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这城啊,稳了

  军心士气是个看不见的东西,但却往往决定战争的胜负成败。面对着仓惶逃敌,弱鸡也敢跟着同伴追击;周围全是溃兵,勇将也会丧气失意。

  右屯卫城中的兵力还是比较充足,但拼凑而来,又多心畏后金军,想要守住城池,也并不容易。

  所以,这攻防的第一仗至关重要。败则城失人亡,胜则士气大振,可依城池,以少敌多。

  也是前来攻城的后金军并不算多,三旗人马与城中守军相差不大。攻城器械也不算多,还打着围三阙一的主意,代善和阿敏没有四面围攻。

  这就给了祖大寿等人集中武器和精锐,重点抵挡一面的机会。

  再加上有督战队和锦衣卫虎视眈眈,守军愣是凭着内线调动和兵力优势,挫败了后金军的猛攻。

  这下子军心算是基本稳定,士气也高涨起来,再打就不是今天这个有点乱的样子啦!

  看着城下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及被摧毁的攻城器械,谁不会生出“建奴不过如此”、“建奴骑射厉害,攻城白给”的念头。

  嗯,天黑了派些敢死队员缒下城,割些首级挂在城上,那更能鼓舞士气、振奋军心。

  祖大寿心中盘算着,便见守备何可纲和锦衣卫百户苟真怀走了过来。

  何可纲脸上带着象是挤出来的笑意,不时点头应承。苟真怀嘴上说着,手上还比划着,讲得带劲。

  “这五虎断门刀啊,有撩、砍、抹、跺、劈、崩、勾、挂,还有扎、切、绞、架、横扫刀,再结合腕花、背花、缠头、裹脑,那叫一个刚猛有力……”

  “厉害,真是厉害。”何可纲点头称赞,心里叫苦,直觉得词语贫乏,不知道再怎么夸赞了。

  正好看见祖大寿,何可纲赶忙上前施礼,“将军,末将有礼。”

  苟真怀也拱了拱手,笑嘻嘻地说道:“见过祖将军。”

  祖大寿笑着还礼,说道:“击退强敌,守城有功,二位辛苦了。”

  何可纲谦虚了两句,便借故离开。没了苟真怀的五虎断门刀,他感觉比打退建奴还轻松,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

  “挫败建奴,我军士气大振。再来攻城,也能从容抵挡了。”祖大寿伸手一指,不远处几个高竿竖起,被杀死在城上的建奴首级挂在竿头。

  苟真怀嘿然一笑,说道:“据某所见,建奴经此一挫,再见这经略大旗,怕是不会再来攻城了。”

  祖大寿愣了一下,问道:“苟百户为何如此说?”

  苟真怀还是笑眯眯的样子,说道:“若城中没有粮草物资,建奴攻下此城有何用?既知熊经略在城中坐镇,建奴必知破城亦少有收获。既是如此,建奴还会徒增死伤,只为夺取此城,或是砍下熊经略的脑袋泄忿吗?”

  这话说得有些不太尊敬,但也是对熊廷弼而言,可祖大寿听了却有恍然大明白的感觉。

  熊蛮子,这个外号不是白叫的。后金军岂能不知这蛮劲上来,不光攻城会遭到拼死抵抗,破城后恐怕也是烟雾升腾、冲天大火。

  别人不知道,祖大寿还不清楚城中的布置?

  熊廷弼派来的人马,就有三百守卫仓库。还有锦衣卫百户杜振宇坐镇,引火之物齐备,就是准备万一城破,把仓库物资付之一炬。

  这个家伙不简单哪!

  祖大寿不禁对这个笑眯眯的家伙刮目相看,仔细想也是,草包饭桶能被圣上派来吗?

  就算圣上不了解,镇抚司也要派出精兵强将,免得办砸了差事不是。

  “苟百户见微知著,所言精僻。”祖大寿拱了拱手,说道:“祖某受益匪浅啊!”

  苟真怀笑着摆了摆手,说道:“祖将军客气了。这都是临行前,圣上耳提面命,亲授方略。”

  “圣上亲授方略,真是令人羡慕。”祖大寿感到惊异,再想到皇上的“手艺”,又有些释然。

  苟真怀向着京城方向拱了拱手,说道:“圣上说啊,这建奴就是一伙强盗土匪,穷疯了才如此凶狠。可他们不抢掠,就没法儿活,可怜见的。”

  啧了啧嘴,苟真怀还真有点悲天悯人的表情,但这也只是一闪而逝。

  他的脸上再现笑容,却有些阴,有些狠,“只要咱们不给他抢到东西,没吃的,没穿的,也不用打他们,几年也就垮了。这叫经济危机,圣上说的,咱还不是很明白。”

  “圣上英明睿智,目光如炬,一下就看破了建奴的软肋。”祖大寿拱手道:“一群野人,不耕不织,困也困死他们了。”

  苟真怀呵呵一笑,说道:“话是这么说,可这城防啊,还得加强守卫。谁知道那帮野人会不会抽疯,不要命地前来攻打呢?”

  祖大寿点头赞同,说道:“有备无患,此诚万全之策也。”

  苟真怀摸了摸腰间的刀,东张西望地找了一下,开口问道:“何守备哪里去了?”

  不等祖大寿回答,苟真怀摇头道:“某还未与他讲刀法的精髓,身形步眼、神情兼备,这可缺一不可。何守备这气势还行,只是听个皮毛,可不能自己瞎练。”

  “祖将军——”苟真怀向着祖大寿一拱手。

  祖大寿赶忙笑着说道:“苟百户请便。何守备真是幸运啊,能得苟百户这,这个什么刀法的真传。”

  “哈哈哈哈,祖将军记好,在下所练的乃是五虎断门刀。”苟真怀笑着拱手作别,下了城,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去找何可纲去了。

  祖大寿目送苟真怀离去,微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不让建奴抢掠到物资,困死他们。

  看来圣上是赞同熊廷弼的三方布置之策,也就是说,熊廷弼将得大用,圣上好象也不准备在辽东与建奴纠缠不休了。

  否则,这放弃无数的堡寨,迁走所有的辽人,就说不过去了。绝决、果断,圣上虽是年轻,这般大魄力却令人刮目相看啊!

  是退到山海关,还是锦州、大凌河、宁远,若有所思的祖大寿拍了拍冰冻的城墙,好象临行的告别。

  ……………..

  

第六十七章 这城啊,稳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