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皇庄,兄弟朱由检

  “徐卿且去饮宴,朕的喜酒,还是要多喝几杯的。”朱由校笑着说道:“明日呈上奏疏,朕即有恩旨,拜徐卿为东阁大学士。”

  徐光启赶忙躬身辞谢,“臣未有尺寸之功,陛下擢升太速,恐……”

  朱由校一摆手,打断了徐光启,说道:“朕意已决,卿不必辞,且退下吧!”

  徐光启张了张嘴,也不想在这个日子惹皇帝不痛快,施礼拜谢,退了下去。

  朱由校伸手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本,把徐光启说到的几个名字记了下来。

  李之藻,学识渊博,娴于天文历算、数学,“晓畅兵法,精于泰西之学”,与徐光启交情莫逆,现任光禄寺少卿,兼管工部都水清吏司部郎中事。

  孙元化,徐光启的学生,明万历四十年中举,从徐光启学习火器和数学,只因热心西学,未能考中进士,遂放弃科举功名,潜心研究西学。

  徐光启还举荐了“熟谙西器”的郭士奇和张涛,“请为赞画,分理经营,成效必速。”

  朱由校对这些都一一照准,并拔内帑三十万,于北京城外建立“兵器火药局”,全力支持徐光启等人的军工事业。

  同时,朱由校还把皇庄交给徐光启等人管理,想试种什么就种什么。当然,今年主要还是已在北方试验过的地瓜,以及土豆的试种推广。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九五至尊的皇帝,为什么还要设皇庄作为自己的私产呢?这就要从头说起了。

  皇庄之始是在成化年间,刚即位的皇帝朱见深没收太监曹吉祥的田地,改为宫中庄田,也就是皇庄。

  皇庄的设立,其实是开了明代土地兼并的先河。朱见深的皇庄,很快就遍布顺义、宝坻、丰润、新城、雄县等处。

  到他的儿子孝宗弘治时候,在京畿内的皇庄有五处,面积达12800顷。

  他的孙子武宗朱厚燳即位一个月内,就在大兴县设皇庄七所,并陆续发展到昌平、真定、保定等地,十年内使皇庄的面积达到37595顷零46亩。

  土地兼并无疑激化了社会矛盾,在京城附近大增的皇庄,就直接导致了正德年间河北霸县的刘六、刘七起义。

  而且,皇庄的管理非常混乱,“占土地,敛财物,污妇女”等行为时有发生,引发了不小的社会问题。

  所以,嘉靖初年曾在表面废止皇庄,改称官地,但不过是换汤不换药。

  朱由校也是在徐光启的奏疏中,才知道自己竟然还是个大地主。既然徐光启想推广种植,他也慷慨地把皇庄交给徐光启等人管理。

  当然,对于设置皇庄,朱由校也明白这是与民争利,是在毁坏王朝统治的经济基础。

  要知道,皇庄虽然多达几万顷,但相对于全天下却是不起眼的。可上行下效,皇帝占了,宗室国戚文官武将还能落下?还有官田、学田……

  所以,朱由校在想着如何先砍自己一刀,把皇庄归之于民,然后再向其他侵地的王八蛋们下手。

  要说这皇庄的收入,可都是朱由校的私房钱,砍一刀也是甭心疼的。可这个榜样还得做,否则难以服众。

  只是朱由校还没想得完善,在没有好办法之前,他也只能先这么维持。

  党争误国的文官集团,当猪养废的宗室藩王,激化社会矛盾的土地兼并,腐败堕落的官僚,积弊难振的卫所兵制,即将到来的小冰河期,更有肆虐辽东的后金大敌……

  朱由校放下了筷子,连口中咀嚼的菜肴也似乎没有了味道。

  “把这四个菜送去乾清宫,让……”朱由校用手在桌上随便划了一下,吩咐王体乾,“让白娘娘尝尝。”

  王体乾躬身应着,叫过宫人,把菜肴装入食盒,送去乾清宫。

  少年皇帝刚才吩咐时的停顿,王体乾很敏感地察觉到了。他猜这几个菜主要是皇爷赏给张裕儿吃的,却又不好意思,才改成了白娘娘。

  皇爷是个念旧的,是个有情有义的。王体乾觉得又对少年皇帝多了些了解,正好看到一个少年笑着来敬酒,忙出声提醒皇爷。

  朱由校看着走上来的十来岁的少年,调侃着笑道:“由检哪,小孩子可不好喝酒,当心醉了让人笑话!”

  没错,这便是朱由校的异母兄弟朱由检,历史上的崇祯皇帝。他比朱由校小六岁,今年才十一。

  朱由检捧杯躬身,笑着恭贺道:“由检祝皇兄大婚之喜,祝皇兄与皇嫂举案齐眉,早添贵子。”

  呵呵呵呵,朱由校笑着点头,伸手示意王体乾搬个绣墩来,“这些话儿是谁教你的,虽是民间俚语,朕听得倒是高兴。”

  朱由检见讨了皇兄欢喜,小孩子也挺乐呵,在绣墩上坐下,对皇兄说道:“由检是听宫人讲民间婚俗,自己记下来的。”

  朱由校笑着端杯示意,喝了一小口,说道:“该为吾弟建府封王了。只是辽东、西南战事未停,建府的花费怕是不多,倒是委屈由检了。”

  朱由检虽未成年,可到底是男人。后宫有了皇后和嫔妃,他自是不太方便再居宫中。

  “皇兄这般说,倒让臣弟惭愧了。”朱由检对此好象并不太在意,拱手道:“国事艰难,皇兄大婚的花费亦是减了又减。臣弟的府宅但能住得,也便很好了,皇兄不必为此介怀。”

  朱由校看着这个小少年,心中的情绪很复杂。

  大明之亡,其中固然有天灾人祸、党争不断、积重难返等种种原因,但崇祯也绝对是难辞其咎,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以说,崇祯既无治国之谋,又无任人之术,且严苛、猜忌、多疑。

  虽然“鸡鸣而起,夜分不寐,宫中从无宴乐之事”,可他越勤政,形势就越是糟糕。

  但此时苛责朱由检却是毫无意义,一个小屁孩,后世还在上小学的年纪,还能为没有发生的事情而对他训斥,或者说是埋怨。

  朱由校收起了复杂的思绪,微笑着问道:“吾弟最近在读什么书,说给朕听听。”

  

第四十六章 皇庄,兄弟朱由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