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戚氏兄弟

  唉,前几天还夸你是个能搂钱的好爷爷。可现在,朕要骂你是个混账王八蛋。

  朱由校看着面前显出苍老之态的戚柞国、戚昌国兄弟二人,心中叹息,更是臭骂万历这个坏爷爷。

  张居正死后不久,即遭到了清算,连带着他赏识和提拔的戚继光也被牵连。

  先是由蓟镇总兵调任广东总兵,也就是被万历赶出了京城。接着,万历帝又以戚继光是张居正的党羽为名,革其职位,夺其俸禄。

  就这样,军功赫赫的战神戚继光,黯然返回蓬莱老家。

  一代名将的晚年更是凄凉而孤独的,甚至连抓药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在贫病交加中与世长辞。

  对于国有大功的将军名将,坏爷爷万历竟如此狠心。还有对尸骨未寒的老师下手,弄得张居正家破人亡,还差点被破棺戮尸,真是猪狗不如。

  混账王八蛋,丧良心的猪狗,朱由校把万历骂了个狗血淋头,但这又有什么卵用?

  至于戚祚国等兄弟,只是当了一个小官,或者是世袭祖业,却没有继承戚爷爷的文韬武略,和戚家军也没有什么关系。

  就连浑河血战中,戚爷爷的侄子戚金所率领的部队。从严格意义上讲,也不算是真正的戚家军了。

  戚爷爷已经走了三十来年,戚家军也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拿着戚爷爷的兵书战策,照着戚爷爷的练兵法,能够再复制出一支百战百胜的“戚家军”吗?

  朱由校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也认为就算戚爷爷再生,也不会同意这样的想法,反倒会臭骂他一顿。

  作为能够灵活运用、不断改进战法的名将,用一个现代词语形容,那就是“与时俱进”。

  三十多年了,武器装备有变化,战法有变化,甚至是敌人都变了,哪能还照搬照用?

  要是戚爷爷在,肯定会调整、改变,继打倭寇的“戚家军”,打蒙古的“戚家军”,再打造出一支能对付建奴的“戚家军”。

  “《戚少保年谱耆编》既已刊印,便多印一些,朕出内帑一万两助之。”朱由校脸上和熙,心中却是暗自叹惜,戚爷爷的后人,不如其祖远矣。

  “臣谢万岁隆恩。”戚祚国和戚昌国跪倒叩首。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朕欲建新军,你们的子侄有强健知书,且愿从军报国者,可说与朕知。”

  戚昌国想也没想,叩首道:“臣有三子,盘宗、显宗、振宗,皆愿征战沙场,为国效力。”

  “臣有两子,也皆可为国效力。”戚祚国也没太犹豫。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两位爱卿各送一子入军吧,刀剑无眼,朕不欲使忠臣无后。”

  “臣已有孙儿,不虞无后。”戚祚国再度叩首,说道:“敢请圣上收下微臣两犬子,马革裹尸,亦是他们的荣耀。”

  “臣有一子足矣。”戚昌国再度表忠。

  朱由校笑了笑,说道:“两位爱卿忠心可鉴,朕已知之。朕已决定,各送一子,便不必多言了。”

  说着,朱由校朗声说道:“戚祚国、戚昌国,名将之后,忠心为国。着戚祚国荫登州卫指挥佥事,赠骠骑将军;戚昌国,荫锦衣卫指挥,赠昭勇将军。再同赠蟒玉,戚昌国佩绣春刀。”

  “臣谢万岁隆恩。”戚氏兄弟磕头谢恩。

  登州卫指挥佥事,是戚家世袭的职位,戚爷爷的军人生涯便是从此干起。

  而锦衣卫指挥听起来风光,但只是一个虚职,是为了奖励大臣后代所设,没有什么权力。

  透过敞开的殿门,望着戚氏兄弟离去的背影,朱由校抿起了嘴角。

  希望你们的子侄之中能有可堪造就的人才,能重振戚家门楣,重振戚爷爷的威名。

  收拾心情,朱由校批阅了一会儿奏本,宫人禀报,袁可立前来晋见。

  会试结束,试卷批阅得也很快,朱由校看过袁可立和徐光启的呈奏,也亲选了一些有专长的举子。

  虽然会试非常重要,但后面的殿试才是最后一关,状元、榜眼、探花亦将在殿试后产生。

  作为会试的主考官和副主考,袁可立和徐光启算是解放了,可以各去忙自己的公务。

  袁可立已经被定为登莱巡抚,为避免临阵换将,朱由校原准备等广宁战事终了,再让老师赴边接手陶朗先的工作。

  但袁可立却执意要先去登莱,暂以赞理军务的名义,熟悉登莱的地方备兵,以及登镇的情况。

  要说现在让朱由校最信任、最尊敬的,非两位老师莫属,孙承宗和袁可立,徐光启还要差了一层。

  而令朱由校感到心痛和惋惜的,却是两位老师的年纪。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还要肩负重任,出外赴边。

  每想到此,朱由校就更恨那些不干正事,乱喷胡骂的王八蛋。历史上,两位老师在外辛苦劳累,还有言官大肆攻讦。

  所以,朱由校在决定派出老师赴边的同时,也暗下狠劲儿,谁敢乱喷老师,就让谁滚粗。

  特么的,实心干事的全被耍嘴皮子的给祸害了。这样的政治生态,这样的朝廷,还能有好?

  “袁师请坐。”朱由校对须发皆白的袁老师不仅是内心的尊敬,实际行动上也不含糊,令宫人搬来椅子。

  “陛下,这是——”袁可立有些疑惑,也有些惶恐,这似乎不是人臣之礼呀。

  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袁师不必惶惑,这是朕对袁师的褒奖和尊重。能有此待遇者,唯袁师与孙师。嗯,徐保罗亦可坐上一坐。”

  停顿了一下,朱由校又补充道:“这是朕命人打造,非是朕亲手制作。”

  这椅子可不是绣墩,有靠背有扶手,还铺垫着软毯,坐着那叫一个舒服。当然,没有龙椅那么宽大,以示君臣的区别。

  “老臣谢陛下恩遇。”袁可立顿感欣慰,皇帝又没不务正业去打木匠,这份尊师之心得领受,便谢恩后坐了下来。

  朱由校命宫人奉茶,才缓缓说道:“袁师年事已高,还要为国赴边,朕实不忍心。但弹压登莱,非袁师不可。”

第六十九章 戚氏兄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