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江湖饮在线阅读

少年江湖饮

武侠 / 传统武侠

56.0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3-09-23 14:02

坚毅 练功流
书籍摘要: 公元九百年九十年代初,大宋天下既定,四海归一。怎料江湖之中,风云再起。短短数月,三大门派重要人物相继被杀。与此同时,武林中众说纷纭,世人盛传一白衣少年身怀异宝,或曰“武功秘笈”,或曰“藏宝图”,就连销声匿迹二十多年的魔教也因此重出江湖。三大门派的血案与魔教有无关联?少年身上的异宝是真是假?一系列事件的背后是否隐含着惊天密谋?敢问各位看官酒是否备好,故事已然开始……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落魄江湖载酒行(一)

  秋风清,秋月明。

  白月之下,一条溪水自西向东流去。溪水潺潺,叮咚之声不绝。阵阵凉风袭来,飘送万千秋虫鸣声,清幽之中带有三分萧瑟。溪水旁,一白衣少年默然而立,身姿挺拔,衣袂飘飘。月光洒在他的脸上,苍白中隐隐透出几分俊秀。

  一阵鸦啼过后,只听他幽幽地说道:“两位老朋友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身?”半晌之后,溪水那边的树林里果然有人应声道:“阁下好耳力!”声音来处与白衣少年所站之地相距甚远,但黑暗之中哪里瞧见有什么人影,更不知是几个。

  隐约中又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这小子有黑夜视物的本领吗?我们躲在这距溪水五六丈外的大树后,动都没动,他怎么知道我们是两个人?而且就算有月光,那也决计看不清楚我们的身形样貌,又如何称呼我们为老朋友?”

  白衣少年微笑道:“不敢,不敢。”随即又笑了两声,说道:“不知两位找在下有何贵干?这么好的月色,难道是想邀我一同吟诗赏月吗?在下现在孤单一人,如此便再好不过了。”只听那边二人中一人粗声大气地说道:“哼,我可没那闲工夫。”

  另一人则温言道:“陪阁下吟诗赏月倒也不难,只不过……”白衣少年道:“只不过什么?”那人道:“不过想借阁下东西一用。”白衣少年道:“不知在下有什么东西能入二位的法眼呢?”那人道:“我们也不必拐弯抹角了,我兄弟二人想借阁下包袱里的东西一用,用完即将奉还。”白衣少年笑了笑,道:“兄台真会说话,你说用完即将奉还,那一辈子都难以用完怎么办?况且我包袱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就两件换洗的衣服而已。以二位的身材,我的衣服对你们来说只怕是大大的不合身哟。”

  这“哟”字还未说得完整,前面第一人便道:“不要东拉西扯,你只说借还是不借?”白衣少年收住了笑容,道:“借又怎样?不借又怎样?”那人道:“不借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白衣少年又笑了笑,道:“倒不知二位要怎样个不客气法?”话声刚毕,只听沙沙沙沙一阵声响,却是刀拨树枝树叶的声音。

  突然,两团黑影穿林而出,瞬间便跃过小溪,落在了白衣少年的左侧。其中一人立脚不稳,又向前跨了两步。三人势成鼎足,这二人各自手提单刀,都恶狠狠地盯着那白衣少年。那白衣少年仍是刚才的站向,眼睛望着流淌的溪水,并不转身看他二人。

  这二人身形大相庭径,一个显得太过浮肿,一个又太过瘦削,正如白衣少年刚才说的,他的衣服对这二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合身。听得身形浮肿那人道:“废话少说,快拿来吧,别逼我二人动手。”听这口气,显然就是刚才沉不住气的那人。

  身形瘦削那人道:“阁下,我们这算是先礼后兵了,你还是把东西拿出来吧!”白衣少年冷笑两声,道:“好个先礼后兵!刚才二位不是说要对我不客气的吗?怎么还不动手?”那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暗下决心,必须得出手了,这样难得的机会,错过了就难再寻到了。心里是这样想,身体却仍立着不动。

  只见那少年摇了摇头,叹道:“唉,没兴致了,这月是赏不下去了。”说完左足一点,飞身向溪水对面刚才那二人来处掠去。那二人暗叫不好:“他想逃!”随即也飞身追去。谁知白衣少年却已变飞为走,脚步闲闲。

  那二人落在他身后一丈开外,扑身向前,手举单刀,双双向白衣少年身体砍去。眼见两柄白光冷冷的大刀就要将白衣少年一分为三,那少年却头也不回,身子一侧,便绕到了一棵碗口大小的树身后面,只听“劈啪”两声,那棵树被拦腰斩成了三截,上面两节树干轰轰倒下地来。白衣少年听而不闻,悠悠闲闲地继续朝前走。这二人一击不中,抡刀又往前追,这样一追一砍,霎时间已有七八棵树陆续倒下,听其声响,树身还不算小。

  突然间,白衣少年身子向上直跃,在空中倒翻了个筋斗。只听见“啪”的一声,那二人肩头各中了一掌。两人向前直摔出去,待得翻身站起,哪里还有那少年的身影?两人活动了一下臂膀,中掌处隐隐生疼,不过幸而没有伤到筋骨。浮肿那人喃喃说道:“哼,这小子的功夫看来也不怎么样嘛!从后面出掌,要真是武林高手,这两掌足以叫我们一命呜呼了。”瘦削那人却默不作声。

  当下夜色已深,那二人穿出树林,返回大道,欲寻店投宿。二人一边走一边商议,以后该当如何如何,说着说着笑出声来,显然是已有了计较。

  次日清晨,二人睡觉醒来,便到客栈柜台打听消息。先是打听白衣少年的下落,是否有人见过,再是打听附近有名的酒馆。掌柜的当然赔笑道:“二位客官想喝好酒,本店有的是,何必再寻酒馆?”瘦削那人哂笑道:“昨夜我二人又不是没喝过你店的酒,好酒劣酒难道我们分不清?”

  掌柜的一怔,道:“客官这话太不公道了,小店做的是正经生意,哪敢用劣酒招待客人?”那人道:“你们的酒虽不劣,但是要称好酒只怕……”掌柜脸露不悦之色,却不与二人争辩。这二人怪模怪样的,显然是江湖上的人,可别惹恼了他们,砸了自己的店。

  那二人讥笑一阵后,道:“我二人现在不喝酒,快给我们准备些好饭好菜,吃完我们好赶路。”掌柜的虽然不高兴,也只得唯唯应诺。二人吃完,结了账就走。如此昼出夜伏,接连打听,一直都无那白衣少年的音讯。

  到得第五日正午,二人来到一家酒楼,欲吃饱喝足,再行赶路。当下要来了酒菜,一边吃一边向斟酒的小二打听消息。浮肿那人道:“小二,最近几日,你可曾看见过一个白衣少年?”小二笑道:“大爷你可问对人了,那日我的确看见了一个白衣少年,只不过.....”瘦削那人忙道:“不过什么?”小二道:“只不过后来又来了几个白衣少年,不知二位大爷要找的是哪一位?”

  浮肿那人鼻子里大哼一声,右掌使劲在桌上一拍,吓得那小二向后连退了两步。瘦削那人道:“二弟别生气,或许那几个白衣人里有一个就是他。”小二听见那“二弟”两字,不禁觉得奇怪,右边这人的身材不足左边那人的二分之一,样貌看起来也要比那人年轻几岁,他竟然是老大?

  老大道:“小二,这附近可有什么有名的酒馆?”那小二转了转眼珠,反问道:“客官您是觉得我们店里的酒不好?”老大顿了顿,道:“不是。”小二道:“不瞒二位,本店算得上是这附近数一数二的酒馆了。”老二凶巴巴地道:“那是数一还是数二啊?”

  小二伸手挠了挠头,笑道:“在小人看来,那自然是数一。不过。不知道二位觉得是数一还是数二?”老大道:“说吧,那酒馆在哪个方位,离这儿有多远?”小二道:“客官你们真要到那地方去吗?要我说,那地方太小也太旧,不去也罢。”话才说完就瞥见老二斜射过来的恶狠狠的眼神,随即赔笑道:“不过,要真想去也是可以的。客官现在就要过去吗?现在是正午,外面热得很,我看……”

  话未说完,老二又是一掌重重拍在桌子上,这一掌比上一掌力度大了三分,只见桌上杯碟里的酒菜都被掌力震得飞了出去。一只红虾跳进了老大的酒杯,像是没过气的活虾,将酒杯里的酒当成了水。小二又被吓退了两步,身子发颤,不敢再说。老二道:“臭小二,你再罗里吧嗦,老子下一掌便拍在你头上,快说那地方在哪儿?”小二吓得有些傻了,心里却在想,骂我是臭小二,难道你是香老二?他本来巧舌如簧,现下却吞吞吐吐地说道:“是,是!小人……小人说,那地方在……在……”老二打断了他,喝道:“一口气说完,不许吞吞吐吐,否则老子还是一掌毙了你。”

  小二见他举手作势,张口就道:“这馆名叫'郁香楼',从本店出门顺路向西走五里,会看见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座木桥,过了桥河那边有两条小道,选择左边的那条。再走约莫半个时辰,有一片竹林,从竹林的右边跃进去,向北行两百步,又有一条石路和一条泥路。顺着泥路直走,一顿饭时分就会看到两条石子路,选择右边的那条,再往前转个弯就到了。”小二一口气说完,中间顿也不顿。那二人虽嫌他啰嗦,倒也暗暗佩服这小二的口才。

  这小二所说的路线,老大已默默用心记下,但担心他只是随口胡说八道,于是道:“你再重复一遍,中间不许有半个字与前面说的不符,否则……呵呵!”小二连连点头道:“是,是。”接着将之前说的路线再重复了一遍,其间果然半字不差。老大听了,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二道:“大哥,我吃饱了。你快吃,吃完我们好上路。”老大点头道:“好。”只听小二“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二人均看向他,问道:“你笑什么?”小二转笑为叹,说道:“小人发笑只是因为二位大爷武功非凡,刚才一掌就把这些酒菜震落了一地。小人有缘识得二位,真是三生有幸。只可惜二位就要走了,真不知今后是否还能再见到二位的英姿,可惜啊可惜!”说完又叹了一声。那二人被他一捧,心下甚是得意。

  殊不知这小二叹气是假,笑才是真。当他听到老二叫老大快吃,吃饱了好上路时,只觉得这话说的好像要上断头台一样。那“上路”自然就是上黄泉路咯,既然上了黄泉路,那以后定然便碰不到他二人,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吗?因此这样恭维了一番。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凛冬已近在线阅读
钟天成本为逍遥一脉大少爷,自幼得真传武功超绝,自离岛入江湖后游遍天下,逍遥自在。 奈何国中生乱,民不聊生之际随老将入军中,虽立武功却又卷入朝堂之乱……
千里留影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非侠传在线阅读
一场已经知道结局的迷局,是福是祸,是生是死,毫不重要。一切只不过是洪流之中一点因为偏差而导致的水波。 毫无意义。
多余大王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一个武林世家的成长史在线阅读
一个武林世家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江湖人创业的过程会不会和普通人一样? 有一个问题我很疑惑,行走江湖的大侠们费用是怎么解决的?他们有没有自己的产业? 我想写一写自己心中的武侠世界。
雾中大鳄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天下侠誉录在线阅读
天下榜,侠誉录。 南北两朝,武林纷争。 少年背后隐藏武林惊天秘密! 山水阁的神秘来处? 看似平静的江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打开书的那一刻,我为你们提笔画江湖。
安栎辰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武侠世界碎虚空在线阅读
三岁儿童一纸谣言搅乱江湖,是神童?还是魔婴?  传说以武证道,破碎虚空,是不是真的?  江湖大乱,幕后之人又是谁?  武界之上是否有仙界?  在仙术面前武功的出路在哪里?  武道的终点在哪里?  厉长生道:以武入道,也能长生不死,破碎虚空,镇压诸天!
逍遥贤者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名剑江湖录在线阅读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讲述了‘剑神’慕容逸雪充满传奇色彩的江湖故事。  本文以古龙体的叙事风格,悬疑为主,情感为辅,每一个故事都是相对独立的。  Ps: 新书《名剑之苍龙吟》上传啦!
百里慕云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少林少年邪徒在线阅读
慈悲的施救,引来了江湖一场诛邪武林正气风暴运动。
银龙艺令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九州荒帝传在线阅读
千年之前,涂山妖族倾犯神州,荒帝为守护神都,动用神兵衡渊之力拼死斩杀涂山三大妖王,用生命守护神州千年安宁。荒帝死后,灵魂不灭,于星海瀚界借助神树重新凝聚星识,放弃霸道的武道修为,舍弃强劲的肉身,重新踏入修炼之途。在千妖万魔之中粉碎星海苍穹,在星空万界之内争夺成神之机,踏东荒,碎北漠,逆天于星海之上,放浪于神妖之间。在盛世之中秉持人间正义,于乱世之中维护天地太平!
梦回残生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蜀山悬剑传在线阅读
简介 巴蜀自古便是锁龙之地,皆因巴蜀生活太过安逸,容易消磨意志,所以才有“少不入川”之说。 一位平凡的青城少年不愿坐井观天,心怀壮志,却被同门视为另类,饱受排挤。 这位少年勇敢走出大山,屡获机缘,收获了友谊和爱情,也遭遇了离别和背叛;见识了开元盛世的壮丽恢宏,也尝尽了背井离乡的人情冷暖。 权斗的黑暗,人性的诡谲,战争的残酷,一场安史之乱,让大唐急转直下,改变了无数人生命的轨迹。 最繁华也是最悲凉,就是这个时代的命运。 在这一个英雄辈出,虎狼当道,波澜壮阔的年代,少年该何去何从……
大明终始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少年江湖饮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