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一颗炮仗来,空巢诈尸起身见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君上急召令在线阅读

君上急召令

悬疑 / 古今传奇

2.6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4-30 14:43

书籍摘要: 长剑为碑,霜雪为冢……后来谁家喜宴重逢,对面却故作不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古今传奇小说推荐

我在九叔世界斩妖除魔在线阅读
穿越到九叔世界,成为秋生,文才的师弟。 周宁平平无奇的成长到十八岁,终于觉醒了一剑斩妖系统。 无论是什么妖魔鬼怪,只要一剑,就能斩杀。 小小僵尸,一剑斩杀。 可怕妖魔,一剑斩杀。 西方吸血鬼,一剑斩杀。 。。。 多年后,周宁回首前尘,身后早已是逝去的妖魔,以及累累白骨。
狗贼那里跑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白月霜在线阅读
女娲娘娘究竟在哪里?九尾狐到底是谁?白月霜剑是否还会出现?
短笛伤心处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境灵旋涡在线阅读
境灵世界,宗教信仰贯穿整个统治体系,直播及其周边产品发展迅速,成为其主流文化及商业模式;同时,也是稳定统治的基石。  现实世界,商业和科技已初步突破地星束缚,在月星上建立了基地。  来历不明的境灵漩涡,让人生低谷的主角能够在两个世界穿梭,兑换特定能源,从一个普通人逐步走上历史的舞台。  (两个架空的世界,一人一神,架空的故事。这是披着灵异外衣的神灵玄幻文。)
雨中的脚踏车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五更长廊在线阅读
清朝博物馆凌晨五点的时候,在博物馆后花园的一条长走廊里,有惊喜。 人与妖的穿越,解密未知科技,创造未来的三界次元
橘柚今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一锤打破昆仑界在线阅读
秦风穿越到异界,成为了一名修士…  可是!!  系统为什会电量不足??  老鼠为什么会拦路抢劫??  骷髅为什么种田为生??  这修仙之路为什么跟别人不大一样…?!!
托马斯番茄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白庶传之再次入世在线阅读
数千年前,心爱的女子替白庶挡下了致命的一击,导致魂魄离体…… 为了救她,白庶便委托了最信任的五个人为他护法…… 可就在救活她的最后一刻,那五个人竟然背叛了他…… 眼睁睁的看着她的魂魄消散在天地间,白庶只感觉万念俱灰…… 随后他肉身被毁,魂魄却没有消散,而是被一个山洞里的奇怪力量给拉了过去…千年之间,他不仅重塑了肉身,术法更是达到了一个至高的境界…… 为了复仇,他再次入世,可就在他除掉了一个个背叛他的人时,他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本文集齐了人、神、妖、魔、鬼……这些人又会给白庶找寻真相的路上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本书略长,敬请期待……
小小新庄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山书传人在线阅读
千年前命定之人牺牲自己封印四凶,千年后四凶再现,命定之人再次转世,这回他能否像千年前一样重新封印四凶?
承凌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我能闻到它们恐惧的味道在线阅读
开新书了,《扶持老婆做女皇》! 【灵气复苏】【练武除魔】【热武器降妖】 借鉴【有妖气】部分设定 “报告,草原有大规模妖兽集结。” “来得好,让军方用集束炸弹,子母弹,末敏弹。” “有铜甲尸出土,快用榴弹炮炸它。” “且慢,让贫僧先来给它开个光。” “发现百鬼夜行,请求支援。” “全部撤退,上温压弹,云爆弹。” “稍等片刻,待老道给炮弹画一百道纯阳烈火符。” “异度空间彻底打开,无数邪祟挡不住了……” “先来个50万吨TNT当量的小型核弹试试水!” 穿越异界,得到系统的彭霄内练“九阳”,外练“金刚不坏”,本以为自己要所向无敌了。 却发现国家永远是最强大的,最后他还是决定老老实实上班打卡。 “毕竟也是报效国家嘛,关键还有编制,不香吗?”
茶水好烫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罗盘浮生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墨笔明岘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当前位置: 悬疑 古今传奇 君上急召令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一颗炮仗来,空巢诈尸起身见

  入眼所及之处……

  除了那宛如深渊一般的黑之外,便再无任何一点希冀的光明。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这是我此刻间忽然想起的一句话。

  可是,为什么要与深渊,互相凝视?

  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要与深渊一起白头偕老?

  不不不……我还是更喜欢阳光照在头顶之上,享受那种生命再于燃烧的伟大。

  耳旁除了在寂静中呼啸直过的风声外,便再无任何活人的声音。

  这种情况已然不知持续了多久。

  自打上次,那批进到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的小毛贼,沉戟折沙在此之后,便许久没有人来了。

  不知道,他们可否对我这地方的金银珠宝,玉石铜器,甚是满意?

  “沙沙沙……”

  “砰——”

  “轰隆隆……”

  兀然间!

  我感觉身子突然被震的剧烈晃动了下。

  我强忍着终于来客的欣喜,及对这客人太过折腾地不满。

  丫的,这年头,难道是除夕到了?

  所以,家家户户又开始放鞭炮了?

  不对……

  应该是有人在我的房间门外,用这份厚礼,想把我炸出来,开开玩笑。

  没错……

  开开玩笑,就像是午夜里头,黑灯瞎火,叼着那嘴角间唯一的烟头小红光,蹲在以前常在南方等地乡村当中所常见的,那种十分简陋或用大石头做成长条状垒砌起来的(有些还是无门,仅在外头用红色染料分别画上男女两字,表示得……)厕所里。

  借着一股提神(作)醒(呕)脑的味道,同底下的那些挣吧挣吧的宾客(蛆),浅谈人生理想,以及该如何发奋(涂)图(墙)强。

  忽然间,在兴致高昂(便秘难受)处,厕所外一只罪恶的小黑手,猛然丢进来一个……鞭炮……

  玛德!

  一想起那打满马的画面,我终于受不了直接双手猛然推开了眼前这深渊般的黑。

  那所谓深渊般的黑,只不过是棺材板罢了。

  我腾地一下,坐起。

  吵吵吵,炸炸的……本湿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厚颜无耻、嚣张至极、十分狂妄的客人!

  究竟是哪个门派的?

  摸金?搬山?卸岭?还是发丘?

  亦或者是……

  对研究历史有重大贡献的考古相关人员?

  嗯……可别希望是本门摸金,因为太丢老脸了。

  嗯……也别是那些相关人员,因为本湿还不想当小白鼠。

  算了,算了,还是重新睡觉吧……随他们去吧……

  于是,我重新躺下,躺在这不算宽、也不算窄,刚刚好的床上(棺材),盖上被子(棺材板),又重新阖眼睡去。

  意识昏沉之际,朦朦胧胧当中……

  我觉得有点痒。

  感觉像是有人在我身上十分不尊重且肆无忌惮的乱掏。

  嗯……都是些货真价实的好物件,既然有缘,那就随君拿去吧……

  就当是江湖救济。

  然后,我听到,那些宾客的谈话声,响起。

  “喂老大,这该不会是玉佣吧?听说可值钱了,要不也一起扒下来?”

  “扒,嘿嘿!格老子的,这下子,发财了……”

  嗯……你说你们要是简单拿几样东西,只为了谋生也就算了,当做本湿没看过你们,可你们这群……现在连本湿身上的衣服,也要扒下来?真是婶可忍,叔叔不能忍也!

  本湿不要面子的啊~!?

  吴惊瞬时间从棺材里诈尸坐起身来,看着自家房间里头的这些胡闹客人,怒喝了声:“把你们的小黑手,从我身上的黄马褂连体裤上撒开手来!信不信我吹灯啊!”

  嚯!好家伙。

  但见,这千年老湿的吴惊非但没有因为嘴里的这番话,彻底给身边那群不长眼的倒斗者起到任何的震慑作用,反而还因此而吃了满满的黑驴蹄子。

  “老大……怎么办?我们遇到的莫非就是传说当中的大粽子?”

  “怕什么,咱手里不是还有黑狗血和火匣子么!”

  吴惊强忍着额头上鼓鼓直跳的青筋,丫的,真当老子是那种饥渴难忍的吃货啊?

  他猛然之间,愤恨地吐掉自己嘴里被人家给塞满的黑驴蹄子。

  “泼!”

  一个华丽的转身,成功避开了紧随其后,并且迎面而来的那满是腥味的液体。

  “不好,老大。这大粽子身手太快了,被躲过去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用手里的火匣子啊!”

  “砰砰砰——”

  吴惊脸色阴沉地缓缓将那一盏放在东南方处,被自己刚才所吹灭的蜡烛,重新点起。

  正所谓人点烛,鬼吹灯,若是鸡鸣灯灭,就必须得将手里的东西乖乖放回去,不能继续摸金,这是规矩。

  “哼!死有余辜……”吴惊看也没看地上的这群打扰自己清修的不速之客尸首们,转过身来,静静望着那已然破烂不堪的墓门,发愁着。

  这里,看来是不能继续再待下去了……也罢,住了这么久,早就有点腻了,是该换个地方。

  吴惊一边念想着,一边便想彻底离开眼前这已然被人家给用炮仗炸的破烂不堪般地大豪宅。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走上几步,想起出门在外不能身无分文,当下乎,便又重新折回到这豪宅内,随便顺手取了几样东西,便神色匆忙地吹灭了鸡鸣灯赶着夜色离开了这多年来自己卧尸所躺的地方。

  山间的夜色,弥漫着清冷的薄雾。

  寒冷,让吴惊身上的尸毒,稍稍好受了些。

  说到底,为什么这吴惊会躺在墓中的棺材内呢?

  这还得从吴惊早些年的一段遭遇谈起。

  那一次,早已声名远扬的摸金校尉吴惊,纵横百墓多年,不料却遭到自己的仇家陷害,因而染上尸毒的他,不得不安心在墓里静养。

  老实说,现在的吴惊甚至都有点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传说当中的大粽子?

  但一想起,自己还能稍微控制住那种吸人血的欲望后,吴惊倒是稍稍松了口大气。

  叮铃铛叮铃铛……

  “阴人赶路,阳人退避……”这时,冷不丁的一道声音,却是瞬间吸引了吴惊的注意。

  该死的……这节骨眼上,竟然碰到了道士赶尸这档子事情……吴惊猛然收敛起自己的身形,瑟瑟发抖地躲在一灌木丛里。

  啪嗒啪嗒……阵阵此起彼伏般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响起。

  吴惊在旁静静地看着,嗯?咋还是个道姑?

  一群原本蹦蹦哒哒的赶路客们,兀然间停住了脚步,铃铛声也跟着停止。

  吴惊只听到那道姑说:“徒儿,帮为师照看下,为师有点想小解……”

  吴惊再也忍受不了,瞬间从藏身之处暴起,并对着眼前的道姑掷地有声的喝了句:“姑娘家家的,随地大小便,真是有辱斯文!”

  那道姑硬是足足愣了零点五秒,才彻底反应过来,一道堪比杀猪般的叫声,刹时响起。

  这道姑动作很快,她掏出桃木剑的动作,更快,啧啧……只可惜力度差了点。

  吴惊吃了几记桃木剑的攻势,身上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让这眼前道姑的脸色一阵急忙地变换。

  “你居然是……”道姑一副面色凝重,欲言又止的模样。

  吴惊裂开嘴来朝她颇为憨厚的笑了几下,双手作揖般道:“告辞!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言罢,吴惊转身逃也似得一阵脚底抹油,一沓黄符却是二话不说地落在他刚才所待的地方。

  哼!还好本湿眼疾手快,你这小娘皮拿手放进那布兜里的时候,本湿就知道你丫的究竟这小黑手想做什么了。

  道姑马晓娜一阵银牙紧咬,小脸上满是一阵羞红,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厚颜无耻的粽子!

  “别跑!”马晓娜骤然爆喝了一声,赶忙追上吴惊的身形。

  身后方传来满脸带懵,并不再状况内的徒弟那焦急的问话声:“喂,师傅你去哪啊?”

  马晓娜头也没回的便答:“为师有点急事要做,你先赶着这群贵客们,到老地方等我。”

  “哦,深夜客栈对吧?”

  “没错……”

  ……

  午夜的神都洛阳城内,来来往往地竟是一些巡察情况的守卫。

  此刻尚且还是宵禁时间,城门外的守卫也是严阵以待着。

  时逢,两道阴风刮过。

  将一名守卫从瞌睡当中惊醒了过来。

  “什么情况?”他揉了揉眼,转过身来查看着情况。

  但哪有半个人影……

  唯有这在瓦片房上,飞檐走壁般一追一赶的某狠人和某道姑罢了。

  “登徒子,给我站住!”马晓娜喝道。

  吴惊并没有过多的理会,此刻他只想赶紧甩掉身后的这条尾巴来,寻觅个好一点的地方,藏身疗伤才好。

  由于远离了深山的那种气温寒冷的压制,吴惊只感觉到浑身上下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般,他知道这是尸毒开始发作的征兆。

  最好是有个满是冰水或冷水的地方……吴惊一边张望着,一边快速寻找着。

  咦!太好了,那里有个小水塘……吴惊内心窃喜,当下乎二话不说般地便一把逃了进去。

  噗通——

  水花声翻滚着,偶有几滴溅到地上,映衬出……

  道姑马晓娜,这一路气煞我也般追来的身形。

  “哼!这狡猾的东西!”马晓娜断然打了个响鼻,待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此时此刻身旁的景象有点一阵眼熟,这不是自己同徒弟所约定好的老地方——深夜客栈么?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这里等你这狡猾的东西,看你出不出来……”马晓娜当下心思作罢,赶忙便盘起腿来,在这吴惊所藏身的小水塘附近打坐着。

  现在……怎么办?这妞,要是天天守在这里,那本湿日后还怎么混了?还怎么找仇家复仇了?

  吴惊涨红着一张脸色,他该露出水面换气了。

  咕嘟咕嘟……他刚打算偷偷地从水面露出头来,却没曾想迎接他的竟是早已在旁虎视眈眈的道姑马晓娜,那一剑势如破竹般的攻势。

  吴惊立马飞快地收回了脖子。

  马晓娜嘴角边缘缓缓牵起一抹戏谑般地笑意:“出来啊,看本姑奶奶不打死你……”

  吴惊:!@#!%……

  “师傅,你这么快就到了啊?”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小道童却是倏地猛然间打断了继续虎视眈眈盯着这小水塘马晓娜的动作道。

  道姑马晓娜说:“贵客们,都安排好了没有?”

  “都安排好了,只不过……深夜客栈里的掌柜,好像有事需要求助师傅帮忙……”道童刘雯雯说。

  马晓娜愣了一下:“有事求助?”

  她拿眼若有所思地看着身旁这大水塘所深藏不露的那该死得登徒子藏身的地方。

  “雯雯,现在为师交待你一件事情。”马晓娜说,“现在,这水塘子里藏着一头该死的大粽子,你将这周围,都洒满糯米,并好好看着。若是这水塘子里的粽子,出来,什么也别多说,按住他在地上一阵暴揍就是!他很狡猾的,一定要切记!”

  刘雯雯小鸡嘬米般轻点了几下自己的脑袋,连称:“知道了……”

  马晓娜说:“嗯,那为师就先去找这深夜客栈的掌柜子,了解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么迫切地需要找人来帮忙?”

  说完,马晓娜便离开了这小水塘子,徒留下那自己的徒弟刘雯雯一阵在附近撒着糯米,看守着水塘内的吴惊。

  哼,不过是个黄毛丫头,和糯米罢了……本湿连黑驴蹄子都不怕,会怕这些?哇咔咔,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藏身水塘内的吴惊,早已将刚刚这道姑师徒两的谈话彻底听了一遍。

  他觉得,眼下就是自己最好的脱身时刻。

  咕嘟咕嘟……吴惊缓缓地从水塘内,露出了脑袋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他掩嘴偷笑地静静看着这跟前连自己从水塘内冒出头来,都丝毫不知,还在忙着死命撒糯米的小道童,不由自主般地却是咂舌品的津津有味。

  刘雯雯终于感受到了身后那吴惊似大灰狼般的眼光,赶忙转过身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