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朝堂惯例,罢官良招儿

  俺是皇帝耶,一周双休,不过分吧?

  朱由校从王良妃那里回到乾清宫,看着书案上的几撂奏疏,不禁轻抚额头,还是停不下来呀!

  “念吧!”无力地挥了下手,朱由校斜倚在椅中,心情不是很好。

  刘若愚已经把奏疏分类,指着其中几份请示道:“陛下,这是弹劾兵部尚书张鹤鸣的。”

  朱由校抿起嘴角,感到了几分快意,说道:“都有谁呀,把名字报一下,内容就不用念了。”

  明制,朝官一经言官弹劾,不论虚实,即须先上疏辞官,弹劾不当,再由皇帝慰留。

  因此,言官得以任意弹劾,以遂其私,朝官也结纳言官,以攻击对手。

  兵部尚书张鹤鸣倒是恋栈权位,但有人弹劾,还不是一个两个,他也得走这个程序,正好遂了朱由校的心思。

  刘若愚翻看着禀报道:“给事中刘弘化、惠世扬、周朝瑞,御史江秉谦、何荐可、谢文锦,还有辞官归乡的原吏部尚书周嘉谟。”

  “都是什么罪名啊!”朱由校的手指轻快地叩击着椅子扶手,声音愈发清朗起来。

  刘若愚正拿着周嘉谟的驰疏,便展开说道:“周嘉谟弹劾张鹤鸣主战误国罪。”停顿了一下,他又挨个奏疏进行禀报。

  朱由校抬手制止了刘若愚的禀报,说道:“邸报明发,交内阁廷议。”

  刘若愚应了一声,全部照办,心中明白,圣上如此处置,根本不给张鹤鸣脸面。张鹤鸣若知机求去,或许还能脱罪致仕。否则……

  有王化贞这个吹牛大王,拿下张鹤鸣不在话下,就等着有人弹劾呢!要是没人,朕就自己找。

  而首辅叶向高,是王化贞的座师,在“经抚不和”中也倾向王化贞,也有失察之过。

  按照当时的朝堂惯例,叶向高也是要上疏请罪并请求解职的,朱由校顺水推舟,就又能打发走一个。

  挺好,这样挺好。不兴大狱,不罗织罪名,咱就实打实的来。跟文官集团斗,要耍阴谋诡计,那都是欺负你们。

  朱由校心中盘算着,怎么把赵南星也拿下,让内阁多腾出几个位置。

  “万岁,给事中傅櫆劾赵南星‘紊旧制,植私人’……”

  耶,正想招儿呢,天上掉下个粘豆包。

  朱由校精神一振,也不听刘若愚念完,便摆手道:“明发邸报,交内阁廷议。”

  刘若愚暗自咧了下嘴,皇上这般布置,等于是又赶走了一个。

  没错,这就是当时的政治传统,或者叫朝堂惯例。

  官员一旦被人弹劾,通常的做法有两种:一是上疏自辩,二是乞休请辞。

  如果一开始,皇帝就倾向于被劾官员,往往会留中不发,也就是把弹劾的奏疏压下;要是连篇弹劾压不住,皇帝也会在官员乞休请辞时,慰勉挽留。

  而朱由校把弹劾奏疏明发邸报,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倾向,好象是付之公论,可也会让人猜测皇上没有回护赵南星之意。

  接下来,估计会有更多的人跟风弹劾,谁让赵南星得罪太多的人呢!

  在万历二十一年,赵南星任吏部考功司郎中,第一次参与京察时,便放出狠话:“内察之典,六年一举,君子疾邪,小人报怨,皆于此时。”

  什么意思,很简单。“咱东林党有权了,六年一次啊,真不容易。抓紧了,别错过,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往死里整哈。”

  意思是这个意思,可读书人得整得文雅点,明明是排斥异己,可还挂着君子小人的名头。

  什么君子小人,什么去邪用正,说得冠冕堂皇,就是党同伐异。

  不管你能力如何,不管你政绩好坏,专以阵营论正邪。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京察,也亏赵南星还腆不知耻地标榜“事有益于国家,即所当为。人有合于道义,即所当与。本无可避之嫌。”

  那次京察也被视为是东林党崛起的标志,从此以后朝廷党争再无宁日。

  现在,三十年过去了,又到了报怨报仇的时候了。赵南星还执掌吏部,岂不是要更变本加厉的区分君子和小人?

  邹元标被劾求去,标志着围绕京察的争斗已经开始。赵南星成为众矢之的,毫不意外。

  历史上,赵南星等东林党人便通过天启三年的京察,把与他们对抗的、意见相左的,甚至是东林党中的一部分温和派,都清除殆尽,大有独霸朝政之势。

  然后就简单了,被排挤打击的官员站在了一条战线,投向了魏大爷,形成了被称为“阉党”的政治集团。

  但朱由校没有时间等,尽管等到文官集团分裂,收拾起来更轻松,也不会让他背上骂名。

  昏君怎么了,死后你刨我坟哪?俺是唯物主义者,烧成灰都不在乎,怕个球!

  这个傅什么,朱由校想认识一下雪中送炭的这位官员,看了一眼奏疏就皱了眉。

  魁就魁吧,你加个木字旁是几个意思?要不是刘若愚刚才念了,老子都特么不认识。差评!

  朱由校放下奏疏,也没好意思问刘若愚,这个木头魁是个啥意思。

  刘若愚则继续把奏疏一一念给皇帝听,当读到户部尚书李宗延的奏疏时,朱由校的脸色甚是难看。

  迁徙辽人入关安置,养兵发饷……财政有缺口,李宗延请朱由校拔发内帑。

  倒不是心疼钱,嗯,也是真的挺肉痛。朱由校思虑再三,决定再拔内帑救急。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呀,自己省了又省,又能支撑几时?

  “宣魏忠贤入宫觐见。”朱由校算了下时间,狠下心来,殿试之前搞个大动作,先弄点钱花花,也震慑一下朝中众臣。

  刘若愚又拿起一份奏疏,朱由校歪在椅中,甚是无聊。

  “天津督饷侍郎出缺,内阁廷议由户部左侍郎郑三俊出任。”

  朱由校想了想,摇头道:“此议不妥,天津巡抚毕自严有经济之能,着进毕自严右都御史、户部左侍郎,并兼领督饷侍郎。”

  停顿了一下,朱由校又接着口述道:“南京库藏空虚,诸省额解钱粮亦呈萧条之势,着户部左侍郎郑三俊转任南京户部尚书,前去清理整顿。”

第八十九章 朝堂惯例,罢官良招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