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回 过贤山庄(3)

  这时候,倔劲陡起的孙书行强忍了疼痛,“蹭”地爬起,摸着腚,抚着腰,环视众人,便即泼妇般拼命嚷道:“哎哟娘嘞——害命哩!谁,谁个上辈子缺德没好死的摔你小爷爷我,这还不算,兀自扰了小爷爷的清梦,梦中正要香喷喷整鸡入口哩,谁知无故又长出翅膀给飞了,结果就落了哪个贼人之手!”

  大牛窝气没处撒,指着他鼻子说道:“我叫大牛,就住村南,是老子摔你了,你待怎地,肥鸡没吃成,还要吃了俺不成!”

  转头又与村长说道:“老村长,瞧瞧这厮,明明犯下了大错,仍要不识好歹地在这里猖狂,口出污秽之言,臭骂我等,更是丝毫不见他半点悔意的模样,必须重惩了才是!”

  村长道:“那是一定要的!”

  孙书行兀自没闹清这么一块破烂石头对他们村到底有了多少厉害处,顶多光滑了些而已,山涧里并不少见,因而未能认清态势的严重性,嘴里仍是一副戏谑与调皮:“我说大牛哥哥,我说村长老儿,还有这一众人,小爷爷昨晚杀你们屋里人啦,还是一把火燎了你们谁家茅房了,犯了什么大忌,还要重惩小爷爷我!”

  听完这话,群情激奋。

  村长又是好一阵咳嗽,在一边气得不行,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确实得紧,这小儿顽劣之极,也不是咱村里头的娃,不知何处冒将出来的,定轻饶不了这顽劣小儿!本想他年龄尚小,若是知错悔改了,小以惩戒也便罢了,此时看来,绝不能姑息!”朝村众挥挥手,气急败坏地说道:“来啊,拿住了他,按了村规,先杖责二十板子,给老夫下劲地打,打死了作数!”

  众村民也是急忙应呵着:“对,打他,狠狠打,不打不知悔改!”

  孙书行听是众人这般说辞,想是犯了众怒了,老村长似乎也发了狠劲,且不像是说来吓唬人的,此刻自然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须得想个法子,暂时消消众人的一腔怒气,伺机脱身才是。

  当时灵机一动,孩童顽劣脾性顿起,只见他在地上胡乱打滚撒起泼来,滚到东边,又滚到西边,顷刻染了一身的泥土碎石,发鬓也越发乱了,灰头土脸的,一时惹得众人不知该笑,还是该怒。

  孙书行一边打滚,嘴里还要拿了戏文里听来的东西胡乱嚷嚷:“老家伙身为一村之长,也是不识好歹,可怜小爷我只躺了这么块烂石头,何以就要往死里打我,你们这一干人等,眼里尚且还有王法么,谁要是再敢碰了爷爷,若是打死了,找阎王爷评理去,若打不死小爷我,便去山下擂鼓告官,告到衙门里,让青天大老爷替我做这个主,治你们一村人的罪过,你们这是私设公堂,倒是自个儿做起明镜高悬的青天大老爷来了,小爷我不服,打死了也是不服……”

  这一番闹腾,倒真教众村民看了一出好戏般,指着地上撒泼之人,说什么的都有,笑作了一团。

  老村长正在气头上,压根不看,也不听,咬着牙道:“都干甚来了!大伙休要听他狡辩咋呼,打了再说,日后若是报了官,衙门里下来公差拿人问罪,一切事宜,由老夫一人担待着,不教大伙牵连,本村多年来的规矩绝不能一朝教他给坏了!”

  话音刚落,还是方才两个架摔了孙书行的大汉,想是村里执行村规的老手了,二人当即憋回笑去,一人手里持一根棍棒就过来了。

  大牛俯下身来说道:“起来吧,起来吧,小子,那不是你家炕头,叫你知道知道本村的规矩,留些念想与你,好收收心,也长些记性!”

  两条硬梆梆的棍子就已到了跟前,拄在泥地里,随时都会落在己身,公堂上杖责罪囚之事也有所耳闻,受刑之人无一例外,都被打个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身子弱点的,轻则打残,重则一发打死过去,绝非玩笑。

  孙书行平日里被人追打惯了的,也知道审时度势,见情势大为不妙,独自一人面对如此人众,显然敌不过,哪里还敢一逞口舌之利,再要纠缠下去,没有好果子吃,自然早走为上,心里如是计较,暗里早已提足脚力,见机腿脚抹油开溜。

  他先是爬出去几步远,嘴里哼哼唧唧不住叫“疼”,叫“打死人了”,佯装崴脚走不了路的模样,爬起又跌下,爬起又跌下,以叫对方放松些警惕,光顾着看戏,汉子手里的棍棒也来得迟些。

  只见那些村民果然又自仰头哈腰,笑出了声来,两个汉子也忍不住憋了笑,时机已到,孙书行这才猛然立起身,撒开两条腿,撞开俩妇人,就跑奔开了,也不敢往回瞅。

  后边村民回过神来,持棒的二人也及时反应过来,就死死追将出去,嘴里叫喊着:“哪里跑,那里跑!”手里棍棒高扬,紧跟抡甩,不住地往孙书行身上横扫竖劈。

  孙书行脚上不停使力,也不探方位,只顾奔走,并未留意身后情形之凶险,恰恰没能避过大牛的那一棒,硬生生给抡在了右腿腿肚子上,一阵恶痛酸麻立时由下而上,传遍了全身,一个踉跄趔趄,跌倒趴了在地,这回真真唤起“疼”来,真就伤了腿脚,眼见棍棒即刻又已朝着他的腚后袭来。

  两个腚蛋子就要在这棍棒下皮开肉绽,随便挨上一记,也不是吃素的,想也要趴上十天半月躺不得的,心想哪里能扎扎实实挨了这棍棒去?

  孙书行慌张无措间,不忘左腿使力,猛地一个向前窜身,滚爬到前方,先躲过二人紧随而来的棍棒,就地抓起满满一把泥土,回转身来,照准了就往二人头脸上撒去,紧接着又是几把。

  由于秋后干燥,多日不曾落雨,地上的泥土异常干松,极易抓起飞扬,二人贴得也近,顿时犹如米面兜头,迷住了二人的双眼,致使两个大汉忙不迭丢了手中棍棒,一阵挤弄双眼,只见不住流出浆黄色的泪水来,嘴里往外喷着土渣渣,禁不住糊弄着眼中粉尘,欲睁开眼,却又睁不得,十分痛苦。

  二人均是叫苦不迭,骂骂咧咧着要孙书行好看,逮着了一顿好打。

  另一个汉子显然吃怒得厉害了,不顾了眼口不适,摸起棍子,又待欺身上来,半眯缝着眼,先提起大脚,将孙书行踹出几步开外,连着几个筋斗才得以停住。

  孙书行只觉两眼晕乎混沌,这一脚吃痛得紧了,已是爬不起身子,再挪不得半步,这几把泥土可算惹恼了对方。

  迷迷糊糊就见跟前多了四条腿,显是两个持棍大汉又已到了近前,一举将他围住,眼见是走脱不得了,二人便又开始挤眉弄眼,此时再要动手,必是更下了几分狠手。

  孙书行心想:“今日小命休矣,干脆闭了双眼,躺在地上忍着疼痛,不再计较如何脱身逃跑,既然事已至此,将小命交由上天处置,若是时运到了头,阎王小鬼前来索命了,拿去便是,于天争命,白手徒劳,自家这般苦日子也算个头了;若是得以活命,又是自家的造化,命不该绝,将养将养,又得江湖。”

  想到这里,孙书行索性躺了地上不作计较,使上最后一招,打不过也跑不脱了时,便无赖“有种打死我”的架势,以往也是因此逃过不少劫数的,待对方打疲了,也无趣了,顶多半死不活,“身经百战”这些个年头,捱也捱过去了。

  两个恼怒汉子哪里猜得透他的诸般心思,一心想着将手中棍棒往这“小阎王”身上抡过去,至于死活与伤残,早已不在算计之中。

第一回 过贤山庄(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