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沙与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战锤来世在线阅读

战锤来世

奇幻 / 史诗奇幻

151.6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26 20:02

书籍摘要: 那么很快终焉之时将来临,永世神选从他的黑暗王座上起身,准备毁灭世界,一些英雄将挺身战斗,他们会意识到所有的希望都将灰飞烟灭,因为他是受膏者,是预言注定的终焉。而在那之前,一个年轻的骑士正在寻找圣杯的旅途中,但在这场通往天堂和地狱的旅途中,他终将走得更远,直到站在一个他自己也无法想象的位置上。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云开水映.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书友20170203223756753.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Lyrique.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史诗奇幻小说推荐

战锤:我,巴托老农在线阅读
湖神庇佑,诸神恩赐,巴托尼亚,骑士之国,温良恭俭,国泰民安。 穿越于此,重生为农,应当尊法。 如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缴税纳款,公义其求。 庶民之道,劳筋苦骨。 唯有佳节,可暂得休。 量彼所产应缴什九。 十中取一,可为自留。 巴托尼亚,骑士之国。 此法爱民,谁敢不乐? 乡民职责
水果王艾拉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神之牧场在线阅读
“我只想安静的放牧,为什么你们总是要跟我过不去?” “既然如此,那你们都进我的牧场吧!”
三秋宴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无冬地海在线阅读
当一艘巨轮撞上了冰山,近乎所有人都惨遭不幸,只不过活下来的人告诉世人,他们看到了“神”。 一道电光像银蛇一样扑闪而过,照映在了海面上,那一瞬少女仿佛看到了一个影子,一个带着翅膀的怪象在旋涡中隐现。
大哥大姐好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白龙:无影无形之龙在线阅读
全身犹如钻石一般闪耀,能打能隐形还能免疫力场法术,他是战场中无解的刺客。 他名叫耐萨,是一只白龙,也是觉醒了力能龙血脉的异体力能龙。 同时,他还被世人称作——凛冬之怒!
黄金小蜜蜂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lol之英雄本纪在线阅读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风一样的男人浪迹异界的故事。 中二流简介:有人对我说我的剑就是你的剑,有人对我说风之化身听候您的差遣,还有人对我说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我守心中之道,敢在德玛西亚皇宫向天怒吼;我执手中之剑,敢向诺克萨斯军队无畏冲锋;我奉众生之意,欲力挽瓦罗兰大陆于狂澜。  这是LOL的前世今生,这是穿越者的问心之旅,这更是一段流传千年的史诗。才怪!  …………  大纲流简介:第一卷 地下城与勇士,第二卷 种田立国,第三卷 蒸汽科技,第四卷 战争和平。
韩家二叔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诡秘:从天使开始的超凡之路在线阅读
机械与蒸汽共处的世界,谁会是那个领头羊。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当超凡来袭,谁又能独善其身。 当理智被疯狂吞没,你有事谁? “我们是守护者,也是一群时刻对抗着危险和疯狂的可怜虫。” 天使收起翅膀,黑夜转化为死亡。 谁又能在末日下泰然处之? 主角穿越诡秘,开启一段不一样的成神之路。 (欢迎加入书友群:498715989)
屠宰场里的猪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穿越远古异界,我不想当魔法始祖在线阅读
邢东穿越到原始世界,与怪物们共舞,大家激情互搏明明玩的挺开心的,为啥你能突然掏出魔法,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蓝色二十四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穿越到山海经中从蚂蚁开始进化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执笔书风凉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空岛大领主在线阅读
这里是没有陆地的无尽海域,这里有残忍弑杀的恐怖海兽。 这里的人都能召唤出强大的空岛,这里还有无尽的奇物资源。 秦明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这里,他看着身下的空岛和手里的系统。 越发的觉得这片大海上传颂的名字,应该再加上自己一个。 书友群群号QQ:979526780
三光普照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当前位置: 奇幻 史诗奇幻 战锤来世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沙与血

  当黑暗之神即将发起最终圣战之时,被认为早已湮灭的烈焰凤凰,从他辉煌的金字塔顶归来,向诸神伸出援手。最终,黑暗之神被永远放逐,但很显然,他们不会在阴影之中安分太久。

  弥昂用盾牌将骷髅的头敲掉,然后一脚踹散还站着的骷髅架子。

  扫视周边,大片的骷髅残骸和骨骼碎片散落在滚滚黄沙中间,这些都只是受到死亡之风影响而活动的最低等级的骷髅,由于尸体保存糟糕因此即使被死亡之风唤醒了部分灵魂也只是本能的行动着,战斗力上连死灵法师的骷髅都不如,至少那些骷髅还算井然有序。

  弥昂将长久没有打磨变得有些钝的长剑刺入沙地中竖起,半跪在剑前开始祷告,赞颂女士的恩慈与荣耀。

  如果能把他脑袋里那个邪魔顺手赶走他会更加感激的,当然如果这是女士的考验他也会坚定地抵御邪恶。他在祷告后加上这么一句。

  “喂喂,我可不是恶魔之类,而且你是我的神选冠军,不要随随便便就向别的神祈祷啊。”那个声音争执起来,一路上这个声音不知道已经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了几次。

  “那你是个什么神啊?”实际上已经习惯的弥昂带着些玩笑意味问道。

  “忘了,不要老提醒我这件事。”那个声音顿时弱了点,但还是接着说道,“但我记得我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办,而且世界的终焉即将到来。”

  “忘了……”弥昂叹了口气,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他看向远方如一条血红巨龙的大幽冥河,回想起大半个月前所发生的事和他隐隐接触到的,一些古老而不为人知的秘辛,关于黑色金字塔,亡灵魔法的诞生等等……

  将时间退回到二十天前,在血红的大幽冥河的岸边,一场对决正在进行。

  巨大的黑色方舟漂浮在血红剧毒的河水上,这是黑暗精灵们用魔法从大地上分割构筑的巨大海上堡垒,足以承载着整支黑暗精灵军团进行大规模的海外远征,也是黑暗精灵海盗们劫掠四方的强大倚仗。

  黑暗精灵居住在大海的另一端,远离旧世界的土地,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少见,黑暗精灵的故乡非常荒芜,而他们又有着强大的海军,性格好战残忍而贪婪,因此在大洋上数以万计的黑暗精灵海盗劫掠四方。

  数百名手持剑盾或是长矛,身着黑色战甲的高大士兵自行环绕起来,在众精灵中间腾出一块空地,几乎戏谑地看着眼前的对决。

  年轻的骑士粗喘着气站在精灵们中间,他穿着传统的巴托尼亚的制式骑士甲胄,两面拼接的胸甲,披风与盾牌上有着白色的百合与战斧图案,手中的阔剑垂落在地上,稍稍省着力气,额头一指长的伤口流淌的血液染红了半边脸庞,破碎的头盔正在脚边,若不是头盔抵挡,刚才他就该被切下半个脑袋了。

  巴托尼亚位于旧世界的西部海边,是一片美丽肥沃的土地,封建骑士的领主们统治着这里,并信奉着骑士道的古旧守则。

  作为一个探险骑士,总是要迎接数不清的敌人的,而击碎他头盔的敌人正环绕着他缓慢地行走着,那是一个女性黑暗精灵,穿着比周边的士兵们更加坚实华丽的黑色战甲,精灵高挑的身形让她比弥昂还要高出一点,苍白的头发从头盔边露出些许,手中也是剑盾,那柄造型奇异的长剑刚刚击碎了他的头盔。

  深吸口气,弥昂咬着牙将阔剑提起,再次摆出完整的应战姿态,其实如果只是一对一,他能胜过对方,但刚才那个该死的刺客在他肋下留了一箭,好在没毒,但箭头深入了半个手指,几乎每次活动都在摩擦他的骨头。

  或许已经难逃此劫,但即使战死也要死得像个骑士。

  暗精灵统帅染成紫色的唇边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她刚才花了点时间仔细想想,是抓个看起来不错的奴隶,还是直接杀死对方呢。不过很快她就有了结论,她觉得把这个看起来不错的骑士的头颅挂在墙上是个更好的主意,因此她想好了,可以的话砍断手脚,玩上一阵子再挂在墙上,不行的话就把头挂在墙上就好了。

  被一个人类耽搁了这么段时间,再接下去怕是要被属下背后念叨。想到这里,她决定了,在下一轮的攻势中彻底击败这个人类。

  弥昂注视着眼前这个暗精灵的眼睛,在对方黑色的眼中,他只感觉到了轻蔑,傲慢和看到自己冰冷的倒影。

  来了!破风声比剑刃更快抵达,弥昂本能的举起盾牌迎向攻击,剑刃与盾牌碰撞,溅射火星,巨大的力量让弥昂退后一步,近乎要半跪下去,但他也只能咬着牙拼力强行反压回去。

  对于人类的技巧表现出强烈的不屑,黑暗精灵领主近乎轻盈地一个回身,让无法收回力量的弥昂几乎失去重心向前扑去,而手中奇异的长剑伸出平举,弥昂就像是自己向剑刃上撞去一样。

  急情之下,弥昂扔下手中的长剑,直接用套着手甲的手掌介入剑刃与身躯之间的狭窄空间,挡在身前。

  甲胄与手臂的力量偏转了剑锋,令其只是险险从脖颈旁擦过,但不是没有代价的,手甲根本不能抵挡精灵铸造的剑刃,右掌四根手指连带半个手掌都被切下。

  或许没有被当场杀死,但一个只剩盾牌又筋疲力尽的骑士又能有什么威胁力呢?暗精领主的笑容越发残忍。

  强烈的危机感令弥昂暂时克制莫大的痛苦,他尽力站稳脚跟,用盾牌护住半边身子,做着仅存的困兽之斗。

  接下来的战斗毫无欣赏的意义,暗精领主轻松的用剑柄拨开盾牌,同时用自己的盾牌重重敲在弥昂的头上,在对方头晕目眩中,一剑将已经失去半只手掌的的右臂整个砍下。

  终于彻底支撑不住,弥昂仰面倒在沙地上,汗水和鲜血的混合为他遮掩了些许刺目的阳光,疲倦感让他尽力扩张自己的胸肺起伏呼吸,在断臂之前已经不少的失血令断臂处似乎也没有喷涌出多少血液。

  终于,要结束了啊。弥昂在心中带着点自嘲,至少他尽了全力,没算玷污骑士的精神,至于实力不济也是没有办法。

  真是的,吃力不讨好的活。轻叹一声,弥昂闭着眼准备迎接最后一击。

  暗精领主瞥了眼地上的弥昂,虽然只剩一只手臂,不过看起来还是个可以用用的奴隶,头上虽然有伤但也是不错的装饰品。她不打算现场杀死弥昂了。

  等了半天没有迎来准备好的死亡的弥昂眯了眯眼,勉强看到暗精领主的面容,以及收回鞘中的长剑……虽然对这些长耳朵的了解不多,但弥昂也多少知道一些。

  如果要被抓去做奴隶,那还不如早早自杀得了。

  本来已经放弃抵抗的弥昂在这个意识的刺激下又挤出了丁点的力量,他的腿甲间有临时用的短匕,虽然恐怕没有能力杀死这个黑暗精灵,但逼迫对方杀了自己,或者是自杀还是有点希望的。

  正当弥昂咬着牙准备把自己从地上拉起来时,他忽然听见地下传来的巨大轰鸣,不是四周那些奔跑集结的暗精灵士兵的脚步所能发出的,也不像是黑色方舟的魔法炮击,更像是矮人的列车在隧道奔行时引擎的轰鸣。

  那群原本围观的黑暗精灵军团此刻正呐喊着集结起来,聚集成方阵,而大幽冥河上的黑色方舟中正有更多的黑暗精灵源源不断地涌出,其中更多了弩弓与冷蜥,甚至看到一头紫红色的战争多头蛇迈着大步从甲板上踏出。

  随着失血和脱力,弥昂的视野有些模糊,他隐隐能看见远方的黄色大地上升起了一道灰褐色的如墙浓雾,似乎是一场巨型沙尘暴。

  难道这些黑暗精灵蠢得打算对抗带有死亡之风的沙尘暴吗?弥昂用尽力气也就翻了个身,趴在地上想着。

  不对,弥昂倾听着沙地中不断传来的声音,忽然想起来了有关这片亡者之地的故事,巴托尼亚的骑士们曾经不只一次的与这片土地打过交道。

  这片大漠原本的主人可不好对付。

  严密防御的阵线忽然遭到小规模地震般的震动,刹那间黄沙溅起数米的高度,烟尘砂石间金属机栝的声响大作,带着巨大尖刺的黄铜骷髅头从沙尘中掏出,连带着盾牌一起刺穿一个矛手的胸膛。

  金属与水晶雕琢的巨蝎在黄沙中现身,两只巨大的金属蝎钳以势不可挡的力量将四周围上的暗精士兵尽数横扫出去,身躯上带着口器的金属骷髅双眼中闪耀着幽蓝的魔法光芒。

  在长矛与盾牌组成的阵线前方,滚滚烟尘中,骷髅战马的蹄响与黄铜战车转轮的声音相似,数十辆被骷髅军士驾驭的二马战车冲出,已经死去的战马对钢铁长矛组成的方阵毫无畏缩,狂暴地带着战车直冲方阵,凭着质量沉重的撞击在盾牌线列上,如同击打在充气树脂上的重锤,整个盾阵瞬间下陷,接着反应过来的矛兵们再度距聚集起来,用盾牌挤压空间,奋力将长矛刺向这些亡灵军团。

  但这些战车还仅仅是个开始,亡者之地的黄沙下潜藏的危险可不止一个,九尺长的蛇身人面构装怪兽从地下掏出它们身形细长的身躯,手持着巨大的镰形战戟,每一次强有力的挥击都会砍下黑暗精灵的躯体,胸腔与口器的结构开合,从中射出光芒,被直射的黑暗精灵会在瞬间化为沙塑雕像。

  从地下发起的袭击令黑暗精灵的阵线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之中,但严格的训练和纪律让他们很快在指挥官的命令下重新组成了阵线,在前方抵御战车和下一轮进攻的线列保持防御,后方受到袭击的方阵中剑士后退,矛手们包围这些突袭的构装怪兽。

  后方的黑锐连弩手们在前排的掩护下举弩射击,沉重的金属箭矢携带的动能足以在一定距离下射穿整块锻造的板甲,幽冥行者的构装体身躯也难以完全抵御,很快在矛手与弩箭的围攻下纷纷被摧毁。

  但数头巨蝎依然在阵线中肆虐,远比幽冥行者要厚重的装甲和黑曜石珐琅组成的外壳使得绝大部分的攻击只会留下轻微的痕迹,它们还时不时钻入地下发起冲锋,极大地摧残着整个阵线。

  一道燃烧着紫色火焰的束流从阵线士兵们的头上越过,径直命中肆虐在战线中的巨蝎身上,伴随着爆风气流和令沙子晶化的末日火烈焰散去。

  一个穿着精致黑色战甲的高大精灵出现在黑色方舟的舰首甲板上,他是黑色方舟的司令,也是在场的最高指挥官。

  虽然启动黑色方舟的攻击命中了巨蝎,但他并没有什么欣喜的感受,因为在末日火矢击中巨蝎的瞬间,淡蓝色的魔法光辉闪耀在巨蝎表面,完全抵御了魔法的轰击,而在远处的沙尘中,一支真正的大军正在完全展现出其峥嵘面貌。

  为首的是手持镰形长刀,头戴黄金冠冕,手持金色盾牌的古墓军团,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再需要盔甲,冠冕与破碎的战甲披风只是对昔日荣耀的一种追忆,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的他们只剩下对国王的忠诚和战斗的技巧,他们一如千年前般狂暴地冲进战场,挥动刀锋。

  马卡克黄金守卫,在生前国王为他们配发黄金的武器与盔甲,而在追随主人步入死亡时,他们走入熔金池中为他们的主人陪葬,因此他们的骨架完全覆盖着凝结的黄金,这让他们如此的沉重而有力。

  金色与黑色的洪流碰撞在一起,第一排的盾阵或是阻挡或是败退,盾阵后的持剑步兵与闯入的黄金守卫厮杀在一起,或是将这些黄金骷髅打断,或是被黄金守卫在人群中掀起血腥的浪花。

  就在近战部队僵持不下的同时,巨大的收割者弩炮被推进射程之内,并装填了特制的霰弹箭矢,随着附魔弦锁的收拢,数十枚重型金属箭矢被抛射到半空,在越过己方阵地时分散坠落,沉重的箭矢只要命中必然能摧毁一个黄金守卫,甚至能贯穿数人。

  但在弩炮手们装填第二轮弹药时,炫目的光辉从天而降落在弩炮阵地之间,沉闷的爆鸣中,弩炮被摧毁成碎片,而黑暗精灵们被那些光芒穿过身体后在一阵尖啸中倒下。

  在远处的沙丘上,数不清的骸骨聚集成漩涡,漂浮在离地表半米的距离上,一口硕大的棺材陈列在上,手持着黄金法杖的巫妖祭司站在棺后,左右是手持巨刃两位不死战士护卫。

  巨大石棺的表面铭刻着无数的象形符文,每一道符文都闪耀着魔法的光芒,即使隔着这些符文的束缚与封锁,也隐隐能听见在石棺中无数亡魂愤怒与惊恐的咆哮,魂馆的魔法中有着数不清的亡魂。

  看到这一幕的黑方舟司令大为恼怒,在剩余的弩炮重新组织发射的同时,一名衣着紧致而单薄的女性黑暗精灵被传唤到甲板上。

  看向远方的巫妖祭司,女术士的笑容似乎魅惑而又狰狞,随着几个手势,几句咒语的吟唱,整个战场上的魔法之风都开始出现波动,在永远阳光灿烂的沙漠大地上有小片的乌云浮现,随着女术士的吟唱,乌云逐渐凝实,沉落,化作巨大的闸刀斩落向聚魂之棺,沿途连带着摧毁一路的古墓守卫。

  眼看着黑暗魔法的攻击到来,巫妖祭司一声厉喝,挥动手中的法杖,同时魂棺也放出光辉,他要借助魂棺的灵魂力量来击溃这道魔法。

  世间几乎所有的魔法力量都来自两极呼啸而来的魔法之风的力量,战场上的魔法之风终归是有限的,而魂馆中藏有额外的力量。

  但很快他就感到不对,随着他呼唤魂棺的力量,魂棺中原本被束缚的亡魂在出现后忽然暴走起来,几乎脱离他的掌控,黑魔法不仅仅是眼前的攻击,还暗中试图干涉这些亡魂。

  一旦聚魂之棺受到魔法反噬摧毁,那么暴走的亡魂会将周围彻底摧毁殆尽,巫妖祭司不得不将大部分精力放在重新压制被黑魔法侵蚀的束缚符文上。

  当乌云闸刀逼到身前时,两名不死护卫怒吼着冲向前方,刀锋交错想要阻挡魔法的进攻,但却都在瞬间被摧残成飞灰。

  最终乌云闸刀终于落下在目标上,巨大的爆炸中沙尘飞扬,残缺了小半个身子的巫妖祭司站在爆炸的沙坑中间,面前的白骨矮丘不断将魂棺拖入地下。

  虽然在千钧一发压制了黑魔法并勉强挡下攻击,但巫妖祭司也无力再驾驭魂棺了。

  战争的天平在黑暗精灵的远攻近战,施展魔法和加入战局的巨兽配合下似乎向他们倾斜了一瞬,也就一瞬而已。

  伴随着诸神赐福的战马的怒吼,四匹亡灵战马从沙尘中冲出,诸神战车的双轮燃烧着熊熊烈焰,持长鞭的驭手身后伫立着一个高大的木乃伊化亡灵,手持巨大的祝福之刃,即使是死亡,也掩盖不了昔日伟大君主的气势与力量,在他的双眼空中燃烧着比所有亡灵都要炽烈的灵魂之火。

  而跟随在他身后冲出沙尘的,是三米余高的犬首或鹰首的人形雕像,这些手持双刃的乌沙比特以只比战车逊一筹的速度突进,在人群中大肆砍杀,而在更巨大的构装碰撞声响中,背载着弓手的蝎尾狮身的斯芬克斯冲入战场,它的一次扑击就足以摧毁整道战线,而在沙尘中,数个更加高大的身影若隐若现,这些被魔法和灵魂驱动着的构造体兵器有着坚韧的身躯与强大的力量,每一次进攻都在撼动整个战线。

  而最势不可挡的,还是驾驭着诸神战车,头戴高耸冠冕的君王,战车轮上的转刀下黑暗精灵的躯体碾碎切裂,手中祝福之刃挥动中切下大片头颅。

  正在喷涂烈焰烧毁数个乌沙比特的战争多头蛇忽然抬起头来,凶恶地注视着不远处沙尘中逐渐出现的高大身影,五颗头颅危险地吐着信子。

  一道白色的光辉从沙尘中射出,直奔向巨大的黑暗方舟,在司令的冷哼声中,黑暗方舟上大量的魔法符文闪现,组成防御抵御了这道魔法,黑暗方舟只是在冲击下一阵颤动。

  伴随着魔法的结束,沙尘中的身影终于完全浮现,那是一个十数米高大的构装巨人,装饰成神灵的模样,手持法杖与天秤,浑身上下透出旺盛的魔法气息。

  战争多头蛇扬起五颗头颅,无畏地咆哮起来,向神圣泰坦冲去,沿途挡路的乌沙比特被一脚踢开。

  神圣泰坦迈着大步迎向战争多头蛇,两个巨兽碰撞在一起的声响传遍了整个战场,战争多头蛇用它长而有力的脖子缠绕在泰坦的身躯上,血盆大口撕咬和喷吐烈火,然而神圣泰坦石材与金属构筑的身躯毫不受这种战术的影响,眼中绽放魔法射线,挥动手杖展开反击。

  两个巨兽间的角力和厮杀在战场上制造出一片真空地带,靠近的无论是古墓亡灵还是黑暗精灵都会被毫不留情地碾碎,神圣泰坦的躯体不怕烈火与毒液,多头蛇能快速恢复受到的创伤,若无变数,这一战可能要持续好些时间。

  但战局正对黑暗精灵们变得完全不利,即使有黑色方舟上的火力与魔法的支援,但在庞大的构装体战群面前,整个黑暗精灵的阵线都在崩溃,而且更多的巫妖祭司们也将他们的魔法投入了战场,即使是黑魔法也不再占据优势。

  判定了这样下去必败的战局后,黑方舟司令郁怒不已,但他不想在这种无意义的战斗中浪费宝贵的海外兵力,于是给他的贴身术士下了撤退的命令,而黑暗术士也明白首领的意思,施展魔法给战场上的黑暗精灵军官们下达有序的撤退指令,当然只有一部分会得到指令,包括冷蜥与连弩手们,至于陷入混战的前线,并没有人收到撤退的指令。

  当重要的支援兵力逐渐从战场撤离时,失去辅助的前线已经在构装体的全线推进下崩溃,仅剩的无法撤退的黑暗精灵士兵被四面八方涌来的守卫与构装体屠戮殆尽,而黑色方舟则是在黑魔法的支援下逐渐远离岸边。

  巫妖祭司们试图联手用魔法停下黑色方舟,但无法突破黑色方舟强力的魔法防御,最终不了了之。

  整个战场上仅剩的只有神圣泰坦与战争多头蛇间的巨兽之战,数位持巨弓的乌沙比特走上前准备支援的时候,被一旁的巫妖祭司阻止。

  神圣泰坦已经扔下手中的天平,将战争多头蛇的数个脖子环抱在一起,以无比的力量将其直接扔飞出去。

  弥昂依然趴在沙地上,身上的创伤只剩下被左手压住的断臂处还在失血,其他的伤口与其说是凝结更像是血流得差不多了,大量的失血令他意识极度模糊,隐约间似乎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在向他飞来。

  在听到一声巨响落地的声音后,他才彻底失去意识。

  而战争多头蛇最终被神圣泰坦拖入大幽冥河中,被比它的毒液还要剧毒的河水溺毙。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