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打我身边人的主意,休想

  封后大礼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结束的,又是宣读制谕,通告天下,行奉迎大礼;又是宣读加封诏命。

  册封礼仪结束后,皇帝要换上衮冕,皇后要换上礼服,到奉先殿拜谒。意思是告诉祖先:额结婚了,有老婆了,带媳妇儿来给你们这些牌牌儿看看。

  拜完祖宗,皇帝和皇后回宫,还要合卺(喝交杯酒)。

  当然,这个过程也比较繁琐。简单来说就是换衣服,按东西方向坐好,喝女官献上的酒,吃馔案上的菜,再吃主食,再喝酒,再吃菜,礼仪才算结束。

  这个合卺(喝交杯酒),朱由校也是被礼部官员教过才知道,与后世那种勾着手臂喝的方式不同。

  在宫廷中正确的方法是皇帝自己倒杯酒,喝一小口递给皇后,皇后喝掉后,也倒上一杯酒,喝一口再给皇帝。

  这个嘛,好象比后世的那种更显亲密,借着杯儿亲嘴儿的意思有木有?

  大婚礼成,按规矩,朱由校还要去皇极殿,赐宴款待勋臣百官。

  吃好喝好啊,喝好吃好!都随了份子的,一顿酒菜是少不了的。

  皇帝嘛,肯定不用象普通新郎官儿那样挨桌敬酒,也没人敢灌他。

  但还有一个“推恩封赠”的圣旨要宣读,主要是赏赐皇后和皇妃的亲属。

  按照皇家惯例,皇后的老爹,也就是国丈张国纪,至少要封个伯爵。

  可朱由校却在之前有过犹豫,因为据东厂厂督魏大爷报告,张国纪跟几个东林党文官走得很近。

  东林党还真是无孔不入,处处投资,处处安插啊!

  朱由校相信,如果不是选了张嫣为后,那几个东林党文官哪能看上只是监生的张国纪?

  就象在“移宫案”中押宝在天启帝身上一样,东林党可谓是一举翻身,在朝堂上逐渐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

  政治投机,安插耳目,东林党玩儿得也挺溜。

  只不过,他们的能耐也仅此而已。连历史上的朱木匠后来都看出不对了,放出了魏大爷这条老狗,并对张国纪百般收拾。

  影响我身边的人,从而打探或左右我的心思和决定。朱由校得出了这样的判断,并不觉得如何奇怪。

  别以为文官集团很软弱,只会嘴炮喷人。他们想害人的话,就算是柯南,也抓不到他们的黑手,找不到他们犯罪的证据。

  历史上,泰昌帝死得就挺可疑;朱木匠呢,被暗害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虽然没实在的证据,但从朱木匠之死的后果来看,阉党倒台,“正人君子”们又占据朝堂拥有了话语权,文官集团无疑有很大的嫌疑。

  总有刁民想害朕!

  朱由校并不觉得自己是胡思乱想,对个人安全的防护也相当用心。什么神露,什么仙丹,俺有文化,你们骗不了俺。

  正因为对文官集团有着警惕和戒惧之心,朱由校就更不希望后宫,以及她们的亲戚,跟文官集团亲近。

  接到魏大爷的报告后,朱由校本想不赐爵,以这种方式敲打一下老丈人。可思来想去,他觉得更直接一些,可能更好。

  也不弄什么让别人猜的手段,朱由校直接派了内官去张府,告诉张国纪,身为外戚,交结朝廷官员,朕甚不悦,好自为之吧!

  估计这番告诫把张国纪吓得够呛,虽然女儿已被定为皇后,皇帝女婿想退货也退不成了。可皇帝女婿不高兴了,女儿进了皇宫能有好日子过吗?

  从张国纪的本心来说,他倒是没有交结官员,壮大张家势力的想法。他也很想跟皇帝女婿解释,不是俺交结他们,是他们上赶着巴结俺。

  张嫣知道此事,也是心中忐忑不安。

  还没拜堂成亲呢,就闹得皇帝夫君不高兴,进了皇宫,怕也是不招待见。

  历史上顶着个皇后之名,却不受恩宠,饱受冷落,甚至被废的也不少啊!

  被女婿告诫,被女儿埋怨,张国纪懊悔害怕,赶忙写了份请罪奏疏,然后便对文官们敬而远之。

  邀宴饮酒,身体不适;拜望送礼,不见不收。

  张国纪老老实实,只想平息女婿的不满,在大婚时不致让女儿难看,入主后宫能顺顺利利。

  历史上,张国纪恐怕就是因为与东林党官员走得近,终天启一朝,身为国丈,却不得封爵,也算是创了大明朝的纪录。

  要说张嫣在宫中不受宠,可权势滔天的魏大爷和客氏,好几番也搬不倒她的皇后之位。

  所以,张国纪想不明白,为何女婿这么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话说得清楚,你要是不改,不仅封爵没有,以后还找你茬呢!

  “臣等叩谢圣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国纪听到推恩旨中封了自己太康伯,暗自松了口气,叩头谢恩,也知道自己“有过改之”暂时得到了皇帝女婿的原谅。

  抬起头,张国纪看到朱由校那耐人寻味的目光,似笑非笑。封爵没问题,可朕能封你也能再剥夺。

  张国纪似乎明白了女婿的意思,起身带着几个亲眷老老实实去酒宴了。

  “张国丈,请这边坐。”礼部尚书孙慎行起身,热情地招呼着。

  这一桌有首辅叶向高,吏部赵南星,还有高攀龙、杨涟等人,都是东林骨干,或者说是东林大贤。

  若是以前,这般礼遇会让张国纪喜不自胜。

  一个监生而已,因女而贵,竟能与朝廷大佬、东林大贤同桌,多大的面子啊!

  可现在,张国纪只觉得背后有道冷嗖嗖的目光在盯着他。

  他赶忙向孙慎行拱手道谢,说道:“多谢孙大人相邀,只是张家的几个亲眷没见过世面,在下要看顾着,莫要惹出乱子。”

  说完,张国纪再拱手,领着几个亲眷走到稍远处的一桌。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张国纪觉得背后那道目光消失了,他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张国丈还真是谨小慎微。”孙慎行愣怔着看张国纪走开,回头对桌上的几位苦笑了一下。

  高攀龙淡淡一笑,说道:“今日乃张国丈嫁女的大喜日子,他怕自家亲眷君前失仪,也在情理之中。”

  

第四十三章 打我身边人的主意,休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