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死前想杀个神

临死前想杀个神在线阅读

临死前想杀个神

迷途信者

悬疑·诡秘悬疑·145.4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5-17 15:11

这个世界有点怪。你不会知道和你一起开黑打游戏的队友究竟是号称键盘侠杀手的蜘蛛女王,还是一头暴躁手残的百年老僵。你也不会知道给你发自拍的网友到底是一条快乐的咸鱼还是可怕的噩梦制造者。动漫里的原型也许正在荒野里捡垃圾吃,和你一起出游旅行的朋友也可能是隔壁出差的天使。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之后,程海忽然觉得这么死去有些可惜了。……(ps:东西方大杂烩的平行世界,部分都市传说的怪物设定有所更改。)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神父你印堂发黑

  “连环杀人犯再度作案,正义何时才能得以伸张?”

  看完手机里的新闻,在窗台边享受着阳光的神父放下了他的二郎腿。

  加上这一起,萩海市这个月一共发生了十五起命案,凶手每次在完成作案后都会留下一道奇怪的符文,十分邪门。

  更诡异的是,每一个死者离世时都挂着微笑,在夜行者们(指不择手段抢在警方之前赶到现场抢占头条的无良记者)的镜头下显得无比的狰狞。

  一时间整个萩海人心惶惶,街角的发廊都因此提早了关门的时间,令神父唏嘘不已。

  “这么疯狂,该不会是撒旦的那帮信徒干的吧?异端,果然是异端。”神父咬了一口蜜瓜,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担忧。

  他可是“正规军”,理论上和那些歪门邪道是对立的关系。万一凶手哪天心血来潮,忽然想起了这点怎么办?

  明亮的阳光从窗口中斜射而下,神父却感觉有点冷。

  “已经下午三点了,要不……我今天早点关门,回一趟娘家吧?”

  正想着,门口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风衣,高高瘦瘦,被兜帽遮挡着的半边脸上透着苍白的病态。

  风衣男停在教堂的中心打量了一阵,看了一眼神父,又看向了一旁的告解室。

  “稍等。”

  神父心领神会地擦了擦手,小跑着走进了告解室。

  风衣男面色阴沉地走进了另一头,沉声道:“神父,我有罪。”

  “说吧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主会宽恕你的。”神父和颜悦色地说道。

  “我害死了我的父母,害死了我的好友,我……不该降临到这个世上。”风衣男语气沉重。

  “……”

  神父的面色骤然严肃,身体都坐直了几分。

  杀人犯找神父忏悔,这种桥段在影视剧中十分常见。

  但在这座城市里,神父平日的工作也不过是和困扰的大妈们聊聊人生罢了,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

  若是平时也就算了,但萩海市的连环杀人案件正闹得沸沸扬扬,他不会运气刚好就这么“好”吧?

  “倾诉吧,孩子。告诉我你的罪恶,主会宽恕你的罪过。”隔着一块不透光的幕帘,神父的语气还算镇定。

  毕竟风衣男用的词是害死,而不是杀死或者弄死。他肯上门忏悔,说明事情还存在着回转的余地。

  风衣男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在片刻的思索后,反问道:“神父,你见过恶魔吗?”

  “恶魔?”

  神父眉头一皱,这话题一开始就不大安全啊……

  他连忙正色回答道:“孩子,你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有光吗?”

  “为什么?”

  “因为太阳无时不刻不在进行高热的核聚变,所以能源源不断地向我们提供光和热。”

  “……”

  神父又问道:“那你知道这世界为什么没有恶魔吗?”

  “你说。”风衣男对此不置可否。

  “因为这不科学。”神父摊手道。

  “噗嗤,哈哈哈你这神父可真有意思……”风衣男笑了。

  “混口饭吃而已,不然主也没别的办法填饱我的肚子。”

  神父倒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继续道:“在我没当成神父之前,我也曾是一个拥有着远大梦想的心理系高材生。奈何时运不济,毕业后居然连个要我的单位都没有。那时候我求了很多次神,结果彩票都没中过超过50块的。所以这东西啊,没用的……”

  “那你是怎么……”

  “怎么当上神父的对吧?”神父陷入了回忆之中,语气有些沧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是一个公务员。”

  风衣男:“……”

  “为了促进国内外的友好交流,展现出大国慷慨包容的广阔胸襟,萩海市才决定在这建了一座教堂。我的专业对口,所以被分到了这里。

  一开始我还是不愿意的,但想了想我这是在为国家建设贡献力量,这才忍痛留下,放弃了儿时的梦想。”神父一脸的唏嘘,字里行间里无不透露着“真香”的气息。

  废话,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也整不到这种悠哉又稳定的活啊。

  “这么说,我来错地方咯?”

  “这倒没有。”

  神父摊开了手,让自己显得更亲和些,说道:“我没事的时候也研究过神学,有什么不懂的我可以帮你解惑。我希望你不要陷在这里面,人生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那我姑且就说说吧。”

  风衣男坐正了身子,开始了他的故事:“在我八岁的时候,校车不受控制翻入了江中,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死了。在水底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东西。”

  “姑且把他称作恶魔吧,他和传说中的一样,长的十分丑陋。他皮肤是紫色的,脸像是被人用钉耙犁过一样裂成了几块,獠牙歪歪斜斜,直插鼻孔……”

  神父听着听着,脑海渐渐有了画面,想笑,但是忍住了。

  这种时候,还是严肃一点好。

  “那恶魔对我说,说我是一个灾厄,说这个世界,有我就会有灾祸。”风衣男忽然有些烦躁,点了根烟,这才继续道:“我无法反驳,因为那种事情,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一岁的时候,我和我的父母一起出海,船只发生了海难。我独自在大海里漂浮了一天一夜才回到岸上,而其他的人,全部陨难;五岁的时候,院里的导师带我们去游乐园玩,摩天轮发生了故障,整个倒了下来,最后也只剩下我一个……”

  “请问,我可以离你远一点吗?”

  “不准。”

  神父乖巧地坐着,眼睛被二手烟熏得发酸,一动也不敢动。

  他现在忽然觉得,恶魔说的话似乎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这家伙,就是个天煞孤星!

  “神父。”

  “啊?”

  “我就要死了,我感觉那个东西就要来找我了。假设上帝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为什么要死了?”神父试探着问道。

  “一个月前,我的癌症就确诊了,大概还能活个一年吧。”风衣男吐出一口烟雾,将头靠在座靠背之上。

  “一个月前?”

  不知咋怎的,神父忽然想起了那条新闻。

  那个杀人犯第一次作案时间,差不多也是在一个月前吧。

  难道……

  神父的心头咯噔了一下,当即答道:“那当然是积极治疗,携手美好人生!”

  “治不了的,也就延缓一阵罢了。所以,我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为什么还要痛苦地在病房里等着死亡来找我呢?”风衣男自嘲地笑笑,眼神变得坚毅,仿佛在那一瞬间做出了某种决定。

  “孩子,希望总是有的,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神父仿佛感受到了那股杀意。

  这家伙,不会真的是那个被洗脑的异教徒吧?

  他不会真的那么倒霉吧!

  “神父。”

  风衣男仿佛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板起脸来。

  “怎么了?”

  “私事说完了,咱聊聊正事吧。”

  “正事?”神父的心头咯噔了一下。

  风衣男递上了一台手机,直接地问道:“你认得这个东西吗?”

  手机里显示的是一道符文,它由一个圆圈引伸而出,连着一段又一段的长短不一的回转折线。最终形成的图案不对称也就算了,闭合的边角部分还都突出去一截,强迫症看了简直要当场窒息。

  这玩意儿不正是凶手在现场留下的那个符文吗?

  “没见过!绝对没见过!”

  神父当机立断,说得斩钉截铁,心中却在默默的发誓,“耶和华老祖宗啊,这是他逼我撒谎的,不算我违背教义啊。”

  “没见过就没见过,你吼那么大声干嘛?”风衣男纳闷地看着他,耳朵在嗡嗡作响。

  “抱歉……”神父降低了声音。

  “其实你说谎了,对吧?”风衣男挨着椅子的靠背,仿佛早已看穿了一切。

  神父连忙否定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啊!”

  “我说实话吧。你的印堂发黑,元神涣散,今夜必有血光之灾。不若与我共商大计,以御外敌。如何?”风衣男摊开了手,让自己的显得更亲和些。

  遗憾的是,在神父的眼里,他反而更狰狞了。

  ……

  华灯初上,夜渐渐地深了。

  脱离了喧闹的人群,一个穿着兜帽长衫的男子停在了教堂阶梯前。

  由于是上面派发的工程,萩海市教堂的装修还是有模有样的。

  植被齐整的庭院,颇有仪式感的台阶,还有那厚重而神圣的大门,让此地成为了萩海市逼格最高的中老年妇女心理辅导中心。

  平日里到了饭点就不会再有信徒上门了,神父也会在每天的五点半准时关门下班。但是今夜……教堂的门却是虚掩着的,里头散发着昏暗的灯光。

  教堂的神父,总不至于要加班吧?

  兜帽男的心底闪过一丝不妙,快步走上阶梯。在看到门前绘着的符文之后,那种不安转为了现实!

  诡异的圆圈,不规则的折线,这不正是那个连环杀手的符文吗!

  “我来晚了一步!”

  兜帽男眯起了眼,当即放轻了脚步,悄悄地将大门推开一个缝,暗中查探。

  幽静的教堂里摆着一圈红烛。神父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身下的鲜血染红了符咒,散发着诡异的荧光。

  兜帽男闭上了眼睛,袖口下弥漫出两道黑气,游弋过教堂的每一个阴暗的角落。

  没有其他人。

  得到了影子的反馈,兜帽男这才从门后走了出来,来到了神父的跟前。

  神父虽然留了不少血,但还残余着微弱的气息,看样子杀人者的手法并不专业。而地上的那一圈符文,也只是普通的鬼画符而已,并无实际的意义。

  “模仿者?”

  模仿杀人,顾名思义,即是杀人者出于对另一名杀人者的仰慕,在行凶时使用相同的手法向其致敬的一种犯罪行为。

  这种现象多出现于一些特点鲜明的连环杀人案件之中,而像萩海市杀人犯这般独具仪式感的作案手法,更是容易吸引到那些脑子不正常的狂热分子。

  “真是闲的没事干了!”

  兜帽男烦躁地俯下身子,想要从伤口中查探出有用的线索。

  就在这时,神父却异常敏捷地翻了个身,手里出现一物,对着兜帽男的脸上就是一下!

  “嗯!”

  兜帽男闷哼一声,捂着眼睛向后退去。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凶名赫赫的他,有朝一日居然会被辣椒水暗算!

  “没想到吧,老王!”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兜帽男只感觉下巴挨了一下重击,就昏了过去。

  “呼……”

  “神父”甩了甩发疼的拳头,擦掉了脸上的血迹。

  这时,真正的神父才从大门后探出了一个头来,弱气十足地问道:“程先生,我可以报警了吗?”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临死前想杀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