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 大奸似忠李三才

  皇太极眯着眼睛,沉默不语。好半晌,他纵马凑近代善,建议道:“大贝勒,应向城中射书,准许我军派人收拢遗体。”

  大贝勒代善眨巴眨巴眼睛,不太确定地说道:“城中明军会允许嘛?熊蛮子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皇太极很认真地说道:“即便不成,也可告知我军,是明军不义,不准我军收拢战死勇士的遗体。”

  代善想了想,眼睛一亮,颌首道:“老八想得周到,我这就去办。”

  古代战场上虽然有准许对手收尸的例子,但后金军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也根本没有打算遵守。

  可皇太极的想法很周全,如果能收,对活着的后金官兵是个安慰。否则,谁看着战友袍泽暴尸于野却无人管,也会心生悲哀失望。

  要是城上明军不准,对后金官兵也有了交代的理由。而且,这还能激起后金官兵的仇恨和怨毒,哪怕不再攻城,对日后的作战也有好处。

  这城啊,是不可能再攻了!

  皇太极兜转马头,最后回首望了一眼。

  夕阳西下,余晖把城上城下染得通红一片,如同淋上了一层浓重的鲜血。

  ………………

  猫咪不给力,小姬也不来带朱由校飞。纵然是心牵广宁,他也只能是耐下性子等待消息。

  李三才下诏狱的消息已经传开,官员们暂时没动,只不过是在等罪名确定,再为其申辩开脱。

  于是,朱由校一边令镇抚司加紧审讯,一边命东厂魏老公按照口供继续打击。

  同时,朱由校还让魏大爷放出风声,把李三才的罪名定为“大奸似忠”和“贪伪险横”。

  李三才在万历年间将被推举入阁时,就遭到了大量官员的弹劾,“大奸似忠”和“贪伪险横”便是其中的两个主要罪名。

  朱由校此时再用,等于是老调重弹,却暗中透着阴险。

  憋着劲要为李三才申辩的人,看到这两个罪名,估计会松下一口气。

  多大点儿事,当年那么大的弹劾潮,都没把李三才怎么地,顶多阻止了他入阁。现在也是一样,为他申辩一番,救他出来也不应该太难。

  于是,先是御史董兆舒、彭端吾等人上奏为李三才申辩,然后是给事中胡忻、曹于汴等人。见皇帝不加理睬,最后连赵南星、高攀龙也上疏挽救。

  “很好,很好。”朱由校看着为李三才申辩的奏疏,脸上现出寒意。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但却是好的方面。东林党为了救李三才,还真是卖力气,连重量级人物都赤膊上阵了。

  现在的情形很象万历三十八年,李三才被推入阁时的朝堂大争斗。那一次,可谓是党争激烈,图穷匕现,朝臣争辩数月还没有平息。

  连东林大佬顾宪成都跳出来,写信给叶向高和吏部尚书孙丕扬,极力称赞李三才廉洁、正直,为李三才辩护。

  现在的激烈程度自然是远远不如,因为没人弹劾已是平民的李三才,也没人与那些为其申辩的官员争执。

  但是否唇枪舌剑,是否争论不休,对朱由校来说,都不重要。对这些为李三才申辩的家伙,他只有一个处理办法,那就是滚粗。

  如果说以前如何区分真正的东林党,朱由校还不好判断,可现在却是昭然若揭。

  “很好,很好。”朱由校重复着这两个字,既是愤怒,又有种解脱之感。

  早蹦出来早好,一举扫清,岂不美哉?

  朱由校提起笔,刷刷点点连写两份密旨,封入匣中,令人分送东厂和督抚司。

  该是收网的时候了,倒要让天下人看看,那些自诩正义、满口圣贤的王八蛋,到底是什么货色。

  ………………

  明成祖时,将锦衣卫镇抚司分为南、北两司。

  其中“南镇抚司”负责本卫的法纪、军纠。“北镇抚司”专理钦定案件,拥有自己的监狱(诏狱),可以自行逮捕、刑讯,不必经过司法机构。

  锦衣卫千户刘侨,甚得骆思恭信任,也极为遵法守纪。骆思恭在外公干,镇抚司便由他代管,而审讯犯人也由他负责。

  刚刚审完李三才案的犯人,将人犯收监,指挥使骆思恭便前来询问,同来的还有东厂的掌刑千户徐魁。

  虽是东厂掌刑千户,却也是由督抚司所派,原是锦衣卫的千户,与刘侨也是相熟。

  见礼已毕,骆思恭往椅中一坐,便开口问道:“刘千户,案子审得如何?”

  刘侨躬身答道:“李三才还未招供,但其府上的管家、账房,都问出了口供。再有搜到的秘账,贪渎之罪应是无疑。”

  骆思恭点了点头,说道:“动大刑吧!七天之内必须审结,时间紧哪!”

  刘侨猜测是宫里催得紧,便躬身应喏。

  徐魁见骆思恭的目光投过来,笑着取出几份文书,递给刘侨,说道:“这是东厂侦缉的一些情报,还有几个通州大商人的检举。人呢,已经带来了,刘兄可以开审录口供。”

  刘侨伸手接过,说道:“多谢徐兄。添上这些材料,李三才就是不招,也足够定罪了。”

  骆思恭知道自己年岁大了,已将刘侨当接班人栽培。何况,圣上曾提起过一嘴,对刘侨的印象看似也不错。

  送走了徐魁,骆思恭又与刘侨研究了一下案情,细心指点了一番,才起身道:“某去看看李三才,有些话要问他。说不定,不用你再审,他就招供了呢!”

  刘侨赶忙跟随,却被骆思恭制止,让他先审通州大商人,不用陪他去监狱。

  知道骆思恭要问的话不简单,自己是不方便听的。刘侨送走骆思恭,回来后便召集人手,提上人犯,开始审讯。

  李三才总督漕运十年,那可是个肥得流油的美缺。

  在那时,漕运是南北的大动脉,粮食、商货几乎全部通过漕河运输。海运嘛,很少很少。

  所以,凡是干漕运总督的,免不了让人眼红,被人盯着,被人咬。李三才遭到的弹劾,也多数与贪有关。

  

第九十九章 大奸似忠李三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