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袁可立赴边

  袁可立笑着拱手,说道:“老臣虽已六十有几,然身康体健,尚能为陛下分忧。”

  朱由校也笑了,说道:“袁师老当益壮,朕心甚慰。此去登莱,袁师尽可便宜行事,不必受他人掣肘。”

  “朝中若有攻讦袁师者,朕为袁师挡之。”朱由校的脸色变得严肃,冷笑道:“朝堂风气日坏,也到了整顿的时候了。”

  袁可立心中一惊,赶忙说道:“言官议论或弹劾,乃是本职,陛下不可过激。”

  “言官论人当存大体,党同伐异、恶意攻讦,岂是本职?”

  朱由校摇了摇头,但也没就此深论,岔开话题说道:“朕决意东江开镇,此与袁师同。毛文龙看来是可用之将,但袁师要注意,即便赏识,也须节制,至少也要比较准确地掌握东江镇的人员和作战情况,如虚报瞒报这样的劣迹,不能在东江镇发生。”

  袁可立点头道:“陛下所言极是。其他军镇积习难改,要戒除费时耗力。东江镇新开,便做得周全一些,将此恶习提前灭杀。”

  朱由校说道:“朕已往东江镇派了锦衣卫,负责情报侦悉和督饷核员。以后,他们就向袁师汇报,方便袁师了解情况。”

  “陛下未雨绸缪,为老臣铺路奠基。”袁可立甚是感动,躬身拱手道:“老臣在此谢过陛下。”

  朱由校笑了笑,说道:“有些事情由朕做,还是要方便些。待袁师上任后,节制两镇,凡一应兵马钱粮、征收调遣、防剿功罪尽归经理。朕只管筹银拔粮,不使袁师有窘迫之难。”

  “圣眷深厚,老臣唯有鞠躬尽瘁,以报陛下。”袁可立起身跪倒,拜谢圣恩。

  朱由校亲上前扶起老师,说道:“袁师多保重身体,朕欲以十年为限,剿灭建奴,重振大明。袁师可拭目以待,见朕之功业。介时,咱们举杯畅饮,师生同庆。”

  袁可立连连点头,又激动又感动,一时竟凝噎难语,“老臣,老臣定当存老迈之身,见陛下创太平盛世,功盖汉唐。”

  朱由校慰勉再三,请袁老师推荐几个当用人才,又请袁老师至沙盘前,探讨了一番打怪攻略,嗯,是剿奴方略。

  袁可立告退之际,朱由校又拿出个木匣,告诉袁可立这是联络密码,以后有机密奏疏,可由镇抚司锦衣卫直呈御览。

  对于密码,袁可立不甚了解,但少年皇帝说了里面有说明,操作也简单,便告退回去细加研究。

  袁可立刚走,朱由校便令宫人送酒菜至袁府。

  若是留袁老师用饭,袁老师是个守礼君子,吃得肯定不自在,倒不如在家里随兴畅快。

  ……………..

  骆思恭斜签着身子坐在绣墩上,汇报着自己在天津、登莱、皮岛的经历,对天津巡抚毕自严、登莱巡抚陶朗先、参将毛文龙,以及东江军几位将领作出了自己的评价。

  少年皇帝笑呵呵地抱着又长胖了一圈的白猫,手里捏着猫咪的两个前爪,作敲鼓状,一会儿缓,一会儿急。

  也只有白娘娘变得傻傻的时候,才会让朱由校这么摆弄。准确地说,是小白更象一只猫咪,而不是猫咪成精的时候。

  虽然少年皇帝看似随意,甚至可以说是心不在焉,但骆思恭几十年的锦衣卫生涯,却告诉他,圣上听得很仔细认真,可不敢糊弄。

  果然,当听到东江军千总张盘的时候,少年皇帝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笑道:“张盘不错,应是可用大将。但是——”

  骆思恭竖起耳朵,等着圣上转折之后的评价,但半晌无声。

  “且在张盘建功之后再说吧!”朱由校沉吟了一下,摆手道:“骆卿,继续往下说。”

  “是!”骆思恭应了一声,心中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千户,为何会得到皇帝的称赞,连说到毛文龙时,皇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啊!

  终于,骆思恭汇报完毕,静等着皇帝的垂询。

  “骆卿认为毛文龙有胆有智,熟悉辽东山川地理,可为镇将。”朱由校轻轻颌首,说道:“卿又担心皮岛僻处海外,声息不畅,不易节制。很有道理,甚好。”

  骆思恭拱手答道:“万岁未雨绸缪,于东江开镇前安插锦衣卫,英明之至。”

  朱由校笑了笑,说道:“卿所选之人必能让朕耳目灵通,使东江镇掌于朝廷之手。”

  骆思恭犹豫了一下,说道:“臣选的都是精明强干之人,但人之善变,微臣却不敢为他们打保票。”

  “朕知道。将来若出了差子,也不会怪罪到你的头上。”朱由校摆了下手,猫咪趁机挣脱,敏捷地蹿了出去,跳到桌案上还回头瞪了朱由校一眼。

  朱由校吸足了猫瘾,开始更加认真地询问骆思恭,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

  朱由校终于停止了问询,慰勉道:“路途奔波,海上颠簸,骆卿辛苦了。回家歇息几日,再回镇抚司公干吧!”

  “微臣不敢言苦。”骆思恭躬身施礼,说道:“现下广宁战事危急,镇抚司应全力以赴,为陛下分忧。”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骆卿忠心,朕知之。镇抚司的刘侨不错,还有骆卿的儿子,亦是可造之才。嗯,且退下吧,稍后便有恩旨。”

  “微臣告退。”骆思恭不及细想,弯着腰,退了下去。

  锦衣卫乃天子亲军,骆思恭更以以东宫侍卫,提缉内外防护,尽职保护朱由校的人身安全,可谓劳苦功高。

  而且,骆思恭在任时,锦衣卫的主要职责是为“三大征”服务,工作重心是对外作战,象刺探情报、传递信息乃至直接参与作战,出力很大。

  现在,朱由校依然让锦衣卫的工作重心对外,对内也有,却不比东厂。

  军事,朱由校最为关注上心,也最恨将领们的隐瞒欺骗。

  而且,以文官监督,好象效果不好,容易引起武将的抵触和不满,还与他要提升武人地位的计划相冲突。

  锦衣卫呢,能看能听,督饷核员,却不干涉军事指挥。虽然也会有个别贪渎的,但朱由校倚为耳目,也是无奈之举。

第七十章 袁可立赴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