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砍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还剑在线阅读

还剑

仙侠 / 幻想修仙

114.1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4-02 00:13

书籍摘要: 新书《西荒不平静》发布,欢迎收藏,感谢推荐!修仙也内卷,且卷且快乐!从一个炮灰到一方强者,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做人太苦,成仙太难,访魔问道,可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剑还剑,如何?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奔跑的鱼骨.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书友20200724212305739.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逍遥de云.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体修之祖在线阅读
在修仙界,人人都知道体修的可怕,肉身拥有法宝般的强大防御,一拳一脚蕴含恐怖蛮力,往往可以越阶而战,战斗力惊人。 那么在早期的修仙界,第一位体修是怎么出现的? 在那修炼脆弱金丹和元婴的体系中,炼体功法又是如何创立的呢? 这是一个讲述体修之祖,开创炼体一脉的故事。
石木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纵横鬼谷八荒的沙雕玩家们在线阅读
新书:《开局须菩提,逆乱西游》已发布,欢迎试读! 【不了解鬼谷八荒也能无障碍阅读,丝滑顺畅无影响】 张三:“尔等可敢与我,一同纵横这鬼谷八荒!!!” 构建八荒世界,地狱级宗门废墟开局。 召唤蓝星球玩家为自己打工。 可万万没想到,这些所谓的“第四天灾”……居然全是些沙雕逗比玩家! “三爷……撸串吃火锅不? “三爷……啥时候才能下山祸祸NPC呢?” “三爷三爷!……那B又炸炉啦!!!”
扑街大魔王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的熟练度修仙在线阅读
这是一片蔚蓝无际的大海,波澜壮阔,神秘无尽,横亘在这方世界,滋养出了无数修仙的势力。 可是在宁煜的眼里,这却是一面镜子,映照着人来车往,记忆着世事沧桑,不论是过去,还是未来,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它的呼吸好似因果的轮转, 它的怒吼好似众生念力的纠缠, 可直到某一天宁煜才发现,不过是空幻灭而已。 …… 盘坐在海边,宁煜心无旁骛,一遍又一遍地凝聚出奇异的印结。 脑海中则是不断出现的数据: 翻海印+1 翻海印+1 翻海印+1 ……
苦瓜拌榴莲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道禁书目录在线阅读
道终不可得,彼可得者,名德不名道。道终不可行,彼可行者,名行不名道! 天地有诡,仙道有异,知识有毒。 怪异而深邃的恐怖潜藏在常识的世界之下,要想抗衡,便只有化身为那难以言叙之种类的一部分。 然…… 究竟是人勤以求知,亦或是…乃知者勤出而逐人矣? -—————————————————— 武功讲道理,道术不讲道理。 这是一个带着能收录、融合神秘知识,进行推演的[仙道禁书目录]求道者,用他蕴含着“无上智慧”的暴力铁拳,强行和大家好好讲道理的故事。 “我越阳楼一生功力全靠自身天赋努力,从不假外物!哪怕身处诡异世界,我也一样会靠自己踏出一条道路!” “来吧,就让我看看我无上智慧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加入《玄君七章秘经》。 ——仙道禁书目录,给我推演! - 书友群:234393248
赫密斯之鸟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全球创世:只有我在篡改神话在线阅读
灵魂穿越,绑定国运。 全球197个国家进入苍穹空间,国运游戏就此展开,每个国家随机抽取一名幸运儿进入游戏。创造神话可以让自己的国家获得各种好处。 其它国家都有神话流传下来,哪怕是不久建立的国家也编出了乱七八糟的神话,但神龙国却没有靠谱的神话撑场面。 莫非代表神龙国成为创世神,开局乱改神话,创造了一个自己,引起无数吐槽。 “卧槽!人家造神,你造自己?这还指望个锤子啊!” “人家都弄出自己的创世神了,这个小莫非还没长大?” “准备写遗书吧。” “神龙国完了,没有希望。” ...... 可是。 当小莫非,手握盘古斧头的时候,世界沸腾了! 神龙国全民可以修仙! 本书又名《神龙国开挂了!》
开心大师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鬼谷八荒之开局就是三剑痴在线阅读
新书《我真不想兼职神灵》已经签约发书。 (鬼谷八荒同人)开完修改器,穿越到了死人身上,面对接下来严刑拷打,或是杀头剥皮,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当然是出卖组织了! 我真的只是想好好当个修士,一会儿又大战,一会儿又天崩,一会儿又是异族入侵,一会儿又是祖宗级别的女妖怪要双修,住手,我是正经人,我的系统,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任务要给我,我还有很多剑术要偷学,我忙得一批…… (第一卷已经完结,第二卷南荒正在更新,日常每日万字。) ……书友裙:716988097 (选用鬼谷八荒角色属性设定,其余属于自己杜撰)
凤山鹤鸣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在线阅读
身在灵气复苏的武道时代,却拥有了去往修仙世界的能力! 苦于没有习武资质的方正表示…… 不练武了。 我修仙!!! 什么? 修仙世界已近末法,灵气稀缺?天材地宝匮乏? 能自如穿梭两界的方正表示,我们这旮沓刚灵气复苏,一切都不是问题。 反派:救命,有人作弊啊,修仙的欺负我们练武的,还有没有天理了? PS:已有精品作品《无限之配角的逆袭》、《万界淘宝商》、《无限气运主宰》、《正版修仙》,老作者值得信赖。Q群:917060768,喜欢本书的可以来聊天打屁……另新书《我能赋予万物本源》连载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叶恨水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以熟练度苟长生在线阅读
神诡世界,人命如草芥。 穿越至小小连云城的陈平,只想依靠熟练度面板,安安静静的修仙。 苟下去。 苟到长生,苟到无敌。 仅此而已!
孙悟灰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教主果然没骗我在线阅读
“我只不过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蛇。” “不!你并不普通,你其实是太古十二生肖之一!” “什么是太古十二生肖?” “反正就是就是很厉害的那种,比神兽还厉害!” “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以后定是人中龙凤,有没有兴趣加入我太古教派天道教!” “先有大道后有天,白昊道人还在前!” “原来我真的是天才!教主果然没骗我!”
无忧人白都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还剑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砍柴

  “咄,咄,咄……”

  幽暗的林间,传出一声紧似一声的砍伐声。

  月下,一个身穿粗布短衫的少年,此刻袖子卷至臂弯,双手紧握柴刀,腰胯发力,朝着面前一棵碗口粗细的苦栎树根部挥去。

  刀刃闪着寒光,树皮碎屑飞舞。

  正值初春,深夜里,寒气正盛。

  少年双唇紧抿,眉目凝聚,细密的汗珠缀在额头和鼻翼。略微黝黑的一张小脸上,鼻梁显得颇为高挺。

  张尘此刻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自己的容貌。

  他只知道,日出之前,如果不将一百斤新柴送到洪管事面前,那么今天他就不要再想吃饭了。

  张尘,小名小土,乡下小孩大多取个贱名,好养活。

  两年前,张尘刚过十二岁,家乡宁州迎来一场大涝。原本就拮据的日子,接下来更是青黄不接。在张尘的记忆中,打小就没吃过一顿饱饭。

  为了活下去,他和几个兄弟姐妹一有空就去挖野菜,挖草根。到最后,附近甚至连三尺高小树的树皮都被人扒光了。

  村里接二连三地饿死人。张尘的祖父、祖母,还有一个弟弟,就是这么没的。

  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年,年还没过,一场瘟疫突然爆发,十里八乡死的人更多,真可谓十室九空。

  无奈之下,父亲带着一家人一路向东逃荒。

  天灾连着人祸,兵连祸结,匪患横行。颠沛流离之中,张尘跟家人相继失散。

  幸好,同行的有一位名叫张牧的本家叔叔。一路上,有口吃的张牧就接济点给他。

  实在走投无路了,张牧便带着他投了梁洲地界牛头山的风云寨。

  风云寨是远近几百里最大的一个山寨。平时打着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旗号,近些年倒是聚拢了不少盗匪和流民。

  说起风云寨的好汉爷,附近的州县官府都甚为忌惮。

  有几次,梁洲、宁州等几个州联合,从几个方向举兵围剿,竟叫这风云寨逐个击破,损失惨重。

  张牧身强力壮,农闲时候,在晒谷场上也是常将一对石锁舞得飞起。此刻,正是风云寨开疆拓土用得上的壮士。

  张尘就不同了,从小缺吃少喝,身材瘦小。十三岁,看上去就跟八九岁似的。

  张尘的父亲,张朴,年轻时原本也是一个读书人。考了几回秀才不中,这才娶妻生子,老老实实种地为生。

  因此,打小也就教张尘认得几个字,舞刀弄枪却非他所长。

  看着张尘的小身板,洪管事丝毫不掩饰自己嫌弃的神情。

  他右手掐着自己的半撇胡子,嘬着牙花,面露难色,为难话说了一大堆。

  “这寨子里,上上下下每天几千口人吃饭。外面瞧着我们风云寨风风光光,可吃喝穿戴哪一样不要我老洪勉力筹措?不是我不给张牧兄弟面子,你看看,这哪里还容得下一张闲嘴?”

  张牧闻言,再三恳求。如今这个兵荒马乱的世道,像小土这么一个孩子,要是单独在外流浪,怕不是饿死就是被人当作两脚羊给掳了去,哪里还会有活命在?

  张牧姿态很谦卑。这洪老二是山寨大当家洪老大的亲弟弟,因此掌管着山寨内务的一应事项。虽说拳脚平平,可算盘珠子打得却是滴溜转,心眼也更锱铢必较一些。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牧一再求情,说小土这孩子从小老实,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耍滑头。一边说,一边给张尘使眼色。

  这一路逃荒,张尘也是慢慢褪了些稚气,长了不少眼力劲。

  他一头扑在洪管事脚下,把头磕得砰砰响,眼泪鼻涕一大把,无比恳切地求告,“但求洪管事收留,以后做牛做马也是愿意!”

  见洪管事仍然捏着胡子左推右支,张牧便附到洪管事耳边嘀咕了一阵。

  听罢耳语,洪管事眼珠子转了转,脸上这才有了点笑意。

  把一只肥手从唇边挪开,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的大肚子上,洪管事勉为其难又颇为大度地道,“既然如此,这孩子也是可怜,就让他在后厨试着用一段时间吧。”

  张尘闻言松了一口气,嘴里自然是千恩万谢。

  这几年天灾人祸,尤其是逃荒以来,张尘亲眼所见,小百姓的性命就跟草芥一样,朝不保夕。

  如今能留在这风云寨,从此有了一个存身之地,性命无忧,张尘心里着实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后来才知道,张牧当时许诺,等放了头一笔饷钱,他将拿出一半来孝敬洪管事。这才哄得洪管事答应收下他。

  从打柴队的同伴那里听说此事之后,张尘寻个空跑到前山,跪在张牧面前,郑重地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虽然如此,张牧也为难地告诉张尘,他在这风云寨也只是一个小角色。能照应的自然会照应,但说句不好听的,自己也保不齐哪天就交代了。所以,以后的路还得要张尘自己走,务必要小心谨慎些。

  张尘含泪点头,知道张牧说的是实话。家人生死未卜,自己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孤儿。张牧也不能护佑自己一辈子,自己说小也不小了,往后可不就只能靠自己了吗?

  打柴队里的十几个伙计,大多是风云寨历次征战后淘汰下来的老弱病残。

  寨子里不养闲人,想要吃饭,就得干活。否则,就只有滚下山去自生自灭。

  这些人年轻力壮的时候,争强斗狠,到了这种地步,倒也懂得些相互扶助的道理。因此,虽说张尘是队里年纪最小的,却也没什么人刁难他。

  按洪管事的意思,入队第一个月任务减半,每天交柴五十斤。一个月之后,就得跟其他人一样,每天交柴一百斤。交不上份额,那就等着饿肚皮吧。

  开始那几天,早出晚归,上山下山。张尘的两只手掌,第一天上山就磨破了,两只脚的脚底板上也全是水泡。

  每天,张尘都感觉手脚酸痛,累得晕头转向。有好几个晚上,张尘嘴里吃着饭,头一点就趴到桌上睡着了。

  队里的老人拿烧红的铁针给他把水泡挑开,又找了点破布给他把伤处裹上。

  私下里,多少也帮着搭把手,这才让他勉强通过了一个月的试用。

  渐渐地,水泡破了,长出老茧,手脚也不像之前那么酸痛了。从一开始每天只能采三十斤,到四十斤、五十斤。

  一个月后,张尘终于能够按量完成每天的差事,这才算是真正在风云寨落了脚。

  一年下来,张尘身量长高了,手脚力气也见长。

  百斤重的担子挑在肩上,十几里山路回寨子,张尘一开始还要歇三四回脚。半年多下来,他就能一口气走个来回了。

  就连这脾性,也粗犷了些,不复见以往的文弱。时不时地,他也能接住前辈们一些粗俗的玩笑。

  洪管事这里,用人自然是多多益善。见张尘能干也肯干,没事就寻摸着给他加点担子。

  每个月初一、十五,洪老太爷都要沐浴,更衣,这烧水的活就交给张尘了。

  而且,这烧水所费的柴缺,也要张尘上山去补上。

  看着张尘领命转身而去,洪管事收起一脸勉励的表情,对左右人道,“老话不假啊,这半大小子吃死老子。这小子干活不赖,可吃得也一点不少!不给他加点活计,人家还要说我老洪偏袒他呢!”

  这日正是十五,张尘早早歇下,三更天一过就先一步来到后山干活。

  后山这一片常遭砍伐,现有的树木要么偏大,要么偏小。打柴队正商议着,换一处新的山林开采。因此,张尘就又往山里走深了一点。

  常在山里走,他知道后山有一处断崖,断崖边上就长着一大片苦栎树,正合砍伐。

  那里虽说人迹罕至,但这后山也是他们走惯的地方,也没见过什么凶猛野兽。再说,刚来没多久那会儿,为了完成洪管事定的份额,张尘也常常一个人早出晚归。

  ……

  熟练地砍树,分断截开,捆好,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张尘便砍好了大概五十斤新柴。

  放下柴刀,用衣袖擦擦汗,又坐下喝了点白开水。抬头看看天,四更过了,张尘便又起身向另一棵树走去。

  “咄,咄,咄……”

  空旷的山林里,月盘西挂。微风吹动树梢,显得格外地宁静。

  又是将近一个时辰,张尘将地上截好的树干捆成堆,绑在担子的另一头。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暗淡了下去,正是天亮前最黑暗的时候。

  再过片刻,东方就要吐白,走到山下,天差不多就该亮了。

  在身后别好柴刀,弯腰试了试担子,张尘一肩担起新柴,转身下山。

  刚走出没两步,黑暗中一阵怪风扫过,身前的林子里哗啦啦一阵乱响。

  恍惚中,张尘就觉得眼前一花,再定睛一看,“妈呀”!两股寒气从脚底板窜起,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肩上的柴担子也滚出去老远。

  微弱的月光下,树影婆娑中,前方仅七八步开外,突兀地立着一头吊睛白额大老虎,正目光炯炯地地盯着他!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