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样的人设我不要!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脸谱下的大明在线阅读

脸谱下的大明

历史 / 两宋元明

260.83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来到这个时代,我想在绍兴和青藤一醉,想去翻翻那失传的《永乐大典》,想见见一生未曾一败的戚元敬,甚至还想知道兰陵笑笑生到底是谁?但钱渊发现,即使只是活着,也并不容易。在那波澜壮阔又诡异非常的嘉靖年间,那些或青史留名,或遗臭万年,或铮铮铁骨的大人物一个个出现的时候,钱渊发现这段历史带着和后世评价完全不同的脸谱qq群,1018040324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骑猪虎爷.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湛蓝陨星.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3名:梦亦如思.
    书友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扛着AK闯大明在线阅读
崇祯十七年春,闯军围困北京城, 延续两百七十余年的大明王朝风雨飘摇, 当是时, 北有满清多尔衮,南有黄虎张献忠, 西有闯王李自成,东有海盗郑芝龙, 值此危难之际, 医科大学的大三学生刘鸿渐魂穿到一个破落的士族家庭, 靠着一百把AKM, 拳打内贼东林党, 脚踢北蛮多尔衮,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怀揣着中兴大明的梦想, 且看刘鸿渐如何上演一番波澜壮阔的大明风流。 书友群:8588,0765(需要验证粉丝值2000以上)
行者寒寒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万历新明在线阅读
穿越成皇帝爽吗?说真的,一点都不爽,因为要担负的、要克服的,比草根还多。在一张涂满油彩的烂画布上重新作画很难,朱翊钧表示:如果上天再给一个机会,我还想再干500年! 书友群:感谢小龙V提供支持,企鹅962358765
摩碣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一品江山在线阅读
庆历五年春,范文正新政改革失败,富弼也跟着被下放,滕子京重修了岳阳楼,欧阳修喝得烂醉如泥,韩相公却依然高帅富,文彦博彻底成精;狄青成了大宋吊丝偶像,拗相公和司马牛才刚刚参加工作,包青天还没资格打坐开封府,苏东坡正在换牙,仁宗皇帝努力造人中……  就像上天的安排,大宋朝乃至华夏民族最杰出的一帮家伙,全都挤在这个年代粉墨登场。这是最华丽璀璨、最开明自由的年代,空气都令人迷醉。  但还有一个甲子,这个迷人的时代,就要毁灭在异族的铁蹄之下……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有没有幸免的可能?  一只蝴蝶,穿过千年的时空,来到了这个流光溢彩的时代,带你阅尽市井的繁华,带你‘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带你与最顶尖的家伙把酒言欢,带你找到所有的答案。  只是不知他扇动小小翅膀,能为这个世界,带来多少改变……
三戒大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庶子风流在线阅读
本是个平凡少年,意外得到光脑,一朝回到大明正德年间,成为士绅家族的一个私生子。 聘为妻、奔为妾,老爹居然是和娘私奔才生下的自己,生母身份卑微,作为庶子,叶春秋誓要活出一个精彩的人生。 在家族不被重视?那就科举来打你脸! 生母出身低下,不妨就为她去讨诰命! 朝堂上明枪暗箭,无妨,无妨,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伴君当真如伴虎?不然,不然,而今天子是正德。 传奇人生刚开始,娶娇妻,立高门,叶春秋从此不再低调做人,就是这样狂拽霸气狠炸天,美好生活从此开启。
上山打老虎额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士在线阅读
新书《纵目》已发,请各位移步《纵目》 文可治国,武可拓疆,这是一个文人的黄金时代,罗信,就在这个时代书写传奇。 新书《灵台仙缘》 当一个豪门弃子获得了灵台方寸山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同。 群:104962027
黄石翁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在线阅读
故事开始于崇祯十五年冬,神豪系统的明末之旅!
汉风雄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权宋天下在线阅读
醉死梦生八百年,醒来后, 家已破、国已灭。 身处蒙宋的纷乱年代, 天下需要纵横,兄弟需要生存 不愿在乱世中被吞食,只能为天下而拼杀。
老大河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我真的只是普通人在线阅读
只学过一学期理论的医学生陈恪穿越了。 不就是给狗做了个缝合手术顺便又割了根盲肠嘛,就因为这竟被老朱抓去给马皇后治肠痈。 可他只懂理论,不懂临床啊,即便侥幸救了只狗,那也顶多只能算是个兽医啊! 治,失败了,死。 不治,直接死。 苍天啊,他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怎就碰到了这么倒霉的一个事儿啊。
张六阳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帝国再起在线阅读
明朝末年,北地狼烟四起,江南歌舞升平。世界东方,海洋贸易,繁花似锦,重商主义的胚芽在银山之下破开种皮。  甲申国难,清军破关而入,中国分崩离析。铁蹄踏处,烟雨楼台,俱成灰烬,华夏民族的未来于黑暗之中浴血沉沦。  大厦倾覆,独木难支,穿越者以文官之姿逆势崛起,吹响汉家文明复兴的最强音!  已有270万字完本作品,人品保证,请放心收藏、订阅。
张维卿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脸谱下的大明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这样的人设我不要!

  嘉靖三十二年,癸丑年,元月十五。

  大明松江府华亭县。

  虽然地处江南,但寒风呼啸,路上行人零落难见,只偶尔见到几个穿着新衣的孩子蹦蹦跳跳。

  华亭最早为三国东吴华亭侯陆逊的封地,所以此地千百年来多以陆姓为首,当年陆机临终而叹“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传为佳话。

  不过元代华亭由县治升为府治,渐成文人墨客聚集之地,多有江南大族迁居至此,最著名的莫过于被誉为“东南众望、吴越福星”的钱氏。

  华亭城东多为大族宅院,其中有一条贯穿南北的巷子,因曾经出了位状元被县人称为“状元巷”。

  而这位状元正是钱氏一族的钱福,弘治三年的会元、状元,这条巷子里住的都是钱氏族人。

  巷南头几个闲汉正闲聊着,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郎快步走过,虽神色平静却脚步匆匆。

  “听说了吗?据说渊哥儿要去杭州。”

  “没办法,杭州那边的铺子得处置,据说还死了几个伙计。”年纪稍大的中年人抬头看看天,“看这天怕还有雪呢,真难为他了。”

  “不过渊哥儿性子倒是变了。”一个神色轻浮的青年故意大声说,看那少年郎脚步不停,哼了声嘀咕道:“这是怕了吧!”

  “要真怕了会和徐家闹翻?”一旁有人嗤之以鼻,“据说徐家那位落榜的亲手一棍子敲在他后脑勺上,渊哥儿晕了三天才醒,为此还误了去年乡试……”

  “徐家那边放出的风声……说渊哥儿骚扰徐家女眷……”

  “怎么可能!”

  “倒是听说渊哥儿称那位徐家落榜的‘黄兄’!”

  “哈哈哈哈……”

  众人一愣后都笑得前仰后合,还有人一边笑一边说:“难怪别人都说渊哥儿不让其曾祖鹤滩公专美于前!”

  “少湖公如今入了内阁,自然不想别人提起当年祖先入赘……”

  那个神色轻浮的青年嬉笑道:“嗨,鹤滩公这一支……不过风水轮流转嘛,说不定以后我也能和徐家一样生发呢!”

  “哈哈,那得先保证你儿子中进士。”

  “还得保证你别走得太早,徐太公可是没享多久的福呢!”

  在巷子北头一栋大宅门口站定,钱渊微微叹了口气,来到这个时空不过四个多月,但悲喜聚散尝了个遍。

  被那辆冲进咖啡厅的大巴车撞飞之,后能来到这个时代重获新生,这是喜。

  父母慈爱,家庭和睦也是喜。

  穿越而来居然是个秀才公更是喜,有个府试案首的名号更是喜上加喜,松江可是著名的科举强府。

  可惜喜之后都是悲,父亲、兄长外出经商,年节前传来噩耗双双丧生,连尸首都没能带回来,母亲、大嫂连接病倒,钱渊不得不担起重任,打点丧事,还要给一同丧生的伙计发放抚恤。

  如今才正月十五,但杭州那边还得走一趟,钱渊没奈何只能自己去,总不能让只有十岁的妹妹去吧。

  最关键的是,钱渊隐隐猜测,是自己引发了父兄丧生的祸事。

  初来乍到的自己在三个多月前拿出了一份这个时代极为珍贵的秘方,父亲和兄长贩运货物前往杭州、宁波一带收益颇丰。

  但两个月前噩耗传来,父兄从舟山沥港回宁波的海路上遭遇倭寇,船只被毁,人货两空,连尸首都没办法弄回来安葬。

  钱渊不相信那么巧,父兄走这条线已经好些年了,正好出手第一批新货就出了事。

  “渊少爷。”门口的老仆眼尖招呼了声,“夫人招呼过了,渊少爷只管进。”

  钱渊点头走进宅院,这是钱氏目前唯一出仕的族人钱铮的宅子,他也是钱渊的二叔。

  钱渊的祖父祖母早亡,父亲钱锐经商供其弟弟钱铮读书,后者嘉靖十四年中进士,选为庶吉士,但牵涉入夏言案被贬谪出京后愤而辞官,嘉靖三十年起复,如今任徽州府通判。

  钱铮出仕,其妻子陆氏留守华亭,两家一向来往密切,陆氏无子所以一向待钱渊如若亲子,这次打点丧事要不是陆氏派人协助,初来乍到的钱渊得满头包,他还以为弄个追悼会就算完事了……

  “渊哥儿来了。”今年才三十多的陆氏看起来像后世五十多岁,“你母亲今天如何?我已经拿了你叔父的帖子去请了顾家。”

  “谢过叔母。”钱渊行礼起身后说:“今天母亲好多了,我明日赴杭,家里还要拜托叔母照顾。”

  “分内之事,无需多说,只可惜你……”陆氏叹息道:“原本你应该去年乡试,这一耽误就是三年。”

  钱渊嘴角抽了抽,前身就是赴南京乡试的路上出了事,自己才穿越过来的,醒来之后弄清楚现状就一直喊头痛,要不然,府试案首乡试交白卷……

  不过也正是如此,自己在庄子上养病的时候费了不少工夫弄出了那份所谓的秘方。

  “不过性子倒是变了。”陆氏细细打量面前面容稚嫩但有丝丝风霜之色的侄子,“以后记得祸从口出。”

  钱渊嘴角抽搐了下,他去年穿越而来直到回了松江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时奔赴南京准备乡试的钱渊在路上碰到了同窗徐璠,不过这位可不是去参加乡试的,而是去京城抱大腿……其父徐阶前年末进位内阁大学士。

  徐璠和钱渊在同一家书院,和后者小小年纪就颇有才名不同,徐璠屡试不中到现在也没个功名,去年连府试都没过,只能走荫仕这条路。

  两人本来就不对付,路上相互之间冷嘲热讽,不过这方面钱渊比徐璠强的太多了。

  钱渊言语之尖酸刻薄在整个松江府都颇有名声,很多人都称其肖曾祖钱福,这位在坊间传说中……不能把死人说活,但能将活人说死!

  最后钱渊那句“黄兄”彻底撕破了脸,徐阶的祖父徐礼当年入赘黄家,直到其父徐黼做到八品县丞后才改回徐姓。

  徐璠嘴巴不利索,但动手倒是挺利索的,不过钱渊也带了仆役,两伙人就在苏州大街上动起手来,徐家的一辆马车被推翻,而钱渊后脑勺中了一棍,昏迷三日才苏醒。

  穿越而来的钱渊在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忍不住仰天长叹……自己前世算不上什么好人,也经常惹是生非,但从不肯言语伤人,这是怼人手段中性价比最低的!

  自小苦读有才名,性情古怪执拗,而且还嘴巴尖酸刻薄……这个人设钱渊真心不想要啊!

  而且钱渊知道是现在嘉靖三十一年后……本来还想去抱抱徐阶的大腿呢!

  陆氏让侍女拿了个包裹出来,里面装着几件御寒棉衣和各式药物,又细细叮嘱“对了,你这次去杭州带上外院的马管事,他之前一直服侍你二叔,如果在杭州碰到麻烦,顺流而下就能到徽州府寻你叔父。”

  钱渊深深拜谢后和马管事商量好之后出了府,这时候天上已经飘飘洒洒下起了小雪,顶风冒雪回到家,刚进门就听见门房里有人粗着嗓子在吆喝,“少爷,这位是顾先生。”

  这位是顾定芳的长子顾从礼,顾定芳是松江上海人,精于医术,受嘉靖皇帝宠信,被召为圣济殿御医。

  钱渊对顾从礼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好像以前在上海自然博物馆见过……

  一番诊断之后,顾从礼留下药方匆匆离去,钱渊叫人去抓药,让妹妹负责煎药,家里原本有两房杂役,但大都跟着父兄丧生,只留下两个婆子和一个伺候自己的书童李四。

  歪歪斜斜靠在床头的钱母一边喝药,一边不自觉的盯着家里仅存的男丁,之前自己和长媳连接病倒,是儿子扛起了重任,打点内外诸事,性子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不是坏事,原本尖酸刻薄的嘴巴如今锁的死死的,不过也算不上好事,有时候一天下来都听不到几句话。

  “明天出发。”钱渊看着妹妹服侍母亲喝完药,才缓缓说:“杭州的铺子要处置,据说那边还死了四个伙计,抚恤从厚,而且可能还有欠账,这次我会一并处置。”

  母亲谭氏是江西人,远嫁到松江,性情柔弱,少有主见,只懂得含泪叹息,“这次是母亲拖累你了。”

  虽然才十七岁,但两世为人的钱渊并没有少年人惯有的脾气,他沉默片刻后起身,“的确如此,但三年后秋闱,希望母亲不要再拖累我。”

  谭氏先是心一提,随后全身一松,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她自然听得懂这句话,儿子是在劝自己保重身体。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