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血战广宁

  熊蛮子果然在城内!

  远处是血火拼杀的战场,近处是显得越来越焦躁的属下,老奴依然是沉稳镇静的神情,但心里却感觉到沉重的坠落。

  形如怪兽的望台、塔楼被一座座破坏、摧毁,或冒着火焰、腾起浓烟,或残破塌倒,垂死般瘫在地上。

  城上的火炮、守城弩,乃至普通弓弩射出的火箭,是如此集中猛烈,将建奴数天的劳作化为乌有。

  老奴知道城上的伤亡也不小,但守军前仆后继,仿佛切不断的洪流,始终保持着凶狠猛烈的反击力度。

  钩梯、云梯很快就要架上城墙,最惨烈,也是伤亡最大的蚁附攻城,马上就要呈现在老奴等人面前。

  城头的火光一个接一个闪现,密集得令人目炫,有些沉闷的声音随之传来,那是火炮在轰鸣。

  城下的建奴遭此打击,密集的攻城队伍如被狂风卷过的稻田,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倒伏,无数建奴倒地惨叫哀嚎。

  老奴眉头一皱,心中震惊。如此多的火炮,这明显超出了事先搜集的情报。

  他不由得转头看了李永芳一眼,却见李永芳的嘴张成了O型,瞪大的眼中满是震惊。

  密集的火炮轰击完毕,便看见无数滚木从城上推了下来。老奴等人不知道,这是松树炮、榆树喷在完成最后的使命。

  滚木推完,便是闪着火星的火罐、轰天雷、万人敌,如下雨般倾泻而下。

  爆炸的火光,喷吐的烟雾,升腾的火焰,瞬间在城下形成了烟火之海,视线模糊中,无数建奴倒下、跳腾、惨叫、惊呼,不少云梯也燃烧起来。

  在盾牌的掩护下,无数明军闪现身影,将挟在腋下的三眼铳对着城下施射。铅丸密集,激射而至,毫不留情地将建奴打死打伤。

  没有了望台、塔梯的威胁,城上的佛朗机炮调整角度,装填霰*弹,每一炮轰出去,都能将一群建奴打得血肉横飞。

  城下的建奴承受着血火的洗礼,依旧逞着悍勇,架起云梯,往上攀登。

  呯,呯,呯!连着几声轰响,几颗铅丸从侧后射来,将梯上的建奴打得连连跌落。

  伸出城墙的平台上,守卫着五六个明军士兵。

  在队友顶着盾牌的掩护下,两个明军士兵将还在冒烟的三眼扔回城墙,再度操起脚下的备用,透过射击孔,点火施射。

  大概十几米一个平台,探出城墙,如同一个个空中堡垒,或弓弩,或三眼,与城墙上的武器,形成了交叉火力,不断地把死亡带给城下的敌人。

  通!一架钩梯搭在了平台的尖端,紧接着便一颤一颤,带着平台也轻微震动。不用看,有建奴正在向上爬,想攻下平台,再从这里登城。

  持盾明军稍微侧身,将手里的锋刃递了出去。就在建奴在平台外刚露出眼睛的时候,猛地一捅。

  惨叫声中,建奴仰面从梯上滚落,把后面的同伴还带下去两个。

  杀!在齐声呐喊中,几杆长枪一起捅来,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城垛口的建奴,被推了下去,只把惊呼声留在空中。

  第三个吧?

  赵猛子收回长枪,额头上滚落的汗水流入了眼角,辣辣的有点疼,他歪头在胳膊上蹭了一下,又瞪大眼睛望着前方。

  还是五个人一组,同刺同收,但身边的战友已经换了三个。一个被箭矢射中面部,伤得极重;另两个伤势较轻,也被替换下去。

  带领他们的老兵肩上也挂了彩,拔掉箭矢胡乱包扎后继续作战。出枪的速度力道已经减弱,但时机掌握得好,更能稳住新兵蛋子的心。

  赵猛子自觉也掌握了不少门道,保命的有,杀敌的也有。

  比如稍微矮下身子,借助城墙和悬牌,就能避开很多的箭矢。再比如现在,敌人刚露出头盔时不要着急,等他……

  杀!老兵喊出的声音有些嘶哑,但另一个浑厚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弥补了气势上的不足。

  这个建奴中了两枪,还很顽强,摔落下去的时候一把抓住枪杆,把一个新兵手中的枪一起带到城下。

  赵猛子把自己的武器塞到有些失措的新兵手中,飞快地从地上捡起一把利刃,往前走了两步,补上了短兵器的不足。

  “小子,好样儿的!”老兵咧了咧嘴,说道:“把刀给我,你还用枪。”

  没等赵猛子答话,身后上来了一队士兵,迅速替换他们,冷寒的枪尖直指向外。

  呼,退到后面的赵猛子长出了一口气,直觉得汗水透衣,却不敢瑟缩放松。他们虽然暂时被替换,可却要随时补位。

  而在他们后面,在刀盾手的掩护下,一排明军紧贴着女墙,正在往三眼铳中填药装弹。这玩艺儿野战不行,在守城的近战中却甚是犀利。

  如果老奴和他的将领能越过城垛看到城上的情景,绝对会被浇灭大半的破城野望。

  宽有十余米的城墙上,明军一队队有序地排列着,枪刀闪亮,等着上前厮杀。

  城下还不时派上援军,运来守城武器,将死伤者抬下,并补缺换人,始终保持着优势兵力。

  城内炊烟袅袅,家家户户都领到了官府发放的粮食,做着饭菜,并送往前方,让经历激战撤下休息的士兵吃上热饭、喝上热汤。

  城上的炮火已经弱了很多,守军快坚持不住,再攻一阵,再攻一阵,就能破城了。

  城下已经尸体枕籍,烟火升腾。老奴也忍不住心中的焦躁,手中马鞭子轻抽着马靴,紧盯着攻城的进展。

  一个平台上的明军伤亡数人,撤回了城墙。几支长枪立刻纷纷刺去,还有几支箭矢射了过去,将后面的两个建奴击倒。

  明军的制式长枪有两种,一种是抵挡骑兵冲击的拒马枪(长一丈三尺围圆五寸),也就是大约四米。

  另一种则是自戚大帅抗倭之后,在军中配置的长枪,名叫“线枪”,长度为九尺(大约近三米),粗仅一寸,重量只有三斤,与腰刀比拼差不多是平分秋色。

  而伸出城墙的平台差不多是三四米,明军士兵手握长枪一端,只要往前再伸胳膊,便在攻击范围之内。

  

第九十七章 血战广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