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中旨到登镇,接不接?

  登莱,明军登镇大营。

  身着二品飞鱼服的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坐在主位上,慢慢喝了一口茶,眼睛一挑,用余光瞟着登镇总兵沈有容。

  本来锦衣卫指挥使是正三品,但领了圣上密旨出京时,朱由校给他擢升一级,以与登莱巡抚品级同列。

  在明朝,总兵官是镇守地方的最高军事长官,改变了练兵将领不指挥作战,指挥作战的将领不管练兵的问题,有利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形成事权专一的局面。

  但皇帝担心总兵称霸一方、拥兵自重,便又往下派员,称为巡抚,参与军队管理,削弱总兵官的权力。

  由于有重文抑武的朝廷宗旨在,总兵也在巡抚之下,受其节制。

  换句话说,登镇总兵沈有容要受登莱巡抚陶朗先指挥。没有内阁副署的圣旨,没有兵部勘核,沈有容脸色变幻,尽管已是遵旨而行,但还很有些忐忑。

  说到沈有容,已经是六十三岁高龄,与骆思恭倒是差不多。

  别看沈有容在历史上并不算出名,但他从二十二岁武试中举后,便投身军伍,有着四十余年的征战生涯。

  沈有容参加过应援朝鲜之战,在辽东宁成伯李成梁手下讨伐过叶赫部叛乱,在蓟镇戚少保手下打过朵颜,在东沙擒杀过倭寇,在澎湖吓退过荷兰佬……

  泰昌元年(1620),辽东后金国进犯加剧,于是明廷设置了山东副总兵,驻登州,统领水师,以为陆上策应。

  沈有容因为以往功勋,“为当世名公所知”,被任命为登镇总兵、都督佥事,“登莱遂为重镇”。

  天启元年(1621),沈阳、辽阳相继陷落,后金占领了辽东半岛及部分沿海岛屿,对明朝造成了严重威胁。

  辽东经略熊廷弼从全局出发,提出了“三方布置之策”,第二条就是“以登莱渡海为奇兵”,并推荐陶朗先为登莱巡抚,驻登州。

  要说登莱巡抚陶朗先,也是个有本事儿的官员。

  万历四十一年调任登州府知府,他奏请开海禁,运辽东粮食接济。建书院、置军田,招募开垦岛田7000亩,积谷30万石。考绩列第一,升山东按察副使。

  万历四十六年,努尔哈赤攻占沈阳,明朝军队当年从海道运粮救援。他负责海运粮食,两年间输辽180万石,比陆运节省经费500万金。

  天启元年(1621年),辽东被努尔哈赤全部占领。他又从海运道上追回20万石饷粮。

  当时,从海道逃难到登州的人不计其数,陶朗先按口授田,将强悍者编入军队,使社会秩序稳定如常。

  朝廷议定三方布置之策后,从通(原北京通县)、津(即天津)、登莱(指登州、莱州)、朝鲜三个方向进取辽东,命他坐镇登莱作准备。

  陶朗先积极配合实施,将追回的粮食用于造船,置备兵器。现在的登镇已有兵员三万、良马近万匹、艨舰两千艘、甲仗无数。

  朱由校看过陶朗先的履历资料,觉得比王化贞强得太多。如果他能接旨行事,那是最好。

  如果陶朗先拒接,那就只能先拿下,以后再择机重用。

  而沈有容接任登镇总兵后,与陶朗先相处得不错,置兵经武都得到陶朗先的大力支持。从心里讲,他希望陶朗先能接旨,他也好做。

  皇上绕过内阁下中旨,程序固然不对,可派出锦衣卫指挥使这个分量的官员,可见皇上的决绝,拒接圣旨的后果可想而知。

  当然,不管陶朗先态度如何,沈有容已经按照圣旨指示,传下了将令,整个登镇兵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跨海行动。

  这就是当时文官和武将的区别,文官重风骨,也是死脑筋,不仅动不动就来个“臣不敢奉诏”,还以怂皇帝为乐。

  怂得皇帝越生气越好,骂得越凶越棒,最好挨一顿廷杖,马上就士林赞誉、全国闻名,这廷杖挨得,美!

  呵呵,挨上一顿屁股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把这当成扬名立万、流传千古的好机会。这样的心态,也是没谁了。

  最有意思的是嘉靖帝时,因为大礼仪之争,皇帝一次廷杖了一百多人。

  嘿,你猜怎么着,事后出一名单,人数比实际上挨打的多不少啊,怎么个情况?

  原来,很多人借此把亲朋好友的名字都添进去了。被皇帝打屁股,光宗耀祖啊。

  正因为如此,明朝好几个皇帝对这般臭不要脸的文官也是无可奈何。

  有时候,被骂得很惨也只能自我安慰:这丫的是故意的,想骗廷杖出大名,老子偏不打你,不让你如愿以偿。

  没错,想挨打也不是那么容易滴。

  所以,皇帝恨得牙根痒,还得忍气吞声。揍你一顿出气吧,反倒是有被戏耍的郁闷。

  于是,明朝中后期的奇葩皇帝就比较多了。

  正德皇帝彻底放飞了自我,嘉靖帝走上了漫漫的凡人修仙路,万历是惹不起还躲不起,俺当个死肥宅还不行?

  要照朱由校的想法,这些皇帝都特么是被文官集团给逼的、给气的,在狂喷之下没得精神病已经算是没脸没皮了。

  “陶大人到!”外面传来的通传,使营帐内的二人都停了原来的动作。

  骆思恭放下茶碗,微抿嘴角,似笑非笑地起身,还好整似暇地掸了掸衣服上的小褶皱。

  沈有容脸色较复杂,起身迎出,礼数周到地将巡抚陶朗先请进来。

  “陶大人,骆某有失远迎,多多见谅。”骆思恭拱了拱手,脸上现出微笑。

  “不敢,不敢,劳骆大人久候,恕罪,恕罪。”陶朗先不敢托大,连忙还礼。

  骆思恭笑道:“陶大人忙于公务,将这登莱治理得极好。圣上都有夸赞,说陶巡抚有阁辅之才呢!”

  陶朗先赶忙辨了下方向,向西拱手,说道:“圣上谬赞,陶某万不敢当。”

  呵呵,骆思恭笑了笑,随即敛起笑容,伸手相请,“陈公公,向陶大人宣旨吧!”

  陈公公干咳一声,这才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挺身而立,拿出了圣旨。

  陶朗先微皱眉头,迟疑了一会儿,跪倒叩头,“臣陶朗先接旨。”

第三十五章 中旨到登镇,接不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