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天启暗流(推荐票!)

  今日,天启城暗流涌动。

  已是傍晚时分,城内告示前却人流如织,数件令人惊心动魄的事件齐齐登上告示。

  “天启城第一豪门金家家主被暗杀在城郊,歹徒极其猖狂,竟用尸体向金家勒索!”

  “天启城武榜第五名祝焱,金家大管家,与一青年斗法被烧的灰飞烟灭!”

  “金家二房天才金回被逐出家门后,往日敌人将其残忍杀害!”

  “金家二夫人当众被大夫人责罚,最后杖毙!”

  “城主为救某位青年降临金家,却未踏金家半步!”

  看着告示的人群声音炸开,三三两两成**流。

  “哎,我可听说,这一切事情都是那个叫林凯的家伙惹下的。”

  “别提了,城主能为了那个叫林凯的青年得罪齐云志,保不齐林凯就是他的关门弟子。”

  “那天金家已经报案,城主却说所为私事没有走进金家一步,显然是因为金爷死了有点落井下石。”

  “嘿,城主现在恶了金家大夫人的父亲齐云志,这天启城城主的位子,可能就得缓一缓咯。”

  “天启城,乌云将至……”

  一位垂头老人缓缓走出人群,低声轻叹。

  夜幕降临,城主府。

  “好小子,吃了老夫这么多补药还不醒,简直是不给面子。”

  “要是你这样还不愿意做老夫的弟子,老夫就给你送给齐云志的手里。”

  “保不齐啊,能让我做个州长干干,嘿嘿。”

  白日在金家门前大显神威,不给任何人面子的洒脱老者,但是此刻脸上却有憋不住的猥琐笑容。

  金家,天字地牢。

  “大夫人别急别急,俺现在就对你如实招来。”

  卫刚跪在监牢里,面对着监牢外的大夫人痛哭流涕。

  “卫刚,你在金家干多少年了?”

  冰冷如雪的大夫人傲然挺立在卫刚面前,丝毫不理会卫刚的喊叫。

  “二……二十三年。”

  “这么久了啊,那么金家地牢的滋味,你应该知道一二吧。”

  “俺知道一点。”

  “俺绝不会欺瞒大夫人!”

  “很好,那么你现在告诉我为何会和贼子林凯串通一气!”

  大夫人齐鸢咬牙切齿,如果不是隔着监牢,绝对会劈头盖脸打在卫刚脸上。

  因为自己的夫君死于林凯之手!

  因为家中最强之人死于林凯之手!

  因为林凯,自己当众被城主驳了面子!

  “大夫人息怒大夫人息怒,俺现在就跟你说。”

  卫刚不断叩首,这次惹得麻烦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即将生出绝望之心。

  “今天早上,俺负责去告上贴寻找金爷赏赐时候,碰到了林凯……”

  卫刚低头跪在地下,声音不断颤抖,玻璃球似的大眼睛却在不断打转。

  “俺还带了林凯去俺哥家吃好吃的烧饼,他也说俺哥家的烧……”

  “你给我说重点!重点!不要老是提你哥家的烧饼!”

  “蠢货,你懂吗!”

  “是是是大夫人,林凯小兄……林凯说他能带俺找到金爷,俺就跟去……”

  “林凯说带我干笔大的,俺就被金钱蒙蔽了双眼,跟着他将金爷太辣就。”

  “你这个蠢货!在金家吃吃喝喝二十余载,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刚认识的凶人吗!”

  “告诉我,是谁杀了夫君!是谁杀了夫君!”

  “绝对不能让林凯陷入齐家的追杀。”

  卫刚在心中默念。

  “是林凯绑架了老爷,但是并没有杀害老爷。卫刚可以给您发誓!”

  “那这么说,林凯让你杀了夫君以表诚心?”

  “不是不是,是俺自己的主义,是俺……杀了金爷。”

  卫刚目光渐渐呆滞,声音逐渐稳定。

  因为,他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决心!

  “要杀要剐,卫刚没有怨言!”

  带着赴死的决心,卫刚站起身,直起因为下跪有些发酸的腰肢。

  看着眼神逐渐刚毅的卫刚,齐鸢似是明白了什么,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大夫人你杀了我!杀了我!”

  卫刚不明所以,只是隐约知道,因为自己,林凯可能会遭受更大的攻击。

  “执事,吩咐下去,今天晚上把全部人手安排在天字地牢。”

  “大夫人,卫刚不是招供是他杀了老爷吗?为何?”

  “相对于祝焱,你知道你除了实力,还差在哪吗?”

  “小的不知。”

  “他有脑子,而你没有。”

  “你认为如此呆头呆脑的卫刚敢对老爷下手?二十多年的恐惧,早已经让他彻底畏惧老爷!”

  “只不过,他不愿意让林凯陷入绝境,便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执事不断点头,转念一想,便明白大夫人的判断才是真正正确的!

  “不过,林凯那小子会来吗?”

  “能让卫刚如此维护的人,我相信他会来。”

  “否则,看错人的卫刚可是会很伤心的,哈哈。”

  齐鸢最后轻声嘲笑,好像一切尽在把握。

  “我……我这是在哪里。”

  林凯逐渐醒来,看着眼前富丽堂皇却又不失古朴大气的房间,脑袋一疼,犹如喝断片的酒鬼一样,顿时摸不着头脑。

  “哈哈。”

  “小家伙醒了。”

  静静盘坐在一旁的高鸣松睁开眼睛。

  “是……是你救了我?”

  林凯努力回忆,可是略有些昏厥的脑袋胀疼难耐。

  “老夫名叫高鸣松,天启城城主,白日你在金家与祝焱交手时,我便注意到了你,后来金家前来报案,我置之不理,甚至恶了金家大夫人在京城任职的父亲……”

  高鸣松将整个事情经过一板一眼阐述出来,偶尔美化一下自己圣洁高尚的形象。

  “原来是这样,在下谢过城主。”

  林凯欲站起身行礼,身上却传来剧痛。

  “啊!”

  身体好像即将裂开,林凯再次倒下。

  “小家伙你吃了老夫非常多的上等补药,但是啊,你这体质就像无底洞一样,啧啧,亏本了。”

  高鸣松眼中疑惑,怎么这个小家伙体质如此古怪。

  “我也不知道。”

  林凯装作沉思,心中却不断思考,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储药神体,这是杀技,也是危险。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小家伙,你身怀一种非常强大的秘法,足以跨越两个境界。”

  “那日你表现的实力,已经跨越了灵将巅峰,达到新晋灵侯,但是你真正的实力,四星灵兵都算不上。”

  “我的秘法……是有点出乎意料。”

  林凯直视面前这位往日在天启城高高在上的城主。

  “小家伙放心吧,老夫可不会为了这自己用不着的秘法,破了我们师徒之间的感情啊,嘿嘿!”

  语罢,高鸣松慈祥的看着面前有些吃惊的青年人。

  “我听不懂您老的意思。”

  林凯面色一变,露出极为疑惑的神色,微微低颅。

  “听不懂啊,听不懂没关系,老夫再说一遍。”

  “我,要收你做我的关门弟子!”

  

第八章 天启暗流(推荐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