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左寒门

江左寒门在线阅读

江左寒门

傲娇的白猫

历史·两晋隋唐·23.5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4-19 16:31

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多年以后,C位出道的寒门少年,成为东晋顶流、一代诗仙、光照江左的智慧之光、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荀羡的带头大哥、王导、郗鉴的衣钵传人、何充的左膀右臂、桓温不可战胜的一生之敌、谢安的亲密战友、王羲之的至交好友、谢玄的人生目标、王猛的秘密主公、慕容恪的死敌兼偶像、朝廷的“普通权臣”、门阀政治的掘墓人。面对那些问他为何能够做到这一切的吃瓜群众,张恪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因为我长得太帅。”书友群:719502176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万丈豪情一言碎

  春风拂面,绿波荡。

  芳草茵茵,青枝摇。

  镜湖方圆四百余里,烟波浩渺,水光澄澈。

  凝如明镜的水面上,清晰倒映出了一个年轻的美男子。

  只见此人,剑眉如漆,鼻梁挺拔,一双眸子灿若星辰,五官俊美之极。

  更关键的是一股自然而然的高贵疏离气质,让此人看起来仿佛是从天上谪落凡尘的仙人。

  头戴细纱小冠,身着素色大袖葛衫,立如芝兰玉树,笑若朗月入怀。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好了,可以了,肚子里就这点存货,多的一滴也没有了。

  张恪意犹未尽地看着自己这张英俊的脸,走到一旁的凉亭中坐下。

  斜倚亭柱,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无奈摇头,“怎么会是东晋呢?”

  东晋,在张恪的心中,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朝代。

  如果中国各个封建王朝一起拉一个群,群主自然是大秦,管理员强汉、盛唐,玄学兴盛的东晋应该就属于那种干啥啥不行,哔哔第一名,长期垄断龙王称号的那个。

  比起一出生就要跟隔壁猛男干架的汉朝,东晋很随意,只要不跑到我的地盘上来弄我,你们随便厉害,我眼红算我输!

  比起邻居里恶棍泼皮层出不穷,自己虽然有点闲钱,却被迫每年帮他们还花呗的宋朝,东晋自己窝在屋里,花天酒地,惬意得很。

  一帮二代、三代们在战火纷乱、颠沛流离中看惯了生死,成天嚷嚷着人间不值得,服散饮酒,开开趴体,扯扯淡,顺带着写两副字画两幅画,就是风流一生。

  除了开国那一段有点动乱不安,中间一长段时间都是和平而繁盛,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强大,亡国也算得上死得比较安详,刨去一个孙卢之乱,江左百姓并没有经历什么战事。

  在“政由士族,祭则司马”的门阀政治中,司马皇族就像个吉祥物。

  士族和皇权和平共处,一起偏安江左,造就了名传千古的东晋风流。

  按说比起一众穿越先贤,张恪这个时间和背景都算不得差,但令张恪无语凝噎的关键问题是,如今他所在的这个上虞张氏,居然......是个寒门庶族!

  在得知这一情况的时候,张恪脱口而出的话,都是书上不让写,电视上不让播的。

  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啊。

  东晋咸康二年三月十六下午,日头西斜,夕阳照在他完美无瑕的侧脸上,张恪捂着心口,心脏负荷有点超标。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有志青年,张恪幼年丧父、青年丧母,脑子一热去学了个考古学,毕业进了研究所就开始了时不时的荒山野岭之旅。

  昨夜他正和同事们在崎岖山路上赶路,心神稍一恍惚,不幸踩中一块松动的石头,连人带石掉落一侧的深渊。

  再一睁眼,便是到了这儿。

  他抬起头,看着无尽的虚空之中,对安排这一切的那个男人,竖起一根笔直的......中指。

  读者老爷喜欢什么你写什么不行吗?赘婿、兵王,它不香吗?

  在冥冥虚空,未知的角落,那个男人也一脸无辜,关键那些我不会啊!!!

  “哎,为了这张脸,哥们儿忍了!”

  张恪站起身,晋尺七尺一寸的身高,约合后世一米七多,关键此刻的他,才刚年满十五。

  嗯,就是昨天。

  这个时空的第一个生日,生日快乐这四个字,张恪只做到了一个。

  微风带着清凉微润的水汽从翠竹林间而来,拂动着张恪的发梢。

  张恪满意地看着湖中的倒影,轻轻握拳,心中涌动着豪情万丈。

  风乍起,合当奋意向人生!

  不然怎么办?

  来都来了......

  七天无理由退货在这儿好使吗?

  张恪大袖轻摇,朝着上虞张氏依山傍湖的方形坞堡中走去。

  那是他如今的“家”。

  还未临近,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奴仆少年急急冲来,开口喊了声,“小郎君~”

  听见这酥麻的尾音,张恪打了个寒颤,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少年名叫柏舟,是张氏东楼荫户柏林的二儿子,自小跟随张恪当伴当。

  此刻急切道:“小郎君,主公叫你去祖堂。”

  张恪只好跟着跑了几步,很快就喘得不行。

  比起前世来,这具躯体真是太弱了。

  上虞张氏的方形坞堡长宽都将近五十米,高近十米,上下三层。

  底层为厨房和奴仆、荫户的住处,中间是一些功能房,比如储物等,最上面则是张家族人的住处。

  张氏族长张论一家住在北楼,长子张弘一家住在西楼,族长次子张宣带着一家人住在东楼,而族长三子张传一家则住在南楼。

  人丁说不上兴旺,也不算太稀少。

  张恪在从记忆中得知这些名字时,还以为误入了某个不知名组织的宣传部。

  祖堂位于坞堡正中,族中大事都在此举行。

  祖堂的议事堂“留福堂”中,上虞张氏族长张论,以及张弘、张宣、张传三兄弟都已经站在堂中。

  瞧见张恪已到,身形依旧高瘦的族长张论轻喝一声。

  “张恪,跪下!”

  嗯?我不要面子的啊?

  一言不合就让下跪,东晋不讲人权的吗?

  “恪儿,不必紧张,今日叫你前来,是有重要事情要向你交待,你且跪下。”

  一脸疲惫的父亲张宣走到他身边温和道。

  罢了,给你个面子。

  张恪双膝跪地。

  老三张传悄悄关上留福堂的大门。

  张恪心头一跳,总不能露馅了吧?

  我什么都没干啊,我娘身边那两个身材婀娜的美貌丫鬟也还一眼都没看啊!

  下一步是不是还要放狗啊?

  房中光线登时暗沉,张论站在正中,居高临下地看着张恪,一脸便秘之相,“张恪,如今你已年满十五,有一条族规也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张论神色陡然严肃,“凡我上虞张氏子弟,一律不得出仕为官!”

  张恪掏了掏耳朵,面露疑惑。

  张论板着脸又重复了一遍。

  面无表情的张恪心里一万匹外域特种名马齐齐奔腾。

  什么叫不得出仕为官,你以为你是琅琊王氏还是颍川庾氏啊,那官是你想做就做的?

  是不是不立这么条规矩,司马皇族会跑到上虞来求你们去做官?

  醒醒啊!这是东晋啊!

  你一个寒门庶族,有什么资格?

  我曾经也暗自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娶好莱坞的大明星,但我也没好意思说出口啊!

  你这还写进族规了,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诸葛丞相的形象又浮现在脑海中,挥着羽扇,“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张恪都忘了自己是怎么起身离开的,跟着父亲走回东楼的路上,他才猛地停步,光顾着吐槽的他终于反应过来,合着自己刚刚树立起来的雄心,就又要崩碎了?

  这个世界,就不能对一个渴望进步的男人友善一点?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晋隋唐小说

江左寒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