷弼这一招棋。

  四方发动,骚扰后金,使其无法集中全力攻打广宁,朱由校已经作了布置。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

  

第三十四章 重赏严罚,激励将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