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堕人间

愿堕人间

易水安澜 著

短篇
类型
2020.01.26
上架
2.8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评《鬼灭之刃》

  入了《黑塔利亚》坑后,我被当时推荐我《黑塔利亚》的喜好动漫的朋友推荐了《鬼灭之刃》,另一位同样爱好动漫的朋友在我问了“有什么好看的日漫推荐”时,强烈推荐我看《鬼灭之刃》。

  我问他们这部动漫的大概情节,那时他跟我说的是:“就是男主一家被杀,妹妹变成鬼了,男主带着妹妹打怪的故事。”

  直到今天我看完动漫,我依旧觉得这个形容颇为形象。并且我依旧觉得,从大体来看——不看其中那些吸引人的细节——《鬼灭之刃》无疑是一部套路作。

  《鬼灭之刃》打着“少年”“热血”的标签,由此便不由得说说“热血作品”的特点。

  他的一贯套路——主角最开始是一个菜鸡,遇到困难和打击之后决心变强,坚守着心中的善良与正义一路变强;途中遇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与命运抗衡,最后靠着自己的努力获得了认可——跟那些逆袭文的套路如出一辙。

  热血作品的背景往往会建立在不安之中;要么是人类间的战争,要么是异种族之间的战争,诸如此类便不再类举。在这种不安之中,角色的缺点与优点往往就会被放大化,将情感以一种极致的方式表现出来,给人神经上的冲动。

  不过比较可惜的是,不少以男性角色为主角的热血漫在主线中穿插了很明显的爱情线,渐渐演变成了后宫剧情。由此也就出现了很多只懂得一味讨好,甚至会恋爱脑的女性角色。

  《鬼灭之刃》不大一样,虽说制作方也有将一些女性角色刻画成温柔、可爱、善良的样子——在此暂且将“鬼”这个特殊群体划在讨论范围之外——但那些角色依然保有正确的价值观,有着勇敢坚毅与独立的性格,值得欣赏,值得尊重。

  男性角色——在此依旧将“鬼”划分在讨论范围之外——也塑造得十分立体。概括来讲,就是传承着日本武士道精神:名,忠,勇,义,礼,诚,克,仁——因为百度百科上并没有就此详细讲解,笔者在此就擅自将这八个字组词。若有出入,还望及时提醒。

  名——名声;忠——忠诚;勇——勇气;义——正义;礼——礼仪;诚——诚实;克——克制;仁——仁爱。

  若是稍微归纳与延伸一下,笔者认为其核心在于:正义勇敢,克制情绪,诚实尊重,仁爱善良。

  其贯彻的除了武士道精神外,笔者认为还有“男子气概”。

  就好像锖兔所说的:“不管多么痛苦,都沉默着忍受下去。”——克制,忍耐;“如果你是作为男人诞生的话,迟缓,弱小,不成熟,那样的根本不是男人。”——敏捷,强大,成熟;“如果你是作为男人诞生的话!没有前进以外的道路!”——永不退缩。

  这点依旧在配角身上体现得很好。炭治郎应对的第一个难题,也就是三只色鬼的时候,和巳先生因为失去未婚妻而陷入无限的自责与恐惧中;在炭治郎和祢豆子应对三只鬼的时候,一直站在一旁,怀里抱着素不相识的少女。在此过程中,他没有因为普通人的害怕给炭治郎添加任何负担,坦然接受并承担了保护少女的责任。

  其二是在那田蜘蛛山的时候遇到的路人角色的——后来依旧有着十足的戏份——村田先生,面对被鬼操控的伙伴,以及想要去杀鬼、但被鬼杀队同伴牵制的炭治郎和伊之助,虽然心中已经受到了惊吓,却毅然选择一人担下牵制“傀儡”的责任,让炭治郎和伊之助前往应对蜘蛛妈妈。

  “男子气概”并非只有主角有,配角虽然渺小而微不足道,但坚强的精神体现在路人身上,至少向观众体现了一点——世界并非只有主角在拼命挽救,路人不过是社会败类,遇到困难只懂退缩。英雄与普通人,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由此便也衬得整个故事丰盈饱满起来。

  灶门炭治郎是笔者看过许多影视作品后,第一个认为魅力盖过配角的角色。一部分作品会将主角刻画为盲目相信善良的傻白甜,就好比《凹凸世界》中的金,《黑塔利亚》中的费里西安诺。这样的角色固然有他自己的特色,但塑造的并不饱满,代入生活中不免觉得有些出入。

  灶门炭治郎生在山中,不像现在生长在城市中的大部分人一样,经历过各种规矩的管教,精神暴力带来的创伤,人性之恶的扭曲。他是真真正正生长在倡导善良与温柔的家庭环境中,有着和蔼的父母,可爱的弟弟妹妹,所以本性善良。

  他身为长子,上要帮扶父母,撑起家庭的经济,下有弟弟妹妹需要照顾,所以性格温柔,坚毅,并且具有责任心。他在家庭中可谓是中流砥柱,是不可缺少的一环;他在这个和睦的家庭中感受到了自己的重要性,发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知道自己活在世上是肩负着责任的,是有价值的。所以他自尊,自信,活得真诚。

  他的家庭健康,从小被教育尊重与善良,被教育人人平等,故而他会会重视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并且发自内心地尊重,将每一个人都看得和亲人一样重要。他是人之初的一个写照——不过大多数人在长大后经历了世事的打磨后,发现这种善良不值一提,不堪一击,故而轻视它,丢弃它。

  在此并不是说大多数人后来的这种直截了当的性情不好,灶门炭治郎的性格值得倡导。笔者依然尊重每个人不同的性情以及处事方式,处事方式因环境而异,只要能保护住自己,让自己不受伤害就是。灶门炭治郎这种正面的性格或许不值得学习,但不可否认,他确确实实值得欣赏,值得尊重与正眼相待的。

  主角善良的特点在不少作品中都有体现,但《鬼灭之刃》却塑造的大有不同。主角不会因为每一个鬼都曾有悲伤的过往,故而在斩杀他们的时候犹犹豫豫。就好像对战十二鬼月下弦之伍,富冈义勇将累斩杀,踩在他的衣服上时,二人的对话一般。

  富冈义勇:“不要同情吃人的鬼。就算有着小孩子的姿态也无关,只是个活了几十年的丑陋怪物。”

  灶门炭治郎:“为了给被杀的人们报仇雪恨,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受害,我当然会毫不留情地将刀砍向鬼的脖子。但是为自己身为鬼而痛苦的人,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的人,我是不会践踏他们的。因为鬼也曾是人类,也曾是跟我一样的人类。”

  这句话就好像是:“因为我身为鬼杀队队员,杀死吃人的鬼是我的职责。但为你的遭遇心生同情,由衷地尊重你的感情,是我身为人类应有的情感与态度。两者并不矛盾,而且大可以彼此包容。”

  是在应尽的职责之内,尽可能保留本不应存在的人性。

  接下来说说“鬼”的设定。鬼的集体内部并不团结,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遵守森林法则的原始社会,故而鬼必须要抛弃属于人类的一切良好品性,饱受人类斥责,依然孜孜不倦地为了生存拼尽全力地吃人,乃至与自相残杀。

  鬼和人不一样,人有一定寿命,在时空中就好像昙花一现。只要在开放的时候绽放足够的光彩,其存在就是有价值的。鬼不一样,他们并没有武士道精神,遵守的唯一原则就是生存——为了生存可以做出一切在人类眼中不合常理的事情。在他们的认知中,存在即价值。

  价值观的不同决定了不同社会群体的不同性质。人类社会为了追求更高的东西选择了集体生活,各司其职,在精神上不断创造价值。鬼不一样,他们将价值建立在生死搏斗上,故而无法达到和平,也无法在精神上创造更高的成就。

  这种观念深入人心,并且在上千年的历史中,鬼的社会中没有出现例外。故而人们坚信,鬼就是一切邪恶的化身,是罪不可赦的,是不得不斩杀与消除的。

  灶门祢豆子是千年中的一个例外——灶门炭治郎身为鬼杀队队员,带着灶门祢豆子接受任务的事,在常人看来是极不可思议的事情。嘴平伊之助和鬼杀队中的“柱”对此强烈反对,也是事出有因。

  所有的鬼都在遵循“鬼”社会的法则,理所当然;鬼杀队队员不能理解灶门炭治郎的行为,理所当然;灶门炭治郎知道灶门祢豆子不会杀人,虽是鬼但同人无异,故而因为亲情相信她,理所当然。整个故事合乎常理,事出有因,这便是他的特别之处——恶人固然可恨,但恶人所图谋的并不是要人间大乱,而是从自己身份出发,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恶行是途径,应当被人所憎恨;但他们真正追求的,不过是极平反、极普通的事物。

  从第一集开始我就觉得《鬼灭之刃》是一部非常暖心的动漫,虽然运用的是鬼的题材,其中也有不少恐怖的画面。但往往会巧妙转折,引入每个鬼在身为人时的回忆。有两部分是着重描写的,也是后来最让我感动的部分。

  第一部分是在响凯的部分。响凯生前曾经是一名作家,因为天赋不足,努力得不到他人的认可,于是接受了鬼舞辻无惨,将自己变为鬼。由此他却依然得不到认可与赏识,文章稿纸甚至被践踏。

  他在杀死践踏他文章稿纸的前辈之后,彻底舍弃了人类的身份,被鬼舞辻无惨变为了鬼。然而完全鬼化之后的他因为天赋不足而很快到达了力量的极限,因而被无惨剔除出了十二鬼月。之后他决定继续努力,希望以此来得到无惨的认同,重回十二鬼月之列。

  响凯这个人物是可悲的。他一直都在拼命努力——不论是在身为人的时候,亦或是成为鬼之后。他将自己的精神与希望寄托在自己热爱与依赖的事物上,因为自己的实力不足以让自己站在顶峰,至死依然沉浸在不被认可的自卑中。

  使他踏入歧途的究极原因是自己的不断尝试没有得到尊重,自己倾注了心血的东西被他人踩在脚底,甚至不配被人正眼相看。他因为自己的不被尊重,而失去了热爱世界的能力。于是他求助于鬼的社会,哪知依旧郁郁寡欢,被动着前行,直到临死方才看到生命的曙光。

  他是精神暴力的受害者,是属于失败的社会的失败产物。响凯足以让人感慨世道不公,感慨人间的凉薄;与此同时,人们也就知道,他并非一个可怕的角色。

  第二部分是累的部分。笔者认为,这部分的关键词为:误解,思想扭曲。笔者判断累应该是个较为敏感的角色,因为本身体弱多病的身体缺陷,对正常生活的向往与渴求不被满足;他比其他孩子更为渴望父母,和兄弟姐妹可以给予他更为强烈的关爱——然而事实是在普通生活中,并没有那种机会让父母展现出那种强烈的、付出生命的爱。

  进而他容易将父母的一些行为——比如他想和其他孩子一起玩雪,在雪地里跌倒后被斥责并带回房间——扭曲为父母对他的束缚,对他的责备,并将其罪过归为自己身体不够强壮的因素。

  在累变成鬼之后,他拥有了强健的身躯,但需要残害他人生命来维持自己的存在。父母不会纵容自己的孩子在错误的道路上前进,但同时也不会放弃拯救自己的孩子。他们或许知道累变成了鬼的事实,但他们和灶门炭治郎一样,哪怕自己的亲人成为了鬼,也对累可以回到人的形态抱有一丝希望。

  故而这种惨无人道的生活方式,最开始亦遭到了来自他父母的强烈斥责。后来他的父母知道累不可能再便会人,将永远变成鬼,永远以鬼的形态生活下去,毅然决然葬送自己的生命,为累陪葬。

  累母:“没能让你以健全的身体诞生,对不起。”

  累父:“没关系的,累,我会跟你一起死去的。”

  累:“因为快被杀死产生的愤怒,导致我没能理解的那句话,是父亲想要与我一同背负着杀人的罪孽死去。”

  因为误解,他肯定了自己不被父母喜爱的“事实”,选择成为鬼生活下去,宁愿承受着永远的孤独,宁愿构建着虚假的家庭,虚假的羁绊,满足自己空洞而扭曲的内心。

  被富冈义勇彻彻底底割下头颅时,累在看着灶门炭治郎护住祢豆子时,突然明白了自己这一切行为的荒诞。

  “我在那一瞬间,唐突地理解了,真正的羁绊,被我在那一晚亲手切断了。我无法忍受自己的所作所为,哪怕知道全都是自己的错。每一天,每一天,我都无比地思念父母,即便创造虚假的家人,空虚也无法被填补......我清清楚楚地想起来了,我一直想要道歉,对不起,全部,全部都是我的错。请原谅我。但是,我已经杀了无数的人,一定会下地狱吧。肯定没办法跟爸爸和妈妈去往同一个地方吧。”

  累父:“没有那回事。我们一起走吧,哪怕是下地狱。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累想要的“超越生死的羁绊”,他猖狂地无数次构造虚假的家庭,追寻的数十年。在终究要消散的时候,父母的形象再次重现在他的脑海中——这或许是真真切切的灵魂牵挂,也或许是累压抑在心底、最后映射在脑海中的幻想。但不管是牵挂还是幻想,这种感情以及冲击已经达到目的了。

  整个故事最后落在了“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永远都会有你的父母在背后爱着你,支持着你”,落在了亲情上,落在了这个曾被无数人默默否定过,暗自却又被无数次感动过的情感上。

  再结合构造的画面以及前文铺垫的故事情节,给观众的精神强烈的冲击。角色最开始塑造得有多么阴暗,多么疯狂,故事到了最后就有多么感人,就有多么震撼。

  接上前文提到过的富冈义勇和炭治郎的对话,便很容易看清这个故事的真正目的:“我们展现这么动人的故事并不是为了给鬼开脱罪行,也不是让人类设身处地地为鬼着想,再被他们所感动,宽恕他们的行为。我们只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大家——”

  “他们不是丑陋的怪物,鬼是空虚的生物,是可悲的生物。”

  “因为鬼也曾是人类,也曾是跟我一样的人类。”

  如此一来,整部动漫的格局便在精美特效的衬托下,一下子被推上了巅峰。

  《鬼灭之刃》这部动漫,若说其剧情有多么新颖,其实无非也是套路。但纵观文学史上诸多大作,倘若用三言两语简要概括,其实也不过是套路。

  太过平淡的故事往往伴随着很强的文学性——比如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老舍的《骆驼祥子》,笔者也是十分艰难的才啃了下来。这样的故事固然有意义,主旨明确,细品往往能不断发现新事物。但这种作品很显然不适合当今的社会。

  故而很多故事选择了建立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选用人们津津乐道的、带有神秘感的新鲜题材。不过如此一来,故事便不由得产生套路。这是必然性,是无可避免的。

  就像当年我闺蜜痴迷于青春恋爱文学,我问她“这都一个套路有什么好看的”时,她回复的“套路都是一个套路,但细节大有不同”一样。倘若将细节做为评判标准,看作品在细节上下了多少工夫,《鬼灭之刃》精巧的角色设定,细腻的人物刻画,没有硬伤的逻辑推进,再配合上比重不小、经费爆炸、采用了浮世绘风格的打斗场景,令人震惊的声优阵容,的确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一部影视作品。

评《鬼灭之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