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回 过贤山庄(2)

  这孙姓少年原本好不容易走入睡梦中去,依稀还闻见了鸡鸭的熏烤油香,却听先打村东头吵吵嚷嚷起来,且吵嚷声渐行渐近,侧目瞥见围过来众多的村民,好似哪个村户家中走了水,都来帮衬着救火一般,脸上一色的焦急万分。

  在人群中,一个粗壮且高拔的汉子搀扶引领着一位老者,走奔于众人头里,老者强迈了老胳膊老腿急走来,应是此处村长无疑。

  只听这汉子边走边与那老者讲话:“老村长,可了不得了,你道怎地,那娃娃胆敢冒犯本村灵石,正石上睡得踏实着哩,这不污了咱村的圣物?须得从重处置,万万轻饶不得胆大娃娃!”

  村长很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样,吹胡子瞪眼说道:“你这厮,既是得见,怎也不拉他下来再说?”

  这汉子似有一股子憨劲,咽了口涎水,面上大有失色,仿佛自己做了甚么忤逆之事,怯怯说道:“当时得见,我这里便傻了眼,什么时候遇见过这趟子事情,因而没了去处,也不及多加思想,又事关重大,大牛不敢擅自作为,这才急急引老村长前来主持与定夺。”

  村长听大牛这般无为说辞,明显有些气急败坏,说道:“这一村人,除了吃喝上榻,办不得一丝半点大事,哪日我若撒手作了古,你们却如何是好?”

  这叫大牛的汉子反挨了训斥,心里自是不痛快,又不敢多作辩解,忙转移了话头,说道:“老村长,再快些走,前面便是了。”

  老村长嘴里没剩下几颗黄牙与黑牙,漏着牙风,半抿着嘴,那老嘴就跟包子褶尖一个样,一副焦急万分真如哪家失火了状,两脚不停,也是不住催起众人来。

  “老夫晓得路……”

  “快,快,此乃祖上留存之物,碰不得,更沾污不得,若是看管不当,再要坏了本村风水灵脉,咱这一村上下老小怕是都要遭报应的,咱祖祖辈辈得下这一方安逸田园容身,不易呀……”

  “快些,都快些,别三天没吃没睡样!”

  孙书行丝毫没有惧怕这些村人的来势汹汹,仿佛这般大场景早已多有见识,如换作他人,知是惹恼了一村子人,恐怕早就脚底抹油能躲则躲了,质朴的村人,平日里老实巴交,热情待客,一旦要害处被人翻将起来,失手打死人的情形也是难免的。

  而此刻的少年只偷偷半睁睡眼,望了一阵,听了一阵,仍在那规矩石上躺着,对这些人的突然到来全然不顾,兀自斜躺自若。

  他心里就想开了:“一未偷抢了村里的一丝一线,再者无冤无仇的,也不能拿了叫花子模样的自己如何哪般才是……”

  这日捡着天好,一早打山下集镇而来,打算去到什么寺观里寻些吃饭活计,山上山下的,那可是两般光景,出家人总比市井之人向善些的,再不济,巧言骗得哪家主持接纳剃度,也过他个一回五天半月出家人的日子,总也落得个一日三餐。

  这才入了灵石村地境,一整天未进水米,浑身软耷耷的,再没有半点气力往山上去,只想躺了睡会儿,望借此回转些个气力,好去寺观里揽活挣口饭吃,因而懒得多加理睬,再要白费了气力,今日便上不得山了,因此上,孙书行重闭了双眼,只慵懒地翻转一番,索性背向了众人。

  老村长携同众村民一窝蜂般围上来了,忙不迭将他们的灵石围成个人墙,再挤不进一个孩童的小脑袋来,自然也走不脱哪个。

  老村长越看越是恼怒不已,一腔怒气堵得他一口老痰咳了半天也没能咳出,半道里又给咽了回去。

  回过神后的老村长接着一阵跺脚捶胸,这才说出话来:“赶紧,赶紧的,上去俩人,将这不识好歹的忤逆顽童给我……做紧架下来——这,这个样子成何体统,罪过啊,罪过!老夫这厢失渎,愿折阳寿以泄神灵愤……”

  村长应是一位信佛之人,哆哆嗦嗦着摆弄起手中的念珠来,之后好一通自言自语的嘟囔与默念,也只他一人听得见以及听得明了。

  两个粗壮汉子得了村长令,其中就有大牛一个,先是挽袖子,而后跨步上前,也不言语,一个抬头,一个架腿,来个眼神对视,打两头齐齐发力,再道声“起”,加之孙书行常年饱一餐饿一顿的,瘦弱得很,二人很是轻易地将他从规矩石上搬弄起来,一举给架空,再抬至一边空地,往地上狠劲掷了下去。

  这一跤着实让孙书行好好受用了一番,哪里想到会有这一出,人是飘着就到了地上,顿时没了睡意。

  只觉两眼昏花,一圈人围着,直打转转,笑脸的,怒脸的,都有,腰身更是疼痛难耐,尤其两个腚蛋子,像是裂开了一般,恰是跌在了一些破碎山石之上,腚上还嵌进了些许细小石渣,擦破了皮,本就过度浆洗易损的麻布裤子自然也因碎石炸了线,腚蛋子露了风。

第一回 过贤山庄(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