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缕香风云

一缕香风云在线阅读

一缕香风云

拾笔重书

武侠·传统武侠·64.8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5-02 22:01

一缕香是一副神奇草药,也是一个武林女侠兼书法奇才的江湖绰号。懵懂少年杜恒为求得一幅一缕香姑娘的墨宝真迹给神逍派师祖陆乘询作为百年寿辰礼物,进入横江,从此揭开了朝廷权贵夺权阴谋以及江湖仇杀的秘密,杜恒也为江湖反派追杀,朝廷权贵诬陷,……屡陷险境,最后挺起身躯奋勇抗争……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孝心

  据说,一缕香是一种草药,长的三尺来高,每株一缕香花开三朵,每朵花有六瓣,花姿娇艳,远胜玫瑰牡丹,且花香清淡,闻之精神舒畅,久久回香,能长久保持新鲜。更可贵的是,一缕香清热利水,凉血解毒,有杀毒,祛湿,去热,增强人体免疫的功效,民间瘟疫屡建奇功,是难得的良药。只可惜这种普通而又及其难能可贵的草药只生长在横江村后勒劳山山谷的山涧两边。千百年来一缕香滋生茂盛,绵延一片,因多次消除盛兴民间的瘟疫,功名卓著,盛名远扬,横江村也以特产一缕香而闻名于世。

  横江村上有一条街,每天早晨,不计其数的晒干的一缕香被一辆辆马车装载,发运往全世界各地。世人用花瓣来泡茶,叶子和花径用来煲汤,据说能够延年益寿,滋阴补阳,世人酷爱一缕香,横江村村民到勒劳山中收割一缕香,晒干以后,等商贩上门收购,换取微薄钱财持家度日。

  一缕香已经闻名于世千年,如今“一缕香”三个字在最近的五六年更是妇孺皆知,火热非常。不过,人们口中,眼中,心中的“一缕香”已经不再单纯是一株神奇的草药,它也是一个人的代名词。江湖传闻这个绰号叫“一缕香”的人是一个武功高超,貌如天仙的妙龄女子,她生在横江,长在横江,除了一身高超武功,样貌出众,她书法,舞蹈,音乐同样闻名于世,为世人所追捧。她倚世独立,仗剑行侠,嫉恶如仇,除暴安良,如同“一缕香”草药般疗治人间邪恶,因而江湖中人以“一缕香”为绰号称呼她,至于她的真名,一者因为这是这几年才兴起的英雄人物,二者认识她的人寥寥无几,真名也无从问起,因而世人只记得了她的绰号。

  不过,“一缕香”这个人从江湖传颂到满世界街头巷尾,村庄城市妇孺皆知,不是因为她的武艺,美貌,侠义心肠,而是因为她的书法。她擅长楷书,作品点画圆整,结构平稳,大气端庄,秀丽刚劲。可以同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等大家一较高下,更有一些文人骚客,垂慕一缕香的才华美貌,把一缕香的书法造诣吹捧的是空前绝后,远胜前人。一时间一缕香的墨宝身价极剧太高,很多世家豪门为求一副一缕香的书法真迹,不惜千金散尽。确实,目前市场上流通的一缕香书法作品也已经涨价都在千金以上,而且一书难求,据说,此价购来的书法作品也只是高度临摹一缕香本人作品的赝品而已,真迹保守估计已逾万金。只是,即使再有钱,出再高的价钱想要购得一幅一缕香的书法真迹也只是可遇不可求,毕竟一缕香本有个怪脾气,平时写字全都写完立即当面焚烧,真正拿来保存流传出来的一年之中仅仅只有有三幅字。皇宫中皇帝老儿也酷爱一缕香的墨宝,数年来官员投其所好,进供上去的,经鉴定,真正属于一缕香本人真迹的也只有寥寥三幅。郑国公,荣国公,九王爷等府上也是各有一两幅而已,至于赝品真迹,就无从考究了。然而听说有个乞丐,天天在一缕香家外面的垃圾池旁,竟然有一天无意中捡的一缕香写过字的一张纸,凭此售卖获得巨额财富,从此过上富足生活。

  一缕香的书法在江湖各派人士中也拥有广泛拥趸,神逍派掌门陆乘询便是其中一位极具代表性的“香迷”,只是他的运气不是太好,直到此刻,他还是没有购得一幅一缕香的真迹,连模仿的七八分的像拿得出手的临摹赝品也没有,这真是他心头上十足十的一件憾事,他可是做梦都在琢磨着如何把一幅一缕香的墨迹珍宝弄到手。

  所谓是上有所好,下有所效。神逍派上上下下上千弟子为了讨好掌门陆乘询,都想凭自己的真本事弄到一幅一缕香的书法真迹,以求得在掌门面前留下一分好感,为将来自己武艺提升,门派地位上升等留下一记伏笔,能够引得掌门开心,进而得到掌门青睐那可是每一个想在神逍派茁壮成长的弟子梦寐以求的重中之重的大事。神逍派上千弟子在求购一缕香真迹这件事上确实用足了真心,铆足了劲头,可谓是有缝必钻,无缝也要敲条缝钻。只是,这凭钱和人脉都尚且比登天还难办到的事情,对于一没万金家财,二没左右逢源的人脉的神逍派穷酸弟子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几年下来,为掌门求得一幅一缕香真迹这件事情早已经佛化云烟,抛掷九霄云外。

  神逍派创派至今已经发展至十代弟子,每代弟子都分为“赤橙红绿青蓝紫”。分别按照自己所在的归属佩戴不同颜色的腰带。杜恒是第六代弟子,今年十六岁,他是橙带弟子,腰间扎着橙色腰带,他有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个性,依然没有放弃这个为掌门师祖寻求一缕香墨宝真迹的理想。他也想赢得掌门师祖开心,只是他同其他同门师兄弟削尖脑袋为了一搏掌门青睐,赢得地位晋升的动机不一样。他十分单纯的想让掌门师祖在一百岁寿辰上当着寿礼献上,求得老人家喜笑颜开。杜恒是真心希望掌门师祖千秋万代,长命百岁。不,是长生不老,万寿无疆。在他的心中,掌门陆乘询不单单是江湖人人敬仰,神逍派中人人爱戴的武林巨搫,更是他杜恒的救命恩人。他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总会浮现六年前,他随同父母一同前往BJ外公家探亲,荒山野岭中遭遇强盗土匪,钱财被洗劫,父母被强盗所杀,辛亏掌门师祖及时出现才从强盗刀下救出他一命,并带他上神逍派。杜恒对掌门的感情,如同再生父母,此刻无论如何,只要掌门师祖百岁寿辰未到,他就绝不会放弃求取一缕香墨宝的热心。

  神逍派是陆乘询一手创建的门派,至今已经有六十年的历史,凭借陆乘询除暴安良,行侠仗义,公正不阿,人缘极佳的性格和人格魅力,在江湖上一呼百应,应者云集,因而屹立江湖数十载,并被江湖各派共同推戴为武林盟主。江湖地位可谓稳如磐石,不可撼动。此时距离掌门百岁诞辰还有三个月时间。神逍派弟子已经开始下山到武林中各门派派发寿宴邀请帖。杜恒平时被练武功课牵绊,根本找不出机会下山,眼前正想借着派发请帖溜下山去办自己的心头正事,偏偏不凑巧,这巧活都让赤带弟子们领了去。真个把杜恒急的捶胸顿足,吹眉毛瞪眼。眼看着赤带四五六七代弟子领着邀请帖都纷纷下山,杜恒在山门前来回踱脚步,拍手戳掌,绞尽脑汁,却一筹莫展。一不留神,与迎面匆匆走来的人重重撞上,两人都哎呦一声疼痛倒地。

  这一撞,真是胸口闷闷的一记重撞,脑袋咕咚一磕碰,眼睛冒火金光闪闪。杜恒正在极度郁闷之中,心中怒火顿起,一时差点按捺不足,待要发作,抬头一看,撞倒的那人却是第六代赤带弟子刘书奇。这刘书奇外号“刘呆子”平时呆头呆脑的,一幅书生气,同门师兄弟都欺负他,常常指使他做些杂活,重活,平时有事没事也常常拿他开一些玩笑取乐,他也不置喜怒,随人取唤作乐。杜恒经常在心里想,这刘书奇,长得书生气十足,这名字也取了个书字,果然人如其名,因他性格随和,别人不喜欢他,杜恒平时却乐于与他为友,走的比较近,交情甚佳,感情要好。随即怒气顿消,换了一副笑脸说道:“刘呆子,这么着急赶路,可是着急着去领什么大奖呢?”刘呆子正在哎呦不停,抬头一看是平时交情甚深的铁兄弟杜恒,赶忙起身道歉,扶着杜恒说道:“恒哥,不好意思,低头走路把你撞倒了,我正要赶着去送掌门师祖邀请帖呢,这可郁闷了,偏偏我的帖比较多,又是地方比较远的,真怕送不完,误了掌门诞辰大事。”杜恒一听是外出派送邀请帖,愁着没有机会下山,正好撞在自己的心头事上,眼前灵光一闪,计上心来,筹划着借口分担他的负担,溜下山去。他拍拍身上的泥土,也伸手搭着刘呆子的手都站了起来,佯皱眉头说道:“你也真是不走运,摊上了这么个事情,可真是为难你了。话说回来,这派送请帖的事,当真是不好办的很,既需要察言观色的能力,又要口嘴乖巧,能言善辩,还需要懂得处理特殊情况,必要时来点事来润一下颜色。刘呆子,你平时寡言少语的,这事对你来说,确实难办了点。”刘呆子一听这送帖子的事情有这么棘手,心里早已经焦躁慌张不已,拉着杜恒的手说道:“哎呀,这可害苦了我了,我哪有又来事,又能说的本事,恒哥,你平时聪明乖觉的,能不能替我山下走一遭,我可感恩戴德了。”杜恒故作为难道:“这个,话说回来,咱们兄弟俩向来互相依靠,平时别说你有十件难事,就是摊上一百件难事,比登天还难的事,我也会帮忙的。只是,今天这个事情,是分派下来的,我没有分派到这个任务,根本下不了山。除非……”“除非什么呢?”“除非掌管宗派事务的二代蓝带钟师叔同意,那我才能为你分劳,不然,我就算偷偷溜得下山去分派邀请帖,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再者,这偷溜下山,每天点名应卯我不到三次,可是要逐出师门的。刘呆子,我可是抱歉的很。”刘呆子着急的拉着杜恒的手,说道:“据你说,就是没办法了。那我可是赶着鸭子上架了。”“办法倒不是没有,咱们可以一试,求求钟师叔。”杜恒拉着刘呆子靠近身边,凑着他耳朵嘀嘀咕咕细声说了一通。刘呆子听完,一脸疑惑,说道:“这样可行吗?就怕钟师叔不同意。”杜恒信心十足,拍着胸口说道:“只要你按着我说的去做,肯定百分百同意。”一边拉拉扯扯,转门过槛,把刘呆子拉到了练武厅,顺势把他推了进去。

  练武厅是门派中练武的场所,钟师叔是神逍派的中流砥柱,武功卓著,平时不下山的话,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练武厅勤学苦练,钟师叔有个特点,练武的时候特别的专注投入,同时非常喜欢喝酒,练武到兴头上,只要有酒,便会异常开心,只要不是重要的事情相求,他一准都会答应。

  刘呆子走进练武场时,钟师叔正在琢磨门派中最基本的武功《逍遥剑》中“横贯九天”这一招如何出,他右手操执着剑,手腕一下子往上运力,一下子又换手臂运力,嘴里嘟嘟喃喃自言自语。他摇了摇头,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刘呆子平时呆头呆脑惯了,也没留心钟师叔正在沉迷练武,话不择时,开口就说:“钟师叔,刘呆子要下山派请帖,恐怕不能胜任,所以来求您分派一位同门协助。”钟师叔一边揣摩,也没留心旁人说话,只迷迷糊糊,似真似幻听到了“下”“协”。一时灵感顿发,剑尖下斜,随即抖动向上,一道剑气从剑尖喷薄射出,啪的一声砍在练武厅的地砖上,把地砖齐齐震裂,足足有数十块地砖粉碎。钟师叔突然哈哈大笑,欢喜非常,自顾自说道:“掌门师傅以前常说,本门武功最厉害的是本门的基本功《逍遥剑》,门派中众师兄弟都当着等闲看待,今天这一剑威力,可见师傅所说不假。看来我们修炼下的功夫还不够。”抬起头,看见一个赤带弟子站在练武厅门口不远处,说道:“你说的对,先下斜,再陡然往上换剑势。”刘呆子已经被刚才的一剑威力震惊,呆站在那里,钟师叔对他说话,他才缓过神来,忙不迭的回钟师叔的话:“钟师叔,眼下快要临近师祖的百岁寿辰,弟子办事拖拉,此次下山能否派个同门师兄弟协助一下,以便能及时把请帖分派,不误吉时。”钟师叔此时悟得一剑招窍诀,欢喜非常,随口道“既然你怕误事,就找一个你的赤带师兄弟分担一下,也是可以的。”“钟师叔有所不知,赤带师兄弟已经全数下山给武林各门派分发请帖去了。已经没有剩余的人留下。”钟师叔沉顿了一响,说道:“既是这样,这事也就难办了,我手中也没有人裕留给你分担。”话没说完,恰在此时,杜恒双手抱着一坛酒在怀里,大大咧咧哼着小曲走到练武厅上来。钟师叔一眼看到杜恒,说道:“恒小子,整个神逍派为了掌门百岁寿辰,都忙得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了,你倒好无所事事的跑来练武厅,我看全派上下,就你清闲,正好,我有个事情要分派给你,你可不许推脱,更不能偷奸耍滑。”左手指着刘呆子说道:“你协助一下赤带弟子刘呆子下山去帮忙分派邀请帖。不许偷懒,延误。”杜恒笑道:“钟师叔这也忒没人情味了,我看钟师叔练武辛劳,正想着要慰劳一下长辈,千方百计弄来一坛酒,还没来得及跟您老人家讨便宜,倒被你先摊派上了。”说毕,双手抱住酒坛,使劲全力往钟师叔一抛,酒坛嗖的一声,平直窜了出去。钟师叔伸出左手,顺着酒坛飞来的轨迹,手掌一操,手腕一转,酒坛平稳的带在他的手掌上。右手手中的剑在酒坛泥封上一挑,整个泥封干净整洁的去处,酒香瞬间从酒坛子飘逸而出,充满整个练武厅。钟师叔鼻子吸了吸,露出陶醉的表情,开心的说道:“这是绍兴陈年的女儿红。闻着香,闻着都馋,你这小子还有点孝心,没辜负我白疼你这些年。”杜恒已经走到钟师叔跟前,嘟着嘴说道:“我这本来是想跟您喝上两口的,顺便跟您讨一两招新招式,这不,还没见到您的一招半式呢,却早被您打发去打杂了,钟师叔嘴上说疼我,终究行动上总是看不到。”钟师叔提起酒坛,仰着脖子,咕咚咕咚一个劲早喝下了十几口酒,酒入甘肠,沁人心脾,特别的畅快,道:“本来正好悟出了一招半式特厉害的武功的,这不,掌门师祖寿诞,大家都要忙,平时师祖可是最疼你的,大喜的日子,大伙都卖力筹办,你无所事事,其不辜负了掌门师祖对你的一片慈爱之心。你用心把这件事办好,等你回来,我多传授你几招带劲的新招式,让你人前神气神气。”杜恒还装着有点难为情,看着钟师叔又咕咚咕咚喝起酒来,料想不会再变卦,便扭扭捏捏应承道:“师叔教导的是,在掌门师祖百年寿辰之时,恒小子自然不能落后于人,必定卖力表现,不辜负掌门师祖平时慈爱。弟子这就下山。”对着钟师叔恭恭敬敬做了一个揖,未等钟师叔回话,早拉着刘呆子的手,带拖带拽的飞奔出练武厅。刘呆子赶忙跟钟师叔道别。钟师叔还在一个劲的“啊啊”喝酒,赞叹酒香可口。看到杜恒刘呆子二人已经到了练武厅门外,忙扯着嗓子说道:“记得去戒律处说一声你外出办事去了,报备一下,免得每天点名应卯落空挨罚。路上注意安全,江湖人心险恶,要多多放放,吃饭要按时,注意穿衣不要着凉……”钟师叔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杜恒已经走得老远老远了,高声对着空中回了一句:“钟师叔,知道了……”然后一个劲的摇头,心里阵阵嘀咕,想不到钟师叔平时这么豪爽直快,喝酒以后这么婆婆妈妈,啰啰嗦嗦。

  刘呆子想不到事情办得这么利索,兴奋感激洋溢脸上,对杜恒说道:“没想到你办法这么多,竟然能把平时严肃不通情理的钟师叔哄得跟小孩一样,事情办得干净利落。”杜恒笑道:“你也配合的好,运气也不错,赶上他心情好。”伸出手到刘呆子面前:“把帖子拿出来我看看。”刘呆子把帖子递给杜恒。杜恒简单翻了一下,恰好这些门派都是去横江村一个方向的,杜恒数了一下总共八张请帖,挑出最远的四张拿在自己手上,把另外的四张递还刘呆子,说道:“这最远的四张我去送,你送剩下比较近的,这样时间是很充裕的。”刘呆子感激涕零,一时哽咽不能言语。两人快速的整理行装,奔下山去。

  杜恒一下山就到附近的集市上买了一匹日行千里的快马,他平时省吃俭用,脑光又灵活,每次下山都搞点快进快出的小买卖赚了不少零花钱,以此常有盈余孝敬各位师叔,师兄弟,这次也能毫无痛痒的出重金买一匹好马,他这盘算着是尽量加快路上赶路速度,缩短在途时间,以便腾出时间去横江求一缕香墨宝。这次送请帖,杜恒总计花去了十三天时间,除了铁剑门掌门邱楚峰外出需要等待他归来,多耽搁了两天,其他神刀山庄柳毅伟,忠义堂朱茂生,闪电鞭龙闪都是当天去第二天便可告辞,顺利非常。此时诸事已经办理妥当,本门要求是在两个月内派送完毕,距离掌门诞辰十天前回到神逍派报到即可。杜恒盘算,眼下还有两个月加二十多天,此时去横江村,路上花费也顶多是两天时间。剩余的七十多天在横江村求得一副一缕香的墨宝,凭他杜恒的聪明才智,应该难度不大,构不成大问题,唯一怕的是运气的,但愿老天垂青,让自己心想事成。想到此处,杜恒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幅字体漂亮,墨迹新鲜,专为掌门师祖百年寿辰而作的书法墨宝。心下兴奋异常,双腿一蹬胯下骏马,那匹快马会意,嘚嘚嘚嘚奋扬四蹄,飞奔而去。

  横江村并不大,两条小河从勒劳山上发源,流下平原,相交汇合处分割出三块陆地。横江村便坐落在两条小河之间,稀稀拉拉分布着三四十户人家。横江村小河对面,就是一缕香草药交易的街道,如今因为一缕香姑娘书法火热,经过五六年时间已经扩展成了一个小市镇,这个市镇上面每天全世界南来北往的人川流不息其中,一部分人是慕名一缕香姑娘的才貌而来的;一部分人是为求得一幅一缕香姑娘的墨宝作终生收藏而来的;还有一部分人是垂慕一缕香姑娘的美貌,想一睹姑娘芳容而不辞千里而来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在此间做草药生意,书画生意寄生其中的。总而言之,这条街因“一缕香”而发端,如今因草药和书法,吸引了无数天下人士纷涌而来,饭店,茶楼,妓院,钱庄,古董店,书画店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修建开张起来,这里的生意人生意火爆异常,赚得盆满钵满,横江村这条街地价水涨船高,铺租一涨再涨。横江村村民早已经由辛苦劳作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为了包租公包租婆,老板,说书先生,向导,中介等等等等。生活过的十分滋润。

  杜恒来到横江村是晚上深夜,他寻得本地服务最好的一家客栈,当然价格也是相当的昂贵的。杜恒却不在乎花这点钱,倒不是因为他不缺钱,而是盘算着服务好的客栈,店主和店小二态度肯定好,向他们打听几个一缕香的问题肯定也会耐心作答,答案的真实性也会高很多,另外,店里的住客肯定也是素质,见闻含金量很高的,估计大部分也是为着一缕香姑娘的墨宝而来的,多碰几次面混个熟脸,向他们打听关于一缕香墨宝的消息,应该也受益匪浅。他这番盘算,是把向导,住宿,吃饭的费用都捆绑考虑在其中了。他果然是精细异常。

  这家客栈叫“三江客栈”,正好建在两江汇流的地方,杜恒推开窗就可以看得到两条江汇流,三个流向的江水。床铺十分的干净舒适,客栈里的陈设摆放也非常有品位。店小二更是异常殷勤,待客热情,无微不至。杜恒对客栈环境,店小二的服务态度十分的满意。开房以后,杜恒躺在床上,正想着明天该如何去寻找一缕香姑娘,或者怎么在街上淘的一幅一缕香姑娘的书法真迹。正巧,店小二送晚餐进房间里面来,杜恒有点小感动,他毕竟没有点餐,店小二却主动端了上来,并说道,这是店里对深夜入住客人的一项免费的犒劳。感谢客观入住。杜恒对店小二道谢,顺便打听了一下一缕香姑娘的住处。店小二道:“客官有所不知,一缕香姑娘的住处一年前已经被一场大火烧成了瓦砾场,一缕香姑娘也没了踪影。”

  烧了?杜恒一时间怔住了,店小二见杜恒呆若木鸡,便主动退出了房间,掩上了门。杜恒回过神来,想要再问点什么,看到店小二已经出去,只好作罢,安静的吃完饭,心里却心事重重,满脑子是关于大火,关于一缕香姑娘。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一缕香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