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太子历游记在线阅读

小张太子历游记

历史 / 民间传说

80.74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4-03 04:00

书籍摘要: 属于神魔小说,半文言文半白话文,章回体演义小说浮沉几世,皆向善中求。烦恼三千,还需自身解。正果方始成。卷首诗:苍茫云海间,孤叶一扁舟。人世间酸甜苦辣,尽随水东流。一忆昭华老,岁月复悠悠。看淡那春夏秋冬,无边杯中愁。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回:淮河水母遇张生,佛门菩萨助文命

  往古之时,四极废而九州裂,洪水四溢而荒火蔓延,洪荒走兽以民为食。有女娲者人首蛇身,炼石以补苍穹,积灰以止氵水,引水灌于林而灭其荒火,因而往返淮河流域,使淮河之水渐得灵性。终救民于水火,女娲亦得补天之功而传后世。

  淮河之水得女娲之灵气,又受日夜交替而使阴阳循环,于淮河深处逐生一水卵,经年累月水卵中孕得首尾四肢,眼观四周游鱼往来而感意水中生灵。忽一日,水卵崩开,化为一猿,只见此猿塌鼻凹额,白首青身,金目雪牙,周身短毛覆盖,于淮河河底游走奔荡。那水猿初开灵识,见鱼食鱼,见蟹食蟹,只填得腹内满满,便躲在河底安稳睡眠。

  这淮河,乃浩浩荡荡一条大河,深不见底,长纵两千里,各种精怪不计其数,更有一鼍龙号称淮河大圣,在淮水河中修一龙宫水府,时常于此兴风作怪,乃淮河水中一霸,河中精怪任其差遣,往来妖邪奉其为长,莫敢异言。这一日,那淮河大圣忽感水中灵气涌动,更胜往昔,只道是何宝贝问世,便率领麾下虾兵蟹将一探究竟。那鼍龙帅众游荡至此,只见一猿猴卧于水底,身形硕大,丑陋不堪,登时心中大怒,手持钢枪,大喝一声,“哪里来的妖怪,敢来我淮河撒野?”

  这水猿,睡中骤醒,心内不悦,瞪眼瞧那鼍龙,只见那鼍龙怎般模样

  卷上蓬蓬开口嘴,耳尖向上冒蓝光。

  獠牙锋利似匕首,龙睛瞪大闪凶光。

  头戴一个金盔顶,满身鳞甲惊心凉。

  腰系紫金大蟒带,手持披月引龙枪。

  饶是丑陋真妖怪,真正恶徒孽龙王。

  水猿见那鼍龙猖獗,仰天一啸,只震得这些个妖精耳内生鸣,眼冒金星,淮河水涨,惊涛骇浪。鼍龙心中大骇,连忙赔笑道:“不知上仙姓甚名谁,来我淮河水府所为何事?”

  这水猿此时只有孩童智力,心中不明,更不答话,只抢过身来,挥拳便打。鼍龙见状心中大惊,连忙使动手中长枪迎面相刺。不想那水猿本是水灵所化,枪尖刺到之处化水而透,更不得伤他分毫。更被水猿抢过近身,戾爪一挥,竟将这远近闻名凶名赫赫的淮河大圣撕做两半,咔哧咔哧啃将起来。

  这真吓得那小精小怪,虾兵蟹将各个魂不附体,连忙逃窜,水猿并不理会,只顾吃那早化作真身的鼍龙尸首。不多时,龙肉啖尽,龙甲食完,只那龙筋撕咬不动,拾在手中随意甩动,经觉十分趁手,便留来当作兵器,系在腰间。那水猿河内游走,寻得鼍龙水府,方觉好甚,便于水府之中落住下来。

  且说那些小精小怪,虾兵蟹将逃出淮河,见人便说,逢怪便道,那淮河内新来了个妖怪十分厉害,一言不发便手撕了淮河大圣,无人知其姓名,无人知其来历,渐渐的,“无知其”的名号便被叫开了,人皆号曰无支祁。

  这无支祁独自居于淮河龙宫之中数百载,饿时或水中捕鱼,或上岸擒牛入水,日久天长,倒也见到几分人的模样,通得几分人气。那淮河两岸乡民皆有耳闻淮河妖孽之名,家家户户皆搬得远离河岸,却挨不过河岸土地肥沃,便常有耕牛被无支祁拖入水中,乡民敢怒不敢言,请了几个法师,却都成了无支祁果腹之物。

  这一日,初春时分,冰融日暖,百花初放,正是访春时节。无支祁潜于河底两目望去,见到河岸上一少年,一手持纸扇,一手持葫芦沿河岸踏春而来。只见这少年,身高一丈有二,身着淡黑衣,脚踏灰布履,唇红齿白,面带桃花,英姿过人,于无支祁整日所见之乡民竟大不同。无支祁见少年俊美,心中欢喜,不亦乐乎。有心与他调戏一番,却怕自己那猿猴般模样吓到少年,不由得长吁短叹,只引得水面薄雾泛出,不多时便汇于半山处,数丈里一片朦胧之色,隐隐霁虹挂于穹上。那少年见此奇景,诗兴大发,一口酌那葫芦中美酒,高声唱道:“半点仙缘半山峦,缥缈仿佛侍仙台。湍流如画波澜过,疑是诗狂一笔开。”

  少年在岸边赏风品酒,不亦乐乎,无支祁听闻此诗疑有仙缘,在河里痴痴望着,如梦如醉,暗自倾心。正所谓心猿意马,可见猿猴之心甚是伶俐,只见无支祁心念一转,化作一绝美女子于一扁舟之上,缓缓顺流而下。只见这女子,眉如柳叶,面似羊脂,脸衬桃花,肌若温玉,鬓内插金簪,玉指绕娇态,端的一副盈盈玉立,不受人间香火气,饶胜仙子彩凤容,分明是人间少有一绝色,月宫嫦娥也含羞。待小舟轻飘飘靠近,好一个俊朗少年,见到无支祁只道九天玄女临尘,把那双明目只瞧着无支祁,满颊欣喜笑意不住流露,直将那纸扇把玩,心中暗自称叹:此乃是世上少有如斯人,绝胜烟柳凡尘物。

  无支祁于舟上道了一个福礼,“不知公子可有雅兴移步舟上,共享美景?”

  那公子慌忙诺手相拜,“多谢姑娘好意,小生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待移步舟上,公子纸扇一开,再行一礼道:“小生张生,臱洲人士,游玩至此,偶遇姑娘,不知姑娘芳名。”

  无支祁暗道,我若直言,名曰无支祁,不晓那张生听闻过否,即是臱洲人士非我国人,恐未曾闻过,倘若闻见过,则必晓得我本源是个妖怪了,怎肯将心与我,倘若不言我名,亦不知我要叫个甚名,思忖少顷,笑曰:“小女名唤小祁。”

  那无支祁打下生以来从未饮酒,不好直视张生,便直勾勾只瞟着那盛酒葫芦,心下暗自称奇。张生见状,摘下盛酒葫芦持于手上道:“姑娘可识得此物?”。无支祁微微摇头,“并不识得。”张生将帽塞拔掉,递与无支祁道:“此乃昔酒杯中物,可以饮得。”

  初次饮酒一大口,只呛得无支祁朱唇一抖,轻声咳嗽起来。张生笑曰:“此昔酒,初尝辛辣无比,小口酌之,味美悠长,回味无穷。”无支祁听闻,改以小口酌之,果有暖意由喉入胃,惬甚之。两人一人一口,舟上饮酒为乐,张生便讲了许多那人文乐事,直教无支祁好生欢乐。

  日头渐西,水流渐湍,不多时,夜已升空,繁星闪烁。无支祁酒后乐甚,随手指天,便见天上朵朵光影炸裂开来,犹如花开一般,绚丽多彩,美若仙境,随手指水,便见水流上朵朵莲花飘过,且花中各有火光,映澈水面,上下呼应,美甚尤其。张生从未见过此物此景,惊得是一个目瞪口呆,便问无支祁:“不知此二物为何?”

  无支祁略一思忖便道:“天上一物乃花火,水中一物乃火烛!”

  张生拍手叫道:“妙妙妙,如花似火,映火随烛,真乃当世绝物也。”

  无支祁见那张生欢乐,亦是十分欢乐,随口问道:“是此物美亦或我美?”

  张生见闻,略一愣,低头吟唱道:“花火灿灿,月阴之艳。不及伊人,束鬓之簪。花火徐徐,月阴之娱。不及伊人,持明之烛。花火盈盈,月阴之婷。不及伊人,戏水之萍。”

  无支祁闻说,脸红做了一团,羞答答的问道:“这诗是写给我的?”

  “正是为姑娘所作!”张生身子微倾答道,答礼温文儒雅,却怎奈肚子不合时宜的唤出声来。

  无支祁莞尔一笑,看得张生愣住半晌,只觉脑后一阵紧,似有甚物什叫人握住了一般。再看过去,无支祁手持鱼叉,一叉下去,竟是一条大鱼,不一会功夫,鱼篮内已有了三条大鱼。那扁舟缓缓靠岸,张生方才回过神来,连忙心中告罪几声唐突唐突,这才道:“小可来拿”。说罢便接过无支祁手中鱼篮,扶住无支祁上得岸来。

  张生只见不远处有一架好的炙架,只道是天佑二人,却不知实乃无支祁法术变化所得。张生见无支祁熟练的用树枝串起鱼来,架在火上炙了起来。少时,飘香四溢,张生食欲大振,连忙口声谢道:“不想姑娘竟有如此手艺,小生真是三生有幸,在此游玩遇见姑娘。”

  “公子可否为我再诗一首”无支祁低声细语道。

  忆起无支祁叉鱼模样,略一思忖,放下枝杈炙鱼,张生低声吟道:“江上渔舟红袖窈,青莲拂面娇荷绕,醉里不知鱼渐少,飘淼淼,美人轻拈鱼叉挑。玉臂珠罗惊慢鸟,低飞只为窥娥皎,月映楼台蝾复扰,飘渺渺,凌波仙子蓬阁晓。”这时分,远处飞鸟惊起,水里蝾声叫起,正和其诗句。

  无支祁闻听,心中不住激动万分,叫一声“公子”:“公子可知何为姻缘?”

  张生闻言,慌忙诺拜道:“自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无支祁摇头道:“非也非也,今生缘,前世注定,公子今日游玩至此,偶遇小女,此乃上天旨意,公子莫要推辞。”

  张生心中暗喜,口托不可:“父母未曾告知,怎可私自娶妻?”

  无支祁见其如此,只道是个孝子,心下也是欢喜,“不知张郎家乡何处,距此几里?”

  张生摇头道:“远在千里之外,不若明日小可回乡,告知父母大人前来娶亲。”

  无支祁心中不喜,借由酒劲,扑在张生怀内,哭道:“张郎好狠的心,自古只道春宵苦短,张郎却要将小女独自抛留于此,莫不是有心负我,瞧不得小女?”

  张生急道:“娘子莫怪,非我无心,实乃婚姻大事,莫要儿戏,也望莫辜负娘子一番美意。”

  无支祁闻言只管哭,慌得张生左右为难,不觉心下一动,将无支祁抱在怀里,只管叫到:“娘子莫哭,娘子莫哭!”

  无支祁抬起头来,抱住张生,只叫道:“万望张郎莫要负我!”一点朱唇凑上前来,咬定张生乱亲乱啃。张生借着酒劲,一时情迷,意马心猿,顾不得平日所学斯文礼数,搂定无支祁便在河岸之上行起那云雨之事。

  张生迷住了心性,不知自己身在何方,满心只道粉黛弛落,发乱钗脱。也不知这一夜春宵究竟几许,竟将周身精气泄得干干净净,只得迷糊中酣然睡去。再醒时,只把一个美丽俏公子变作个精瘦鬼骷髅。张生只见周身绿气围绕,珍奇异宝堆满,一张亮晃晃玉床,四周各有一个金柱搭梁,玲珑翡翠多端,玛瑙翠玉遍布,大渠蚌内藏蚌泪,珊瑚丛中隐奇珍。张生见此,心中暗道不好,我这一段奇缘岂不是遇得精怪了,心中大骇。

  无支祁闻声知晓张生醒来,扑到床前,叫一声“相公”。

  张生闻听,冷眼看之,叱道:“休得胡言,哪个是你相公,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妖孽!”

  无支祁闻言,哭出声来,也不理张生,便化作真身飞到淮河之上,只引得淮河水大涨,生灵涂炭。

  淮河河水大涨,引来一人重视,此人姓姒名文命,曾受都君之命治水。前时黄河水患为祸,文命之父姒熙曾盗天地之宝息壤以治水,未果。而至文命,以开渠引水而治黄河水患,得都君赏识,封为治水总管,掌管天下水文。文命长一丈,行径威武,更有手下大将无数,尤以十二神将为重。其十二神将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文命闻听淮河水怪作祟,点起十二神将,浩浩荡荡行至淮河水畔,抬眼一望,正瞧见那无支祁水怪

  火眼金睛塌鼻头,白首青身铜臂膀。

  头颈长达百尺余,半身趟水似山岗。

  血盆大口可吞象,怒气冲天起风浪。

  一双巨爪天地惊,手中长鞭九霄荡。

  吓哭鬼怪无支祁,恶名不假真魔王。

  文命见之,大吼一声,叱道:“那妖怪,看我天兵来降,还不住手!”

  无支祁此时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忽见前方众人各个手持利器,来者不善,嚎声尖叫道:“哪里来的小贼,胆敢来你无支祁奶奶门前闹事端!”

  这一声只唬得天地变色,风浪更甚,文命及那十二神将功力深厚尚能抵挡,其余众兵将已是双腿疲软,战战兢兢跌落地上,再难站起。文命见状,心下犯忧,怒道:“汝这妖孽兴风作浪,致使生灵涂炭,罪大恶极,如今尚不知悔改,可谓死到临头。”谓之左右曰:“何将与我擒拿此怪!”

  言方罢,便有一大将,手持开天神斧,一步向前,指着那无支祁,大叫道:“待我大将寅来斩此妖首级。”只见此人宽厚臂膀,身材粗大,双目如灯,巨口吞天,周身黑色条纹密布,额头隐约间一个王字,不似那凡间猛将军,却好像罗刹鬼恶魔,正是文命手下一员大将寅。寅脚下踏起一浪,手持巨斧,向那无支祁扑去,一斧正砍在无支祁额头正中,不料却只砍到一片水花。寅见状大吃一惊,待寅吃惊之时,无支祁长鞭已然卷到,唬得寅就势一滚,空中一个翻转,堪堪躲过无支祁的长鞭。那长鞭仿佛成精了般,空中又一个转向,紧追着再向寅袭来。正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肥胖大将,手持双锤跃上前来,双锤抵住长鞭,只听得“啪”的一声,长鞭落在双锤之上,火星四溅,将那赶上前来相帮的大将击飞至八十丈外,此人正是十二神将亥。

  文命见无支祁勇猛异常,踏出七星步,手持一柄松木古剑,直击无支祁腰眼而去,子乃十二将之首,见文命已上,大喝一声,“一起上!”只见那刀枪剑戟,一起抡开,齐攻无支祁而去。好妖怪,一个踏步跃来,双脚踏在河面之上,宛如平地一般,整个身子有几山之高,那神鞭四周游荡,尽是雷霆之力,一众神将皆难近身。子巳申三将身形灵活,左拦右闪尚得周全,其余众将连同文命皆为无支祁长鞭扫到,半空中飞将去也。十二将中有一将名曰辰,乃是龙族之首,早年曾随黄帝亲征,斩杀蚩尤,有万夫莫挡之勇,今为无支祁以鞭扫飞,顿觉颜面无光,登下大怒。只见辰将,怒吼一声,飞天卸甲,转化为龙,赤须紫角,金肢黄甲,五指如匕,更得背生双翅,隐约青靛之色,行间吞云吐雾,雷霆万里,身长变化与无支祁一般高大。子巳申见状,连忙护定文命几将撤下。

  只见那一猿一龙一阵好杀:妖猿持鞭法力强,神龙摆尾穹天高,一个是水内自成精,一个是上古真神兽,一个吐水引天舞,一个圈土围地功,二兽自水面打斗至九天之上,唬得往来神仙战战兢兢,自九天打斗至水下,引得山崩海裂人间灾祸,真真是一场好杀,活活乃一场恶斗。只一件,盖因无支祁乃水灵所化,一遇强器临身便化为水汽,不得伤其分毫,却这那辰将叫无支祁打中几鞭。争斗历久,辰将竟只得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身方一顿,便叫无支祁一脚直踹进了东海之中。文命见状,一面差巳前去寻辰,一面相互结阵鸣金收兵。无支祁踹飞辰将,无端之火已然泄了一半,也不去追赶文命大军,自回淮河龙宫中寻那张生去了。

  文命前时治水,曾求得太上老祖炼得一定海神针铁,今遇此怪,心中甚俱,便差子前去求寻那太上老祖相助。太上老祖又名太上老君,乃是鸿蒙未分时候,化元光一道,乃太上先天原始之祖,后师承鸿钧老祖,得大圣通,受万人拜。子寻得那大罗天八景宫玄都洞,只见山门立着两道童。子行礼道,“只因淮河水怪作祟,文命帅众前去灭妖,怎奈那妖神通广大,文命与我等十二将皆无功而返,特来求教老祖,前去淮河相助。”

  道童听闻,双手一摊,无奈道,“我家师祖前日得了块神兵铁,当下正借五方上帝,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净雷法咒并六丁六甲之力闭关锻造神兵利器呢!”

  “这可如何是好!”子急道。

  “小鼠莫慌,”一道童闻说道,“我家师祖有几尊先天法宝,各个神通广大,尤以紫金葫芦,幌金绳,芭蕉扇,金刚琢为最。那芭蕉扇师祖锻造兵刃拿来扇风,金刚琢在师祖坐骑青牛鼻上,我二人可拿得紫金葫芦并幌金绳与你捉拿妖孽。”

  子闻言,赞道,“如此甚好,那便有劳道童了!”急驾云与那二道童往淮河而来。

  子引领二道童前来文命大营,文命忙出迎拜之。道童慌忙扯住文命,急道:“公乃人间圣者,古今少有大贤,我等兄弟如何当受此拜。”

  文命闻之,止住拜势,笑曰:“道童谬赞了!”随即问道:“不知家师老祖仙在何处?”

  道童答曰:“我家老祖前日得了块神兵铁,当下正锻造神兵利器呢!”

  文命赞曰:“老祖锻造之法出神入化,前日予我定海神铁,法力无边,随心所变。如今得此神铁,定可炼得无上神器。”

  道童道:“此番老祖一炉三器,合我教,一生二,二生三之一气化三清之教意,可得三件神器。”

  文命众将闻之,无不艳煞。文命令人备下素斋,宴请二道童,只待明日降妖伏怪。

  却说那淮河水府之中,张生冷眼望穿,全不见案上鱼宴,毫不顾腹内怨言。鱼宴有分青草鲢鳙戈穿鲦鳅,实乃珍馐玉味。无支祁见张生不食不语,心疼不已,只好罢说:“既然张郎去意已决,也罢也罢,食了此餐,我便送张郎离此水府。”

  张生闻听大喜,道:“果然如此,便多谢小姐了。”

  无支祁目送张生离去,心中苦恨,不由得放声高哭:“冰融日暖生紫雾,霁过虹桥伴红葫。何言春色无素处,细看金簪银钿足。峰峦川平花火怒,却会观水几宵烛。相思落叶知念树,只盼张郎可忆奴。”大挥衣袖将张生未食完的鱼宴一扫而落,满地狼藉,玉盘尽碎。顷刻后又呜咽蹲坐于地,默默拾起散落鱼片于口中,慢慢嚼之。日渐明而不知。

  无支祁尚在恍中,忽闻淮河岸上叫阵声不停,只得略整容装,一个旋风,奔上岸来。

  文命众将讨骂妖邪多时,忽见水中出得一美人仙子,双目微肿,似有泪痕,却不掩那万千风情,姿娆百色。文命问道:“仙子可是淮水水神?可见得一妖猿于此兴风作浪?”

  无支祁冷笑道:“久闻姒文命大名,不想与那看人于形者更无差别,圣贤之名不过尔尔。”

  文命不解,笑道:“不知仙子何出此言?”

  无支祁手心一晃,化出一物,笑曰:“汝大圣贤可识得此物?”

  文命众将怎会不识,此物便是那妖猿之鞭,心中大骇,方知此女便是那水猿无支祁。

  见众将神色一凛,二道童尚且不解,子低声道:“此女便是妖猿无支祁。”

  文命喝到:“妖孽无支祁,汝在淮河兴风作浪,多伤生灵,汝可知罪?若汝束手就擒,吾当在吾王面前为汝托情。”

  无支祁手中鞭一挥,道:“要战便战,休得啰嗦!”

  文命听闻,大喝一声,挥动松木古剑踏步向前,十二神将紧随其后,一拥而上。那无支祁艺高胆大,一根长鞭护定左右,水气弥漫周身,为十三员神将围攻,竟不落下风。一场好杀,这真是:水猿心高欲比天,人贤志坚定除魔。一根长鞭巧玲珑,十三神器围周身。一个是天生地长自神通,一边是人间护卫斩妖魔,这十三般兵刃围得无支祁个水泄不通,却只得暂困于此,更不得伤其分毫,那一根长鞭往来反复,却让文命并那十二神将疲于遮挡,险象环生。

  子待双钩抵住长鞭波来,朝圈外大声道:“道童还不相助我等,更待何时?”

  那道童,手一指,一道黄光蹿向无支祁,只见无支祁便跌落水面,身上系着一条金黄色的袍带,正是那老祖法器幌金绳。

  文命并那十二神将皆是心中大喜,各个恭贺那二道童,道:“多谢道童出手相助,老祖法器果然神通广大。”

  然,话音未落,只听得“呲呲”之声,那无支祁,化为一滩水气,复卸了幌金绳,身旁一滚,仍就一个美仙子。

  二道童皆惊,道:“此妖神通。”上前一步,将那文命并十二神将护于身后,高声道:“久闻淮河水怪无支祁大名,今日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今有老祖法宝紫金葫芦一个,待我将这葫芦底儿朝天,口儿朝地,叫你一声,你敢应么?”

  无支祁见那葫芦,心中感伤不已,当即叫到:“有何不敢?”

  那道童果真打开葫芦塞儿,将这葫芦底儿朝天,口儿朝地,大喝一声“无支祁”。无支祁闻言,毫无惧色,大声答曰:“汝待唤奶奶何事?”只见一股极大吸力而来,不及躲时,飕的被他吸进葫芦去。那道童连忙盖上塞儿,于葫芦上贴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的贴,道:“如今收那妖孽于我这紫金葫芦中,贴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的贴,他就一时三刻化成脓了。”

  文命闻言大喜,道:“如此,多谢道童了。”

  二道童随即收了那幌金绳,幌金绳泡于淮水之中,更不曾染得半分水气,亦令文命十分称绝。

  言语未多,那紫金葫芦却发了烫,道童大惊。少顷,紫金葫芦俨然成了一个紫金红葫芦,更有水气弥漫葫芦身,“呲呲”外冒。二道童连忙将手中“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的贴再贴上一个,却依然如此模样。文命同十二神将各持武器,准备万一。

  不多时,一道水雾喷于空,无支祁化身水猿,仰天长啸,一巴掌拍来,竟将文命,二道童,十二将齐齐拍飞,皆有所伤。无支祁仍不罢手,再一掌拍来。

  文命只觉此生殆亦,待要闭目,却见身前金光涌动,一股强力对上了无支祁的巨掌,一声“轰”惊天动地,将文命众人解救下来。

  金光中一人无发长须,穿着赤色异服,面相怪异,似非中原之人。

  无支祁见那人挡下自己巨拳,心中不忿,大吼一声,只见周身水气弥漫,涌出三条水龙,张牙舞爪扑向那人。此人口中喃念“阿弥陀佛”双手合十,身边凭空开起朵朵莲花,竟将那水龙挡住,莫进半步。无支祁化出龙筋,用力甩出,抽向那朵朵莲花,只抽得朵朵莲花旋转起来,却近不得那人的身。那人手推一掌,有毁天灭地之息于那掌中,竟将无支祁惊得面露惧色,一掌拍于无支祁胸口,竟然直直将无支祁打碎成水雾,半丈外又凝结成身,化为女身。

  无支祁面露惧色,尖声道:“汝乃何人,来管此等闲事?”

  那人双手合十,作揖道:“贫僧乃是大圣佛陀弟子满慈子,今游历四方至此,见施主戾气过重,前来一劝,姻缘天公作美,强扭得瓜不甜。”

  无支祁不解:“你是甚么僧?我从未听闻。我且问你,你修得何道,如何此般诡异,得知我与张郎之事?”

  满慈子答道:“贫僧持修得菩萨道,乃是我大乘行者由发心修行往至佛道,自修自度,亦度众生。我佛讲求因果循环,施主可知前世缘,今世了,今世缘,前世定,若无缘,强求不得,若有缘,水到渠成。”

  满慈子讲法,只讲得周遭树木开花,香飘四溢,无支祁,姒文命皆称奇。满慈子又道:“施主如今因得爱不果,致使淮水大兴,生灵涂炭,已添罪因,还需自食其果还此孽果。”

  无支祁大怒,道:“且看尔等有无这等本事!”言罢,翻身入水。

  满慈子亦不阻拦,笑吟吟目送其入水。文命众人皆来道谢,因闻言满慈子自称持菩萨道,皆以菩萨称之。

  文命大礼曰:“多谢满慈子菩萨相助,如今此怪猖獗,祸害人间,不知菩萨有何法除之?”

  满慈子曰:“此妖天生水长,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天下水不尽,此妖怎除之。如今我有一计,可三日后将此妖锁于龟山之上。”

  不知菩萨有何计锁妖于龟山之上,且听下回分解。

书友还看过

民间传说小说推荐

穿越三皇五帝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无悔华夏·春惜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我若不为大帝,谁为尊?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红烧鸡翅哥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YY之当西游记没有了特效在线阅读
你有没有想过,当西游记不再是一本神话小说会是什么样子,筋斗云,金箍棒,天兵天将,龙宫地府,一切看似不可能的东西都变成了可能以后,这段取经之旅,又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只要你能咬牙把这本书读完,你肯定会对西游记有一个新的认识。
棉花圆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石门山谷之鬼域在线阅读
大兴安岭的深处有个叫石门山谷的地方。在山谷里日本人用中国劳工的血汗修了个军需库。  日本战败后,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之前,有一个曾效忠日本的人为逃避人民的制裁就逃往了山谷里,恰遇上了没逃离的军需库机要员远藤美子。他们就纠结到了一起,与蛤蟆绺子用军需库的剩余军需品换得的权利。就入驻石门山谷,之后与山外的土匪联系拓展势力投往在通辽与共产党军队拉锯战的国民党军队。原派到劳工里组织劳工抗日的共产党在此时接受了新的任务,要用以少胜多的战略清扫这群土匪为内蒙古自治区证成立清除障碍。
贾从礼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娶个明星当老婆在线阅读
这是伊语涤生写的系列小说“创业在路上”中的第一部。 江晗,一个洞察时机、运筹帷幄、诚信经商的智者,英俊儒雅、淡定从容、果断老辣。 安心,国内冉冉升起的明星,擅于琵琶、古筝表演的后起之秀,高贵淡雅、俏皮狡黠、善良宽厚、稚气未脱。 相差15岁的俩人从事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俩人生活轨迹也蚕绩蟹匡,一次偶遇使他俩发生碰撞和接触...... 第一次相遇,高雅淡定的她对他的随意诋毁反唇相讥; 第二次相遇,帅气十足的他被她泼了一身的酒水; 第三次相遇,乖巧清纯的她咬破了他的下巴 ...... ...... 一次偶遇使他俩发生碰撞和接触,一系列误会涣然冰释后,使马牛其风的俩人产生火花,最终毫不相关的俩人能否深爱且比翼双飞......
伊语涤生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人在民国:小弟有亿点点多在线阅读
穿越民国,秦风意外获得神豪大转盘系统。 花费一定数量的资源,就能获得对他绝对忠诚的好兄弟。 什么普通工人、武术高手、基建狂魔,什么商业天才、研发狂人等都可以被召唤。 于是,秦风起飞了。 当秦风有一千个好兄弟时,全市没人敢惹他。 当秦风有一万个好兄弟时,青帮直接请他当老大。 当秦风有十万个好兄弟时,他决定去外国霍霍,第一站樱花国,第二站鹰酱! 无数人质疑秦风是大枭雄的时候。 秦风苦笑着解释,我就是兄弟有亿点多,怎么就成大枭雄了?
老墨要吃鱼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周瑜传奇在线阅读
三国名将,东吴大都督周瑜的传奇故事。《周瑜传奇》以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手法,塑造了一个既是历史的,又是超越的;既是真实的,又是传奇的人物形象,让世人了解这位叱咤风云英雄人物的成长过程。小说以流传的民间故事为依托,进行加工创作。 全书共24节,10万字左右。
邓修元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伏羲创世神话在线阅读
伏羲是天帝钦点的人皇,经月老牵线与女娲结为夫妻,他与女娲用河边泥土造九子,并定九子姓氏,教授族人武功,发明火、陶,结鱼网、创熟食并分发四方。 重楼欲练成盖世神功,挑拨水神和火神,使二神大打出手,战于不周山,水神战败,撞断不周山身亡;致使西方天裂,凡间暴雨成灾。 女娲为保护天下苍生,献身补天;伏羲为此云游四海创八卦。 不久后,重楼神功大成,攻陷天庭,篡位自称天帝;伏羲赶赴天庭,平乱拯救众仙。…
字始字终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怪谈之行在线阅读
阴阳先生为明路,万家灯火皆通明,一行书来一行路,世间一切浮云处。
书生墨雪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当前位置: 历史 民间传说 小张太子历游记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