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门房之争(求推荐票!)

  “城主大人!”

  金家门前众人恭恭敬敬的九十度行礼,包括那位被叫做大夫人的妇人。

  人影极速掠来,出现在众人眼前,是一位有些年纪的老人,一袭青衣飘飘自然,不染尘世,仙风道骨。

  但是,这位鹤发童颜的老人双脚始终离地三丈,迟迟不愿落地。

  “咳咳,老夫此次前来,所为并非公事,叫我高老头就行了。”

  众人立刻疑惑不解,之前下人去城主府报案,难道半路被林凯那小子截了?还或者是城主知道金老爷已逝不给金家面子?

  “城主大人,我们金家刚刚已经向城主府报案了,难道您不是因为此事?”

  “有人报案吗?老夫竟然不知道,一定是属下办事不力,等我发现了定要好好惩治一番。”

  听得此话,众人一愣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这位一向公事公办风高亮节的城主大人好像……在装糊涂。

  “咳咳。”

  大夫人尴尬一笑。

  “或许不是城主府的人办事不力,而是金家报案的人路上出现什么意外吧。”

  “既然现在城主大人已经来到凶案现场,不知我们可否现在向城主大人您报案?”

  显然,金家这位一向处事不惊的大夫人,此刻有些急了。

  “报案去城主府啊,现在是老夫的私人时间,我说夫人,你可不能这样压榨老年人呐!”

  “小女在这天启城生活已久,想念父亲想念的心切,城主您是管官家之人,想必知道父亲一二,不知可否告诉小女父亲最近如何。”

  大夫人捻起衣角,轻轻在眼角擦拭。

  金家大夫人齐鸢的父亲齐云志,也就是金老爷的老丈人,在皇城内位列高官,天启城人尽皆知。

  而这个时候大夫人齐鸢提起父亲,便隐隐有些要挟之意。如果说之前这位大夫人只是有些急了,那么现在,已经慌张起来。

  城主听罢,摇摇头。

  “挟泰山以超北海,此不能也,非不为也;为白叟折枝,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老夫此行,未踏林家半步!”

  金家众人皆惊,城主大人今天怎么如此反常,往常不管是对待金老爷还是齐鸢大夫人都与好友一般无二。

  可是今天,连齐鸢之父齐云志的面子都不愿意给,如果不是城主脑子坏了,那么就是有什么比得罪齐云志还重要的事情。

  也不理会金家众人精彩的脸色,大手一挥,托起昏迷的林凯,看了一眼被打的血肉模糊的身体,颇为无奈,伤的太重了。

  “今日老夫将弟子接回,如各位有何不满可向州府击鼓鸣冤,可向皇城弹劾老夫,哼!”

  说完,城主带着林凯再度飞掠而回,留下一干众人干瞪白眼。

  稍远处,坐在地上蒙面的卫刚看着城主离开,似是想说什么但是没有来及,只得缓缓躺下装死。

  “可恶!城主今日私心竟然如此之重,堂而皇之的偏袒凶手!”

  “哼,若是大夫人请回她的父亲,到时候城主高鸣松那老滑头还能好过几天。”

  “那里还有一个林凯的同谋,我们把他抓起来审问,或许能得知些情报。”

  几个人高马大的金家下人抄起木棍,小心翼翼向躺下装死的卫刚走去。

  “几个臭奴才!如果他也像林凯这么强的话刚刚难道不会出手吗?”

  不管身后的金家人如何大喊大叫,手持木棍的下人都保持警惕的状态。

  因为他们见识了林凯的恐怖,他们深知就算手持武器几人联合,但是碰上那样的凶人依然会败得一塌涂地。

  躺在地下的卫刚不知所措,竟然有些颤抖。

  “别打俺别打俺!”

  卫刚猛地坐起来,吓得手持木棍的几人连连后退。

  卫刚起身摘下面罩,看到门前一众金家人,还有拿着木棍的几个壮汉,慌张的不得了,就差哭出来了。

  “你们想知道什么,俺说,俺什么都说,只要你们能放过俺。”

  “竟然是卫刚!”

  金家众人认出卫刚,因为卫刚大哥家常年向金家提供大量的烧饼,所以金家众人大都认识卫刚。

  “好啊,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金家二房中一个干瘦男子喝骂道,他双目凹陷,面色苍白,明显纵欲过度。

  “俺也是被逼无奈,俺绝没有助纣为虐!”

  “哼,你一个种地的还会说这些文绉绉词语,我看你就是串通好的!”

  “来人呐,把卫刚押入金家地字地牢,我到底要看看是谁给他的胆量暗害金老爷!”

  “金回,你如此堂而皇之的要将卫刚押入地字地牢,是置金家大夫人与无物吗?”

  “在金家如此窘境下,金回却依然不知悔改,不尊纲常伦理,现在,将其逐出金家!”

  大夫人本来就因为亡夫悲切,家中却还有人想造反,顿时怒从中来,教训

  “既然大夫人知道金家陷入危机,那么为何还要消耗金家的力量?”

  “我的儿子金回不是普通人,你说逐出家门便逐出家门!金回是灵兵九星,不出意外两年就可以成为灵将!”

  二房之中,略微有些臃肿的二夫人走出,怒目而视大夫人。

  “怎么?以为金老爷故去,我便失去了在家中的依仗,想夺权?”

  二夫人冷哼一声,却并未开口。

  “我告诉你们这群臭鱼烂虾,只要在皇城中的齐家一句话,你们统统都要滚蛋!”

  “现在金老爷尸骨未寒,你们就开始相争金家大权,简直是良心被狗吃了!”

  “如果不是金老爷的恩惠,你们算什么东西!”

  “执事来人!罚二房金回五十大板而后逐出金家!”

  “齐鸢你这水性杨花,你敢!”

  二夫人气急败坏,自己最有天资的儿子被逐出家门,那么意味着自己也即将倒台。

  “罚,金家二夫人金美莲,杖毙!”

  大夫人说完,金家众人顿时摸不着头脑,大夫人要杖毙二夫人?

  众人心中只有一句“卧槽”在荡漾。

  “大夫人,你现在还在气头上,我看啊,稍稍惩罚一下金回便可,至于二夫人……”

  如同拎小鸡一样拎着金回的执事走来,出声劝阻大夫人。

  “执事只要按我说的做便可。”

  “如出现任何风险,由我齐鸢一人承担!”

  

第七章 门房之争(求推荐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