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骨风华

侠骨风华在线阅读

侠骨风华

飞向天宏

武侠·传统武侠·40.0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12-26 08:00

江湖上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孪生兄弟。他们名字叫阮来沅和阮来源,在邻村寨每年一度的武术友谊赛时,哥哥武威潇洒、一身正气,弟弟争强好胜、心狠手辣……于是演出了一场江湖上黎、阮两家情仇的好戏。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风雪野庙

  楔子

          本作品是一部长篇武侠小说。故事发生在明末清初时期,以黎、阮两家的恩怨情仇以为主线来展开剧情的。女人公黎君茹,从小天生丽质,喜爱武术,曾经自练独门绝招——“九阳飞针”。提起九阳飞针,江湖上无不闻风丧胆。飞针快如闪电、百发百中、力透无穷。

         黎家寨是江南一个山寨村,依山傍水,地势优美,尤其是那四周的梨树,每年春季洁白无瑕,银装素裹,仿佛置身于“洁白人间”。本寨子每年将举行一次切磋武艺擂台赛,其目的就是弘扬传统的中华武术,增强体质,广交天下侠客。

          江南沿海,有一个阮家村庄,乃梁山好汉阮氏之后,这阮家也是喜欢习武之村,以打渔为生。村内有一个阮“老大”,身强力壮,生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大儿子叫阮来沅,小儿又叫阮来源,从小教他们习武。阮“老大”力大如牛,武术超群,但爱出风头。就在黎家村五月端午节当天,一年一度的武术比赛中,阮“老大”他带着村内一些争强好胜的习武之人和双胞胎儿子一起风尘仆仆赶来参加比赛。在比赛的中,由于黎家千金的双刃剑,出神入化,孪生兄弟节节败退,双兄弟双战黎君茹,可是他们也不是她的对手。阮氏双兄为了声誉,使阴的阮来源从袖子由迅速飞出“毒镖”要黎君茹于死地。父亲黎振华为了控制局面,不料“毒镖”击中黎家寨主黎振华左臂。一场切磋比赛却成了一场血海深仇的仇杀。从此,黎寨主死于“毒镖”,因而两家之后的仇恨不共戴天!

         哥哥阮来沅威武潇洒、一身正气,黎君明暗恋他;弟弟阮来源诡计多端、心如蛇蝎,她深恶痛绝,从此江湖上演绎了一场恩怨情仇的民间故事。

  第1章风雪野庙

  江北大地,严寒冰封,一片茫茫。

  那天,北风呼啸,天空卷着雪整整飘了一个晚上。清晨,那雪还肆无忌惮地漫天飞舞着,犹似鹅绒般纷纷扬扬。整个山村银装素裹,雪压枝条,到处是一片洁白,仿佛就像春天开在黎家寨四周的梨花。

  从远处急匆匆跑来的一位年轻人,大约二十刚出头,他叫阮来沅。在这隆冬季节,又是这般寒冷恶劣天气,他已经挂了彩。为了躲避不知哪里来的手持利器的追兵,他正在四处寻找一处能够藏身的地方。他气喘吁吁沿着这条小路向前方跑去,满头都点缀着雪花,他也顾上那些,为了自己安危,抬起头来看出小路村边有一座小庙。

  他没有多想,拼命逃跑,一个念头在他大脑闪过:“快逃命去了!”。

  当他快跑到野庙那里时,已经精疲力尽了。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只见头上冒着热气,他回头望去,突然间他感到天旋地转了。他跌跌撞撞地走进这荒芜之地的破庙中,刚进庙门时,脚就破门槛绊了一下,不听使唤的身子只听“当啷“一声倒下了。

  此时,庙外,寒风瑟瑟,冷飕飕的,天空一直没有停止呼啸,如鬼哭狼嚎似的。雪仍然在飘舞着满山遍野。

  在这恶劣的气候,他顾不许多了,保命要紧。他凭着急促的呼吸,用尽全身之力慢慢地爬起后又倒下了。他右手手缝已粘着血迹,尽管他强忍疼痛靠着墙勉强站立起来,可还是倒下了。

  庙外的北风,肆无忌惮地吼嚎着,夹着一两吆喝声,打破了这荒山野岭的宁静。

  天慢慢地暗淡下,更加灰蒙蒙的,雪逐渐地越来越大,风如疆场上烈马嘶吼。

  破庙窗口上护着的破旧油纸纱窗,也被这狂叫的北风吹着“沙沙“作响。

  阮来沅背着在神像灶下,时不时起抬头望着庙门口,生怕追兵寻找到这地方。

  庙是山村的小庙,潮湿的庙内有一股霉气味,暗淡无光。庙中央只有一尊残缺不全的“土地公神像”,像前一个用石头砌成了小台,台的插头十几枝泛黄的香根。四周墙壁,由于多年无人缮修已斑驳不成样子,只知道此像是土地公公了。庙檐边、翘角上已挂满着蜘蛛网,积厚的尘埃,墙上留有下雨天漏雨遗留斑驳的痕迹,可见这是荒塌无人问津的破庙了。

  此时此刻,他非常紧张,全身开始有些寒战,是天气寒冷还是担心后边的追兵?隐隐约约中,阮来沅仿佛听到庙外一片吆喝声,这声音由远而近再近,似乎就在庙门口。他猛力睁开眼睛,为了藏身,他挪动了一下身子,尽量缩成一团不让人发现。慌乱中头不小心碰撞了破洞墙壁上,瞬间他的前额似乎如皮鞭猛抽打了一下剧烈地刺痛,甚至锥心蚀骨。

  他半昏迷了,闭上了眼睛,心里一直怦怦乱跳,他担心事还是发生了。

  他冥冥之中,仿佛昏沉于梦境中。

  这时,夜幕降临,外面是银装素裹的世界。破庙在雪映下还是有些光亮。一阵阵寒风袭来,阮来沅的头开始刺痛了大约半分钟。他咬牙切齿,又仿佛他从梦境中从峻岭之山跌入深谷样眼前漆黑一片。

  庙外,远处走来了秀丽的青丝被镶有翡翠的盘旋的发结,斜斜插了一支描了金色雕琢过的玉簪的女子。年龄大约二十,高挑,俊俏,看那张白皙如雪的鹅蛋脸,且透露出丽质的微笑宛若清风。峨眉粉黛,双眸宛若清泓,浅浅回首间令人身心一颤。这位女子,她家就住附近黎家寨。

  她喜欢唱着歌,这天籁之音,那悠扬的旋律,那甜美、清脆的嗓子犹如百灵鸟在歌唱……

  “年轻人哟,多快活喽。

  百花开哟,四季香喽。

  下雪天哟,一片白喽……”

  她叫黎君茹,是黎家寨寨主黎振华的千金。这条羊肠小道就是回黎家寨必经之路。

  幸福、笑容总是写在脸上,腮边还有一对深深地酒窝。青春靓丽,光彩夺人,睫毛下长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她右手持一束梅花,那是玉梅。她喜欢漫天飞舞的雪花,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右手让那飞舞的雪花静静地落在掌心上,落到那束玉梅上。她继续唱着那当地民间的曲子向破庙走来。

  “腊月腊月到哟,玉梅花开下雪天喂。你的芳香留人间,你的花儿我喜欢哟……”

  她时儿仰望天空,雪还下纷纷扬扬下,没有停止的意思,在空中盘旋飞舞……手中玉梅的清香扑鼻沁人心脾。当她踏着积雪正准备经过破庙时,忽然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她屏着呼吸静静地来到庙门口。

  “谁?谁在喊人?”她皱着眉头,柳叶眉竖起下意识地问。

  “救我……”阮来沅有气无力地喊着,他是被这高吭的声音惊醒了。在这荒地的破庙,宁静如死的一般。尽管黎君茹对这儿非常熟悉,但她还是被这沙哑、微弱的声音吓得打了个激灵,她走进了庙中。

  “谁啊?你到底是谁?不说话我可要走啦?“她伸长了脖子,眼睛四周扫视了一遍,什么也没有看见。

  “我在这……”

  当她转过身离开破庙时,又是轻轻地一声喊叫。在这极静的破庙里,她立即汗毛竖起。黎君茹闻声静静地走到了他面前。

  此时除天空风声外,破庙宁静地如死一般。在黯淡的庙内,她悄悄地走进几步忐忑不安地又退了回来,此时又是几声稍弱的声音。

  “快救我,快救我……”阮来沅再次喊叫着,脸上的血迹怪吓人的。

  “谁?你在哪里?“黎君茹斗胆问道,她知道了这是人的声音。刚才怦怦动跳的心逐渐有平息了许多。

  “我……我在这儿。”声音极低沉而无力,阮来沅翻动了一下身子,他正想用双手支撑着,可是他那有力气?

  黎君茹循声音走静一看,先是恐怖感,因他沾有血迹的右手在空中划了一下又迅速抖落,她看清后这才走近他的身边。

  “你是怎么啦?”她问。

  “有人追杀我……”

  “杀你,谁?下雪天谁会杀你?你是不是在说梦话?”黎君茹继续地问。

  庙外还是下着雪,风小了些。路上老远处走来了三四个人,这些人沿着这条路,他们都把头缩进衣领里,双手不停地搓着,嘴巴呵着气给双手取暖。

  “这么冷天,追什么逃犯呢?这不是叫人遭罪吗?”其中一个说道。

  “是啊!老大,这样走下去,会冻死的。”那个人继续说。

  “放屁,走吧,抓活了,兄弟就有赏钱。”称老大的怒目圆睁地说道。

  “哈哈,老大,赏钱多少?”

  “赏五百两雪花银,五百两!”老大有些不耐烦了。

  此时,雪又开始小了些,在中旋转着,风又大了起来,空中呼啸再次发出“狼”嚎般的声音。

  “老大,这逃犯长得眉清目秀,不像杀过人的,倒像穷书生。”

  “别光见他长相,心里龌龊了,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这几个边走边议论着……

  受伤的阮来沅挪动了一下身子,他痛苦的表情,加上面上血迹黎君茹心一酸,她顾不了那么多,立即把他搀扶起来,仔细看着这张清瘦苍白的脸,眸子里充满着渴望。刚走出庙门由远而来的急促脚步声已经快接近了。阮来沅望着她说。

  “快扶我躲避下,庙外几个人就是追兵,就是他们追我!”

  她二话没说迅速把他搀到庙内“土地公公”神像后面黑暗处隐藏起来。

  “千万别出声,我来对付他们。“她淡淡的声音柔中带刚。

  就在这一刹那,三四个人冻得全身在颤抖,他们持着大刀走了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络腮胡子,高鼻梁,贼眉鼠眼地盯着她问。

  “喂喂喂,刚才看见一位逃犯吗?”一个粗糙的声音问。

  此时空气窒息,她知道,如果不小心说漏了口,这个受伤人肯定没有好下场,要么被杀掉做孤魂野鬼,要么抓去坐牢。她不假思索,急中生智地编了一套谎话。

  “没……没有,我也是刚尿急进来方便下,你们就来了,不要脸,我都为你们害臊呢!”她还是有些紧张,但很快就镇静了。

  “呵呵,害什么臊?反正男人是一个样,女人也是一个样,有什么大不了得!”这是一位矮个子男子说的,脸上还露出了狞笑的样子,他围着她转了一圈。

  “哟嗬,好漂亮的野妹子,你在这荒山野岭破庙里就不怕鬼吗?”胖子嬉皮笑脸地望了一眼黎君茹,企图在她表情上判断她此时是不是撒谎了。黎君茹仰起头,皱着眉头,一点也不害怕。

  “怕鬼?哪里来的鬼,除非你们不装神弄鬼就行!”她严肃地说道,她撇着嘴,一脸的沉默。她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有时候为了不让他们引起怀疑还抛个眉眼。

  高个子冷冷的瞪了她一看,脸如猪肝色,走近黎君茹。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骂人,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他正抽出大刀在她面前晃了一晃。

  “嘿嘿,你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嘿嘿,有本事,来吧!“黎君茹退了几步,皱着眉头,用手做了个手势。

  “哟,真有不怕死的,看刀!”高个子动了真格,刀势招招逼人。只听到“呼呼呼”几声,不过这些都是雕虫小技的刀法,在黎君茹面前就是“小儿科”。黎君茹冷冷地笑了笑。

  “雕虫小技,哈哈,姑奶奶几招就让你趴下你信不信?”

  “哟,黄毛丫头,口出狂言,你睁眼说瞎话,老子的大刀杀这无数人,看刀!”这次他真的又是横腰一刀,黎君茹单腿轻轻一点,又落空了,气得那个人哇哇暴叫。

  “死丫头,有两下子吖,老子今天和你比个高低!”

  黎君茹和他交手后才知道他的功夫就是吓唬人的,三脚猫功夫。黎君茹眼观八路耳听四方,就是三个人一起也不是她的对于,真的是功夫了得。

  “你们就一起上吧?”黎君茹柳叶眉倒竖冷若冰霜。

  她的鸳鸯腿真叫一绝,“啪啪啪”悬空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他捂着脸疼痛地叫着。

  “姑奶奶饶命,饶命……”

  黎君茹一脚踩到他的身上,怒不可遏地说道。

  “现在知道了姑奶奶的厉害了吧?还不快滚!”黎君茹飞起一脚。

  其余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突然间蜂拥而上,黎君茹一个金斗云,又是几下都狠狠地打在脸上,他们目瞪口呆。

  等等几回合他们招架不住,捡了兵器落荒而逃。

  “该死的狗奴才,姑奶奶放过你们,今天我心情好,有事不跟你们计较,嘿嘿。”她揉揉大腿走近门口向外望去。

  他们狼狈地消失在茫茫的远方。黎君茹抬起头来仰望天空,雪也不知什么停止了。路上的积雪也不算厚,远望去白皑皑一片。

  她这时才知道土地公公神像后面还有受伤的人,等待她救命呢!

  她笑嘻嘻地走到了阮来沅身边。

  “别担心啦,他们被我打跑了,这伙凶神恶煞的兵,口出狂言,都是一些酒囊饭袋,哈哈。”黎君茹得意地笑了。此时,阮来沅也露出了一丝丝笑容。

  “谢谢你,你功夫真好,他们都是酒囊饭袋,哈哈。”阮来沅望着她一张清秀的脸,欣慰地说道。

  “别捧人,我不吃你那一套。”黎君茹说完弯下腰,她突然间皱着眉头……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侠骨风华