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修仙从吃土开始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种仙纪在线阅读

种仙纪

仙侠 / 幻想修仙

41.99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8-25 09:06

书籍摘要: 装笔版:十洲七海,三千世界,人人修仙我种仙。丢笔版:春天种下一颗种子,秋天收获一斗神仙。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蛋黄莲绒.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2名:昆仑战舰上的卧槽真人.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阿蒙123456.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我在皇宫隐忍十年在线阅读
一张山河图,囊尽天下地。 景云六岁成为了景国之主。 太后把持朝堂十年,外围强敌环伺,内部纷争不断,景国变得摇摇欲坠。 景云装疯卖傻,走遍景国皇城每一寸土地。 大梦仙经、镇国神剑、道藏天丹、无尽杀阵......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仙宗传承,诸国王室,我自当一力镇压。 这天下,只能有一个王。
好像变瘦了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不朽凡人在线阅读
在这里,拥有灵根才能修仙,所有凡根注定只是凡人。  莫无忌,只有凡根,一介凡人!
鹅是老五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之我有个重生模拟器在线阅读
在一个修仙的门派,最重要的外挂就是模拟器!
海平静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无尽海域,我以养妖求长生在线阅读
广袤无际的无尽海域,各种神奇功效的天府奇珍。 大如山岳的驼山龟,口吐一挂天河的大鲲。 聚水而生的水妖灵,噬魂食血的鬼面蛭。 无数隐藏的秘境玄府,奇异怪乱的灵机禁地。 世间万物皆可化妖,以炼天地灵机亘古长存。 而人身体弱,唯有借妖以求长生。
于无夜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山海八荒录在线阅读
没落的蛮荒巫族,一名少年悄然继承了失传多年的祝由禁咒,入大晋世家,搅动八荒风云。  扎个草人,咒死敌手,金蝉蜕壳,斩仙飞刀。  佛道相争,世家暗斗,门派激战,各族称霸。  (本书诗词皆为原创)  文青版简介:生命如此孤独,而在如此孤独的路上,孤独的你我彼此交错。从此,一个人的脚步有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洛水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是聊斋不是克苏鲁在线阅读
穿越到被旧日入侵的世界,秦月楼所能依仗的便只有一个成就系统,但他所要面对的,却是此界妖魔外神,堕神仙佛。 画皮妖,水莽怨,法尸,魔神崽···毕昂骥,麟蚕,霞荄妖虫··· “若得道祖真仙位,不拜三清又何妨?”当秦月楼调侃完以后,各大道门便将其拒之门外。 他也不喜欢佛门,因为不给喝酒吃肉。 既然不可得正法,那便以野路子趟出一条康庄大道吧。 研究妖魔非人之物,打造战体;汲取知识,研究法术原理…… “如果天道不作为,那就改天换道。”秦月楼如此说到,“知识才是力量。” 当秦月楼回首望去,却发现自己仍旧处于滚滚浪潮当中。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反抗旧日入侵,反抗堕神仙佛的,反抗天命的故事。
秦安忆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蜀山之翠微楼主在线阅读
吕松携带道果来到蜀山世界,称尊做祖,成就纯阳剑仙。
翠微楼主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大唐仙画师在线阅读
21世纪大好男青年周达赶上了穿越的大潮,可偏偏是在自己穿着女装去漫展时穿越了,这不,竟是穿越到了一个叫唐国的皇宫中一侍女身上。 (新书《谁敢与我食铁兽夺笋》已发)
一略二过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在线阅读
推荐本人新书《无上诡异》绝对比这本好看一百倍,同样是杀不死的鬼为题材,漆黑夜幕,阴风阵阵,黑狗抛坟,九蛇拉黑棺,这一个阴森的夜晚,一个青年被九只黑狗从坟墓之中挖了出来。这个世界没有小说之中内力灵气,也没有魔法斗气武魂,这是一个新流派,有的只有君子之气,侠气,财气,武气,文气等等。这个世界的鬼是杀不死的,就算是把君子之气修炼到最高境界,面对真正的鬼,那也只有死路一条。还好叶言上辈子看过的无数小说成为了他的无上底蕴,拥有着同等境界十万倍的战斗力和最少上万倍的修炼速度。 鬼是杀不死的,只有鬼才能对抗鬼,叶枫穿越到神秘复苏的世界,成为了驭鬼者,外号贪吃鬼,只有吃鬼才能压制贪吃鬼的复苏,规律,能让被吃掉的鬼死机,被叶枫彻底的驾驭。本文郑重承诺,绝不圣母,绝不舔狗,绝不会看见女人走不动。前期略毒,有都市装逼打脸流,进入请慎重,从第三卷开始渐入佳境。要是实在看不下去和想看神秘复苏剧情文的,请直接跳到VIP章节开始看,又或者直接跳到本书第三卷(和神秘复苏接轨篇)开始看,绝对好看。请加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QQ群785264208,择逆会定期给加群的兄弟们组cp,找女朋友的哦。
择逆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种仙纪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一 修仙从吃土开始

  传说海外有无数洲陆,但世人从未见过,只知脚下土地叫摩夷洲。

  此洲山河纷呈,百国并立,大得一辈子都走不完。

  就在此洲西陲,一条深谷纵贯南北,临谷拔起的高山名为“贯山”。

  山麓低处,大片平整草地上,若干人腾跃往来,剑影纷飞,煞是热闹。

  草地一角,木剑高高飞起,少年倒摔在地。

  “认输认输!”

  少年不迭嚷着,四肢大张,剧烈喘息。

  木剑呼呼转圈,眼见要砸到少年身上,却被无形之力牵引,落入一支纤纤素手。

  “仲杳!”

  脆声低喝:“就这么没用吗?起来,继续!”

  少年揉着腰呻吟:“不行了,腰快断了。”

  修长身影走来,腰肢款款,如窈窕青竹,是个和少年差不多大的少女。

  木剑指住少年,少女语气变冷:“怎么不见你腿断呢?”

  “把你跑东跑西四处贪玩的劲头分一半到修行上,现在你至少能到筑基五层!”

  “可你七年来没一点长进,连穴都开不了,开穴只是筑基三层!”

  少年叹气:“那种事情得水到渠成,不能强求啊。”

  少女的柳叶眉挑起:“不能强求?修行就是逆天改命!而且我们修行不是为了虚无缥缈的长生,是为了活命,为了守护族人!”

  “你是少堡主,仲家堡上下几百口的生死,未来都会压在你身上,你……”

  见少年还是慵懒模样,少女终于怒了:“你真的打算这么废物下去?”

  少年胳膊枕到脑后,不以为意:“废物流开局是最稳妥的嘛。”

  少女凤眼寒光迸射,旋即黯淡:“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在高先生那只学到了嘴皮功夫吗?”

  她摇头低语:“那可挡不住魔魇,更救不了自己。”

  少年却悠悠晃起了腿:“反正有你嘛,竹竹……你随随便便就练到了筑基九层,已经是先天高手了。我怎么也追不上你,再努力也没意义啊。”

  少女愣了愣,脸颊渐渐涨红:“你竟然如此自甘堕落,还是不是男人!”

  她随手一扔,木剑贴着少年腰眼扎进土里,像细针刺布般犀利,深深入土,只露出半截剑柄。

  少女转身就走,黑亮马尾甩得高高的,几步越过草地,没入一座恢弘而沧桑的石堡。

  那就是仲家堡……

  “还好没叫她猪猪,不然这一剑是要断根哟。”

  少年坐起来,挠头苦笑。

  肤白俊秀、剑眉星目,少年本算丰神俊逸。可涣散的目光抹上疲沓气质,略厚的嘴唇添了三分木讷,看上去也就是个平平无奇。

  仲杳,贯山仲家堡堡主的独子,今年十五岁。

  当然,这只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

  他是个穿越者,在地球世界有一段平淡人生。大概是老天爷觉得他的人生太过无趣,友情赠送了一份穿越套餐,把他送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有神仙妖魔,凡人也能修行,但跟他所知的修仙世界又有很大不同。

  更凶险,更艰难,也更让他摸不着头脑。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完全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他是七年前成为仲杳的,自那时开始,修为就停滞了,一直卡在筑基二层。

  原因他知道,但原因本身却引出了巨大的疑问。

  不过七年来风平浪静,仲家堡也有便宜老爸顶着,倒也不急。

  而且他还另有一套修行,或许随着进度的增长,疑问会自然解开。只是这修行太过怪异,不能让外人知道,青梅竹马都不行。

  被气走的少女就是他的青梅竹马,名叫季小竹,大他一岁。

  季家在仲家西面,贯山深处,曾有季家谷的名号,人丁兴旺,不亚于仲家堡。七年前魔魇涌动,吞噬了季家谷,她成了孤女,被仲家收留。

  季小竹幼年丧亲,心性早熟,但在两世为人的仲杳眼里,依然是个青涩的小女孩,总是忍不住逗弄。

  他也不敢过分,在季小竹手里,木剑跟铁剑没什么区别,身边这个剑柄就是证明。

  仲杳握住剑柄,想拔出木剑。

  咬着牙拼尽全力,木剑像生了根,稳稳的不为所动。

  刚才跟季小竹对练,的确被榨光了。

  仲杳趴下,脸贴着地,旁人看去只是力衰喘气。

  “九土转德,其枢煌煌……”

  心中默念,仲杳张开嘴,啃了下去。

  真的!

  仲杳真的在吃土!

  草香和土腥满嘴,草根和泥土却没入喉,都在嘴里化作怪异的暖流,渗进经脉,沉入气海。

  眼中亮起一行文字……

  【赤壮土,下土之二,粒如鼠肝,三施为极,在山见石,在野见泉。适种青梁,黑茎黑秀。蓄殖果木,不若中土十分之五。】

  紧接着又刷出一行字……

  【此土已录,转为后天之气。】

  文字刷过后,眼中出现一个陶碗。

  此碗造型朴素,碗口有圈古朴而怪异的纹路,碗身刻了四个字,正是他默念的“九土转德”。

  碗里装着团黄气,如旋涡般缓缓转动。土粒沙沙落下,在旋涡中变成缕缕暗红气丝,又散出碗外。

  这就是让仲杳挠头的事情……

  他转世而来,最初并不是仲杳,而是以怪异的状态存在了不知道多久,七年前才成为仲杳。

  那段记忆太模糊,根本想不起细节,只能确认地球那一世是上上辈子。

  成为仲杳后,身上就多了这个陶碗。

  这碗没有实质,深藏在魂魄之下,附有一套修行之法,就叫《九土转德经》。

  《九土转德经》并未提升他的修行境界,反而卡住了原本的修为,真正的用处竟然是让他能……吃土。

  如果这就是他身为穿越者的金手指,仲杳还真想向老天爷竖起中指。

  不过这碗倒也神奇,像座“土地资料库”,能列出他吃下的土叫什么,有什么特性,适合种什么作物,或者用来做什么。

  感觉像被老天爷钦定了必须种田……

  这自然让仲杳不爽,还好只要是他吃过的土,再吃就会转化为后天真气,恢复气力,让他对未来有了些信心。

  这碗似乎还有意志,通过提示引导他吃不同的土。

  碗中那团黄气,在《九土转德经》里被称为“根土”,由仲杳在七年里吃下的各种土融合而成。

  住处地下的“宅土”……

  道路上的“行土”……

  田地里的“稷土”,还分春夏秋冬、霜炎丰雪……

  林地里的“茂土”……

  河滩上的“润土”……

  坟头上的“墓土”……

  附近村镇的“邻土”……

  总之这七年来,仲杳吃了好几百种土,吃的土比吃的米多了无数倍,都能堆出一座小山头了。

  还好只是过过嘴,不是真的落到肚子里,不然仲杳还真接受不了这种“修行”。

  根土还分级别,现在仲杳已经吃……不,修到了一转八阶,只差一种土就能晋升九阶,然后是一转圆满,步入二转。

  根土二转,《九土转德经》也就修到二转,或许便能破开修为的关卡,很多谜团也该得到解答。

  不过差的那种土,却太难获得。

  倒也不急……

  仲杳收回心神,眼中虚景消散。

  枯竭的气海转瞬充盈,真气在经脉中奔涌,身体的酸痛减轻了许多。

  仲杳呼出一口气,带着丝微灰芒。

  这是土中的杂气,包括了腐、毒、瘴等气,以及为祸整个摩夷洲的魔魇之气。

  他再发力,木剑应手而起。

  可惜用力太猛,让他囫囵倒滚了一圈。

  这下他终于被人注意到了,周围响起笑声。

  几个少年走过来,和仲杳年岁相仿,都是布衣短打,手持木剑。

  “杳弟啊,天天被竹竿婆欺负,你真受得了呀。”

  “少堡主,不如咱们兄弟商量下,怎么治治竹竿婆,看你过得多难哟。”

  “是男人就大气点,好好骂骂竹竿婆,戳着胸口骂。这样……用少堡主你的话说,还能死得有尊严。”

  “杳哥你没事吧?我是说你的腰……哎,那婆子把你欺负得真惨,我们都不忍心看下去。”

  这些半大小子不是仲杳的堂表兄弟,就是亲近的家生子,说起话来口无遮拦。

  仲杳唉声叹气:“什么竹竿婆,好歹是我的青梅竹马,轻贱人家就是轻贱我,给我点面子嘛。”

  “还有什么欺负……青梅竹马之间的事情,那能叫欺负吗?”

  少年们嘻嘻哈哈的,说那不是欺负还能是情趣么,现场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笑闹被凄厉哨声打断,草地另一侧,灰发老者垂下木剑,刚才的声音,竟是他用木剑随手劈出的。

  “集合——!”

  老者沉喝,人人耳边荡起微微震鸣。

  这是仲家长老仲承业,仲家堡修为最高的炼气宗师,负责教导仲家子弟。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