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区分是个技术活儿

  热情如火啊,想起昨晚的床帷欢娱,张嫣的脸烫了起来。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应该是红得象醉了酒。

  看着小夫君恬淡安祥的脸庞,素性娴静的小皇后竟生出了伸手摸摸的冲动。可手刚轻抬,又落了下去,这可是九五至尊的皇帝呢!

  胡思乱想着,张嫣的眼皮沉重起来,思绪也恍惚了。不知什么时候,她也进入了梦乡。

  朱由校的生物钟基本固定,即便是美女在怀也没差太多间。

  虽然平日也有张裕儿帮着他穿衣束带,可今天张嫣的殷勤伺奉,还是让他有不一样的感觉。

  或许是名份使然,也或许是心理因素,看着窈窕端丽、绝世无双的女人在身旁细心照顾,朱由校很自然地认同了“妻子”的身份。

  “陛下,臣妾着淡妆去拜谒长辈,是不是不够庄重啊?”张嫣知道夫君不喜欢昨天的新婚“妆容”,但这是去谒见刘太妃和李康妃,会不会让人觉得太过随便。

  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朕会解释的,刘太妃和李康妃也是恬淡的性子,不会乱挑毛病的。”

  那副“妆容”太诡异,象个假人木偶,一点生气也没有,朱由校实在是接受不了。

  张嫣依着夫君,轻施脂粉,淡抹朱唇,还是得凤冠霞帔,才和少年皇帝一起,前往后宫谒见。

  神宗、光宗留下的妃嫔不少,朱由校只指定了刘太妃和李庄妃作代表。拜谒完毕,张嫣回坤宁宫,他则回乾清宫处理朝政。

  兵部还没有辽东的急报,按照正常程序,晚上两三天也属正常。

  朱由校对于其他奏报暂时没有理会,命刘若愚找出徐光启的先念。

  听完之后,依旧是照准。接着他口述,让刘若愚把他的想法和建议写出来,准备派内官一并交还给徐光启。

  然后,朱由校又拟诏书,拜徐光启为东阁大学士,直接走中旨,不再劳烦内阁副署。

  因为,他知道徐光启会领旨,为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徐保罗不会在意别人的议论。

  内阁一次次地让朱由校失望,他也就一次次地藐视内阁。互相伤害嘛,来吧,朕是皇帝,还怕你们?

  而且,从中旨下达的效果来看,还是相当不错的。尽管,这可能是借助于锦衣卫的督压,但朱由校的目的达到了。

  “陛下,登莱巡抚陶朗先有奏,事关戚少保后人的。”刘若愚已经粗略整理了奏书,知道皇帝比较关心的是什么。

  朱由校点了点头,吩咐道:“念吧!”

  戚继光的长子戚柞国,以及四个兄弟,此时正住在登州,共同编辑《戚少保年谱耆编》。

  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去登莱的时候,便把圣上要召见戚氏后人的事情告诉了陶朗先,并交给他去办。

  陶朗先在奏书中提到《戚少保年谱耆编》已经编辑完成,但戚柞国等无力刊行。他已经予以资助,此本记录戚少保一生的年谱很快便将面世。

  同时,陶朗先也向皇帝交差,说戚柞国、戚安国兄弟二人已经从登州启程,不日即能入京觐见。

  “甚好。”朱由校并没有太过激动,只是笑着说道:“陶朗先倒是个懂事儿的,资助戚家后人出书,这是在向朕卖好呢!”

  刘若愚笑着附和道:“万岁召见戚氏后人,足见重视。陶大人资助刊行,这雪中送炭之情,戚氏后人岂不感恩?万岁也必高兴。”

  朱由校深以为然,这么简单的事情若是揣测不到,陶朗先怎么能升到巡抚?浸淫官场这么多年,早就成精了。

  “万岁,会试今天开始,我大明又多一批青年才俊,为国效力了。”刘若愚委婉地提醒着朱由校。

  会试分三场举行,三日一场,三场所试项目分别为四书文、五言八韵诗、五经文以及策问,与乡试一样。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记得提醒朕,到日子把第三场的策问题目送到贡院。”

  停顿了一下,朱由校又想起了一件事情,说道:“徐光启为副主考,贡院又锁院,他肯定是出不来,恩旨便等会试结束再派人去宣吧!”

  刘若愚犹豫了一下,建议道:“既是要耽搁时日,不如将旨意交与内阁副署。”

  朱由校皱起了眉头,思索半晌,嘴角上抿,露出一丝坏笑,颌首道:“也好,便先交与内阁廷议吧!”

  满朝官员,朱由校并不能准确判定某人的思想倾向,以及所属阵营。

  但他也有比较简单的方法,就是通过廷议中的赞成和反对来区分。

  比如熊廷弼和王化贞的经抚不和,挺王踩熊派,已经被朱由校划入了贬斥罢黜的名单。

  这次把擢升徐光启的旨意,以及他提出的引进西洋火器的奏疏交与内阁,朱由校又能看出哪些官员是思想保守派,哪些是胡搅蛮缠派,都不会再得重用。

  甚至,朱由校会择机清理一批,为徐光启扫平障碍,为自己的改革打好基础。

  如果只是把某某官员简单地贴上东林党,或是楚、浙、齐党的标签,然后加以驱逐罢黜,不仅粗暴,而且不科学。

  比如袁可立,思想倾向东林,但却能公心持正。在党争愈演愈烈时,更能以国事为重,保持中立。

  还有孙承宗,尽管在战略上有分歧,但朱由校是从后世的经验教训上看问题,这没有可比性。

  在思想上认同,并以此为信仰,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谁让东林的学说和宗旨那么高尚,那么正确呢!

  顾宪成、邹元标等东林学说的创始人,恐怕也不会料到,会有那么一帮王八蛋,拿他们的信仰作幌子,却搞着结党营私、男盗女娼的无耻勾当。

  当然,理论和学说高大上,行为却偏差,甚至是龌蹉无耻,也就给了朱由校区别打击的标准和手段。

  党同伐异者,滚;肆意攻讦者,滚;贪污受贿者,滚;草包,滚;混蛋,滚;喷子,滚……都特么的滚。

  整肃朝堂的计划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锦衣卫和东厂的情报搜集、情况调查给了朱由校越来越大的信心,以及越来越急迫的心理。

  等广宁战事停息,便是朱由校挥刀动手的时候。现在嘛,舆论的准备,也已经从会试开始。

  ………………

  

第五十章 区分是个技术活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