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大战将临

  “汗王,复州急报。”帐外的亲兵再次进来,躬身禀报。

  老奴皱眉,实在不想再听什么坏消息,令人厌烦。

  皇太极挥手示意了一下,说道:“把急报拿进来,让信使在外等着。”

  不一会儿工夫,亲兵将急报拿了进来,看了一眼努尔哈赤,有些犹豫。

  老奴冲着皇太极作了个手势,简短地吩咐道:“你来念。”

  “是,父汗。”皇太极拿过急报,验看封印无误才拆开观瞧。

  看完急报,他眉头微皱了一下,并没有全部照念,而是择其重点,“毛文龙率部登陆奇袭,攻占黄骨岛堡,并烧毁周边村庄,尽迁辽人而去。”

  “毛文龙?”老奴坐直了身子,有些吃惊,也很是疑惑。

  毛文龙经镇江、铁山连败,带着难民逃入朝鲜,听说躲到鸟不拉屎的皮岛去了,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卷土重来?

  皇太极看了一眼父汗,又补充道:“据复州急报上所说,黄骨岛堡有兵二百多,披甲三十七,无一幸免。”

  这样的话,毛文龙所率的人马应该不少于一千,或者是更多。

  老奴粗略估算了一下,觉得昨晚传出的命令有些不妥。凭盖、海、复三州的留守兵力,要对付两支明军,有些吃力。

  而且,明军下一步的行动会指向哪里呢?沿海漫长,有些防不胜防啊!

  “明军袭扰,不过是牵制我在外大军,不足为虑。”老奴思虑再三,觉得不能被敌人的行动困扰,还是集中精力对付广宁这块硬骨头,“给复州、盖州等地传信,命他们坚守堡寨,不可轻举妄动。”

  皇太极点头赞同,从时间上看,明军水师出动之快出乎意料。但也是因为速度太快,必然很仓促,动员的力量不会太大,对占领地的伤害也有限。

  所以,不能让敌人牵着鼻子走。急着回军,才是敌人希望的,正中敌之诡计。

  ………………

  夜幕降临,广宁城中却还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劳作场面。

  士兵、义勇、城中百姓,数万人一齐动手,号子声、工具敲打声响成了一片。

  一棵棵树干和木料被简单加工,从城墙垛口的射击孔斜着塞出,相邻的两根在远端尽量接近,或是交接成三角,或是形成没有顶端尖角的形状。

  然后是一块块板子或木料铺上去,形成了一个突出城墙数米的平台。平台周围钉上几根木柱,挂上麻袋或草帘,掏出几个洞,再浇上水……

  知府高邦佐开始是迷惑不解的,不知道费这力气要干什么。等到冰冻的平台不断形成,再仔细观察,他才琢磨出点门道来。

  几十根细如矛杆的树枝一头削尖,又被横竖捆绑成松散的方形,用绳子吊到城下,再泼水冻住,类似梅花桩,形成了一道保护城墙的屏障。

  一棵棵带着铁箍的树木从城下抬上来,调整好角度,在城垛口架好,直指向城外。

  这玩艺儿——高邦佐慢慢地在城墙上走着,不时伸手摸摸冰冷的树木,神情有些怪异。

  城下点着松明火把,成百上千的工匠挥舞着工具,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从上午开始,已经干了近一天,可工匠们只是累得受不了才去休息一会儿。

  高邦佐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工钱给得高,更是为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在辛苦劳累。

  花吧,赏吧,城要破了,仓库里的东西留着还有啥用,不是付之一炬,便是便宜了建奴。

  这般紧张的忙碌和布置,谁都知道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挺过去就是海阔天空,撑不过去便是满城的血火屠戮。

  迎面走来了熊廷弼和几个亲兵,高邦佐赶忙上前见礼。

  “高知府辛苦了。”熊廷弼还礼,开口说道:“木料有些短缺,还得麻烦高知府带上衙役,招一批百姓,将校场的木栅全部砍下运来。”

  高邦佐连忙点头答应,说道:“下官应该做的,何来辛苦二字。”

  看着高邦佐离去,熊廷弼继续沿城巡视,在一段平台搭得很多的城墙处遇到了马乘飞等人。

  “见过经略大人。”马乘飞拱手一礼,便指着平台和城墙说道:“某觉得可在城墙也立杆张幕,抵挡建奴弓箭射击。还有这上下移动,也不甚方便。”

  熊廷弼点头赞同,说道:“马百户言之有理,本经略这便派人再行加固。”

  马乘飞笑了笑,说道:“大人在辽东呆的时间长,看这天气,不知几时能化冻?”

  熊廷弼胸有成竹,说道:“至少还要月余,足够拖到建奴撤退。”

  “那就好,那就好。”马乘飞轻出了一口气,眯起眼睛望着城外的后金营寨,“建奴亦在连夜打造器械,再度来攻时恐怕要从早至晚,厮杀经日了。”

  熊廷弼捋着胡须,颌首道:“恶战在所难免,只要本城兵民一心,众志成城,本经略对守住城池,还是有信心的。”

  马乘飞转头看了看城中各处的灯火,嘿然一笑,拱手道:“某也极有信心。那某就不耽误经略大人巡察了,告辞。”

  “马百户请便。”熊廷弼微笑点头。

  看马乘飞走远,还听到低声的抱怨,“烧刀子是喝不成了,别的酒,没劲哪!”

  熊廷弼转过头,脸色严峻起来,对参议邢慎言沉声说道:“从城中百姓中征召精壮,扩充义勇。库中的绸缎布匹,尽可作为赏资,务必要再增三万义勇,以助守城。”

  “卑职遵命。”邢慎言躬身领命,带着数人下城布置。

  熊廷弼又对佥事韩初命吩咐道:“从先前义勇中挑选强悍者,补充军队,越多越好。”

  “卑职明白。”佥事韩初命拱手接令,转身而去。

  熊廷弼吐出一口长气,白雾腾起,又在脸前迅速消散。

  胜负在此一举,只要挫败后金军的猛攻,其黯然撤退便是可以肯定的。

  就凭建奴的家底,长期围困做不到,攻打城池又伤亡惨重,何去何从,相信老奴会做出明智而又无奈的选择。

  他伸手拍了拍城垛上的佛朗机炮,厚重冰冷的感觉仿佛给他又增添了气力,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

  

第八十八章 大战将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