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拆迁款到账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卡上多了三个亿在线阅读

卡上多了三个亿

现实 / 现实百态

40.08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有钱做什么?钱生钱?迎娶白富美?买豪车?定居美利坚?……Nonono蓝天救援队缺一辆直升机买!谁家的孩子被拐卖了建DNA识别库!找到他的家人为止!王家的媳妇遭受家暴那就找最好的律师,让他老公进监狱!萌妹子想养一只二哈那就买套别墅供它拆家前面很虐很毒…后续很爽很得劲…读者群:1030914724,欢迎各位读者大大不吝赐教!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暴风覆灭.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比利时侦探.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噬魂敬虔.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现实百态小说推荐

家有贤婿在线阅读
上市公司老总赵刚的女儿赵也飞是名海归,外表靓丽,精明干练,由于条件好,眼光高,个人问题一时没有着落。  赵也飞的合作伙伴李浩宁出身草根,成长经历特殊,却一直奋发上进,不但学业有成,工作上也取得了不凡业绩。  女儿表现出对李的好感,可李的反应却不温不火,这让一直为女儿个人问题焦急的赵刚内心着急。  赵刚主持一个沙龙,并有望见到令女儿神魂颠倒的李浩宁,可一不小心落入水中,竟重生到二十年前,成为刚刚因车祸丧失父母的李浩宁的舅舅赵钢——才参加工作不久的一名青工。姐姐姐夫突然去世,未婚的赵钢不得不承担起抚养未来准女婿李浩宁的重任……
高铁侠客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一本杂录在线阅读
都是风景,幸会
我喜欢硬来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生活的一千种苦难在线阅读
儿童跳着皮筋  大人忙着洗漱  房屋升起炊烟  烟拐着弯  拐到了没人的天空  四月的风吹着河畔的柳条  六月急忙下起了雨  竹笋透了尖  蜗牛衣衫褴褛  画中的人扶着纸扇  白杨树上乌鸦扎了窝  到了冬天  想着春天  转眼割麦子了  割了十年  镰刀锈了换  旧的走了,新的就来了  蜕皮的蛇最毒  门框里照进来阳光  老鼠在黑暗中嘲笑  找不到我  找不到我  我也背着光  看不清我  看不清我  蚊子吸了口饱血  我挠挠腿  今天不杀生  死亡从出生就埋下了种子  在将死时长成大树
已尔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极品白痴在线阅读
貌似白痴, 却在不经意间把一切将他当成白痴的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这就是极品白痴!
秦峰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闲事随记在线阅读
我把这当作我无聊日子里最后的消遣。 我喜欢聊回忆,也喜欢讲故事。 我会把我的故事,都讲给你们听。 当然,你们可以尝试联系我,分享你们的故事。 我会把这些故事,都分享给大家
吴雨阳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小市场在线阅读
新书《五蕴皆空》热更中…希望大家多多捧场! 生活的年月,水自流时光阴蹉跎,当回忆起光阴在岁月划痕时,总觉得该留住些美好。 城市最底层的平凡生活,也许我们可以从平凡中读懂人生……
乾园主人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三尺红在线阅读
穷,但是过得很自在的孟信突然被一个美女找上了,并认定他就是自己的男友欧阳庆! 沾沾自喜的孟仁却不知道,一场精心的设局像网一样撒开,揭开他的生世谜团。
十三不晚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这些年的生死时速在线阅读
在这里,每一秒都有可能死亡,都在与死亡擦肩而过。 在这里,高速度已经成为了死亡的代名词。 而时间也是拯救生命的关键! 为了拯救生命,就不得不需要更高的速度! 群:1061574710
心火烧啊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无刺在线阅读
所有的谎和错误就像刺一样会扎痛人心 所以,千万不要说谎,一个谎要用千百个谎来圆 所以,千万别犯错,错了也不要用另外一个错误来遮掩
十三不晚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现实百态 卡上多了三个亿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拆迁款到账

  奇幻新书《幽髅复辟者》已经上线,欢迎大家关注。

  有些好奇的孩子会问爸妈自己是从哪里来的,父母有时候会逗ta说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或者说充话费送的。

  这番话除了把孩子吓得哇哇大叫之外,就是招来其他家人的一顿狂骂。

  但是对于思义来说,这不是开玩笑。

  他就是被刁老爷子从垃圾场里捡来的,确切地说是从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垃圾堆里捡来的。

  92年的一天,身为市机械厂总工程师的刁兆国在第三人民医院检查完身体,刚想在一个垃圾桶旁抽支烟时,就隐隐约约听到堆放医疗废弃物的棚子里面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他顺着哭声找到了这个婴儿,这就是刁思义。

  刁兆国的爱人不能生育。他在医院里检查了孩子的身体之后,就把后者带回家抚养。

  后来机械厂改制,职工们纷纷下岗,厂领导被调任到其他单位。而这个名存实亡的机械厂还欠着刁兆国一大笔科研经费和工资奖金,当时结算下来还是有很大一笔钱。

  但是机械厂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又不能亏待了这位把毕生心血都献给省里乃至国家机械工程发展的老专家。最后由市委出面,将厂里的机械厂房设备卖出后,剩下了的土地以国家奖励的形式转让给他。

  当时机械厂在市南郊,位置很偏僻,工人下班时还遇到过抢劫。厂子解散后,连厂里的铁门也被拆掉卖了,看门狗也被门卫赵师傅牵走了。可以说除了土地,留给刁兆国的.........

  好像还有八块多钱的现金。他拿着钱在街上买了几斤肉,给全家做了顿好吃的。

  时光荏苒,随着城市的规模扩大,机械厂周围渐渐建起了高楼大厦。有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都上门来找过刁兆国,想把这块地买下来,但是统统都被他拒绝了。

  机械厂是他奋斗一生的见证,他舍不得把它卖掉。他在里面种菜、收菜。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而这块地成为了这个准一线城市里最贵的菜园子。

  渐渐的思义长大了。

  这孩子对人实诚,都26岁了还没谈对象;大学毕业后找的工作也差强人意,始终是刁老爷子心头的一个结。

  随着地铁经过,机械厂周围的房价节节攀升,开发商开出的价格也越来越诱人。最终刁老爷子一狠心,决定把地皮卖了。老伴前年去世,只剩思义陪着他,老爷子想给思义一个好的将来。

  精明的开发商自然不想多掏钱,老爷子觉得离心理预期也差得较远,事情就这么搁置下来。

  前不久,架不住周围疯长的房价和其他开发商的跃跃欲试,最早和刁老爷子谈收买土地的企业一咬牙,终于答应了他所有的要求。

  刁老爷子的要求就是一笔钱、分楼顶的一套房。不管他们的住宅建多高,顶楼得有一套房子是刁家的,房间可以直达天台。他要在天台上种菜。

  至于补偿金到底是多少,只有刁老爷子知道。

  当然,思义对这些事情毫不知情:他不知道自己是个被捡来的孩子,也不知道他的爷爷有如此的丰功伟绩,更不知道他即将继承这笔巨额拆迁费。他还是一如既往,每天乘公交往返于房地产中介公司和家。

  他所谓的家是一座建于90年代的职工大院,里面住着很多退休职工和他们的子女。二楼上两间各25平米的房子就是他和爷爷奶奶的家。

  思义很听话,自从他儿时曾有一次问过爷爷奶奶,自己的爸爸妈妈去哪里之后,就没再提过这件事了。

  爷爷奶奶告诉孙子,他的父母双双失踪了,到现在一直没有音信,家里也没有他们照片之类的。

  虽然不再问了,但思义一直记得这些,把这种伤痛深深地埋在心里。

  思义读书很用功,但就是临场发挥老是不好,复读了一年后他上了个二本。毕业之后就业形势也不好,他就去了一家房产中介,在那里工作了三年。

  这三年里他兢兢业业。要知道这个行业流动性很大,能在一家店面干三年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但是去年门店上安排了一个新的店长之后,思义就感觉自己的日子不好过了。

  这家伙处处排挤他:老客户不让他维护,新客户不让他去开发,摆明了想撵他走。凭着这几年积累下来的客户,他倒是也还能撑一段时间,但是长久来说总不是个办法。

  一开始思义还能忍受,觉得爷爷老了,奶奶也去世了,他不想再让爷爷操心。但是慢慢地,那家伙变本加厉,思义开始有点受不了了。

  因为之前工作表现一直不错,原本大老板是打算升他做这家门店店长的,但是中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空降来了这个新店长。

  这天下午四点,业务员们被店长临时召集起来开会。思义因为谈了个业务,回来得稍稍有点晚,店长又开始兴师动众找他的不是。平常思义多次被找茬,其他店员就已经看不过去了。今天又这么一闹,和思义关系比较好的王鑫忍不住了,正要站起来替思义说几句,被他一把拉住了。

  他不想王鑫为了自己再被穿小鞋,或者丢了工作。反正店长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就当听个女人发牢骚,左耳进右耳出。

  但是今天这家伙不知道这么了,大有不把他撵出店里誓不罢休的势头。思义的怒火也渐渐开始升腾了。

  仗着和公司里某位领导的关系,这位目中无人的店长空降到全区最好的店面任店长。他觉得只有把思义这个潜在的威胁弄走,自己才能在这个位置上坐稳。有这么一位能干的副店长,他始终觉得如芒在背。

  思义的手有点哆嗦,他想冲上去揍这家伙,但是想想家里的情况又忍住了。

  手机提示音适时地响了起来,思义以为是客户发的信息,便随便瞥了一眼。这一瞥不要紧,他发现自己卡上多了——三-个-亿!!!末尾还加注了三个字:拆迁款。

  思义一头雾水,以为别人划错账了。他家那两间老房子怎么可能值三个亿?再说也没听爷爷说有拆的打算啊。

  他立刻站起来走出店面,给银行打了电话。

  店长一看思义接电话连招呼都不打,不禁又窜上一阵无名火。现在又不得不强按着,他要等思义接完电话再找他算账。

  银行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和蔼。她看了下转账记录,然后很肯定地对思义说:“我们核实过了,这是中海地产向您打过来的拆迁款,姓名和账号都是准确无误的才能打款成功。请问您还有没有其他疑问?”

  思义彻底懵圈了。他挂完电话又连忙给爷爷打过去。这可是大事呀,他可得跟爷爷通个气。

  老爷子正在悠闲地听着评书,看见思义的电话打过来,便接了起来:“思义啊,你晚上想吃啥?”

  思义说:“还没下班呢。爷爷我问您个事,我卡上多了一大笔钱,刚给银行打电话确认了,说是拆迁款。您看我要不要报警啊,这可能是非法侵占了?”

  电话那头的爷爷一听思义这么说,就知道那笔巨额的拆迁费到账了,而思义还蒙在鼓里。

  他瞒了这么多年,就是怕孩子知道这事会变得不思进取、贪图享受,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自己把他从垃圾堆里抱出来,可不能害了他。

  于是他笑了笑,然后问:“思义,是不是三亿整?”

  思义惊呆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您,您怎么知道这些钱的?”

  老爷子依旧很淡定地说:“是中海地产打过来的拆迁款,我没告诉你就通知他们把钱直接打你账户上了。你已经长大了,也该知道怎么支配这些钱了。”

  直到爷爷挂了电话,思义的脑子都还是一团乱麻。他看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又回头看了看身后中介所悬挂的广告牌,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在开会,还在受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家伙的气。

  尽管他一直热爱这份工作,但是这个店长他实在忍了很久。他曾经无数次在脑海中幻想过,自己一拍桌子、对着那家伙怒吼一声:“老子不干了!”的场景。

  现在,他只需要迈进门,说出那句很早就想说的话,一切就OVER了。

  不过思义还是很冷静的,他不想扩大冲突。

  进到店里,他淡定地拿起笔准备做记录,一句话也没说。

  店长冷笑一声:“刁思义,居然不打招呼就擅自离开!我看你是不想干了,不想干早点滚蛋!”

  思义直勾勾盯着店长,盯得他头皮一阵发麻。他这才发现这个平时不怎么吭声的人,眼里闪烁着一种让他不寒而栗的怒气。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能丢了他的神气,便又恢复了姿态:“你说说你都干了些什么?”

  思义仍然盯着他,缓缓开了口:“我任代理店长时,营门口店是金牛区业务量增长最快的,一直保持了十位数的增长率,并且保持了足足有半年。”说话间,他扫视了一眼其他员工,其中有他之前非常信任的、但也在第一时间投靠了新店长的人。

  “但是你来之后呢?马上被高家庄店夺取了销售头牌,增长率直线下降!现在能稳定住不再继续下滑,就已经不错了,请问你又干了些什么?”

  店长刚想说话,却发现手下的员工似乎都带着些鄙夷的目光看着他,让他一时语塞。

  思义继续说:“你可能是因为某个领导的关系进来的,既然进来了就夹着尾巴。你想坐稳这个位置没问题,你得有东西!啥本事都没有,你以为你待得下去?你问我是不是不想干了?我还就告诉你:哥哥我还真不伺候了!”

  店长被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想要开口反驳,却又词穷,一时间只有张口结舌地站在原地瞪着思义。

  思义带着蔑视的目光扫了他一眼,然后收拾起自己的笔记本和文件夹。走出店门他又停下脚步:“这个月的工资发不发无所谓,哥哥我不稀罕。”

  店里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店长瞬间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刁思义走了,他在终于达到了赶走这个竞争者目的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已经管理不了这些人了。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被羞辱,自己还无力还击,他的面子算是丢尽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