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的黑夜在线阅读

不死者的黑夜

短篇 / 短篇小说

8254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2-07 14:28

书籍摘要: 亲爱的风尘旅人们呐,想听听一个故事吗?那是百年前的故事,这是不死者的夜晚,一如既往的暗淡。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不死者之夜

  从何说起?

  “帝国212年,5月10日。”霍恩忽觉墨水不够,又蘸了点墨水,捏着有些古旧感的钢笔横竖涂写着。他想写点什么记录一下自己的愉畅心情,这天帝国胜利日,他的临海客栈倒是接待了不少吟游诗人,年轻人就是这样,总是爱四处飘荡。

  一想到那些吟游诗人亦或是年轻旅人们所携带的器具,所驰骋着的宝马,他们的服饰多是真丝宝纱所制,在天日的光耀下都如流动的金沙,霍恩有些羡慕,他苦守这座老旧客栈多年,连郡城都很少去。

  但也有时候会有突然的回报,今天就有这般时刻!

  他掏出了被自己擦如崭新一般的金色怀表,有些爱不释手。苦命了大半辈子,他只见过王公贵族用过这新奇玩意,自遥远群岛里流传而来,若是买一个都要了他的老命。

  正巧不巧,他今天收拾房间竟然捡到了一个!标牌郡城里的阿努提斯工坊的镀金怀表。

  以前也会捡各色旅人遗留下来的各种器具,有打铁石,一些小食,一些小甜糕,又或是一些一卷老旧但精致的羊皮纸。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但长积下来,也都是可以让霍恩高兴一阵儿的,就算失主找来,他也可以装傻充愣,早就是熟练的活儿了。当然,都没有如今天的快乐。

  听着雷鸣之声,海鸟的喧嚣,霍恩再好的心情也泄了点气,他扶起倚在桌子上的发霉手杖,伴随着手杖点地而起身。

  他将窗户闭上,伸长了手导致他身子不太稳,塌鼻子上的绣边老花镜有些歪咧,他颤巍着苍老右手摆正了老花镜。

  只是这时,他恰好透过窗户看见了黑夜之下,几道鬼魅身影自海边而来,他们的身体有些凉湿,衣服随着身体行走而抖动,映出了粼粼波动的月光——霍恩带上老花镜的视力比年轻人的还要好。

  “接客咯。”他咕哝着,有些不情愿的样子,心里只是默念也多来几块怀表,同时也祈愿这帮人不是来寻怀表的。

  身前的手杖点地,他收好了“自己的”怀表,扶着木质扶手,他晃悠悠地下了楼梯,来到门前,恰好随出一阵敲门声。

  “借宿的,麻烦开开门。”一道略有冷意的声音,听声音霍恩觉得年纪也就三十岁,没有小年轻的稚嫩感,也没有四十岁中年人的沧邃感。

  他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拉出一丝僵硬的微笑,驻在门前,打开了门。

  霍恩霎时觉得海风袭面,凉意缠绕着全身。他看见了几个高大整齐的身影堵在门口,只觉得他们很黑,不是皮肤,而是全身被黑云遮住了一般,无法看清面目,可能……可能眼镜上了年头了。

  “不知几位先生需要什么呢?”霍恩低头致意道,他也不忘偶尔抬头瞄着这几个人的穿着打扮,但他们就算进了屋也如在黑夜中行走,不露半点光泽。

  他们动作整齐,思绪统一且明朗,他们齐齐来到了靠窗的位子上入座。

  他们似乎是一个大脑行动,霍恩的猜测,此时他就在靠窗桌子的对面,与这群人隔着一些桌椅,但不妨碍他打量这些人

  “有没有蔁果或是红洱果酒?”像是个为首的男人说着,霍恩也终于看清了他,泛青的脸上裹着半边纱布,褐色长发通湿,不留丝毫的干处。穿着无亮点,青色长衫与暗红色内衬衣,胸前挂着一个庞大宝船金标,似乎是附近的一位水手。

  “这位先生,蔁果我们小店并没有,但我们有上好的红洱果酒,不知是要多少?”霍恩问。

  “五杯,老生。”那个褐色长发的男人说着,他身旁的三个人都没有任何表示,似乎是默认了。

  “可您们只有四个人。”

  “我们可以带走……不可以吗?”男人僵硬地说。

  “由你做主的,先生。”霍恩弯着腰说。

  随着手杖的敲地声远去,霍恩离开了一楼的正堂,在后面的木造匡室里忙活了一阵,他又端着一个乘着五个木酒杯的方盘出现在了客人面前,只是从客人见到他从匡室里出来,到他将方盘摆在客人面前用了近一分钟的时间,他没有手杖走得的确很慢,可能是走不动,有可能是怕死,怕摔死。

  “这就是临海小镇的风味了,先生们。”霍恩面带微笑道,他尽他所能展示出善意。他也暗中发现了面前几人腰上系了灰色的长绳,这是水手的传统,不过是近百年前的传统了。

  “还有点什么吃的吗?老生。”为首男人开口道,他头发随着说话而蠕动,似乎夹杂着一点青色水藻。

  “当然,还有鹌鹑蛋,煎煮牛肉,我想那肯定会令你们满意的,各位先生。”老霍恩说。

  “那就各五份吧,这个……长途旅程,你知道的。”

  “请稍后。”霍恩说罢,转身而去,在后面厨房里又在东翻西找地烹饪着。不过一会,他端出了大块方盘,上面乘着这些客人想要的食物。

  “六十银鹿,先生。”霍恩略有紧张地说出价格。

  “唔……没问题。”男人只是犹豫了一会便答应了,并从通湿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堆零碎朽币,他交到霍恩已经迫不及待的双手中。

  霍恩感受着手中潮湿铜币的阴冷,心中却感觉炙热无比,看着被自己捧着的一堆花绿铜币,有些湿润还有些黏糊感,天太昏暗,不能太看清钱币上的图案。依稀能看到钱币边缘的锈迹,便可知晓其年代之久远,但手中生锈的铜币也可能不止年代久远这么简单,而是被水浸泡过的,但是水手整天在海上风吹雨打,也算正常。总得来说,这钱币没问题。

  霍恩满怀欣喜的收下,但仍然面不改色,他正要告退,突然褐发男人说:

  “老生,为何不讲个故事呢?我见这沿海一带的客居之地,都充满了故事,你肯定知道不少。”

  霍恩一愣,旋即眼睛对上了褐发男人眼中的一丝暗意,他也心中明了,在自己的灰色围腰上抹一抹手中油渍,找了个靠近这群人的破旧木椅上入座,他昂头沉思了一番,苍老的皱手蜷缩一起,然后轻叩额头,他突然决定好了似的面对着众人。

  “不如讲个‘不死者’赛勒的故事吧!”他说,一边看着众人的表情,希翼他们对此能感兴趣,因为他只会讲这个故事。

  “由你的,老生。”男人面容有些古怪地说。

  霍恩看上去很满足于面前这群客人的古怪颜容,想来肯定是很乐意听到这个故事了,他暗自想到。

  心中呼出一口气,为了营造气氛似的,他又来到壁炉旁往里添薪加柴,壁炉里的猩红赤焰照着屋内一片红火,映在了每个人各有神情地的白面容上。外面的黑暗正在侵蚀着屋内的红光,这颜色就如同黄昏的暮色一般,昏浊的金色火光笼罩着在座的每个人身旁,如同套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膜。

  “那是个很久远的故事了,但我可以保证,那绝对是真实的!”老霍恩瞪大了他那双蒙浊的白眼,几乎是低吼着说。但面前的四人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

  到了后面肯定能吓到你们这群年轻人!霍恩有些不爽眼前这些人的反应,报复似的暗暗想到。

  “那是我曾爷爷的时代,艾图恩斯王室统治的末期,就发生在这黑色海面之上!”当霍恩说到最后,提高了声调的同时,还不忘看看窗外异常宁静的黑色海面,当飓风肆虐之时,巨鳄海怪从深海蹿腾而出,浮在水面,电光闪烁,银蛇般的雷电在狂舞,它们击落了一艘艘巨大宝木船,最后是几乎无人幸存。”

  霍恩缓了一口气,继续说着:“当人们发现他时,是在至黑之夜的珍贝海滩上,四处都是冰冷肿胀的男女尸体,四处都是残破船杆,这都是风暴之神的造物。他随死亡降生,诞于风暴之中,人们只见他浑身都是黑泥,已经看不清面目了,很小一只,像是幼小的黑黝恶魔化身。但是有一个士兵收养了他,将他带回了自己的村落,像是自己的儿子一样养着。”

  霍恩见有一人有些触动了,也是黄牙一露,略有得意地笑了起来,他叼着长烟杆,直直拖到了桌子上,不紧不慢地点燃黄叶,那躲藏于浓烟之后的嘴巴又开始蠕动着:

  “只是很快一段时间,这个男孩长大了,他叫赛勒,取名来源于那个传说中的赛勒。当然,传说中的‘蓝天鹅’赛勒与这个赛勒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个赛勒满身黑须,眼睛也是黑的,黑的深不见底,深的令人胆颤,就像是无尽深渊在向你招手,他也是皮肤黝黑,五官乱凑,有着一张马脸,看着就像默吉塔里的地狱使者,根本不像个兰顿人。”

  “可不每个兰顿人都是像……帝国里的贵族,更多……有更多的人……卑微的马僮,下贱的庸民,他们各有长相,可不是……”一个客人突然开口道,他讲话令人难受,像是被掐住了脖子,无尽的沙哑声与断歇。

  “这个……噢,恩,我知道,尊敬的客人。”老霍恩有些难以理解的回答道,讲这个故事已有三十多年了,可从未有人从这个角度来挑毛病。

  “对不起,老生,我……我的弟弟有些不懂事,请继续。”为首的褐发男子轻叩桌面,慢条不絮地回答道。

  霍恩不大自然地点点头,然后抬头掠了一眼先前说话的沙哑男子,他脖子上似乎有些红肿,但金光照耀,他也无法再看的更清楚了。老霍恩清清嗓子,用他那低沉的声音轻缓着说:

  “十五年……整整十五年!自从人们发现了赛勒的养父被赛勒分尸喂狗,就在他们那个腥臭无比的黑旧高屋里,过去了十五年。人们发现他时,他与人们隔海相望,他成为了一名海盗船长,领着他的船只在这飓风黑海上漂荡,不是小孩子们心中所向往的海盗,四处寻宝历险。而是一群海上恶徒,他们四处烧杀抢掠,焚烧了环礁港的皇室舰队,遇见妇女无论年龄地强暴,遇见孩童无论年龄地虐杀,以他人姓命为虐娱,以践踏帝法为骄资,这就是赛勒这群法外狂徒所实施的暴行。”

  霍恩突然停住了,他看见面前的一个人,他的发间夹杂了海藻,浑身海盐的腥臭,衣裤通湿,双目淡白,本来是紧抿住嘴巴,但突然猛的低头咧开嘴,吐出了一堆死腥的黄水,吓得霍恩连连叫怪。

  “尊敬的先生,可否告诉我着到底怎么了!”霍恩的白须是气的直抖个不停,他强迫自己往地上那摊黄水看去,还有着不少腐烂恶臭的鱼类骸骨。

  为首的褐发男人对此也有些不堪入目,他按按自己的胸口,安抚霍恩道:“不用担心的老生,我的弟弟有些毛病,他风吹日晒已有很久了。”

  风吹日晒?霍恩看着呕吐男子满身的潮湿海泥怎么都不像是风吹日晒。

  “可否打理一下……我一把老身,可很难清理这么大个客栈啊。”老霍恩伛偻的腰远离了地上黄水几分,他右手成拳,抵在鼻前,还时不时假意虚弱地咳几声。

  褐发男子有些难堪,他催促着身旁几人赶紧弄掉,沙哑男子动作僵硬,下半身走动地还有些呆滞。呕吐男本人也是抓紧了时间找来器具打理这些黄水,但是还有一个男人,他面色惨白,即使是壁炉里热火升天般的红光也无法阻止他面庞上的渗人冰色流露出来,那看的让人胆颤,特别是那个面白男子的双目,似乎有什么在蠕动。

  同其他抓忙打扫黄水的男子不同这个男人身穿黑红长袍,没有染水,相反是格外的干燥与肮脏。他就杵在墙边,动也不动,就像一根靠在墙头的木头,连头也丝毫不肯动一下,没有任何感情,就剩下眼珠子一会看看褐发男人这边,一会看看霍恩这边。霍恩虽然人老,但余光也还算是精神的。

  一会儿,褐发男人清扫出了黄水,他再度入座之前对霍恩较为仁善的微笑,霍恩这才打消了一丝怒意,他抖抖长烟斗,将它轻靠一旁的木闩。

  “恩……我说到了哪?哦对,就是赛勒,这个臭名远扬的赛勒海盗。人们有传言称,赛勒曾去过米德尔群岛的暗影漩涡,在那里,他成为了不死者,长生不死,不死不灭。当皇帝莱恩斯特知道这坊间传闻后,笑个不停,他一边拍着艾图恩斯的鎏金宝座,一边大骂着来游说的吟游诗人‘跟你那野娘讲你的死人故事去吧,哈哈!’”老霍恩有模有样的学着莱恩斯特的不屑神情,连抖动的白须也透露出极致的轻蔑。

  “莱恩斯特下令逮捕赛勒,他说‘玩够了,只会玩水的臭海盗,这一切都结束了’,幽暗湾的舰队埋伏着赛勒的海盗船队,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一个叫塔贝尔的水手,他本是赛勒船队的水手,但本性向善,暴露了赛勒的行踪。那一晚,是不眠者的夜晚,烧红的黑海上漂浮着无数死尸,这无数人里,无数拼杀的人中,有的在哀求让他快点入梦,有点祈求上天的保佑,有的在回忆与妻子孩童或是父母曾度过的温馨时光。但是……都抵不过一把利刃,一团雄火,还有冰冷沉重的黑色海水。”

  霍恩点点烟,迷恋地呼吸一口气后,他眼神迷离地说:

  “赛勒被抓住了,在晨曦到来之前,被五花大绑的他一言不发,就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拖到了皇帝的面前。‘我可听说你的活很不错,你能自己舔自己吗?哈哈!’皇帝惊雷般的笑声让在场的军士们都笑开了花,赛勒却没笑,只是阴翳地盯着在场的每个人,听说每个被赛勒盯过的军士,都难以入梦,就算入梦了也连做了三个月的噩梦。审判的当晚,赛勒不见了,所有人都发了疯似的找他,连藏在牢房席垫下的死老鼠都被找了出来,可没人能看到赛勒的影子。后来的确有人看到了,是在守望山巅里的一处小村内,有人称看到过赛勒,他想要讨点吃的,无人给他。赛勒就抢,只是被一个体肥腰胖的汉子给剁了右手,还给套上了金手套,只是木头雕刻的手套涂上了黄粪。”

  褐发男子的脸色突然有些古怪,霍恩则是没有多理会,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接着说道:

  “有人说赛勒死在了荒山,这个说法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是所有人都相信了,连皇帝也相信,但只是一年多以后,赫安古斯出现了一起凶案,死者就是塔贝尔。他倒吊在城门口,双腕被隔开了,鲜血溅射在黑色城墙上,他舌头被硬生生扯了下来,眼睛被抠出,就挂在眼眶外,浑身上下总共一百八十多刀,头部有五十多刀,更要命的是,有人说几乎前面的一百四十刀是不致命的,凶手在虐杀塔贝尔,这个出卖了赛勒的人。但不仅仅于此,在消息被送去皇帝那儿前,另一起凶案又出现了,举国震惊的是,死者是考林公爵的女儿,安多洛丝,这可是赫安古斯之光,她在家中被杀,内脏被掏出,整齐地摆放在尸体旁,头颅从面门处被挖去一半,凶手留下纸条称其为留个纪念。后来,大大小小共三十多名贵族子弟都惨死家中,当地侦探凭借着凶手的气味找到了他的踪迹,当人们争先抢后的把面罩从凶手脸上拿开后,都无一例外地惊住了,因为这正是消失已久的赛勒的脸!真是惊人!帝国上下都哗然一片,呵。”

  霍恩喝了一口茶,晃悠悠地说:“护卫队去抓他,皇帝不想这件事持续太久,这会引起那些佣兵团的异心。赛勒的确被抓住了,比第一次还简单,皇帝长了个教训,没有让谁关押他,而是将他送去了蔚海上的食死监狱,那是一座坐立于海中孤岛上的黑色堡垒,比相比帝国境内的荆棘堡垒,显然食死堡垒更加难以逃脱,但显然,皇帝犯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错误,他高估了皇家舰队……半年,只是半年,赛勒的手下攻打食死堡垒,赛勒趁乱离开,他跳入海水之中,冰冷刺骨的黑夜,四起火焰的蓝海,没人能找到赛勒的尸体,但无人敢放松警惕。赛勒的手下都被抓了起来,他们的船只被焚烧得一干二净,但仍不见赛勒的踪影。是的,他又出现了,而且是在帝国首城——达克努恩,这一次,赛勒的对象是绝影兄弟会的领袖,亚拓.萨瑞玛。他被发现死在自己家中,赛勒似乎背负着什么使命来杀死亚拓,人们都很容易猜到,乌萨伦教,乌教与兄弟会的敌对关系人尽皆知,到了现在,都过去了快100年,仍然很明显。”

  霍恩叹了一口气,“帝国应对赛勒已经疲惫了,都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个不死的恶魔,他被兄弟会通缉,乌教也通缉,维克托议会悬赏他的人头,帝国上下上百的佣兵团也顺应帝意去抓捕赛勒,一无所获。抓捕长达了两年,各种谣传层出不穷,一会南方见到了赛勒,一会北方见到了赛勒,一会又是海上的水手看见了赛勒,似乎每个人都是赛勒,人心惶惶,皇帝也厌倦了与一个躲在阴影中的百变兽玩猫鼠游戏,因为这个小小的赛勒,连与北方野蛮人国度的战争也频频失利。但是!这个赛勒也似乎不愿再躲藏了一般,醉醺醺的他被一个马僮抓住,送入了仲裁院,他被处于绞刑,当着上千人的面公开处刑。赛勒死前没有求饶,死前没说一句话,只是露出一个笑容,给予当场的上千人。赛勒因绞刑而死,被议会长与皇帝亲自判定的死亡,他被入葬北方的穆拉高丁总宫,长眠于冻土之下,由数万无畏军看守着。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达克努恩的王室贵族,跳蚤窝里的流浪孤儿,都是这么想的,这个惹人厌的恶魔终于离开了,永远离开了,毕竟死人复活?那是属于几千年前传说时代的故事,自从巫神时代结束,萨亚学院屠杀巫师后,这种事情只从吟游诗人口中出现过……

  简直是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赛勒——不死者,帝国的恶魔,他又出现了,出现在一艘通往米德尔群岛的商船上,他屠杀了满船人员,用那些乘客的人皮缝制了一副面具,然后……然后又……”霍恩突然觉得有点喉咙干疼,咳了几声,对面前褐发男子的关切神情摆摆手,然后面色微红地继续说着:

  “皇帝,赛勒杀了皇帝,就在皇帝自己的宫寝里。当时的安多.塔恩公爵说:‘那太诡异了,前一秒皇帝还在床前同我一起商讨何时动身外出打猎,但一关门就能听见那惨叫,再度推门就只能看见了皇帝躺着的尸体,七窍流血,面色深紫,眼球突出,那是我不敢想象的死状,我还看见了……看见了…赛勒的留言!那是用皇帝之血涂写,我不敢想象为何只是几秒内,赛勒便杀死了皇帝!’

  呵呵,他的话语自然无人相信,都认为只是塔恩公爵谋害皇帝的借口罢了,‘你把罪责推到一个死人身上,这就是你英明的抉择?’这就是当时大多数人的想法了。塔恩作为公爵,不能随意处死,但皇帝之子,继位新皇,克苏恩.艾图恩斯,他像只骄傲的愚蠢狮子,他给塔恩判罪,并迅速地斩首安多.塔恩,这可是最古老的公爵家族,塔恩的儿子,铁克隆掀起了一场叛乱,战争之火肆虐了艾利诺斯帝国长达三年,最后还是派恩爵士与铁克隆进行比武对决,赢下对决后终结了叛乱。不过,当穆拉高丁总宫的军主,下令掀开了赛勒的石墓后,空幽的洞穴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活物……如果紫蕨草算的话。这一场血雨腥风的闹剧,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到了,赛勒的尸体不见了,人们都在传赛勒回来了,也许就会出现你的床下,你的门后,你的窗外。新皇克苏恩在生气,为总宫军主的走漏风声而生气,他想要处死军主,在那之前他自己被处死了——留言‘不死’赛勒。这一次倒是很快便抓住赛勒,毕竟赛勒就坐在克苏恩的尸体上,克苏恩瞪大着一颗淡漠无色的眼球,另一颗在赛勒的口袋里。克苏恩的下体出血,他的生殖器被切掉,活着切的,赛勒透露道。赛勒又一次被推上了死刑场,只有几百人愿意前来观刑。赛勒被处于斩首,直比赛勒身高的大铡刀切下,人头便落地,所有人都看到了赛勒的尸体,后来还是有人不放心,议会长腌制了赛勒的尸体,比起议会长奇特的爱好,所有人还是更厌恶赛勒一点。

  艾图恩斯王室统治落入旁系,艾托恩家族的统治,其实……这俩家族也是同一个祖宗。继承帝国的是艾托恩的胆怯小子,他的父亲更喜欢女儿,而并非儿子,所以他从小受到的待遇并不好。得到了王位的塔利斯.艾托恩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意外,他哭闹着不要成为皇帝,毕竟两位前任的下场人尽皆知。前往继位的路上,塔利斯疯了,他烧火点着了一座客栈,口中嚷嚷着‘赫斯’,在烈火之中,他无动于衷,不去理会那些烈焰,而是拿起一把猎刀,对着一个无名尸体捅来捅去,由爵士去救他——也许是在未来皇帝面前表现一下,去了一个又一个,火势越来越大,高璇的雄雄烈火挡着了外围旁观人的视线,只是等了几个小时,几……几个小时啊……没有一个人从烈火中出来,等到大火被扑灭,只找到了几具蜷缩成团的黑焦尸体,都散发出了……恩,肉息。

  艾托恩的统治在开始之前就结束了,赛勒出现了五次!如果塔利斯的死也算的话,毕竟这么离奇的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赛勒。继承王位的是艾图恩斯的一位私生子……其实是莱恩斯特皇帝与一位贵族小姐的私生子,因此,在众多私生子中,这位私生子脱颖而出。后来的十几年中,人们都认为赛勒会卷土重来,悄然地夺取一个个在他面前廉价无比的生命,毕竟赛勒的尸体连一具都找不到了。但没有,所有人都认为赛勒会回来时赛勒没有回来,他消失了,但不是永远,也许下一次他要杀死的对象,就在我们当中呢……也许一觉醒来,赛勒,‘不死者’赛勒又出现了。”

  在老霍恩低沉的鼻音中,这个故事算是结束了,他很熟练这个讲了无数遍的故事,他本期待着掌声,但五人面面相觑,场面有些死寂,一道声音打破了寂静。

  “不错的故事,老生。”

  开口的是褐发男子。霍恩勉强露出个微笑,随后带有一些意味地看向他,褐发男子心中了然,又给了霍恩一把朽币,老霍恩能感受到更加地沉重,心中自然是更加的愉快,也不枉费时讲这个老掉牙的故事了。

  “那么……”褐发男子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低头看向老霍恩,说:“我们也许得走了,老生。”

  霍恩听后连忙站起声,褐发男子摇摇头,说:“不必相送,老生,你的故事,我们都很喜欢。”他带走了之前没有吃完的食物,看向身后的三人,眼神一波对弈后便走了,如同来时的整齐一样,他们离开了也一般整齐。

  真的喜欢?除了褐发男子,其他三个人的表情都跟吃了死老鼠一样……不对,我为什么要管这么多,拿到钱才最重要。霍恩表面一副淡然,心中则想了很多。

  只是,他突然好像能看清楚了这些人,先行离去的是那个脸色惨白的男人,他的脑袋与他的身体似乎有些不搭调,身下行走地平稳,头却微微晃悠。

  第二个走的,是声音沙哑的那个男人,他脖子似乎有些伤痕,一道红色痕迹嵌入皮肉。

  第三个走的,是那个呕吐男子,仍然一脸青色,浑身湿透的他有些令霍恩感到恶心。

  最后走的是褐发男子,他临走前对霍恩露出了一个较为和煦的微笑,然后贴心地伸出右手帮他关上了店门,霍恩有些心慌。

  他重重地坐在椅子上,脑子里有些空白,听着轰鸣雷声与倾泄在窗户上的雨声,他勉强地回想:他伸出的右手上带着金手套……

  …………

  各位先生,这就是不死者之夜的故事了,可否……给点银鹿?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我在爷爷家的日子在线阅读
我在爷爷家慢慢长大,爷爷在慢慢变老的故事。
兰佩露奇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第十四个梦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很会遗忘,但我做不到,它总是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输入法有误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记忆杀场在线阅读
基于真实事件报道改编的纯属虚构故事……智商在线,文笔不错,够种等你来喷。 两个人一条枪,开启末世征途,谱写人类史上最强生存指南; 三人组飙客精英战队的修罗杀场,真正的对手却是记忆和时间; 与非野蛮女友的惊天恋情,却只是一场如烟梦幻; 完美的机器女友成长记,却是人工智能落入人工的套路; 坐牢的新姿势了解一下; 吃肉的新技能解锁一下; 病毒来袭,没有僵尸,依然生化危机; 黑洞大神为人类讲解黑洞之秘,是科普or 嘲讽? ……………… 各种脑洞,科幻,悬疑,人文……精彩短篇小说集。各故事独立成篇,一万到数万字不等。 短、频、快,直击脑洞与心灵。无水辣椒油,刺激肾上腺,适合老板不在,一气呵成读完。实在是居家旅行上班必备之治愈良药,泄火奇方…… 关键词:硬核,科幻,真实,悬疑,脑洞,军事,人文…… 不作糖水爽文,只酿微醺小酌。读者大大们不喜勿入,欢喜多喷。
13尘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谷村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隐匿于山野里的村子——谷村。白龙是邪物吗?人的命运出生已经注定了吗?自从那次陈安听见了钟声,奇怪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似乎是命中注定,但陈安不信命,不管与人斗,与虎斗还是与神斗,自己的命自己说了算!
hey卡林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幕后中人Evil篇在线阅读
一场蓄谋已久的复仇,一个死掉的年轻女子。 到底谁是杀人凶手?能否被缉拿归案呢?
洛堤步月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陆家嘴天使在线阅读
三十年前他意外来到浦东,却是因为一场意料之内的情缘。 他适逢浦东大发展之良机,进入了这座金融之都的金融圈,并因他那扑朔迷离而又浮沉交织的命运与事业,在浦东这片日新月异的热土上,为世人留下了一个关于陆家嘴天使的传说。
梦风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黎明的编钟声在线阅读
《黎明的编钟声》是由来自比利时的世界音乐大师尚·马龙(Jean-Franois Maljean)与来自中国的制作人何浏(Kelvin Ho)创作的抗疫歌曲,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第一首广为流传的由外国艺术家创作的公益歌曲。谨以此曲编译的中文曲目为小说书名,献给疫情中的每一位英雄和付出者。
凡间之过客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倦鸟的天空之这个网红不太野在线阅读
(完结)主播的路不好走,学习跑厂大声吼;投资的钱不好赚,加班熬夜常失眠。  失眠症投资人遇到脸盲症小主播后,被一枚钻戒打破了次元壁,开始了单向奔现的强撩之路。 ~~~~~~ 看着电波中那个小主播近在眼前,江醉无味的生活突然生动起来。 被冷落数日的江先生委屈不满:“我和工作哪个更重要?” 苏糖仅停顿了一下,便被江醉压住,“这还用想?” 苏糖笑弯了眼,左躲右闪,“不用想不用想,得江先生者的天下。我就是突然想捋一捋,我这开挂了一样的狗屎运,是不是从这枚砸进我车筐的钻戒开始的。” 江先生声音微喘,“当然不是,是从......你努力做好自己的时候。” ———- 不同思维的摩擦碰撞, 不同人生的相互吸引, 究竟谁先指引了谁, 谁又治愈了谁。
月上春眠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助天神帝自然主义在线阅读
我有三技 第一技、可横跨虚空、破碎星河。 第二计、可神机妙算、舌战群雄。 第三记、可万世轮回、永世不忘。 重生即巅峰,穿越成反派,无奈剑入身,兵解于天池。 少年身怀大智慧,位面之子、气运之子能耐他何?无数神功秘籍任他学,模仿并超越,复制并创新。 为苍生生而生, 为苍生死而死。 苍生之财分不取, 两袖清风伴佳人。
十里寒风遇良人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不死者的黑夜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